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武侯亭
    “踏花侯”衣轻欢,这个名字跟厉寒,可不是陌生人了。

    当初,玄冥真渊一行,厉寒还只是一个伦音海阁小小的内宗弟子的时候,两人就有碰过面。

    而且,还有两桩仇恨,要记在对方的身上。

    一是,伦音海阁内宗弟子,风高俊,白木仙之死。

    风高俊,死于化名‘衣可儿’的那名杏衣小女孩之手。

    而白木仙,则的的确确是死于那名自称‘踏花侯’衣轻欢的暗金宽袍人剑下。

    虽然随后,其又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名鹰鼻长眉,神色冷峻的中年男子面孔。

    但这,并不能代表,其作为不是‘踏花侯’衣轻欢的证据。

    也许,他这就是故意的,要麻痹厉寒等人,不怀疑到他身上呢?

    世间之事,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实实虚虚,变幻万千,不到最后关头,谁都不能作出结果。

    所以,世间才有“盖棺定论”一说,就是说,人到死后,方能比较客观地议论功过。

    因此,在没有见到他的真人之前,厉寒都不能作出决定。

    其二,则是,衣轻欢,衣可儿,也都追杀过厉寒.

    如果不是他素来沉稳,反其道而行,否则,只怕此时,他亦和白木仙,风高俊一样,早已是真渊中一具无人问津的冰冷的尸体了。

    最后,还是宗门长老到来,吓退了他们,才平安无事,返回宗门。

    不过,这桩仇恨,厉寒一直没忘。

    后来没有时间,一直搁置。

    但此次既到江左,自然也要查清楚这件事情。

    ……

    既然决定了要去,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亦无须准备。

    这一次,厉寒是以另一幅面孔前去参加这蓬山之会,不管那衣轻欢是不是当年那个‘衣轻欢’,都不可能认出厉寒。

    这方便厉寒暗中观察,看出他的深浅。

    请贴上标明的时间,是江左青年修士擂开始三天之前,距离今日,还有四天时间。

    四天时间,厉寒略微沉吟,倒也不急。

    当下,他继续回到房中,修炼自己的各种功法,尤以《万世潮音功》、《震魂功》、《青气燃魂决》为主。

    这三大功法,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陪伴他的主流功法。

    至于其余功法,不管是身法类道技‘清虚四重影’,攻击类道技‘涅磐寂静剑’,‘赤洞蛇牙爪’,还是防御类道技‘五行十方决’……

    这几门功法,厉寒都修炼得十分熟练了,境界也都比较精深。

    所以,进步空间不大,偶尔温习一下即可,也无须再花时间去日日修炼。

    随著厉寒的不断进步,这几门功法,自然能慢慢皆达到巅峰,炉火纯青之境。

    而前三者,却能对厉寒现在的战力提升,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江左青年修士擂开擂在即,厉寒虽然不怕,但也不能不早做准备。

    天下之大,卧虎藏龙,不提别人,只单说那一个‘衣胜雪’,厉寒就没有把握,一战必胜。

    更何况,他要调查的人,还比衣胜雪更强大百倍?

    所以,他自然要有所均衡,不能一窝蜂乱来,因此,在此关头,主修什么,次修什么,必须要有所选择。

    而牧颜秋雪,牧颜北宫,唐白手,陈胖子等人,也没有闲著。

    他们虽然没有得到邀请函,但陈胖子不是常人,自然也想凑热闹,所以还特别打探出。

    普通人,的确没有能上蓬山观战的资格,但是,每张获得邀请函的青年高手,却可带一到五个左右的朋友或随从上山。

    毕竟,人生世间,就要沾亲带故,不可能一个亲人没有。

    所以,衣家这一决心,也算是人性化之极,这让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唐白手,陈胖子等四人,也有跟随厉寒上山,一览天下英雄的一次机会。

    ……

    时光匆匆,转眼四日后。

    这一天,厉寒等五人走出‘天蓝海阁’的大门外,发现大门口,新的牌匾已经挂上去,只是外面披上了一层红绸,只等正式开业那一天,再行揭开。

    这几日,厉寒等忙著修炼,唐白手,陈胖子等人,却各方奔波,做足了声势。

    渐渐的,一个神秘的‘天蓝海阁’即将在无边城开业,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这个时候,无边城都是最热闹的时候,人流涌动,比平时繁华热闹无数倍。

    所以,唐白手,陈胖子等选择在此时开业,对天蓝海阁,无疑也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略微点了点头,没有多看,厉寒等,径自上了马车。

    马车还是几日前前往渡头接应他们的紫色马车,大气奢华,却又不显张扬。

    里面有桌椅,有软垫,还有一个小小的食柜,放置有茶盏,酒杯,食品,可谓是应有尽有,极为舒适。

    除此之外,在马车最前方,一块帷幕之后,甚至还有一个专门请过来的绿衣少女,一路为他们弹琴静心,温养精神。

    这都是唐白手,陈胖子知道厉寒即将要参加蓬山武会,所特别做出的安排。

    对此,厉寒也不觉得奢华,默认了他们的举动,若在平时,他或许不愿如此高调,但是这次是去参加蓬山武会,正是增进各人名声的时候,他要接近衣家,就不能太过默默无闻。

    所有,有此一辆马车,也好。

    很快,五人上车之后,车夫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一扬马鞭,马车当即“辘辘”滚动,径直朝著无边城外,三十里处,一座云雾缭绕,顶上隐约可见一漆黑古亭的清雅高山驶去。

    那里,就是世人皆称之为,“古之蓬山”的兰山之会举办地了。

    而最顶上的那座漆黑古亭,传闻是一位法丹境强者年轻时所建,那位法丹境强者,年轻时候被人称号‘武侯’,也是曾经某一个十年的一位传奇人物。

    所以,有人称之那里为——‘武侯亭’。

    今日,衣家要此举办武道茶会,一为契合‘踏花侯’的身份,武侯亭更是适中;

    二,也是因为,唯有这里,才配得上这群来自四面八方,但却是人中一时龙凤的顶级青年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