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精意剑意,终
    铁制平台上,一共放置了二十一柄剑。

    这二十一柄剑,每一柄剑,都是以一,二,三……直至二十一为序号排名。

    九算不错,但在历届,也不算什么了。

    十三算一流中上。

    而十七,这绝对是历届顶尖之流的水准了。

    也难怪众人如此惊讶和吃惊。

    “这是谁,难道是驭兽世家的凤飞飞?”

    “可是不应该啊,即使是她,只怕也难以达到这程度。”

    不提众人肯定会怀疑,就是个正常人,也不会相信。

    和掌力挑战部份,有人最高成绩,是接近一尺左右的程度;身法挑战部份,有人最高成绩,是二十五丈距离。

    而这精神挑战部份,亦有一个最高成绩。

    那成绩,恰恰就是十七号铁剑,也就是厉寒现在搬运的那柄古红色铁剑。

    历届最强者,也没有人,能运送超过十七号后面的那四柄剑到头顶石台,那四柄剑,纯粹是摆在这里做样子,装门面,是传说。

    所以说,十七,这已经是历届最高纪录,无怪忽众人如此惊呼。

    掌力和身法部份,都没有出现破纪录者。即使十七,也只是追平纪录,那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了。如果一旦成功,肯定会在这一届的江左,掀起一波滔天大潮。

    众人如何能不关注?

    所有人,都紧紧盯著那三柄剑,目光阵阵复杂,有羡慕嫉妒,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那人,真的能成功吗?”

    一旦成功,这一届的江左,即使在后世数百年,也都能留下名字。

    即使那些名字,大多跟他们没关,但说出去,跟历代最强者同台,也是一种荣耀,一种谈资。

    所以,即便连踏花侯,目光也凝重起来,紧紧盯著台旁三人,厉寒,凤飞飞,井玉秀,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平台下。

    当古红铁剑上升到离地十七八丈左右的距离时,厉寒额头已经不可避免,再次密布满豆大的汗珠,冷汗如雨。

    他感受到了吃力。

    到了这种高度,他的精神力,已经消耗十之五六,可是剩下,还有差不多接近一半左右的距离。

    之前站在远处遥望的时候,感觉百米不过弹指之距,但现在,别说百米,就是一尺一寸,都变得异常艰难,越往上,这种消耗的精神力本就是倍增。

    再加上距离变远,对精神力的控制,也是越发困难。

    所以,如果按这种消耗,他最多能将铁剑运送到二十四五丈,估计就到极限。

    那时,铁剑将力竭而坠,再也没有精神力支撑,他也就面临失败。

    而这一次失败,他精神力已经耗得一干二净,就算还有时间,还给他机会再重试一次,也来不及了。

    “所以,绝不能败!”

    厉寒咬牙,虽然有些后悔自己选取了一柄超出他能力之外的铁剑,导致极有可能失败。

    但他心性坚韧,即使到了如此危急的关头,仍不愿放弃,反而是思绪急转,思考著应对之策。

    “古往今来,精神力强大者,要么是天赋异禀,要么是精修某种精神秘法。”

    “天赋异禀我谈不上,精神力修炼秘法我也有,但都不过是普通货色,观星映月法,水满则溢术,皆是《幻神典》中附加的辅助修行幻术的法门,不是多高深的东西。”

    “之前我已有在用,的确有帮助,但亦是杯水车薪,难以攻克眼前这个难关。”

    “不过……”

    厉寒心间,千万山河,人间百态纷纷掠过,忽然一道闪电划过,他猛然想到了什么。

    “但也有一种可能,那便是精神力强大者,也有可能是受后天刺激,或者童年时,经历过什么惨变或虐待,导致精神变异,精神力变得异常强大,超出常人。”

    “我没有办法改变我的过去,但是,想要刺激精神力,我还是能做到的。”

    想到此,他猛然想到了一直盘踞在自己精神识海之中的风影魂铁,以及已经融入双眼的九天刑印。

    想到就做。

    意识沉浸入自己的精神识海之中,感受到中心,有一道不断旋转,青色的魂铁,风流在其周围不断刮过,经过铁块表面,竟然形成了风芒,如同剑一样刺眼。

    温养了这么多年,这风影魂铁,终于渐渐有一个雏形,开始朝著一把小剑的形态去转换了。

    以往,厉寒都是刻意避开这道风影魂铁,精神力从来不敢靠近,只是默默用心魂温养,但这一次,他却陡然一咬牙,狠心一撞,一大波精神力,瞬间就包裹了那青色的风影魂铁。

    瞬间。

    “嗷!”

