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十六字诀
    其余,如虚字诀,宁字诀,清字诀,回字诀,落字诀,幽字诀,绵字诀,寒字诀……

    等等等等。

    《万世潮音功》第一卷,虽名为潮音三叹,可其实并不止三叹。

    水之形态,变化何其之多。

    别说三,就是十,数十,甚至过百,上千,都难以形容。

    每一种水的形态,就是一种潮的形态。

    每一种潮的形态,就是一种道气运行的方法,亦是一种运气攻击的法门。

    潮音潮音,再加上它们所激发出來的不同音节,这就是真正的潮音诀。

    也就是所谓的潮音三叹。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化出的潮水越來越是复杂,而洞穴中的时间,也飞速而逝。

    转眼,已过一日。

    第二日清晨,“嗡”的一声,厉寒,应雪情腰畔,各有一枚传迅玉符猛然发热,惊醒了正在闭目盘坐,打坐中的他们。

    两人睁开眼睛,对视了一眼,这才发现洞穴之中的天光之变化。

    他们参悟到紧要关头,竟然不知日月之流逝,这么快,便过了一天了。

    “时间到了。”

    相视一声苦笑,都觉得有一种意犹未尽,还想再多体会一番的感觉,不过两人也知道,时不我待。

    既然宗门规定了只给他们一日,那就只有一日,多想拖延一刻钟都做不到,因为这洞中,自有禁制。

    如果他们真不出去,别说能不能再次触发水月潮音石的感悟状态,就能算,肯定会也被这洞穴之中的禁制惩罚,然后强行轰击出去。

    甚至,两人可能因此而受罚,以后再也沒有机会进这水月潮音洞,亦是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从长远计,两人还是放弃了妄想继续在这参悟的奢想,齐齐恋恋不舍地收回手,站起身來。

    凝目互视,两人谁都沒有问对方之前一夜的时间,在这水月潮音三年之上领悟了什么。

    每个人都有的秘密。

    水月潮音石虽然相同,它所载的万世潮音功第一卷确定也只是叫《潮音三叹》。

    但历届以來,在这水月潮音石上,领悟出不同功法,甚至是不同的潮音三叹的人,大有人在。

    几乎沒有两个人,领悟的第一卷,是完全相同的。

    这就是水月潮音石的神秘之所在了,能从中领悟到什么,参悟到什么,就犹台对镜照影,你的资质如何,你的天性如何,你的喜好如何,甚至你的经历如何,都会对形成的第一卷潮音三叹各有不同。

    “走吧,”

    身形一纵,应雪情当先跃上木舟,厉寒随后跟上。

    两人再次回头,深深看了这水月潮音洞中,那块仿佛无时不刻都是在沐浴在月光之下的那块石头仔细看了两眼,这才一催脚下木舟,让其犹如离弦小箭,朝外飞速驶去。

    不片刻间,便即回到外洞,再然后一拍洞口一面暗红的石笋,瞬间,洞门“嘎吱嘎吱”打开,一道白云长梯,从云间降落,直落到洞口,然后垂于地面。

    昨日送他们进入此地的那名天剑峰紫衣长老,已经在那里等待著了。那两名蓝袍执事,亦同时在此。

    “你们回來了,”

    见到厉寒与应雪情一黑一白,并肩从白云长梯之上轻巧滑落,紫袍长老目光在他们脸上注视了一眼,随即也沒有说什么,当先一招手,白云长梯就“嗡”的一声,寸寸破裂,化光飞散。

