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蓬山武会,下
    转眼间,距离厉寒等人抵达无边城,就过去三天。

    这三天,除了第一天到来时,略显风头之外,其余时候,厉寒,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三人,都是深居浅出。

    三人吃喝拉撒都在楼上,自有专人服侍,一边默默修炼,一边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江左青年修士擂。

    但这一天,却有一名奇特的青衣小厮,从百宝街之外而来,左顾右盼,片刻之后,终于找到了这一间还没正式开张的天蓝海阁。

    报了姓名之后,被在外忙碌的唐白手,陈胖子一脸郑重地请了进来。

    青衣小厮没有多留,说明来意之后,就留下了一张烫金请贴。

    这张烫金请贴十分特别,是墨绿颜色,上面还印著一朵兰花,像是某个特殊的符号,下面的字体,才是烫金,是以真正的金粉描成。

    字不多,仅有一二十字,却让人看得摸不著头脑。

    “冬八日,无边城外,三十里蓬山之巅,武侯亭,恭侯大驾。”

    “这是?”

    听到动静,厉寒,牧颜北宫,牧颜秋雪都走了出来,看到这张烫金请贴,同样是一脸不解。

    没有收贴人名,也没有送贴人名,总共就这么寥窟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到底是送给谁的,是什么意思?

    一时,众人都是无语,甚至怀疑是不是什么人的恶作剧。

    或许是他们初来驾到,引起了什么人的不满,所以故意找人整他们吧。

    不过,仔细看了这张墨色兰花型的烫金请贴几眼,厉寒却眼神凝重,忽然一伸指,指间剑气激射,气息凌厉,点向那张烫金请贴。

    瞬间,这张请贴如感危机,猛然无风自起,那几个烫金大字竟然在空中自动分解,化为数十柄金粉小剑,将厉寒激发的所有剑气全部扫荡一空。

    随后,这些字体才慢慢消散,坠落于地,成为一小滩金粉。

    “这是?”

    唐白手,陈胖子猛然一惊。

    厉寒眼神微沉,淡淡地道:“是武道高手的气息,仅仅只是随手写下的几个字,居然都有剑气凝聚,这人不简单。”

    “这张请贴,也不会是恶作剧。”

    他下了定论,唐白手,陈胖子略一沉吟,也明白过来。

    如果是恶作剧,不会用这张名贵的字贴,也绝不可能有如斯高手替他们写字,看来,这真的是某一张非常特别的请贴了。

    只是,送贴人到底是谁,贴子中所写的这几十个字是什么意思?这张兰花金贴,所要送到的人,又是谁?

    弹了弹手指,厉寒挥了挥手,制止众人的胡思乱想,淡淡说道:“川海,你出去查一下就知道了。”

    见所有人不解地看著他,他淡然一笑,道:“既然有人要送给我们这张请贴,断没有送错的道理。而他敢这么写,不怕别人不明白,肯定就有其独特的地方。”

    “也许,只是我们初来乍来,不明白这里的规矩,但出去一问,就真相大白了呢?”

    “是,是。”

    陈川海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一脸兴奋,胖胖的身躯以从所未见过的矫健朝外跑去:“我立即就去查,你们等我。”

    说完,就跑出了海阁,消失不见。

    厉寒等人见状,相视一笑,都没有说话,就坐在原地等待。

    他们没有离开,是因为相信,这等待时间不会太久。

    果然,没过一炷香,陈胖子就兴冲冲地回来,挥舞著那张墨兰字贴,虽然上面的金字已经不在了,但依旧一眼看得出特别。

    他一边跑,一边冲厉寒,牧颜北宫等四人得意大喊:“我查到了,查到了,这是‘踏花侯’衣轻欢发出的蓬山之会邀请贴,专门邀请最近于六大城分擂取得卓越成就,最低获得三十连胜以上的高手,所发出的邀请函。”

    “蓬山之会?”

    厉寒一愣,仔细地看著他。

    却见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不知距了多少地方,明明是一名修道者,居然有些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却依旧一脸是笑,满是兴奋。

    “蓬山,是无边城外,最著名的一座山,又名‘兰山’。所以,蓬山之会,历来又有另一个名字,叫‘兰山之会’。”

    “当然,它们真正的名字,是叫蓬山武会,或兰山武会。”

    “蓬山武会,兰山武会?衣轻欢?”

    听到这个名字,厉寒略有所思,心底已经明白一大半。

    果然,随著陈胖子的解释,厉寒等人心头另一半,也彻底明白过来,猜测落实。

    衣家是江左第一世家。

    也是无边城第一大势力。

    就连无边城的城主府,也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为保持影响力和身份地位,衣家早已形成了一个传统。

    在每隔十年的这个时候,江左青年修士擂开始之前数天,衣家当代的主事人,都会邀请一下六大城胜出的佼佼者,在蓬山之顶,举行一场武道茶会。

    所谓武道茶会,名议是共同坐在一起,品茗论茶。

    实际上,自然是借这个机会,邀请所有赶来参加江左青年修士擂的顶尖青年高手,在蓬山之顶,一一会面。

    既是认个人儿,也是为了试试各自的斤两。

    同时,还有彰显衣家在江左的影响力,身份地位而设。

    衣家当代主事者,基本都会到场,以前辈人的身份,指点一二,最后说不定运气好,还会有一二好礼相送。

    所以,这蓬山武会的名字,在整个修道界,可能名声不显,但在整个江左,尤其是无边城这个地方,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同时,能在这武会之上扬名,却也是一个快速成名的捷径。

    有些人,甚至就期待这样的机会,要提前会一会天下英雄,看看自己的实力。

    同时,各大家族,亦有可能,在这会上,伸出橄榄枝,朝一些在茶会上显露出不凡造诣,或者特别强大的散修,或者没有宗派约束的世家之士,发出邀请函。

    以极重的礼物拉拢他们加入自己家族,或至帮派。

    有些自信实力强大,却一直苦无门路跨入各大门派,甚至世家的人,对于这种盛会,更是趋之若鹜,期待不已。

    毕竟,散修之路虽然自由,但也更为艰苦,一些顶级秘笈,特殊秘宝,他们都没有得到的途经。

    一旦遇到瓶颈,加入某一顶尖势力,以客卿,或者外姓弟子的身份,进入家族,就有可能,得到这些奖励,突破瓶颈,进阶更高境界。

    而厉寒,在玉皇城,以五十连胜,排名第二,自然达到了条件,成为这蓬山武会的一位被邀请者。

    终于明白过始末的众人,也不由惊呼,没想到,青年修士擂还没有正式开始之前,原来还有这样一场暗藏刀兵的茶会在等待著他们。

    而厉寒,听到“衣家,踏花侯衣轻欢”这几个名字时,更是神情变得有些特别,原本没什么兴趣的他,也一瞬改变了主意。

    “踏花侯,衣轻欢?玄冥真渊一别,虽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你,但这一次,或许,可以看到你的真面目。”

    “同时,五君七侯之一,衣家,这亦是接近你们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