    如同被千万钢针刺过,厉寒全身,发出颤栗的惨叫,精神瞬间被穿得千疮百孔,无数风流从其中穿出,如把他万箭穿心。

    这种痛楚,甚至超过了肉身受创时的百倍。

    毕竟肉身受创,还有痛感神经的延迟,而且一旦肉身承受的疼痛,超过了痛感神经所能承受的极限,人就会自动晕厥过去,启动保护机制。

    但精神力,可是无比脆弱,就处在人的意识海,一旦受到攻击,那承受的痛楚,是直接传入脑海,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所以,自古强者,身体攻击,或许可以见招拆招,就算受点伤势,也能很快复原。

    但是精神方面,一旦受到攻击,轻则重创,白痴不说,重则立即死亡,哪怕没有立即身死,也会留下难以想像的后遗症,药石罔效。

    那种伤势,是会伴随人一辈子的。

    所以,精神修炼秘术,才会如此稀少,如此珍贵。

    一些能修复魂道,精神力伤势的药物,秘宝,才会如此珍贵,万金难求。

    不过,厉寒这毕竟是自己控制,再加上他有水满则溢术和观星映月法,就算留下点后遗症,也能慢慢恢复,最多花费一点时间而已,所以并不担心。

    而效果也出来了。

    在精神力撞击到风影魂铁之上的同时,因为极剧的痛楚,精神力瞬间爆炸,如同一团星云,猛然扩张。

    加持在古红铁剑之上的精神力,瞬间一个暴涨,古红铁剑如同受激,“嗖”的一声,瞬间飞高了五六寸的距离。

    厉寒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这才慢慢衰落,又渐渐恢复平静,加持在古红铁剑上的精神力一回落,原有的精神力居然控制不住,它缓缓朝下降落而下。

    “嗤!”

    就在此时,厉寒再一次,强忍痛楚,将精神力对准风影魂铁撞了过去。

    “轰!”

    又是如同一股飓风在厉寒的意识海中爆开,他身躯一颤,脸庞瞬间变得通红似血,已是受了些暗伤。

    不过,在这种情形下,他意识海中的精神力,再次暴涨,古红铁剑再次一弹,又朝上跃升了五六寸。

    只是两个呼息,就跨越了一尺左右的距离。

    “这……”

    厉寒这边在忍受著常人难以想像的痛楚,每隔几个呼息,就要用一次精神撞击法,将精神力爆开,催动古红铁剑继续上升……

    但在外界众人眼中,这却是无比不可思议一件事,甚至惊叹得无以复加。

    “怎么可能?”

    原本,在众人眼睛中,是凤飞飞所驾御的那柄暗蓝铁剑,距离月牙石台最近。

    其次,便是井玉秀的橙黄古剑。

    最后,才是厉寒所控制的那柄古红铁剑。

    但现在,不过短短片刻间,厉寒所控制的那柄最大的古红铁剑,竟然接近了井玉秀所控制的橙黄古剑,并慢慢朝凤飞飞控制的那柄暗蓝铁剑追去。

    再过数个呼息间。

    终于,“唰!”

    古红铁剑在上空弹出一道细微的红影,又跃升了五六寸距离后,终于彻底超过了井玉秀,距离凤飞飞所控制的那柄暗蓝铁剑,也不过七八尺左右的距离。

    而这个距离,正在不断缩短。

    ……

    精神挑战的规则中,并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只看你的精神强大与否,以及对精神力的控制能力,能将铁剑运送上石台就行。

    谁快谁慢并不是决定胜负的条件,铁剑的重量体积,才是最终排定名次的砝码。

    不过,并不是说没有时间限制,就能一直试验下去。

    毕竟,每个人的精神力都是有限的,一旦精神力消耗怠尽,新生的速度又缓慢无比,根本没有机会让你重来一次。

    所以,在此之前,厉寒都是谋而而后动,并没有立即就去试验,因为他不争那个时间,只想确定自己所能挑战的精神负重极限是多少。

    但现在,因为他低估了这神仙石壁对精神力的影响,导致铁剑上升到一半途中,精神力的消耗就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所以他已经快要面临失败的边缘。

    但是在这当口,他想出了用精神力与风影魂铁对撞,借助其周围生出的剑芒来刺激精神力的办法。

    所以,每一次对撞,他控制的古红铁剑,就往上升上一大截,如此一来,不过短短数盏茶功夫后,他控制的古红铁剑,就超越了井玉秀,追平了凤飞飞。

    再过片刻,终于,凤飞飞的铁剑,也被他甩在身下。

    他一骑绝尘,以一种十分诡异,忽上忽下的方式,坚定而快速地朝著月牙形石台挺进。

    不过与之相对应的是,他的精神力,也在这种对撞中,快速地消耗著,原本能坚持半个时辰的精神力,照现在的情况看,能坚持一刻钟就算不易。

    而且,越是对撞,精神力溃散得就越明显。

    到最后,精神爆炸那一刻的力量,已不足以将铁剑往上弹飞四五寸,因为精神力越来越虚弱,精神爆炸产生的力量也就越小。

    现在,每一次,他最多将铁剑往上弹飞三四寸,就到极限。

    而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缩短。

    照这样看来,即使他能利用这个办法,将古红铁剑运送到高空二十七八丈,但也绝对难以到达最后的百米距离。

    因为一丈,等于三米三。

    一百米,大约就是三十丈左右。

    还有最后两丈,却是最后的鸿沟天堑,如果他不能想到办法,精神力到此就会耗尽,到时候,他的一切努力,也会烟消云散,白费工夫。

    “震魂功法。”

