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神秘鉴定师,四
    擂台之上,此时正在战斗的,一男一女。

    使刀者为男,名叫邹亮星,是三帮之一,紫羽阁中的顶尖青年高手之一,称号平眉刀。

    使剑者则为女子,是七会之一,缠丝殿的一名三代弟子,名叫刑楚楚,人称绣春剑。

    两人修为,都是气穴初期中段左右,这一交战,直打得星火迸烈,天地俱寒,最终,在第三百五十五招上,才分出胜负。

    邹亮星略逊一筹,输在了细心之上,被刑楚楚看出一个破绽,一招绣春花色直接刺中左肋,不甘退下。

    顿时,刑楚楚再积一胜,获得了总共七连胜的好成绩。

    对于能上此擂台的大多数人而言,能连胜三场,就算不错,得些奖励,算是上来体会体会,不报什么太大希望。

    而能连胜五场,就算中上了。

    这种层次的人,想靠连胜十场来获得晋级名次,有些困难。

    但只要运气不错,分开战斗,尽量不要失败,慢慢积累积分,总有机会,凑足一百积分,前往无边城参加江左总擂。

    至于能连胜十场的,在整个江左地区,可能不算什么,但在玉皇城这个小地方,绝对属于佼佼者之类了。

    每出一个,都要引起一番惊叹,让别人羡慕嫉妒恨一番。

    这样的人,即使在三帮七会中,也绝对绝对的佼佼者,至少是一流弟子一列,甚至大多是顶级弟子,本身修为就绝对不凡。

    像这几日,能在这玉皇城擂台上,连胜超过十场,获得直接晋级名额的,至少都是三帮七会中大名鼎鼎的核心弟子,而且修为超过了气穴中期。

    当然,气穴后期还是比较少见,毕竟,气穴中期到气穴后期,没有那么容易度过,这需要时间的积累,而对于这些青少年来说,时间就是最大的问题。

    突破,反而只是迟早的事。

    这位来自缠丝殿的三代少女,绣春剑刑楚楚,明显也是奔著十连胜来的,可惜……能达到七连胜,她已经略有些支绌了,想十连胜,有些困难。

    果然,随著又一位弟子的上台,刑楚楚终于力气不支,被击出了擂台,满脸愤恨不甘的退下。

    最终成绩,就是七连胜。

    而那位弟子,连刑楚楚也不如,最终只胜了四场,就又被一位弟子击下了擂台,如此,擂台之上的弟子仿佛车轮转般的不断轮换,一拔又一拔,能真正站在擂台上,一直取得十连胜的,今日上午还没有出现。

    而此时,牧颜秋雪,牧颜北宫,唐白手,陈胖子,也赶到了擂台之旁,故意与厉寒拉开了一点距离,正不断向他挤眉弄眼。

    厉寒知道他们是催促他赶紧上场,他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见到日渐正午,时间不多了,如果他只要随便拿个资格,的确不用太著急,但如果想要取得稍微好一点的成绩,或者拿到最后的那三枚至尊宝钱,就不能不下一番功夫了。

    于是,再不犹豫,趁著擂台上又一波交战的弟子其中一名被踢出,另一名还没喊出还有谁来的瞬间,他飞身一掠,纵上了擂台,随即,缓缓抽出了背后的那柄无鞘铁剑。

    “天物阁武堂,厉凡,请赐教!”

    “天物阁,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擂台之上,那名刚刚得胜一场,满心得意嚣狂的年轻人,闻言之后顿时一脸不屑,撇了撇嘴地说道,估计是对厉寒抢了他发表感言邀战的时间感到不爽,有些怨气。

    毕竟,每战胜一个对手后,就是自己耀武扬威,扬名吐气的好时机,这样的机会,如何肯放过,这人却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实在是讨厌。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刚刚连胜战胜了三场,现在有些气喘,这扬威的时间,其实也是一种等待,等待自己暗中恢复气力,好继续战斗。

