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精意剑意,下
    三寸七,这在历届挑战弟子中,已经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只看一百五十年前,另一届两名最强弟子,‘炼火王’拓拔阳成,用‘玄火赤焰掌’留下的掌印,也就四寸;就算是那一届的第一青年高手,‘冰女’穆紫晶用自己的独门绝学‘冰裂劲’,也就达到四寸五。

    分别比贺玉山的三寸七多出三分和八分。

    而拓拔阳成和穆紫晶,可是那一届的最强者。

    但贺玉山,在这一届中,连前十都排不上,却已经堪堪媲美他们留下的成绩。

    这个成绩,自然十分惊人。

    相比之前那名使用道气的鲁莽青年,他的成绩,要耀眼,亮目许多,自然引得别人一片惊叹。

    ……

    “贺兄的九星烈气掌,果然非同凡晌!”

    “不过,我相信我的神羽无形诀,也不会比你的九星烈气掌逊色。”

    一人拍掌走出,来到石壁前。

    他沉腰立马,忽然也猛然击出一掌,吐气开声,“喝!”

    众人只见他的衣袖,猛地无风自起,虽然没有动用道气,但亦产生了惊人的气爆之声。

    他的面孔顿时涨红,如同充满了血一般。

    这人竟然是在体修一道,也略有一些成就的强者。

    一身紫衣,肩头各绣三只洁白羽毛,显得英姿飒爽。

    紫羽阁大少主——‘紫羽三千杀’萧六指!

    “砰!”

    一声闷响,下一刻,萧六指走开,脸上的红潮方起即退,瞬间又恢复了原来平静无比的表情。

    一人走上去,伸出手指微试,立即报出结果。

    “入石三寸九,超越贺玉山,新晋第一!”

    “哗!”

    众人再次露出一片哗然,一片震惊仰慕地望向那名紫色羽衣的青年。

    贺玉山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有保持多久,便迅速退去,整个成了猪肝色。

    刚才还说他成绩不错,这马上就出来一个人打脸,而且超出他整整二分,这不是打脸是干什么?

    不过,他倒是也知道人家的实力,的确在他之上,九星楼虽然是江左五楼之一,可人家更是江左三帮之中紫羽阁的大少主,论身份,地位,皆在自己之上。

    他有此实力,也不奇怪,实至名归。

    所以,贺玉山脸色虽然难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下头,退出一步,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好身手,这便是紫羽阁的镇宗功法,神羽无形功么?据说此功一共八层,一层比一层可怕。看萧兄这威势,只怕至少修炼到了第五层以上,据说到达第六层,便能真正做到无声无形,轻轻一拂,便能断木碎石,那时,威力将更大涨。”

    又有一人走出,却是一名身背黑剑的青年。

    紫微山庄,‘一剑西来’萧逸仙。

    “龙旋剑指!”

    一声沉喝,他沉腰立马,站在离神仙石壁数尺之处,一伸左臂,一道金色指劲,如一条小龙一般旋转飞出,“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前方的神仙石壁之上。

    萧逸剑面色一红,强压心口沸腾的气血,退后数步,一脸期待地望向上前检查者。

    “入石三寸四,不错,暂排第三!”

    “才三寸四啊!”

    萧逸仙闻言,面色略有些难看,不过他知道这已经是他能达到的极限。

    而且能做到这般地步,还是借助了指力比掌力更容易打出深度的原因,否则,换一门掌法,只怕他连三寸四都打不出来,能到三寸,就算不错。

    默然退下,他知道,凭自己此时的成绩,只怕与这天道宝图,是没有什么关系了。

    别说现在就只排在第三,就算现在能排第一,机会只怕也不大。

    毕竟,场中还有那么多高手没出手。

    不过,实力不足,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没法作假,技不如人,那也怪不得别人。

    在踏花侯这等老牌强者面前,也没有谁敢闹事,否则不仅丢尽自己的脸,便连家族,宗门的颜面,也会丢得一干二净,引人唾骂,被人抛弃。

    他还是有一些理智,虽然不甘,但也只得退下,做一个看客,不会做这等损人不利已的事情。

    以后,再努力修炼过就是了。

    江左青年修士擂,未必就没有他的位置。

    随后,除了这三人,又不断有人上前挑战,不过大多成绩不够理想。

    很多人,全力一拳击出,结果在石上连一点印迹都留不下,被人哄笑下场。

    少数实力强劲一点的,能留下一寸两寸指印,就算不错。

    当然,绝大部份人如此,不代表所有人。

    某一刻,一们身披烟霞彩衣,美丽动人的女子,平静无比地走出,来到石臂前,缓缓抬起手臂,打出一道仿佛幻化著五色光彩的掌印。

    “砰!”

    一声轻响,面前的神仙石壁,如同豆腐一般向内软化,凹陷下去,当那个彩衣女子走回手掌,走回人群,那测试深度的人走到掌印前,入手探测了一下,顿时不由满脸惊讶。

    “入石四寸三,掌力第一!”

    “哗!”

    不止全场大多数人,就是之前留下过不俗成绩的贺玉山,萧六指,萧逸剑等,也都一齐把眼光,望向那位彩衣女子。

    看到对方那动人娇美的容颜时,顿时不由全身一震,满脸皆是不可置信。

    “居然是她,烟霞派的大师姐,‘梦幻初月’冷孤心!”

