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妖花异相,下
    “呵……”

    知道凤飞飞是因为自己抢了她的第一,所以才这幅表情,厉寒也不以为意。

    谁也没有规定到这里就一定要屈居于人,何况还是涉及到天道宝图的感悟之权这种时候。

    所以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又收回了目光,对其那愤恨,不甘,诧异,怀疑的目光,全部视如不见。

    这一下,可是气坏了凤飞飞,她又恨恨地看了一眼厉寒,似是要把他的形像记入心间,印入骨子里,显然是记住他了,起了好胜之心。

    女人可从来是记仇的动物,虽然厉寒不是有意,但在她心中,厉寒抢走了她的第一,就如同抢走了她小时候最喜爱的玩具一般,是那么可恨,面目可憎,不可饶恕。

    以后有机会,说不定还会找厉寒的麻烦。

    不过,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她毕竟也是出身世家大族,有教养的人,理智自然不会让她在这里发作。

    但背后如何,那就不得如知了。

    不过,反正厉寒也不在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女人斗气,也不过是一时而已,等她气消,自然平安无事。

    反正,排名宣布出来,厉寒知道自己果然一如自己所料,自己排在第一,凤飞飞第二,井玉秀第三,龙冰月第四,至于其他三人,五六七名……

    对于凤飞飞龙冰月,厉寒倒并不如何讶异,倒是对于那个之前在武斗场合也表现出不俗战力,却又只打了一战便退出再也没有出手的白衣青年秀士井玉秀有些诧异。

    没有想到,他除了身手不错,精神力也如此强大,倒是有些意外,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不过,厉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看了一眼之后就收回目光。

    而井玉秀,虽然察觉到了,但也装作不知,并没有露出什么奇特的表情。

    ……

    厉寒获得第一,凤飞飞,井玉秀等,或许有些不忿,怀疑。

    但对于其他人,尤其是,明知自己根本不可能获得五个名额之一的大多数人,虽然一开始觉得很奇怪,诧异,但不过很快也转头忘了。

    反正对他们而言,谁获得第一都是一样,他们反正是看热闹的。

    厉寒虽然以前名声不显,但好歹是能进武侯亭的十三人之一,能在玉皇城的分擂台上取得五十连胜,这样的人,再弱也不可能弱到哪里去。

    所以他能取得第一,虽然是再次大大黑马了一番,但对于以前的黑马,也就不算什么了。所以众人只是刚开始有些怀疑,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毕竟,事实摆在那里,都是他们亲眼所见,作不了假。

    如此,随著精神挑战方面也已落下序幕,三项挑战都已决出胜负,排名虽然还没有综合,但其实都只是在等待最后一项的结果出来而已。

    那就是,传世之招。

    虽然大多数人,已经预料到这一项的结果,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为零。

    但也有百分之一,有可能诞生黑马。

    毕竟,有过厉寒,又如何敢说就一定没有其他人。

    所以,在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众人自然不能轻易下结论。因此众人虽然皆是一脸笃定,但依旧围到了那莲花形石台前,等待有人上场。

    大多数人一动不动,明显不想上去献丑,知道这个引动神仙壁异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也有少数一部份人,因为前三个项目的连续失败,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虽然知道不可能,还是硬著头皮,上去舞了一趟自己最得意的剑法或者掌法、身法。

    可惜,不管他们如何认真,如何渴望,如何祈求,神仙石壁,都毫无反应,仿佛自亘古以来,就矗立在那里,没有一分半点的动静。

    “这……”

    众人都无奈了。

    要说之前,他们毕竟还抱著一丝心中饶幸,认为自己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说不定得天独厚,就有这个机会,引动神仙壁异变呢……

    但现实给了他们残酷的一课,将他们打得清醒了过来。

    虽然早知道不会有这么容易,但当事实真实的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还是不由得失望,不由得心情低落无比……

    不过,失败就是失败,即使再不死心,舞上两三套,结果还是一样。

    众人低垂著头,一个个上场,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走下石台。

    最终,虽然其中不乏也有人掌握有一两手奇妙的绝学,但是终究,神仙石壁都是一如亘古,没有丝毫引动异相的迹像。

    满怀希望而上去,满怀失望而下台。

    “这……”

    连续十几个人都失败之后,终于,其他人,再不抱这个幻想了,一个个站在原地,等著别人上去献丑,指指点点,嬉嬉哈哈。

    反正他们也知道自己没有机会。

    技不如人,拿不到武斗和称战名额,现在这个比运气,也比不过别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等所有人都比试完,排名结束,他们再看看别人感悟天道宝图,说不定也是一种难得的体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再也没有一个人站上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了下来。

    就在‘踏花侯’也觉无奈,就要宣布演练结束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走出,平静地站上石台,声音低沉说道:“我,也来试试……”

    “你……”

    踏花侯看著走上石台的这个人,眼睛中露出一丝诧异,还有不敢置信。

    而人群中,陡然也爆发出了惊天的低呼声。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竟然是这个人开口,是这个人上台。

    “‘妖相绮罗’周绮罗……”

    “怎么会?周姑娘她为什么要上这个台?”

