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神秘鉴定师,中
    在玉皇城分擂,初赛第六天开始,又有许多或知名或不知名的人出现了。

    或许也是因为和厉寒一样,因为各种原因在等待。

    也或许是因为,知道真的到了最后的选拔阶段,如果再不出手,也许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

    而这一天上午,厉寒换了一身装束,一袭黑衣,披散长发,背著背后一柄无鞘铁剑,像一个落拓不羁的浪子,从天物阁一楼走出。

    他一走出,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因为他身上,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气息,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息。

    属于修道人的气息。

    路过之人,纷纷避让两旁,接著看著他离开的背影,又不由纷纷惊呼:“此人是谁,看起来不是凡人?”

    经过打听,他们才知道,这人,原来就是这天物阁内,新建立的四堂之一,商,义,经,武,四堂之中,武堂高手之一。

    武堂的建立,是保证天物阁在发展商业的同时,不受同行,或者其他盗匪,怀有不正心思窥视天物阁财富的人而设。

    简直言之,这就是凡人世界,一称俗称的“看守护院、打手”,亦或者现在有人称之为“保镖”的行业一样。

    不过,武堂的地位,显然要比俗人世界这些所谓的打手,护院,保镖的地位,要强得多,在天物阁中,也是倍受尊敬。

    因为能进入武堂的弟子,没有一个简单的,最低,也要混元境。

    而且至少是混元境中期。

    想混个小头目,或者武堂掌管实权的职位,至少也要混元后期,甚至混元巅峰。

    据说,气境都有一两个,不过不知真假,大多数人,没有听说过,所以也嗤以之鼻,嘲笑这一个新建立没多久的小势力,如何能请动气境的强者出马。

    现在,这个明显出自天物阁武堂的黑衣青年,或许,就是看出天物阁武堂真正实力的一个好机会。

    想到此style;,一些灵醒的人,纷纷飞跑回去,通知自己的掌柜,而那些掌柜,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派人去观战。

    所有人都看到,这名从天物阁出来的黑衣青年,是直奔玉皇城中央的青年修士擂大擂去的。

    不难猜,这个年纪,这等修为,而且又是在这等时候,光天化日下光明正大的朝青年修士擂擂台赶去,不是为了参战,是为了什么?

    虽然这两天,经过陈川海一系列连消带打的手段,抵消了很多人不怀好意的目光。

    但若说,这些目光就此消失了,只怕也没有人相信。

    有些人只是按捺住了,打算再观察观察再说。有些人,也只是暂时没有把握,如果能看出天物阁真正的底蕴,到时候,那些人自然会看情况,如果很强,自然是退避三舍。

    如果非常之弱,说不定就要回头,咬上一口。

    所以,厉寒的这一战,不光关系自己,其实也关系著天物阁未来的发展。

    对于这一切,他自然心知肚明,而且丝毫不担心。

    表面上,他只有混元巅峰的修为,可实际上,他已经气中期巅峰,再加上最近又吸收了金玉河的灵气,突破气后期,只在这两天。

    在玉皇城分擂上,纵使不能天下无敌,但至少,拿个十几二十连胜,总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

    想到此,他不由微微笑了起来。

    ……

    身后,在他走后,牧颜秋雪,牧颜北宫,陈胖子,唐白手等,都从天物阁二楼的帷幕后走了出来,笑看著他离开的身影。

    牧颜秋雪嘻嘻一笑道:“怎么样,我给厉大哥设计的这身衣装,是不是没人认得出他来?”

    “哈哈,这身装扮,别说其他人,根本连见都没见过他,就连我们,这些早已熟悉他之人,也绝难知道他是出自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

    “哈哈,那就好。”

    牧颜秋雪满脸开心。

    “对了。”

    忽然陈川海朝另外三人一笑:“厉大哥既然去了,我们虽然不能跟他一起同行,免得引起别人怀疑,但是,这等有意思的事,自然也不能错过。”

    “我们也乔装化形,从另一条路,悄悄赶过去观战吧。另外……”

    说到这里,他声音一顿,大有深意地看了三人一眼道:“我素来不喜争斗,这些虚名对我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实力不够,去了也拿不到什么好东西。”

    “但对于你们,这也是一个机会。”

    “虽然你们未必一定要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扬名,而且只怕机会也不大。”

    “但是,这只是玉皇城一个小城的分擂,你们总不会怯懦了吧。也赶紧上去试试手吧!”

    “如果能饶幸胜个三五场,总归还能拿点奖励回来,也是个好东西,反正又不花钱,还能增加点实战经验,何乐而不为?”

    “如果最终,真能登上无边城总擂,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事,对你们将来,也大有好处,反正这天物阁也渐渐进入正轨,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你们也就上去试试手吧!”

    “嗯……”

    本来听到陈川海前半句话,几人就有些开心。

    厉寒上擂台与别人挑战,而且事关他们天物阁的名声,他们自然不愿错过这等机会。

    只不过,听到陈川海后半段话,他们却有些愣了。

    是啊,厉寒上场,自有用处,而且是真的奔著南境青年修士擂去的。

    但他们,也未必不可以啊。

    虽然他们,对于名利并不热衷,但有些东西,却只有这擂台上有,如果能拿到,为何不拿?

    再说,这等盛事,刚好遇到,却白白放过,日后回想起来,也是一重遣憾。

    牧颜北宫更是兴奋的摩拳擦掌,当下毫不犹豫地道:“好,我也上台试试。”

    “妹妹,你也去试试。”

    “好。”

    牧颜秋雪也点了点头,文静的小脸上,眼睛中也微微绽放出光芒。

    唐白手见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并不如他们那样热切。

    不过,他目前也处在突破气境的关健时侯,如果能拿到一些奖励,对将来他的突破也有好处,所以想了想,也就没有拒绝。

    当即,四人从二楼离开,没走前门,从天物阁的后门离开,然后抄另一条小道,也即飞快地朝著玉皇城中心的青年修士擂擂台方向飞速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