    现在这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自然让他没有好语气。

    不过厉寒可不在乎这人的心情,他上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连胜,不断取得连胜,最终,获得进入无边城总擂的机会,以及,看是不是有希望,博到那三枚至尊宝钱。

    获得进入无边城的机会,对他而言,并不是太难。只不过,那个想要获得三枚至尊宝钱的条件,却有些苛刻了,他也不敢确信,自己一定能办得到。

    不过不管如何,尽力就好。至尊宝钱虽然重要,但是,目前自己也用不到它,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没有什么。

    而且,厉寒其实本来,也没打算那么高调。不然,容易暴露。

    所以,他才借用天物阁武堂弟子的身份,亦将姓名稍稍更改,厉姓不变,寒字则改了一个凡字。

    厉寒这个名字,在修道界已经鼎鼎有名,毕竟,他是仙妖战场上,从妖区后方执行死亡任务回来的最后八位修士之一,想不出名都难。

    而厉凡,就普通多了。

    这天下间,姓厉的,少说也有百万,甚至上千万,叫厉寒的可能没几个,叫厉凡的,肯定不止一个两个。

    而且别人也未必能想到他头上。

    如此,便能取得隐藏之效。

    “开始吧!”

    他没有罗嗦,直接开口说道。

    “你……”

    年轻人一愣,顿时有些勃然大怒。

    他指著厉寒:“好,好,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我就让你知道,我凶牙派魔吞玄指的厉害。”

    魔吞玄指,凶牙派六大绝学之一,品阶高达人品顶阶,仅在镇宗绝学,半地品功法,凶牙七击之下,堪称是一门极其强大的绝学了。

    这名弟子,居然有资格修炼凶牙派的魔吞玄指,看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想来也是,如果简单,他也没办法在这擂台上蹦跶这么久了。

    “请吧……”

    不过厉寒自然并不在乎,别说什么魔吞玄指,就是他们真正的镇宗绝学,凶牙七击,也远远及不上伦音海阁的功法,更不要说这什么才不过人品顶阶的魔吞玄指。

    这就是散修势力,与宗派势力之间的巨大差别。

    散修势力,半地品就到极限,偶尔能弄到一两招地品残招,就当镇宗之宝藏起来,谁也不给看。

    而八大宗门,各有一部完整的地品功法不说,地品残招,残页,上古奥义典籍,收藏了不知多少。

    至于半地品,更是琳琅满目,比比皆是。

    凶牙派虽然在江左,算是一大势力,放在厉寒背后的伦音海阁面前,却又什么都不是了。

    整个江左,能稍微比肩一下伦音海阁地位的,也就只有排名第一的江左衣家,那衣家在伦音海阁面前,也只是一个世家,无法相提并论的。

    到现在,他才知道对方是一名凶牙派的弟子,之前根本没关注过,甚至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这就是修为上的差距造成的自信心,因为没有放在眼内,所以,名号也就只成了一个称呼。

    无论你叫张三李四,还是王五赵六,都没有任何意义,结果都只是一样,只是个死跑龙套的。

    他左手平伸,双脚不丁不八,甚至根本没运万世潮音功,只是那么随便一站,就等著对面那名凶牙派的青年出手。

    “好,好,你找死,这就须怪不得我了。”

    那名凶牙派的青年被气得哇哇直叫,想他在凶牙派中,也算是一个中上层的人物,平常也被下面的弟子巴结,何曾受过这种气。

    “魔吞玄指第一式,魔浪滔天!”

    “轰!”

    他身形前飞,一指点出,天地似乎刹那间消失了,一指从混沌中出现,破开黑暗,无穷巨浪,汹涌澎湃而来。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招式,厉寒微微一笑,只是轻拂了一下手。

    “啪!”

    对面,那名凶牙派的青年,满脸愤怒,不信,还有不可思议,脸上带著恍惚的神情,如被巨石击中,猛然倒飞了出去。

    翻倒,砸下擂台,落入人群中,引起一片惊呼。

    厉寒,胜,对手,失败!

    积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