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神秘鉴定师,五
    无法置信!

    不可思议!

    不管是擂台上还是擂台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经过这几日,擂台上胜负已经不知流转了几轮。有人胜,自然就有人败;有人败,亦会有人获胜。

    不过唯一差别的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名看起来实力不俗的凶牙派青年,会如此容易落败。

    因为他的名头,在凶牙派中,也算小有名气,在整个江左青年一代修士之中,排名也不俗。

    这样的一个人物,按照常规估计,大家自然猜测他本应该再赢个几场,但没有想到,他这么快便会输了。

    绝对是出乎意料之外。

    ……

    不止是被打下擂台的那名凶牙派青年,完全懵了。

    其他人,也是一样。

    台上台上,此一时刻,鸦雀无声,偌大的广场,竟然静得落针可闻。

    良久,才有人发出“嘘”的一声吸气声,声音也是无比的惊讶和赞叹。

    “胜了,竟然胜了。”

    “虽然胜利不奇怪,但如果容易的胜利,却简直不可思议。这人的实力,看来不容小觑啊。”

    “不知道他能坚持几轮。我看以这个模样,五轮是毫无问题,甚至十轮,也有机会。”

    “不错,我也赌他能过十轮,就是不知道,十轮以后,还能不能保持这样的爆发力,如果还能,那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赌十五轮!”

    “十七轮!”

    “十八轮!”

    “十九轮!”

    ……

    所有人纷纷议论纷纷,有人认为厉寒能连胜十轮,有些夸张的,甚至认为他能连胜十五轮,十七轮,十八轮十九轮……

    但不管如何,所有人都似乎认为二十轮是一个禁忌,竟然没有一个提及,哪怕此时的厉寒,显示出了绝对不俗的修为来。

    不过不管如何,厉寒的胜出,除了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之外,亦让众人的警惕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所有人都对他,大为警惧,有些人,便有些退缩,打算暂避风头,避过这一轮再说。

    但也有人,见猎心喜,认为他是抢了自己的风头,当即,就有第二个跳出:“白鹤山庄,林道可,请指教!”

    白鹤山庄,江左之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不过在他所在的一亩三分地,倒也略有些名气。

    整个江左,地域广大,人口亿万,自然不可能真只三帮七会,五楼十二世家这些顶级势力,其他中小型势力,也多不胜数,如天上繁星。

    这白鹤山庄,便是其中一个。

    虽然平时不怎么引人注意,但是,总会有几个高手出来。

    “白鹤山庄林道可,这人我知道,是可以媲美点星三少,烟霞四秀那一个级别的人物,虽然出身普通,但实力一点不输于众人。”

    “这下有好戏看了。”

    众人议论纷纷,纷纷鼓掌。

    厉寒神色不变,反而依旧只是微微一笑,一伸手掌:“请……”

    “哼!”

    闻言,对面刚跳上擂台的青年,有些不满,有些不屑,认为厉寒是轻慢了他,是看不起他。

    而对于这个刚才战胜了那名凶牙派青年的黑衣男子,他也认为,实力虽然有一点,但多半是靠了对方的轻视之心,以及出其不意。

    真正的修为,并没有多么强大。

    所以,他一摆衣袖,露出上面一只翩飞的白鹤。

    “请出招吧!”

    气势十足。

    然而,厉寒微微一笑,依旧只是斜伸著一只手:“如果我先出手,只怕阁下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还是你请,请赐教……”

    “好,好狂妄的少年,我林道可自出道伊始,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识过你这样狂傲之辈了。”

    “既然如此,莫怪我不客气。看好了,白鹤飞云剑之第一式,白云出岫!”

    随著其话声,猛然间,其肩头一甩,瞬间,一柄苍古长剑,横空而出,仿佛白鹤高飞。

    伴随而之的,还有一声清脆的鹤唳。

    “苍鹤剑!”

