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神盘异变
    那是一片布满黑色的虚空,虚空中,无数气流纵横交错,如刀如剑,凶狠非常,呈现出一派妖异魔诡之景。

    然而,在这片妖异奇诡的场景中,却有一朵巨型花卉,如出水红莲,遮盖了方圆数十里,聚清华圣气于一身。

    此花千叶万瓣,层层叠叠,红绿交杂,妖艳万端,不可名状。

    众人鼻中,即使未见真身,都似乎能陡然闻到一片奇异的幽香。

    周绮罗身周,在神仙石壁中也出现那朵巨大红花的同时,在她身后,那红色花相似乎也更加鲜艳了,如灌入了大量灵气生机,点点赤莹紫光,从其上漫飞如出,如萤火点点,绚丽之极,语言难以表达。

    但就在这时,周绮罗却陡然身子一震,自动收了自己脑后的绮罗花相,瞬间,神仙石壁中,那红花异相,亦如失去了支撑,瞬间,无数红色的花瓣,从异卉身上掉落,仿佛下雨一般。

    然后,红色花瓣,如漫天飞雨,居然冲出了石壁,从天而降,落于每一个人的头顶。

    但最多的,还是出现在闭目盘坐的周绮罗的头顶,她的身周,如下了一片花雨。

    众人口不能言,耳不能听,目不能视,在这一刹那,全部失神。

    有人呆呆地,伸手去接,却见那红色花瓣,在入掌的一瞬间,瞬间消失,掌中什么也未留存,只有一片奇特的香气,显示那红色花瓣,不是虚无,而是真实存在过。

    “这……”

    有人失魂落魄,不敢置信,但还是止不住,叫了起来,这是:“异相,万花天华!”

    “她居然真的引动了神仙石壁的异变,这怎么可能?……我们是不是在做梦,还是眼前,一切都只是一场幻觉?”

    不说众人无法置信,就是举办这一场蓬山之会的‘踏花侯’衣轻欢,眼睛之中,亦有一道异光一闪而逝。

    他盯著远处,那莲花形石台之上,正慢慢起身,睁开眼睛。

    而随著她的起身,眼睛睁开,她身后的妖艳花相亦慢慢消失。

    踏花侯低垂著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喃喃地道:“万花天华,神雨天降,四百多年来,你是第五个引动神仙石壁异变的人,只是前四个,都无任何结果,你,会是那个人么?”

    ……

    时间已经过去足足数刻钟,然而众人仍是没有从刚才那华丽梦幻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谁也没有想到,所有人都认为无法成功的传世名招,居然真的被周绮罗引动了神花天相,而且还当众下了一场神花天雨。

    这个场景,只怕是众人这一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遇见的神话场景。

    这个场景,足以让他们回去,和身边人,和后人,吹嘘一辈子。

    而今日之事传出,必定也会轰动整个江左,‘妖相绮罗’周绮罗之名,将更上一层楼,只怕能反压过‘冰雪邪王’蓝魔衣,‘文儒秀才’司安南等,成为除衣胜雪之外,江左第二人。

    不过,那都是细枝末节,最重要的是,周绮罗引动了神仙壁异变,那毫无疑问,她将获得一个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而且肯定是以最优秀的成绩,获得第一个参悟的资格。

    如此一来,原定的排名,肯定要再生枝节,下移一名,原来的第五名,肯定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这对于众人,不于一个天大的打击。

    当然,这也只针对原来有机会排上前五人的,造成打击;对于大多数人,还是没什么影响的。

    他们正在欢欣鼓舞,一片兴奋地说起周绮罗引起异相的事,已经在考虑怎么去给身旁边人说,身旁人会不会相信,以显示他们亲眼见证这一场历史奇迹的幸运,和难得。

    而厉寒没有管这些。

    他站在人群之后,也没有去参加众人的讨论,也没有去管众人开始综合四样比试开始排列十大排名,却是望了望那个已经站到一边,神情依然淡漠的黑衣女子周绮罗,又看了看那片在她起身之后,已经恢复正常,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梦幻,再也没有什么神奇显露,依旧是一片普通石壁的神仙石壁,陷入了沉思。

    “她是早已知道,自己会引动神仙石壁的异变么?”

    “可是她为什么如此笃定,还是她以前就来此试验过?”

    “可若是她以前就来此试验过,她这么做,用意何在?如果没有,她又为什么这么敢肯定,自己一定能引动神仙石壁异变?”

