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历练红尘
    厉寒体内,所有的大日炎身道气,全部换成了新的潮音道气。

    那些道气,一丝丝一缕缕,洁白泛蓝,在他的体内游动,最后归于丹田,融入气穴。

    若是运功而起,隐隐甚至能听到潮水的声音,从厉寒的胸腔之内发出。

    那声音,清若凤鸣,静似天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若论精纯度,以及攻防能力,这种新的潮音道气,至少比原來的大日炎身道气,精纯了一倍,增加了一倍。

    厉寒的实力,瞬间大增。

    ……

    來到楼上,自己师傅冷幻那间熟悉的石室。

    厉寒轻轻敲了敲门,保持著极大的礼数。

    虽然是自己的师傅,而且师徒之间不讲许多虚礼,不过厉寒还是保持了最大的尊敬,因为这是自己的师傅,也是自己的恩人。

    再谦虚谨慎,都是应该的。

    沒有让厉寒多等,似乎知道他最近肯定会前來向她拜见,冷幻的石门很快打开,露出了里面熟悉的布局。

    一榻,一几,一盆兰花,一把铁剑,一个古怪的棋局……

    这有些不像是女子的闺房,但却又处处透著女子的气息,显得有些奇特。

    不过厉寒,早已习惯了。

    轻步而入,厉寒俯身,跪倒在冷幻的面前,恭恭敬敬地道:“弟子來与师傅辞别。”

    冷幻闻言,打量了他两眼,神色略动,随即微微一笑道:“你有此机缘,为师也为你感到欣喜。万世潮音功,是我伦音海阁第一功法,即使是我,也不曾得传。”

    “虽然你所学,不过万世潮音功的第一卷,但这,足以奠定你的根基,让你远比常人走得长远一些,你必用心苦学,不负宗门所望。”

    “是。”

    厉寒不敢怠慢,急忙点头应是。

    就算冷幻不说,他也不会疏于练习。

    万世潮音功,是除了涅磐寂静剑这门他假设为地品,但不知是否真为地品的功法之外,他接触的,第一部纯真的,真正的地品下阶功法。

    虽然即使只是地品下阶,远比不上其他宗门如地品中阶,地品上阶,甚至地品顶阶的顶级功法。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一生之中,能接触到一点地品功法的皮毛,就是受用不尽了。

    更何况,是直接得传其第一卷。

    厉寒能从中得到的东西,简直数不胜数。

    而且别小看地品下阶功法,地品下阶,即使是如今的厉寒,也不过将其修成,还远达不到熟悉使用的程度,更加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威力。

    一切,就是因为他沒有领悟到水系心境。

    水系心境,关健是靠悟,苦修,练习,都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在这个世上,大凡宗门,世家弟子,修为达到气穴境,再往上,很难提升,而又有机会学习一些高深功法的时候,宗门,世家,都会放弟子外出,行走,去外面历练。

    美其名曰:“红尘炼心走一遭,无上大道此中求。”

    经历得多了,见识得多了,煅炼了心境,感悟了法则,更高的大道,才会向他们敞开大门。

    而一味的苦修,是沒有任何结果的。

    而纳气,混元境时,却又不同,因为那时是主要打基础,最好困于宗门,摒弃外界的一切声音,努力修炼,不让杂尘染心,这样才能更好,更快的进境。

    但是气穴境,遇到瓶颈,更多的是要突破瓶颈,超越自我。

    所以,历练,是所有弟子,最好的法门。也是八大宗门,所有达到气穴境弟子,必须经历的一遭。

    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历练中,红尘炼心,大道有悟,最终破茧成蝶,突破更高境界。

    当然,也有一部份人,就此沉伦,从此堕落消沉,再也回不來。

    谁是金石,谁是糟粕,尽在这红尘一遭之中。

    ……

    冷幻早知道这一天必会到來。

    在厉寒在仙妖战场上立下大功,得授万世潮音功第一卷时,更知道他必于近时外出,前往外界,寻求领悟水系心境,让万世潮音功更近一步,真正大成的机会。

    水系心境,最终目的,就是领悟水系道心,水系道心,最终就有可能形成水系法则。

    而水系法则,则是成就法丹的关健之一。

    所以,这一关不可说不重要,冷幻也绝不会阻止自己的弟子出行,因为,弟子的成就,也就是她的成就,两者之间悉悉相关。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将这部功法初初入门,虽然只是初初入门,但既然能名列地品下阶,就沒那么简单,看來你与这部功法,倒也是有缘。”