    心中一狠,在铁剑上升到空中二十五丈左右的距离时,厉寒启动震魂功的运行方法,在脑海中,模拟水纹震荡的形状。

    精神力,原本如一面平静的湖水,虽然因为与风影魂铁的对撞,偶有爆发,山崩海啸,但是,实质,毕竟还是平静的。

    但现在,厉寒却让精神力,自内而外,不断急剧震荡起来,让其表面产生了一道道的波纹。

    同时,亦暗暗开启了九天刑印的雷罚之力,一道道细小的雷电,在他的意识海中产生,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精神识海如受刺激,一缕缕新的精神力不断产生,又不断溃灭,厉寒承受著常人难以想像的恐怖痛楚,但这种痛楚,却被他化作了动力,支撑著古红铁剑继续不断上升……

    二十六丈……

    二十七丈……

    二十八丈……

    到达极限了。

    但真是如此吗?

    极限,就是拿来突破的。

    “轰!”

    这一刻厉寒爆发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精神鼓荡在一起,连一丝一毫都不放过,压榨得干干净净。

    而后,他全力一博,所有精神力同时爆炸,天罚之雷,精神力,风影魂铁,震魂功,四者全部融汇在一起,导致厉寒的精神识海,如同发生了一场大风暴。

    他脑海中一阵轰鸣,差点直接晕厥,但与此同时,厉寒的精神力,却以恐怖的态势,席卷精神识海,所过处,天地皆毁。

    剩余的精神力,如同一道直冲天际的云柱,又似乎一道自天而悬的巨大龙卷,外界,那柄古红铁剑,则在这股恐怖巨力的支持下,如同装上了助推器一般,火箭般朝上直冲而上,瞬间划出一道刺目的红光,刺痛了四周众人的眼睛。

    “这……”

    “叮!”

    铁剑落上岩石的声音清脆如玉,虽然很轻很轻,但在场都是何等样人,哪一个不是凡人界可望不可及的顶尖高手,大部份以上都有气穴境以上的修为,甚至气穴后期,巅峰也不在少数。

    即使是被众人带来观战的,也没有一个低于混元境的。

    所以,每个人耳中,都清晰地听到了这一声“叮”的轻响,声音虽轻,响在众人耳中,却如惊雷,如重鼓,把他们震得眼睛都失神起来。

    “真的成功了?”

    “打平最强纪录,这……”

    不提众人的震惊和赞叹,厉寒在把铁剑运送上石台,确认它的确成功达到那里并落下后,身躯瞬间一软,差点直接匍匐在地。

    所幸他毕竟意志惊人,还是强忍住了,用一只手撑住身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却没空去理会众人的惊叹和享受成功的喜悦,因为这一番爆炸后,他发现,自己的精神识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所有的精神力,如同蓝色的湖水,但此刻,这些精神力,已经消耗一空,再也不剩一丝一毫。

    不过,在他的精神识海上方,风影魂铁旁边,却有一丝丝剩下来的,如同银毫一样的闪烁的异芒。

    这些异芒,本来随意悬浮,不过,似乎猛然受到了什么强大力量的吸引,竟然全部被吸附到了风影魂铁的附近,然后附著在其上。

    青色的风影魂铁,如同一颗磁核,外面长满了银色的长毛。

    这些长毛,细细密密,如同针毫,又似刺猬,充满了攻击性,只是看一眼,便让人觉得心中一寒。

    厉寒的意识悄悄靠近,却觉得一股说不出的颤栗感觉。

    不过,他心中却是充满了狂喜。

    “这是,精神剑意……我的精神力,和风影魂铁,再加上震魂功法和九天刑印,产生了某种我所不知道的异变,精神意志与风影魂铁周围散溢出的剑之力量结合,形成了新的力量,精神剑意……”

    “精神剑意,这股力量……”

    看著那些吸附在风影魂铁周围的细碎白芒,虽然暂时厉寒还不知道怎么运用它们,但他知道,自己绝对是发掘出了一座大宝藏。

    这样的力量,绝对超越了自己绝大部份的能力,只怕攻击力足以威胁到气穴巅峰,甚至,半步法丹强者!

    如果再进一步,精神剑意变成了天道剑意,那就是面对法丹,也未必没有一击之力!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是参加这次蓬山武会之前,厉寒绝对没有想到的变化,比之这次蓬山武会的奖励,天道宝图,甚至更为重要,更加珍贵了。

    ……

    ps:二合一章节,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