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玄楚月
    有人下了赌注,赌韩擎苍和凤飞飞胜,胜率各是多少。

    有人说是韩擎苍,毕竟五色福剑名声甚大,是上古流传下来,再加上之前对阵冷孤心的时候,神妙玄奇,让人赞叹,羡慕无比。

    也有人说是凤飞飞,毕竟二打一,一人一兽的实力都不容小觑,韩擎苍的剑法虽然奇妙,但终究难以抵挡绝对的实力压制。

    不过,在战斗还没有结束之前,谁也说服不了谁。

    不过,有几人却是冷眼旁观,毫无所动,没有参与赌博。只是目光紧紧地盯著场上,观察著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使用的道技,甚至,还有他们出招之时的独特偏好,性格特征……

    有时候,实力只是取胜的一个关健,性格,爱好,甚至一点微不足道的下意识动作,都有可能让他们翻转。

    ……

    厉寒就是其中之一,他目光不动,虽然这两人的实力,并不放在他的眼内,但他也并不会因此小觑了他们。

    天下多英雄,草莽之中,亦不乏高手,如果小觑了一个人,那战斗还未开始,胜负率便至少减少了三成。

    自古英雄,因大意而战败,死亡的,不知凡几。

    厉寒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场上,凤飞飞已经与韩擎苍战在了一起。

    她与一只猫狸兽,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包抄韩擎天。加之猫狸兽又会隐身,一击不中,立即隐遁,如此一来,韩擎苍难以适应,顿处下风。

    他的那五色福剑虽然神奇,每一剑出,就是一道五行光流冲出,打向凤飞飞。

    但凤飞飞也不是蠢人,知道光凭实力,自己肯定不是韩擎苍的对手,但她是驭兽师,自然不会蠢到非要一个人独抗韩擎苍的五色福剑,所以她一遇险,猫狸兽就会出现,从后牵制。

    猫狸兽遇险,她就出手牵制。

    如此一来,韩擎苍顿时左右支绌,五色福剑虽强,因为找不到对手,就屡屡无功而返。

    一转瞬间,就过去了百招。

    眼见这样不行,韩擎苍也明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很可能会失败,不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如人,而是因为对方有帮手。

    所以,他一咬牙,一狠心之后,干脆在身后布下一道护身罡气,准备先全力对付凤飞飞这个主人。

    只要主人败了,作为她的驭兽,那头十分难缠,还会隐身的猫狸兽,自然也就等于失败,不能再战,胜利还属于他这一方。

    只是,他也小觑了凤飞飞的狡滑。

    身为一名驭兽师,她如何可能没被家里长辈灌输过,所谓驭兽师,最强大的地方,也就是最弱小的地方。

    驭兽师能指挥驭兽,但一旦驭兽师被人攻击,刻意针对,就有可能发挥不出驭兽的真正威力,所以,每一名驭兽师,第一要学的,都不是如何培养驭兽,而是保护自己。

    凤飞飞自然也学过不少保命绝学。

    如凤家的‘凤舞红花’身法,就是一门十分强大的逃避身法,讲求咫尺之间,便是世界,不追求远长远距离奔逃追袭,而是灵活闪避的身法。

    所以,当韩擎天明白,她身上最大的弱点就是她自己之后,她顿时启动了凤家的凤舞红花身法,整个人如同一朵黄云,在韩擎苍身边四处游走,保持著攻击的最远距离同时,亦保证不让韩擎苍有机会狙击到自己。

    如此一来,她就能保证立于不败之地,最终将韩擎苍的道气耗光,胜利者会是自己。

    在场众人,看到两人陷入僵持,互相消耗道气的阶段,也都看出韩擎苍的不妙,默默为他默哀一把,认为他必败。

    但是,正如所有人都小看了凤飞飞的机智和身法一样,所有人,也都小瞧了韩擎苍这门意外得来的上古剑诀。

    五色福剑,没有那么简单。

    在第四百招上,凤飞飞明明就要闪避过韩擎苍的追杀,忽然,绝不可能出错的身法,竟然中途一滞,四周天地灵气,陡然紊乱起来。

    而反而韩擎苍,击出的那一剑,威力却陡然暴涨,五行之金化作金色洪流,如一条巨龙,狠狠撞击过去。

    下一刻,“砰”,一声闷响!

    凤飞飞被衔尾追击的韩擎苍一下击中,巨大的金色洪流,将其身躯卷得倒飞而出,远远地抛飞开去,半途中就吐出一口鲜血,跌出广场之外。

    当她站起身,一脸苦笑,回到广场,来到韩擎苍面前,认真地看了他两眼,最终道:“我败了,不过我不认为是败在你的实力下,而是你的剑下。”

    韩擎苍点了点头,也是一脸庆幸,并没有多少得意的神色。

    凤飞飞走出广场,走回亭中,对于落败给韩擎苍,显然有些不甘,郁闷,不过败了就是败了,众目睽睽,她也无法否认。

    而众人亦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实力是实力,剑术是剑术。

    剑术虽然也是实力的一种,但是,拥有改变天地环境规则的剑术,却太变态了,换一套同阶的剑法,凤飞飞绝对没有如此轻易落败。

    甚至,有极大的可能,是她获胜。

    但是,韩擎苍拥有这样的剑术,那就是他的福缘,凤飞飞不也拥有驭兽,是二打一么,所以,胜败结果出来,谁都无法有异议。

    而经此一战,面对韩擎苍的再次挑战,虽然知道他道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但五色福剑实在是一个逆天的作弊道具,谁都不知道打著打著会不会突然翻盘。

    所以,最终面面相觑之后,众人还是没有出战。

    第四个名额,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竟然落到了这个不过出自一个江左二流小势力的蓝衣弟子身上,就连韩擎苍自己,都有些意外。

    不过他却是大喜,急忙向众人一抱拳之后,就回到亭中,迫不及待,等待感悟天道宝图的机会。

    第五个名额,也就是最后一个名额。

    所有人四处看了一眼,亭外的众人,虽然不乏高手,但大多已经出战过,没有了机会,剩下来的,众人也都没有放在心上。

    最后一个名额,肯定还是从亭中众人中决出。

    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手的,已经没有几人,只有‘妖相绮罗’周绮罗,‘语琴楼’弟子玄楚月,控魂世家‘无目公子’灵星河,以及坐在角落中,一身黑衣的厉寒……

    寥寥四人。

    这最后一个名额,肯定从他们之中决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他们身上。

    当然,大多数人看的,还是其中,最有可能夺得这个名额的散修弟子,‘妖相绮罗’周绮罗。

    然而,面对这最后一个名额的诱惑,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周绮罗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全不动心,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闭目养神。

    “这……”

    众人顿时疑惑了。

    难道她真不感兴趣?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天道宝图耶,对于世家宗门弟子来说,或许还有机会碰到,但对于她这样的散修弟子来说,这不是最缺少的机缘吗?

    然而,不管众人如何看她,她依旧不为所动,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在感悟这亭中的风,山间的云。

    “罢了……”

    最终,一声叹息,那名白衣清淡,膝横古琴的清美少女,走了出来。

    “不管大家是否对这个名额有兴趣,便由我玄楚月来先来抛砖引玉吧,请了,有哪位朋友愿意出来一战……”

    这名白衣清美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剩下四人之一,江左五楼十二世家中,唯一一个以琴作为武器的势力,语琴楼中走出的绝世强者,‘六弦惊艳’玄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