    如果说是别人上台,他们还不会如此惊异,毕竟都是碰运气,别人最多是看热闹的心态,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机会。

    但这个人,却太不同寻常了。

    如果说,众人之中,谁最有资格,也是最有可能,获得一次拥有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

    毫无疑问,那就是蓝魔衣,司安南,周绮罗,独孤应熊,独孤应龙等几人……

    但恰恰相反,其他几人,都上台获得了名额,但偏偏,周绮罗却一直没有出手,似乎对天道宝图毫不感兴趣,自愿放弃了这个名额。

    武斗没有出手,挑战也没有出手……

    这让众人一直以为,她对这次蓬山武会的奖品,没有任何兴趣。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她上场,刚才在武斗场合,她就肯定可以获得一个名额,别人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哪怕之前获得了武斗五魁之一的韩擎苍,灵星河等,也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也就蓝魔衣,司安南等,可以与她一战,但也是胜负难料。

    可是,她却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成功,随后的精神挑战,掌力挑战,身法挑战,她也一样不参加。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遗忘了她,认为这届蓬山武会就要如此结束的时候,她却忽然跳了出来,言称要试一试神仙石壁的奇异……

    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想不开么?

    如何能不让众人惊讶万分,却又疑惑难解。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何偏要舍易取难?

    是无意如此,哗众取宠;还是刻意追求,有所原因?

    众人一时都无法理解。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著那个一身黑衣,娇艳如花,却又冷漠如冰的神秘美丽女子,一步一步,踏著石阶,走到那莲花形石台之上,竟盘膝坐了起来。

    她不如别人一般,是在台上站著舞动一圈身法,或者使一套拳术,剑术,却是盘膝坐了起来,闭上了双眼,面朝石壁,不言不动,如同打坐入定,佛祖雕像一般。

    “这……她这是要干什么?”

    周绮罗的这个举动,再次把众人弄懵。

    所有人都不懂她到底在干什么,她想要追求什么。

    难道纯粹就为了上场,让众人看一场笑话吗?这也不可能。

    周绮罗并不是一个疯癫之辈,相反,她的冷静在众人之中,可是有妖异之称,不然配不上妖女之名。

    不过,明明是最不可能的一个举动,却偏偏在她身上发生,即使是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也都朝她投过去诧异,不解的目光。

    是啊,她为什么其他的不选,非要选这个。

    武斗场合,五人可以保证必胜,获得一个名额。

    便是连这后面的挑战场合,如果他们愿意出手,也是有极大的机会,至少成,获得一个名额。

    但唯独这最后一的项测试,即使连四人,也没有一分一毫的把握。

    最多,也就他们掌握的道技,比别人更强大一些,更有机会一些。

    但这个机会,在这神秘莫测,谁也搞不懂的神仙石壁面前,却也微不足道。

    所以,即使是他们,谁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引动神仙石壁异变。

    别说他们没把握,便是如四百年来届代的佼佼者,最强之一,‘烈日侯’衣南裘,也不敢说一定能做到。

    不然,他就不会选择的是掌力挑战,而不是什么传世名招了……

    那她,为何要如此做?

    众人可不相信,她是真的疯了,还是突然想不开。

    那么,她这么做,要么,就是有著必胜的把握。

    要么,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目标。

    可是,连蓝魔衣,独孤应龙等,都不一定有把握的事,她最多与他们齐名,却又为何一定能有这个把握?

    那如果不是拥有把握,她又偏做这等让人诧异不解的事,那她想要的目标,又到是什么东西?

    一时之间,众人都呆在了原地,反而没有一个人应声。

    直到周绮罗周身,升起一圈圈强烈而绮丽的红光。

    这绮丽的红光,遮天蔽日,铺天盖地,最后如同一朵巨大莲花虚影,在她背后绽放。

    “艳若桃李,绮罗之花!”

    “她这是在干什么,引动自己灵魂之花吗?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她认为,这样,就可以引动神仙石壁的异变?”

    所有人纷纷疑惑不解,交头接耳,议论不解。

    却没有谁注意到,另一边,站在人身后,一身锦衣宽袍,双鬃微斑,儒雅清卓的‘踏花侯’衣轻欢,猛然眼睛一凝,紧紧地盯著那名坐在莲花石台上的黑衣女子,一瞬不瞬。

    他拢于袖中的双手,无声握紧,似乎这一刻,连他都有些紧张起来,忘了呼息。

    堂堂江左第一世家这一届的掌舵人,天下间有数的天之骄子,名动天下的五君七侯之一,‘踏花侯’衣轻欢,一生见过多少风波,多少变幻……何曾有过这等表情?

    他到底是在紧张些什么,或者,是在期待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

    ……

    厉寒站在人群中,也看著周绮罗身周,那朵绮丽大花,心生惊艳之感。

    “这,就是绮罗之花吗?”

    据说绮罗之花,是上古神花,周绮罗意外进入上古花神洞府,才得其传承,不过很少在人前显露,真正见过她使现绮罗花相的,没有几个。

    但没见过,不代表众人没有听说过。

    绮罗花相,惊艳天下,她的姓名都由此而改变。

    这等机遇,这等成就,如何不让人惊羡赞叹,难以言表。

    “那是……”

    开始的时候,一无动静,就仿佛这周绮罗,此番作为,也全是无用功。众人纷纷嘲笑,不屑不提。

    却就在陡然间,所有人睁开了眼睛,呆呆地看著后面的神仙石壁。

    光滑如镜的神仙石壁,在刹那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如同一面水镜,涟漪纷现,里面显示出了奇异的场景。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