    有认得此剑的,顿时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有些不可思议,面面相觑。

    “这是白鹤山庄的镇宗剑器,虽然只是名列下品名器,但也是下品名器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白鹤山庄只是江左偏僻之地的一个三流小势力,有一件下品名器已经非常不错。这柄苍鹤剑一向握在白鹤山庄庄主齐天鹤的手中,怎么今日竟然出现在他的这名弟子手中?”

    “难道,为了让自己的弟子一举成名,这齐天鹤竟然大方到,把自己手中的成名利器,借给了自己的弟子,让他仗以出战。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舍得啊。”

    “是啊是啊……”

    也难怪众人惊叹。

    对于那些中上层势力,一柄下品名器自然算不了什么。

    但对于白鹤山庄这样偏安于一隅的三流小势力,一柄下品名器,却就算是镇宗之宝了。

    这样的东西,平时藏著都还来不及,岂会舍得借出。

    出借对象虽然是自己的弟子,但宝物动人心,历代以来,为此而师徒反目,兄弟阋墙,甚至父子相残,夫妻破裂的,不知多少。

    看来,那白鹤山庄的庄主齐天鹤,是真的铁了心,想让自己这位弟子,在这十年一度的南境青年修士擂上,崭露头角,打出自己的名声了。

    弟子的名声一出,白鹤山庄的名声自然也随之传扬了出去,这自然是好事。

    但有如此心胸,的确不凡。

    只是,对面的厉寒,看到林道可背后飞出的这柄宝剑,却全无惊讶之色,甚至没有一丝吃惊,迟疑,似是丝毫不放在心上。

    “什么,他竟然如此轻视这柄宝剑。要知道这柄苍鹤剑,虽然只是一柄下品名器,但自有神异,要不然也没去有鹤鸣传出,如果这小子大意,失败的几率再增数成。”

    “是啊是啊。”

    “好小子!”

    见状,原本,林道可是想用自己借得的师门宝剑,镇一下对方,压压对方的气焰,没想到对方全不在意,更显得自己似乎浅薄了一般,登时大怒。

    不过,他能成为白鹤山庄庄主寄以厚望之人,本身心性虽然不能说一定多好,但该有的沉稳自然还是有的,至于修为,更不可能太差。

    因此,只是略一沉思之后,就回过神来,不再为外事分心,一声沉喝,扬指一弹。

    瞬间,鹤鸣再起,剑光如雪,如白云横扫而来,天地清宁,瞬间竟然真的有白云出岫的清高气质。

    台下,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剑所震,觉到了其强大,和不可思议。

    然而……

    厉寒见状,仍只是微微而笑,忽然身形突然一个模糊。

    下一刻,林道可的剑斩中了厉寒的身躯,他正在大喜,却忽然发现,所斩之处,空空而也,什么也没有。

    厉寒化为一道白烟消散。

    “这是?”

    还不待他举剑迟疑,另一边,厉寒的身躯,已经出现在他身后,斩斩一斩,手掌就按在了他的颈边。

    手掌温热,然而这一刻,林道可的心,陡然沉了下去,如坠冰谷。

    又是一招,一招之败,可笑自己之前,还看不起对方,说对方多么自大。

    现在想来,自己才是最自大的那个人。

    台下众人,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态,看著台上那名云淡风轻的黑衣少年。

    刚才不止林道可,连他们也没看清,厉寒是什么时候消失,又什么时候出现在林道可身边的。

    这一下,就算眼力再差的人,也能看得出,厉寒的实力,实在不同凡晌了。

    更多的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一次对厉寒的实力,刮目相看,真正刷新了刚才的看法。

    此回,再也没有人会轻视厉寒,都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了。

    “承让。”

    厉寒收回手,微微躬身,然后退到一旁。

    另一旁,林道可收回宝剑,深深望了厉寒一眼,然后失魂落魄的下了擂台。

    虽说这一战失败,并不能全权代表他之后所有的成绩,他还有机会继续战斗,参加下面的排名。

    但这个对于一心想要成名的他来说,第一战就失败,而且失败得如此干脆,如此利落,如此众目睽睽,成为笑柄,终究是一生都难以抹去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