    这位一脸冷傲的女人,有若一块冰块,但是,却又美得不可方物,在此一刻,站在那里,更是仿佛笼罩在万千光芒之中,照射得人睁不开眼睛。

    “是烟霞派的五霞灵气掌!”

    远处,踏花侯锦衣宽袍,负手而立,微霜的鬃发,让人感到高深神秘,站著的背影,却又如山一般高大。

    他的目光,似睁似闭,看似置身事外,但四周所有发生的事情,都逃不脱他的眼睛。

    当他看到这位彩衣女子冷孤心留下来的这一掌时,眼睛也不由微微打开了一瞬,有一道精光如闪电一般溢出。

    “倒是一名好苗子,可惜,烟霞派不可能放她离开。”

    ……

    后续还不断有人上场,但是,在掌力测试这个环节,再也没有人,能超越冷孤心,萧六指,贺玉山,萧逸仙四人,他们便是掌力这一关,目前暂定的排行前四的人。

    身法挑战处,也即将分出胜负。

    一共二三十名弟子,聚集在那块划有红线的石壁下方,在确认真的不能使用道气和身法之后,所有人只能用自己的肉身力量,艰难地试著一步一步往上爬。

    然而,越往上,重力越多,有一些坚持不住的人,只爬了几步,便跌下崖来,摔了个七晕八落。

    其他人顿时看到难度,但是,总是还有人,在身法一道,有所特长,即使不借用道气和身法道技,但源自身体之上的本能,却还是让他们比常人爬得更高,更远。

    目前,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凶牙派’弟子易九牙,‘碧落谷’弟子玉秋桐,‘语琴楼’弟子玄楚月。

    其中,易九牙依仗强大的身体素质,排在第一,稍落后一步的,则是‘碧落谷’弟子玉秋桐以及‘语琴楼’弟子玄楚月。

    这两人的实力勿庸置疑,不过在身体素质上,比不上凶牙派有一门‘九元煅体大法’,所以稍稍落后一步,但相距也不远,就看谁能坚持更久,坚持更远了。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终于,‘碧落谷’弟子玉秋桐第一个停下脚步,气喘吁吁,香汗如雨。

    她抬头望了一眼越爬越高的两人,眼睛中露出不丝不甘心。

    不过,挣扎了一下,感觉到全身筋脉撕裂一般的疼痛,她最终,还是只得无奈,将咬在嘴巴中的一道红笔,在面前的石壁上划了一道,滑落下来。

    有人测过高度,给出最终答案。

    “碧落谷,玉秋桐,目前成绩,十六丈!”

    “只能如此么?”

    “十六丈,这离最高位置的二十五丈,还有不小的距离,估计便是第一阶梯,也排不进去,也多前三十。”

    “接下来,就看剩下那两人了。”

    神仙石壁之上,一身黑衣的凶牙派弟子易九牙咬著牙,浑身青筋都如要根根暴出。

    他宗门传授的九元煅体大法,虽然强大,让他的肉身力量超过玄楚月不少,但是没有想到,玄楚月这名语琴楼弟子,毕竟是能进入武侯亭的十三人之一,又岂是等闲?

    她不仅在琴道上,有著超尘绝世的恐怖实力,于身法一道,亦极是精深。

    ‘语琴楼’有一门绝世身法,名叫‘影附功’,和寻常身法道技不同,这门功法,有些类似凡人世界的一门武学,‘壁虎游墙功’。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这门功法,要强大,更神奇得多,讲求身轻如羽,一影附身。

    也就是说,一旦施展这种功法,自己的身体,简直变得就和没有任何重量一般,十分轻松容易地就直接悬挂在石壁上,不会掉落。

    虽然,在此神仙石壁之下,不能使用道气,但是这门影附功其中的一些特殊技巧,却正好使用在这个场合,让她保持著不输于易九牙多少的速度,慢慢上升。

    眼看,两人已经达到离石壁高度大约十七八丈左右的地方,即使在历届弟子中,也算一流了。

    但两人的身形,竟然都还没有缓下来。

    可是,到达这种高度,易九牙毕竟感到吃力,他纯粹是使用肉身的力量,在此时,亦迹近油尽灯枯了,只是看到玄楚月依旧在朝他靠近,不愿被其超过,咬牙坚持而已。

    但看这情况,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再过片刻,在到达神仙石壁约十九丈高处时,易九牙的手掌,再也抓不住光滑的崖壁,一个急滑,差点直接坠落崖下。

    这时就显示出他的劣势了,肉身力量,在下面半段,有所优势,但在上半段,他男子身躯的重量,反而成为将他不断往下拉的负累。

    而玄楚月的影附功,却依旧身轻如羽,可以继续往上。

    虽然心中满是不甘,但是在身躯朝下滑落的瞬间,他还是抓住机会,瞬间掏出红笔,在自己手掌所在的地方匆匆划就一笔,然后整个身躯,就如炮弹坠落,在千分之一个瞬间,狠狠地砸倒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烟尘四散。

    最终成绩,凶牙派弟子易九牙,十八丈五,而此时石壁之上,已经只剩玄楚月一人,继续慢慢朝上升!

    万众瞩目,齐齐落到她的身上,所有人都在她奇,她最终,能到达什么地步,距离四十届第一人,又相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