    他再一挥手,头顶上空的水月潮音洞景象,就再次被一层白雾包裹,再一挥,就连白雾都不见了。

    风清日丽,这就是一处普通的石林,什么水洞,什么云道,什么雾障,全都看不见。

    如非亲身经历过,刚刚从里面出來,厉寒与应雪情都要怀疑,那所谓的水月潮音洞,只是一个幻觉,从來不曾真实存在过。

    他们眼见的一切,都非为真。

    只是,正因为亲眼见识过,所以他们才更加感叹水月潮音洞的玄奇,这等地方,等闲人只怕一辈子,都找不见吧。

    想打他们镇宗功法,甚至那件镇宗之宝,水月潮音石的主意,不过是痴人妄想。

    ……

    沒有多作交谈,略拱了拱手,朝那名紫衣长老致过谢之后,厉寒,应雪情就互相告别,各回各峰闭关去了。

    他们刚有所得,实在不宜因俗事而分了心,这一回去,正是好好参悟,巩固,加深他们在洞穴之中的所得的一切的最好时机。

    过了这段黄金时期,后面再想获得如现在一般的最好机会,肯定会后悔不迭,悔得肠子都青了。

    回到幻灭峰,厉寒连师傅冷幻都沒有來得及去拜谒,而是直接回到属于自己的石屋,在门口挂上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之后,随即就开始了自行的闭关苦修。

    虽然知道沒有什么人來会,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必要的。毕竟,像杨晚,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尹青书,尹青瞳,以及唐白手,陈胖子等,知道厉寒回了山峰,若有机会,肯定会前來幻灭峰寻找他。

    目前厉寒处在闭关参悟的紧急关头,所以,这等时候,虽然他想把这几位朋友拒之门外,但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这一闭关,就是半月。

    半月中,唐白手,陈胖子等,果然各自前來找寻了厉寒一回。

    不过当他们踏上幻灭峰,看到广寒殿外隐开的禁制,以及厉寒门前请勿打扰的牌子,虽然略有些失望,不过想到厉寒刚自水月潮音洞回來,应该正在感悟,也就释然。

    这些人也就各自回返,只留下了一道传迅灵简,约定时日再來,等待厉寒出关的时刻,捏碎这道灵符,他们自然就有感应,可以如约登门。

    就这样,在这半个月中,厉寒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一门心思在房间中闭关苦修,约摸半月之后,终于大成。

    “轰,”

    这一日,厉寒闭关的石室之内,响起“砰”然的一声巨响,隐隐竟有江潮之声在他的石室之内传出,撞击得石壁一阵阵“哗啦啦”作响,摇晃不断,差点倒塌。

    所幸,这江潮之声很快停止,一轮红日升上江面,紫红之光从房间之门透出,随即,“砰”,厉寒所居的石室大门,轰的一声炸开,一道有些疲倦,但神情中却隐现兴奋的白衣青年身影,赫然出现在屋外。

    望著打碎的石门,他神情不见懊怒,反而是仰天哈哈大笑数声,而后这才发现飘浮在门的传迅灵简,知道应该是唐白手,陈胖子等所留,顿时大手一张,仿佛捞游鱼一样,将这些传迅灵简捞取到手。

    一道精神力从他的眉心钻出,而后瞬间在空中一化为四,将四枚传迅灵简都包裹入他的精神力中,只瞬间,他就读出了里面的信息。

    信手一挥,将四枚玉简全部捏碎,厉寒一转身,就朝著楼上跑去,他要将这个喜迅告诉师傅。

    同时,万世潮音功第一卷小成,他也是时候,要向宗门申请外调任务,前往大陆历练,游走,并查询江左第一家暗中所藏的隐秘的时候到了。

    喜迅,离别,一时之间,厉寒也不由感慨万端,然而,他却知道,就和他们前往仙妖战场,一别数年一样,这一次,他去的时间更短,回來的时间更快,所以倒也并沒有多少伤怀。

    在这半个月之中,他将自水月潮音石之上所感悟到的一切,有关水的东西,全部整理成册,最终,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潮音第一卷,也就是所谓的潮音三叹。

    不过在他这里,被他改成了,,“潮音十六诀”。

    流,静,泻,暗;滚,清,虚,宁;落,幽,回,绵;寒,诡,阴,泉……等,十六字诀。

    他的万世潮音功第一卷,也正式小成,踏入了门槛。

    只等领悟心境,习得水系玄奥,他就能真正入门,甚至将其融汇贯通,练至大成之境。

    到时候,威力必是非同小可,与今日不能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