    “谢师傅赞誉。”

    “嗯,你欲往何方,”

    冷幻沒有再多问,而是突然话題一转,说道。

    显然默许了厉寒的历练之求。

    “江左。”

    厉寒沉吟了一下,略微犹豫,不过还是最终硬著头皮,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江左……”

    冷幻的眼光闪烁了一下,目光遥望窗外,竟然带著一丝追忆。

    “江左啊……”

    她喃喃地道,声音如入风中,轻不可闻。但厉寒的耳力何等敏锐,还是将其清晰地听在耳中。

    他知道师傅想到了什么。

    既然墙上的那柄铁剑,与江左第一家有关,那么,当年师傅,怎么认识对方的,是不是也正是如他现在一般,突破气穴,所以出宗历练,而且刚好到的地方,也是江左……

    那那里,是不是有她很多的回忆,和过往。

    此时,看到同样要前往江左的厉寒,冷幻岂能不追忆,不察觉到一些什么。

    不过最终,她还是沒有问,厉寒要前往江左干什么,只是关切地说了一句:“江左之地,曾经也是师傅的旧游之地。师傅突破气穴境后,在那里待了三年,所以略知一二。你切要小心,万不可以宗门弟子的身份自大,要知道那里的势力,复杂之极,甚至是一个缩小版的真龙大陆。各种势力交杂。”

    “三帮七会,五楼十二世家,这就是江左目前的环境,万不可大意。”

    “三帮七会,五楼十二家,”

    厉寒略微一怔,沉吟了一下,还是将其记在了脑中。

    他只是决定要前往江左,而对于江左,他有印像的东西,只有两种。

    一种,就是曾经,他面对过的江左蓝家的万叶飞花针。

    另外,入门试练时,他曾经还见过一个江左蓝家推荐來的少年,蓝玄衣,据说其现在也快突破气穴境了。

    厉寒知道,那是江左,最顶尖的大型世家之一,属于千年古世家,根深蒂固。

    其族内,产出的各种飞针暗器,堪称真龙王朝之最,便是在整个大陆,也是首屈一指,无人敢惹。

    而另一个印像,便是江左真正的世族豪门,土皇帝,也被人称之为江左第一家。

    ,,衣家。

    蓝,衣,这是江左两大豪族,然而现在厉寒才知道,他所知的,不过是沧海之一粟,江左之地,居然有三帮七会,五楼十二家这样复杂,强大的势力。

    “此行,复杂了。”

    不过,他却沒有犹豫,越是热闹的地方,越容易滋生情报;越是混乱的地方,越容易混水摸鱼。

    既然那里人那么多,势力那么复杂,只怕八宗在那里,都留有据点,甚至暗桩,那么他此行,就不会无聊了。

    “好了,你的实力已成,幻神典我也全权交付了予你,再加上有通天彻地铃在,你去江左,以你的身份地位,必是宗门高层的身份派遣而去,那些势力虽然复杂,想來也不敢惹你,所以应该并无多大危险,最多遇到一些困难,也能随手解决。我对你,并不担心。”

    “不过,即使如此,你仍需保重而已。修道艰难,师傅已到极限,这一生只怕都沒有突破更高一层境界的可能,只能在幻术上多下功法,倒是你,资质虽然一般,但却远沒有看到极限,还大有可为。”

    “此去江左,一路保重。师傅沒有什么再能传给你的了,只望你自己小心,一定要平安而返。”

    “去吧,”

    “是。”

    点了点头,看到师傅有些疲惫了,软软地靠在榻上,撑著头,厉寒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起身倒退,慢慢朝著屋外退出。

    眼角余光,落到墙壁上的那柄黯华铁剑之上,厉寒死死地将其形貌,制式全部记住,确保自己不会忘记之后,这才转身,彻底退出了师傅的房门,并顺手帮其带上门。

    靠在墙上,深吸一口气,厉寒毅然转身,大踏步地朝著幻灭峰下走去,既然出关,是时候,去见一见自己那些老朋友的时候了。

    也是向他们正式告别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