    厉寒心中,思绪急转。

    他隐隐感觉到,这件看似只是一场巧合的事,肯定不是巧合,隐藏了太多的秘密,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别人不会注意到,但他,不同。

    因为刚刚,他竟然发觉,在周绮罗引动神仙石壁异变的同时,当初,他在魔罗祖窟中,意外获得的那一片奇特的白玉圆盘碎片,竟忽然跳动了起来,变得异常欢悦,似要冲出他的储物道戒,与神仙石壁遥相呼应,神光大作。

    储物道戒,既有此名,自然是另有空间,含有一份奥义在其中,根本不在这个位面。

    不然,储物道戒也没有吸收万千物品,却不显重量的功能。

    而不在这个位面的东西,按理说,就是与世隔绝,除非主人主动唤出,否则,里面的东西,根本感应不到外界一分一毫。

    而外界,也应没有任何东西,能自动锁定某人储物道戒所隔绝的那一片虚空,将里面的东西看清。

    不然,修道界,早就乱套了,还有谁,敢随便佩戴储物道戒,并把自己所有珍贵物品都一股脑的往里送?

    就是因为,只要滴血认主,附有神魂,除了主人自己,否则,就没有任何人能窥视到储物道戒中的任何东西,感应到里面的任何物品,即使是修为境界,高出主人几个层次,那都不行。

    空间奥义就是空间奥义,没有那么容易被突破。

    所以,储物道戒内的空间,一般都是绝对安全,保密的空间,除非主人身死,储物道戒落到别人手中,被别人抹去了上面的灵魂印记,才可以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

    但现在,厉寒既未身死,自己储物道戒上的灵魂印记也未抹去,那块奇特的白玉圆盘碎片,理应一如死物,一直待在那里,除非他主动拿出,否则既不可能感应外界,外界也不可能有什么东西感应到它。

    可是现在,偏偏以前一直没有动静的白玉圆盘碎片,却在周绮罗施展绮罗花相,引动神仙石壁发生异相之时,主动动弹了起来,而且动静非同一番。

    如果不是储物道戒的空间不是这片时空,否则说不定,还真能被它自动从里面冲出,来到外界。

    这种异变,那就绝非寻常了,绝对不能小觑。

    至少,是厉寒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佩戴有储物道戒以来,第一次感应到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储物道戒急剧的产生波动,他甚至还感应不到。

    仔细检查了数遍,确认储物道戒没有任何崩坏的迹像,他的目光,只能落到那块躺于角落,自从得到手后,一直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异状产生的神秘碎片。

    “这块碎片,是什么东西?”

    “它与眼前的神仙崖石壁,有什么关系?”

    “或是,只是与周绮罗唤出的那绮罗花相,有什么关系?”

    “或者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到了它,才令它产生如此动静?可是有什么东西,能有这样的能耐,居然可以穿越时空位面的封锁,与之相呼应?”

    厉寒想不出,他不知道,这个世间是否真有那样的东西。

    但他知道,如果真有,那这白玉圆盘碎片,就绝非等闲,只怕至少是高了储物道戒数个层次的宝物,甚至,不是真龙大陆这边能产出的物品。

    因为,真龙大陆这边,最高也不过宝器,但即使是最极品的宝器,厉寒也没有听说过,能穿透储物道戒,感应到外界事物的功能。

    而这片神仙石壁,也绝非踏花侯所说的,那般简单,只是江左,众人皆称赞的一处观景圣地了。

    它的其中,又隐藏著什么秘密?

    ……

    目光在指间的储物道戒,不远处的黑衣女子周绮罗,远处的神仙石壁之间来回梭巡了几次,厉寒依然看不出什么端倪。

    而在神花异相消失之后,他储物道戒中的那块白玉圆盘碎片,也随之安静了下来,如同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如果不是他确认自己精神没有问题,感应未错,他都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这块白玉圆盘碎片,是他们当初在与妖祖逻天的战斗中,在魔罗祖窟中,因为玲浮屠启动了万里挪移符,导致空间大变,才经由空间乱流,从地面上一块岩缝间飞出,碰巧落入他掌心的。

    当时他也没管这是什么东西,只是隐约听妖祖逻天喊过一句:“神仙盘”,随即,就失去了知觉,彻底晕厥。

    等他醒来,已是仙妖之战结束,妖祖逻天身死,葬邪山山主身亡,他也就没来得及查探这是什么东西,只是随手放在了储物道戒中。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