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武道合一,中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蓝魔衣身上,那冰冷的气息,更浓了。

    就在快要结束的时候,蓝魔衣身上,忽然有一束蓝光一闪即逝,妖艳如花环,诡异若鬼影,十分迷离。

    如果不是周围人实在太多,而所有人的眼珠此时又都是紧紧聚在他的身上,只怕众人都要忽略。

    然而,即使没忽略,睁眼再看,蓝魔衣身上,那束梦幻蓝光一样的花环,已经再次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是一次幻觉。

    众人纷纷称奇,知道可能是蓝魔衣在其中领悟了什么东西,不少人抓耳挠腮,心痒难耐,想知道蓝魔衣到底从天道宝图中感悟了些什么。

    可惜,蓝魔衣不说,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一个时辰的时间到,蓝魔衣清醒过来,面无表情,起身离开蒲团,下一个人跟上。

    第三个前往天道宝图下感悟的人,是点星帮的‘文儒秀才’司安南。

    他亦是足足在天道宝图前待足了一个时辰方才离开,而天道宝图之上,亦没有出现任何幻像,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有还是没有收获。

    一个时辰之后,司安南也起身离开,嘴角噙著一丝浅浅的笑容。

    轮到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了……

    两人大摇大摆,走到蒲团前,然而这时,问题出来了,蒲团只有一个,而他们,却有两个人。

    虽说因为联手出战,只算一个名额,但是,当面临蒲团位置不够时,就尴尬了。

    不过两人也不是愚钝之辈,其中之一微微一笑,主动让出,盘膝于蒲团之旁,而另一人,则也不觉奇怪,当仁不让,坐上蒲团。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两人亦是相视一笑,起身离开,下一个跟上……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众人按照排名远近,纷纷上前,井然有序。

    天,渐渐黑了下来。

    不过这倒也难不倒众人,踏花侯命人在四周石壁前,点满了火把,再祭出了数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火把的明红之光,和夜明珠的月白之光,交相辉映,在神仙石壁前,呈现一幕神奇的场景。

    有人按捺不住,离开了,也有人坚持留下,发狠心要看完所有人感悟的过程。

    如此一来,到午夜时分,整个蓬山之巅上,还聚齐著的人群,也就不多了,只有四五十人。

    唐白手,陈胖子,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四人,因为要等待厉寒,而且也好奇厉寒能感悟出什么,便都没离开,依旧围在人群四周,是那四五十人中的一部份。

    终于,第九人亦已感悟完,留出位置,全场,已只剩厉寒一人。

    其实本来,厉寒应该是第二个上场的,不过不知为何,踏花侯把他与周绮罗两人,这两个全场中成绩最好的人,却安排了一个一首一尾,似乎自有用意,厉寒也不在乎,因为,他等得起。

    就是在等待的时候,他也在修炼,并没有浪费时光。

    而且,因为之前神仙石壁的异变,他一直都留心关注著自己储物道戒内的那块神秘白玉圆盘碎片,想看看它是不是再有什么动静,不过却一无所获。

    轮到他了,他走出,看著眼前,灵光已经稀薄许多,似乎随时会崩溃消失的天道宝图,微微一笑,知道衣家倒是算得真准,说是十人,真是十人。

    估计,等到自己也感悟完,这卷珍稀名贵的天道宝图,就真的要彻底失去灵效,变成一卷普通图纸了。

    不过,即使只是一卷普通图纸,出自祖巫圣教的圣祖,亦非同凡晌,很有纪念意义。

    当然,具体的功效随之消失。

    其实在之前,众人在感悟的时候,厉寒也有观察,不过从外表看来,除了蓝魔衣,感悟的时候出现过一道奇异蓝光,如花环一闪即逝,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异相出现。

    所以,对于他们有些什么收获,厉寒也是一无所知,也就没办法拿来对比,自然也就缺少了参照的意义。

    他是第一次感悟天道宝图,所以并不清楚如何做,不过也不会担心,因为过程他都看在眼里,而方法无非就是那几种,他只要略加试验一下,便能明白了解。

    当即,他平静地来到亭前蒲团上坐下,面对那卷通红古卷,亦是如旁人一般闭上了眼睛。

    有期待,有激动,有好奇。

    不过,他还是强自压抑著这些情感,只是如一个普通人一样,慢慢散发自己的思绪,精神力蔓延出识海,慢慢地缠绕,融入向面前的那卷天道宝图。

    淡蓝色的精神力,其中还偶尔夹杂著一丝细碎如针的利芒,纯银璀璨,那就是精神剑意了。

    没有想到,厉寒现在的精神力中,居然会带出一丝精神剑意,这还真是意料之外的事了。

    不过,这肯定是好事。而且,经过这大半天的休养时间,之前消耗一空的精神力,亦已恢复了一二分,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这一两分的精神力,已经足够成为厉寒打开这天道宝图的大门,成为窥视其中奥义的钥匙了。

    通红古卷,在厉寒的精神力缠绕而至的瞬间,微微一荡,泛起了一丝微红的波纹。

    而后,厉寒的精神力,就顺势而入,仿佛融入了一片空旷,虚无的空间。

    眼前,是万千繁星闪烁,之前肉眼在外看见的那些线条,全部变成了头顶星辰连结的虚线,又有些像是人体的经络血管,无限延伸。

    厉寒不知道别人进入这天道宝图,看到的是不是一样的东西,但他知道,这肯定就是自己能不能感悟到东西的关健,所以,他不敢怠慢,立即精神力,却触摸头顶的那片星空,然而,所触摸到的,却只是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

    如同,那里什么东西也不存在一般。

    “虚无,空洞,玄异,神秘!”

    这,就是天道宝图的真谛吗?

    难怪上古传说,拥有此宝图的人,虽然珍贵,但并不是一定能感悟出东西,有些东西,还真要靠悟性,以及机缘。

    否则,如果你资质不够,机缘未到,就是在它面前感悟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也是一无所获的。

    而机遇,天份不同的人,能从中感悟出的东西,也各不相同。

    毕竟,因为经历,功法,性格,悟性的不同,每个人眼中,看到的天道宝图,都是不一样的,能感悟出的东西,自然也千奇百怪,有强有弱,有好有坏,甚至一无所得。

    不过厉寒并不急,就算最终真的是一无所获,至少他在这蓬山之会上,意外诞生出了一丝精神剑意。

    这丝精神剑意,已经是超出他意料之外的好事了,所以,他才能如此放松。

    时间渐渐过去,外面,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唐白手,陈胖子,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四人,更是心急,又担心不已,不过谁都不敢去打扰厉寒,生恐中断了他的悟道。

    踏花侯目光闪烁,站在人群后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那卷珍贵的天道宝图,即将要在厉寒的感悟下消失,亦没有任何不舍,或心痛的感觉,似乎不足一提。

    也是,江左衣家,什么样的宝物没有,这卷天道宝图,虽然珍贵,但他小时候,肯定感悟过不止一次。

    连他都未必一定能感悟出东西,就凭现场这十人,真的就一定能胜过他吗,他不信!

    纵有收获,亦无伤大雅,更无法动摇衣家的江左第一的地位,反而只会对衣家感恩戴德。

    他拿出一些小恩小惠,却笼络了整个江左的青年才俊,这又是何等的智慧与手段。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