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天道宝迹,下
    血玉瓜皮薄肉脆,一口咬下去汁液四溅,鲜红的瓜汁一半流入他们嘴中,一半喷了一地,染红了他们的胡子!

    亭中,看到两人如此旁若无人,粗鲁无礼的样子,不仅厉寒等人略皱了皱眉头,就是本地的主人,‘踏花侯’衣轻欢,亦有些无奈。

    不过,他作为东道主,还是强忍厌恶,迎了上去:

    “是剑王楼的独孤兄弟吧……独孤应龙,独孤应熊,欢迎光临蓬山武会!”

    “哼,瓜果不错。”

    谁知,那对奇怪的兄弟,根本没有回答他,反而是互相对视了一眼,扔掉手中吃剩的瓜皮,又各拿起一块,然后赞了一句:“瓜果不错。”

    继续捧起血玉瓜,大快朵颐起来。

    见状,衣轻欢也无语了,于是干脆就没有理他们,回头过,向著另一人迎去。

    因为亭外,随著武会开始的时间渐渐靠近,又有人走来。

    ……

    时间渐逝,亭中的人,到的越发多了。

    到最后,规定的蓬山武会时间止,整个武侯亭外,已经是人山人海,至少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落座在那里。

    这些人,当然不止是获得邀请函前来参加武会的高手,还有他们带的朋友,亲人。

    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人。

    不过亭中的人数,因为严格限制,只有五十连胜的人能进入,则少得多。

    毕竟,在六大城中,不管如何,即使运气再佳,能取得超过五十连胜以上的,都没有庸手。

    像之前厉寒等人搜罗到的几名黑马高手,武世宗,旷剑生,柳娅等,虽然肯定都有著五十连胜以上的实力,但因为没有取得过五十连胜的成绩,亦无缘落座亭中,而是坐于四周走廊。

    最终,亭中到达者,总共一十三人。

    除去之前见过的剑王楼,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点星帮‘文儒秀才’司安南,散修‘妖相绮罗’周绮罗,‘轻剑门’弟子韩擎苍,‘语琴楼’弟子玄楚月,‘九星楼’弟子贺玉山。

    再扣去厉寒自己。

    后面到来的,一共还有五人。

    这五人,听完他们的介绍,分别是:暗器第一世家,江左蓝家顶尖青年高手——‘冰雪邪王’蓝魔衣;

    控魂世家走出的一名白衣青年弟子,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出奇,但一对眼睛,却似乎拥有无穷玄奇,人称‘无目公子’。

    自称——‘灵星河’。

    烟霞派大师姐,‘梦幻初月’冷孤心。

    紫羽阁大少主,‘紫羽三千杀’,萧六指。

    驭兽世家,黄衣少女,‘凤飞飞’。

    十三人,终于全齐了。

    扣除因为只在无边城擂台取得十连胜,没有资格参加这蓬山武会的江左第一天骄,‘江左游龙’衣胜雪。

    以及少数,因为刻意潜伏自己,在之前的战斗中,出工不出力,只随便打了个十几二十连胜,取得参加无边城总擂资格,就放弃战斗的隐藏高手。

    眼下在场十三人,几乎就算得上是这整个江左,这一届,最群星汇萃,也是最为顶尖的一小部份人了。

    他们的实力,他们的成就,也代表了整个江左,甚至,是整个修道界,这一个时代,最为顶尖的战力。

    纵有遗珠,亦不超过现场这十三人之总和。

    ……

    暗中确定了一下人数,确定发贴的所有人都已经踏进这武侯亭,‘踏花侯’衣轻欢知道时间到了,当下微笑著,停止应酬,走到台前,面朝里面众人,很郑重的行了一礼。

    “让大家久侯了,人既到齐,我宣布,蓬山武会正式开始。”

    众人见状,除了少数几人,故作倨傲,依旧稳坐如山不动之外,其余几人都急忙起身回礼。

    “不敢不敢,能让侯爷发贴相邀,是我等的荣幸,岂敢当侯爷大礼。”

    的确不敢。

    论天赋,他们的确是江左一等一的天才,可是面前的踏花侯,早在数十年前就已是如此。

    论名声,他们在江左一地,或许略有薄名,甚至即将要参加江左青年修士擂的竞争,可能拥有名传大陆的机会。

    可是,很多年前,他们面前的这位双鬃微斑的中年人,就已经真正名动大陆,成为那一个时代,最为顶尖的年轻人之一。

    他不但在江左青年修士擂上胜出,只输于其兄一人;就是在整个南境青年修士擂,那也是排名前五的存在,名列五君七侯之一。

    他们现在正在追求的目标,不过是别人早就完成了的成就,而别人已经达到过的成就,却不是他们一定能达到。

    这样的人物,岂是他们能够怠慢?

