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五色福剑,上
    其中,又涌现出几个天才。

    如一名紫羽阁的青年弟子,名字叫‘余侗’的,就十分强大。

    他用一枚三尺长紫羽作武器,却用它施展出了一套盖世的剑法,名叫‘紫羽晦剑’,名字虽然不怎么样,威力却十分强大。

    很少有人,能在他的紫羽武器之下,走出十招,直到遇上凶牙派大弟子易九牙,才在第三百招上,堪堪失败,引起全场一阵哗叹。

    再比如,摘月楼走出来一名看似很普通的娇弱白衣女子。

    当她一袭白衣,弱柳扶风一样走到广场上站定,没有人在乎到她,认为她很快就会失败下台。

    但是,当她一出手,所有人才知道小觑了她,而小觑她的代价,就是自己被打得灰头土脸的下台。

    她的掌法,如捉星拿月,明明就在眼前,却像是漂浮在天空,虚灵飘渺,充满了美感,却又让人难以抵挡。

    最终,她连续胜了八局,才在走廊另一名青年高手,‘紫薇山庄’萧逸仙的剑下,不支退出。

    不过,不管是余侗,摘月楼那名白衣女弟子…还是之前就鼎鼎有名的凶牙派大弟子易九牙,紫薇山庄‘一剑西来’萧逸仙,都只是一个过场。

    因为,真正的武道魁首,肯定不是在他们之中决出。

    到武斗的中后场,圈外和走廊之中能出手的高手都差不多出过场了,武侯亭中的那些青年才俊,终于忍不住,也开始出场。

    第一个出场的,是一名容貌英俊,脸上总是带著一点邪邪笑容的蓝衣青年,身上没有武器,腰间却挂著一个褐色的鹿皮革囊。

    看这一身装扮,不用想,众人也认出来者身份。

    暗器第一世家——江左蓝家,‘冰雪邪王’蓝魔衣。

    根据他的出手速度和恐怖,别人又有另一个称呼给他——“千手龙王。”

    千手龙王自然不是说明他真有一千双手,而是说,他的这双手的速度,不动则已,一动,瞬间可以分化出一千只手掌,打出一千道暗器。

    如斯强大,自然恐怖,见识过他暗器之威力的人,大多都死了;就算没死,也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比手速。

    因此,他‘千手龙王’的称号,又有另一重意思。

    蓝魔衣的这一双手,足以抵得别人一千双手的价值,还恐怖。

    因此,见蓝魔衣出场,众人不是兴奋,而是惊恐,不是敬仰,而是畏惧。

    而对方,却似没有感知到自己带给众人的压力,只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蓝魔衣下场挑战,有没有朋友愿意给面子,来较量一下的?”

    一连问了三声,没有人出场,没有一个人回答,所有人都一片静默。

    原来喧闹热烈的蓬山之巅,却因为他这一句话,诡异地寂静了下来。

    最终,蓝魔衣根本没有人挑战,直接摘得一次天道宝图感悟的机会。

    对此,他也不以为意,笑笑,又走回亭中坐下。

    对于自己发出的挑战,无人应答,他并不觉尴尬,似乎反而有些乐见其成。

    其他人也不傻。

    天道宝图感悟的机会又不是只有一次,干嘛现在就非要对撞这些‘大佬’级人物,与其去跟蓝魔衣争,不如试试后面的九次机会。

    随著蓝魔衣回亭,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当仁不让,也随之跳出。

    “我们兄弟,要占据一个名额,有没有人不服的?尽管上来!”

    同样的回应,同样的寂静。

    这一下,便连‘踏花侯’衣轻欢,也有些挂不住了,他举办这蓬山武会,可不是让人来当独孤求败的。

    不过看到众人的表情,他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

    蓝魔衣,独孤兄弟,都是此刻这亭中,一等一的青年高手。

    如果只有一个名额,他们或许还会上演一出高手对垒,打得火热。

    但当有十个名额时,为免现在就强强碰撞,他们肯定会互相避让。

    反正名额也跳不出他们的手中,何不把这场挑战,延后到最后的江左青年修士擂上,再一决雌雄。

    所以,即使不愿,踏花侯还是不得不违心的宣布,孤独兄弟,也获得了一个名额,并向他们恭喜。

    对此,二人也只是笑笑,不屑地环顾了四周众人一眼,走回亭中坐下。

    周围众人,对他们的眼神,自然有些不愤。

    不过,一联想到两人联手的威力,明明是一对兄弟,却当作一个人出场,一加一可不止等于二,实在无耻,自己又没有胜算,顿时又不由有些无语了。

    不过,一想到两人因为是联体出场,所以即使实力强大,也只能算作一个名额,占据天道宝图一个时辰的领悟权,众人心又释然。

    有所得,就必有所失,两人同时出场,实力纵然提高了,但同时,也就只能获得一个名额的天道宝图感悟权。

    对此,独孤兄弟自然也知道,不过他们也无奈,他们自然不甘,不过如果他们妄想再下场争夺一次,不提众人会不会不满,此地的主人踏花侯也不会答应。

    他们也只得捏著鼻子认了。

    第三个上场的,是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卓尔不群的‘文儒秀才’司安南。

    他总是微微含笑,令人如沐春风,可是微笑下,却没有人敢于小觑他的实力。

    最终,他亦是不战而胜,取得了第三个名额。

    亭中,所有人都望向坐在那里的第四人。

    那个一身黑衣,神色微冷,清秀中透出妩媚,不似人间女子的绝色少女。

    ——‘妖相绮罗’周绮罗。

    如果说,在场众人,谁能从五个武斗名额中拔得头筹,很显然,司安南,独孤兄弟,蓝魔衣,都是其一。

    而最后一人,自然是这‘妖相绮罗’周绮罗。

    众人能争的,也就最后一个名额,也就是除了四人之外,仅剩的一个武斗名额。

    然而,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到‘妖相绮罗’周绮罗身上,认为她也会即将下场时,却见她没有丝毫的动静,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

    也没有丝毫要下场,争夺一下这个武斗名额的想法。

    “这是?”

    众人迟疑了。

    如果她下场,众人自然也要照搬前例,尽皆退避,可她这不上场,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她看不上这天道宝图的感悟资格?

    应该不会吧,这可是天道宝图啊,不是普通东西,别说普通气穴,就是大族世家,宗门弟子,也难得遇到一次,连法丹也会心动的东西。

    她居然无动于衷?

    是真的毫无想法,还是另有心思?

    会不会她要等别人都争夺完这一个名额,她才出手,竞夺第五个名额?

    还是一会儿别人上场,她就出手,那本来有希望的别人,恰巧遇上她,不是很亏死了。

    抱著这样的忐忑不安,众人等待了许久,然而看其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表情,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在下缠丝殿少主龙冰月,请指教!”

    走廊坐位之中,一名身穿白色冰玉衣服,容颜清冷秀美的少女,纵身出来,目光朝亭中众人一环视,落在周绮罗身上一瞬,然后昂然开口说道。

    “龙冰月……哗,原来是她?”

    “难怪有如此勇气,她可是也极有可能夺得一个武斗名额的人啊,虽然不在亭中,但也不输于亭中众人多少。”

    七会之一,缠丝殿少主,也是缠丝殿青年第一高手,龙冰月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没有人不知晓。

    见状,众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终于,又走出一名青年高手,跳到广场中央,目光一闪,开口说道:“碧落谷,玉秋桐,请龙姐姐指教!”

    说完,拔剑出鞘,却是一名身穿碧绿色衫子长裙的另一名绝美少女。

    又一名江左一流青年高手,碧落谷的大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