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日月千古楼
    三角寨城内的人,不管是居民还是过客,对日月千古楼都略带一分敬畏。

    因为这个势力,是四大势力中,最神秘,而且看起來,似乎也是最不好惹的一个。

    它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

    只要看曾经几乎压得三分明堂都喘不过气來的银血教,都在其手中吃鳖,便知道日月千古楼的可怕。

    所幸的是,正如它的可怕一样,它的神秘,同样令人敬畏。

    因为从不与三角寨之中的人有所接触,所以,它们也沒有什么攻击性。

    刚开始,因为不习惯,所以众人依旧有些惶恐,但十年百年过去,此楼依旧如此,反而让人放下了大半的心。

    到最后,日月千古楼在人们的眼中如同隐形,许多消息不灵通的人,甚至已经不知道有日月千古楼这个存在了。

    慢慢地,大家也就习惯了身旁,有著那样一个势力存在。不过因为它不影响三角寨内的任何大局,所以众人渐渐将其遗忘。

    只是,真的会一直如此吗。如此一个强大而神秘的势力,若说沒有它所图之物,任谁也不信。

    那这个势力,所图为何,为何行事,却又如此蹊跷。

    当人们对著这个问題,抱著怀疑的时候,日月千古楼,终于渐渐发生了一些改变……

    ……

    改变,是从三日前开始。

    因为日月千古楼的神秘,它们周围一向少有人迹,但少有人迹,不代表一直沒有人迹。

    就在三日前,几名恰巧上山狩猎的猎农,意外地发现,一直大门紧闭的日月千古楼,在这一天,居然大开中门。

    数十数全身衣白的年轻男女,站立两旁,恭敬地等侯著。

    两名猎农好奇,就悄悄地躲在山顶的一颗大树后,朝下面的庄园窥视。

    却见沒过多久,三男一女,四名年轻人,在一名清峭中略带冷秀的灰衣年轻人带领下,缓缓走近大门。

    这位灰衣年轻人,鬓发略显灰白,手掌上戴著一双晶莹事妨手套,英俊过人,却又有些冷厉。

    等待在两侧的所有年轻人,见到这位灰衣年轻人的一瞬间,同时神色一肃,同时恭敬地朝五人行礼,然后将五人迎请进门,大门这才“嘎吱”一声关上。

    至于再里面发生的事,两位猎农则看不见过。

    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两人心中的好奇。

    这五人是谁,为什么日月千古楼这么神秘的势力,都要恭敬的迎请他们进门。

    五人虽然衣著不一,但都看得出來,气势不凡,显然并非寻常人,应该來头极大。

    这样的人,是从哪里來,又为何,会來到三角寨这样一座荒僻小城。

    此处虽然地处要冲,可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南來北往,都有更大的城池,等待著人们驻足。

    像他们这样的人,都应该是去像更大,更繁华的玉皇城,无边城等,那才是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可他们,却不声不响,來到了这个荒僻小城,而且看样子,连城内那些消息灵通的大人们,都不知道的样子。

    对他们的身份,猎农们感到好奇。

    可更好奇的是,为什么,这座沉寂了数十年的日月千古楼,却在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难道,这个排名三角寨城池四大势力之一的日月千古楼,即将从今日,发生改变吗。

    ……

    他们沒有猜错。

    这两名猎农回去之后,就把今日之事,添油加醋的向身边的朋友说了一遍。

    他们以为这件事只是有别于寻常的一般八卦,所以说的时候全无顾忌。

    却沒有料到,他们无意中泄漏的这个消息,却让整个三角寨城池,如发生了一场地震,如临大敌。

    另外三大势力,铁衣帮,银血教,三分明堂,都十分重视,分别派人,详细地探问过两位猎农,甚至不惜对他们刑迅相逼,却也只把当日的事件,再次重复了几遍而已。

    两位猎农不清楚此事的严重,但三大势力的首脑,却对此心知肚明。

    一向不显山不露水,不现在人前,不闻世事的日月千古楼,虽然强大,虽然神秘,但是,却沒有多少威胁。

    而三角寨,已经形成了三大势力割据的局面,最下面的苦力活,由人员最多的铁衣帮掌管,虽然挣的是些辛苦钱,但胜在局面大。

    最高端的茶楼酒肆,甚至青楼夜馆等高端消费场所,则全部掌握在银血教手中,任何一杯羹,他都不卖分给别人。

    而三分明堂,也另成局面。

    他们门下,广收弟子,所有弟子,皆是來源自三角寨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家庭,不少人,与铁衣帮,银血教,互有牵联,如此一來,三分明堂也渐渐根深叶茂,渐成影响。

    他们不掌管财源路径,但是,门下弟子,自会教敬,而这些门下弟子所教敬的來源,往往其中就有一部份,是出自铁衣帮和银血教。

    所以,三大势力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这个时候,任何一个新的势力插手进來,对他们都是不利的局面。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沒有威胁,存在感的日月千古楼。

    整座三角寨城池,需要的,也是一个沒有威胁,存在感的日月千古楼。

    任何一点小小的波动,都可能让这个好不容易平静了数十年的三角寨,再起争端。

    如果日月千古楼,要进來搂一盘子,谁敢不让,谁能不让。

    但是,如果让他搂了一盘子,三大势力,必受损失。

    甚至,最严重,也是最让三大势力担心的是,这个來源不明的日月千古楼,在此驻立了那么久,到底所为何事。

    如果他们需要做的事,与三大势力沒有什么关系还好。如果他们就是冲著三大势力而來,那他们就不能不小心了。

    以前日月千古楼沒有什么异动,所以他们虽派人监视,但见对方几十年如一日,也就渐渐放下了担心。

    但突然出现的五名年轻人,让他们察觉到了危机,嗅到了危险的到临。

    于是,当夜,三大势力的主楼,都是灯火通明。

    三大势力的首脑,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又在第二日清晨,互派信使,完成了这本來水火不容,互为敌视的第一次正式会见。

    三大势力同时决定,派遣一队使者,作为贺客,前往一探日月千古楼的虚实,顺带查查那几名年轻人的來历。

    最重要的是,看看他们有了那几名年轻人加入之后,是否会秉持原來的理念,继续蛰伏不动,还有另有出招。

    如果是前者,那自然万事皆安。

    如果是后來,那他们就不得不防了。

    于是这一天,三大势力所派出的使者,由一名混元境中期的银血教副座,带领,正式來到了日月千古楼前,递贴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