    更何况,对方还是如今江左第一世家的掌舵人,也是江左第一势力的掌舵人,说他是整个江左的隐皇帝,没人敢不相信。

    这样的人物,能对他们礼贤下士,除非他们实在倨傲到极点,否则都做不到无动于衷。

    当然,心有底气的人,例外。

    如剑王楼的独孤应龙,独孤应熊两兄弟,他们的父亲,也是江左一等一的大势力,剑王楼的楼主,不输于踏花侯多少。

    所以,他们并不惧怕眼前的踏花侯,自然也不用太给他面子。

    当然,他们也是故意为之,就是让人心生“桀骜”、“顽固不化”的帽子,如此,他们在别人眼中,自然是极其难缠的对象,将来,也很少有人,敢轻易招惹到他们身上。

    有时候,威风煞气,也是从这些中诞生。

    ‘踏花侯’衣轻欢目光一扫,已经把在场这些人中,所有人的表情举动尽收眼底,不过他到底是手掌大权的人,自有城府,表面上自然不会透露什么出来。

    “好了,知道大家的时间宝贵,所以我就不多啰嗦,只简单说下规则了。”

    “蓬山武会,是我衣家始创,至今已有四百余年,十年一届,也就是说,今年,已经是第四十多届了。”

    “每一届的蓬山武会,都是英豪毕集,群星如云,今次,也不例外。”

    “你们的到来,让这武侯亭,蓬壁生辉,而你们的将来,更必将让这武侯亭,今后因你们而荣。”

    “好了,衣家举办此会,是为给大家提供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结识新朋友,相会老朋友。毕竟在这里,你们可能是对手;但一旦出了江左,你们可能就是再好不过的兄弟,朋友。”

    “能否在这蓬山武会之上有所得,有所悟,有所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天赋,以及悟性了。”

    “按规矩,既是武会,自有彩头,而我衣家,历年如此,今年也不会例外。”

    “相信大家都著急了吧,那好,我现在就在这里告诉大家,这一届的蓬山武会,我衣家,将以数百年前,偶然在‘祖巫圣教’获得的一页‘天道宝迹’,作为彩头,供大家鉴赏。”

    “哗!”

    听完踏花侯的话,全场一片哗然,倒吸冷气之声,即使之前那几名一幅冷颜冷面,故作清高的人,此时也不由得眼睛睁大,张大嘴巴,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

    能来到这里的,自然都有点来历,有点见识。

    天道宝迹是什么,平常人可能不知道,但他们,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而衣家,居然舍得拿出这样的物品作为彩头,可以说,是历四百余年未曾有,这绝对是下了血本的一届。

    难怪全场,如此群情激动,震惊错愕,随即,又是精神振奋,一个个如打了鸡血。

    当场,就有圈外的人,忍不住问道:“敢问踏花侯,这彩头只有一页,但全场,却有这么多人,想要得到这件物品,到底该有什么规矩?”

    闻言,所有人全部静了下来,显然心中同样关心这个问题,一齐望向上首的‘踏花侯’衣轻欢。

    “呵呵。”

    见状,‘踏花侯’衣轻欢轻笑了一声,环顾了四周一眼,这才朗声说道:“凡能在蓬山武会之上,力压群雄,成为武道龙魁,或者做出惊世之举,亦或者能在此会上,留下传世之招的人,就有机会,参悟这张宝迹一个时辰。”

    “此宝迹,是巫祖所留,上面留下的天道感悟,十分强大,虽然经历数百余年时光,已经十分稀薄,而且被我衣家几位前辈,感悟过数次,但剩下的宝迹强度,亦至少再能感悟十次,所以,便以十人为限。”

    说到这里,他目光扫过众人,声音变得无比激越:“也就是说,你们之中,共有十人,可以得到一次感悟这天道宝迹的机会,至于名次先后,便看你们之后的表现了。”

    “开始!”

    说完,他立即后退,有四名青衣小童,顿时走进,伸手一卷,在亭子之侧,展开了一幅通红的古卷。

    那古卷十分深奥,里面画著无数奇异的符纹,完全没有任何规则可言,但是,却又隐含天道玄理,让人不由自主沉迷下去。

    所有人呼息一窒,表情顿时变得狂热,不由自主惊呼道:“天道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