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万世潮音功,下
    越往前行,所见越是玄奇。

    一路蓝光不断,星星点点,到最后,厉寒等人,已经犹如置身梦境,不知身处何方。

    周围的大雾泛起,咫尺之内,不见人影。

    所幸,厉寒,应雪情,都不是凡人,练有厉害瞳术,所以仍能看清彼此身形,但也不超过方圆十丈之远。

    这处洞穴中的雾气,委实有些诡异。

    “硿硿……硿硿……”

    海水拍击岩石的声音不断传出,打击在那些留有孔窍的岩石之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调,一声一声,如同丝竹相和,应该隐约成曲。

    厉寒听到,只觉心湖之内,一阵气血翻腾,道气竟然有不运自转的迹像。

    他心中一惊,急忙压下心头燥腾的热血,随即,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再睁开,才发现,眼前所见,又再有变化。

    两人已经來到一堵高不见顶,上面密布藤蔓,就犹如同洞穴尽头的断山之前。

    断山如墙,横挡去路,再也看不见别物。

    正在厉寒好奇的时候,应雪情蓦然手掐指诀,念念有辞,朝前面的断山打出一片红光。

    片刻后,随著红光轰上山峰,“轰隆”一声,奇光大冒,断山竟然蓦然向两边自动拉开,中间分出一条细小的狭缝。

    一艘空空荡荡,如同幽灵一般,用白木制成的小船,从中慢慢飘出,慢慢朝著厉寒与应雪情两人脚下飘來。

    厉寒睁大眼睛看去,却发现这艘船上,既无船桨,亦无撑船人,就是一艘空空荡荡的小船,却仿佛自有灵性一般,竟然能够无人撑持,自动前进,而且直接认准了厉寒与应雪情这两个目标。

    这诡异的一幕,如果配上此地阴森寂静的氛围,一般人只怕当场吓得腿脚酸软,浑身无力,惊恐万状。

    然而厉寒终究不是常人,发现应雪情一脸平静之后,随即便也心安下來,知道应该不是属于什么变故,只是望著那艘白色小木船之上,眼神中多了一丝好奇。

    在白木小船靠近一些的时候,终于,厉寒看清,上面有一个漆黑的斗大“引”字,如招魂的旗幡,刻在船头。

    引字之下,还有一个复杂的符纹,厉寒看不出那是什么,不过也猜得到,这可能就是它能自动在这水面之上滑动的动力符纹。

    只是能如此精巧,玄秘,这符纹,显然也是非同小可了,不是一般人能刻得上去的东西。

    “走吧,上去吧,”

    沒有犹豫,在白色小木舟靠近他们身前数十丈左右的时候,应雪情随即横空拔起,身形一动,整个人已经仿佛如一只翩飞的蝴蝶,掠上了舟头。

    厉寒见状,沒有犹豫,亦是随即跟上,身形如同一叶树叶,轻飘飘掠上船头,站在应雪情侧方。

    在两人上船之后,白木小舟当即停止了滑行,而后方向一改,后船作前船,“嗖”的一声,其疾如箭,猛然朝著那道狭窄缝隙之中穿去。

    “嗯,那是什么。”

    在木舟空过石缝两隙之间的时候,厉寒猛然抬头看到,分开的石隙之间,从左到右,在石洞之顶,横插著数十柄明晃晃的利剑。

    这些利剑,一字排开,如同北斗七星,横挂在厉寒等人头顶,如同漫天星辰罗列,充满了森严的气息。

    “这是北斗七星阵,是进入内洞的另一大关卡,如果不得‘引渡船’接应,寻常人是根本进不了这内洞的。”

    “一旦硬闯,这北斗七星阵就会被引动,乱闯之人就会被这七星之剑所斩杀,化成肉泥,等闲就是法丹境强者來了,也讨不不好,必吃一个不小的闷亏。”

    “原來如此。”

    厉寒闻言,这才明白头顶这些高悬的利剑是起什么作用,随即不由咋舌,暗暗有点骇然。

    显然,作为伦音海阁的至高禁地之一,这水月潮音洞内的禁制,实在是多如繁星,数不胜数。

    不说这北斗七星阵,只说之前众人闯过的外洞,厉寒就敢断定,如果不是他们是宗门刻意放进來的,而是硬闯进來的,刚才,他们肯定就已经死于非命。

    那看似普通的海潮之下,厉寒感受到了森严的杀机,下面肯定也埋有一道超强的剑阵,只是平时引而不发,感应不到罢了。

    而且,不止海底之下埋藏了一座恐怖的剑阵,那些看起不起眼,玲珑浮凸的礁石,其实布置之法,亦别有玄妙,估计,也是一座隐形的大阵。

    平常不会显露,但一经触动,只怕就将非同小可,这整座水月潮音洞,都会随即为之震荡起來,爆发出可怖的能量。

    这就是一个宗门的底蕴了。

    伦音海阁作为隐世八宗中,传承数千年的一个宗派,自然有其不为人知的底牌,有这些杀手锏,也是意料中之事。

    引渡之舟继续往前,又经过了一柱香时间之后,终于,两人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了一座沒有外面阔大,但却更显玄奇玲珑的乳白色洞府。

    洞府之底,就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

    寒潭清洌,不见游鱼,但却有一块半人高的多孔奇石,矗立在那里,如同玉石雕成,天工巧铸,半截石基藏于水下,半截迎于水面。

    一个个月白色的孔洞,大者如拳头,小者若针孔,千奇百怪,望之光滑,穿透月光,似乎在吸引天顶上的月华,隐泛奇彩。

    “这怪石,莫非就是,传承有我伦音海阁至高功法,万世潮音功的水月潮音石。那这里,就是到了内洞无疑了。”

    厉寒正自惊叹,蓦然却听到身后,传來一阵“轧轧”的声音,他一回头,就见到,两人之前经过的山缝,已经赫然再次朝中间合拢,而后不过片刻间,就再次严丝合缝,看不出一丝端倪,如同从來沒有出现过。

    呈现在厉寒与应雪情之前的,就是一座只有一座月色奇石,以及头顶隐约打开的一道天井,以及天井之上,透出的月光。

    他们进來的时候,还是白天,但短短不过一二个时辰,这洞穴之中的时间,竟然到了午夜。

    这是自然形成,还是,他们真的经历了大半天时间的流逝,只是感知出现了错误。

    抑或者是,这水月潮音洞的又一奇特之处。

    厉寒不及细问,因为他发现,应雪情自到來这洞穴之后,就沒有再多言,而是直接來到了那水月潮音石的面前,在其侧边的数个莲花形石台之一上坐下,然后闭上眼睛,将一只手按于前面的奇石之上,一动不动,浑身慢慢闪烁起了奇异的青光。

    “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

    厉寒略觉惊异,他可沒有这么高的悟性,不过一想到应雪情曾经來过此地一次,有了经验,也就不以为异。

    而且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一天,也不知道这一天到底是怎样算的,是按这洞府之中的时间來算,还是按外面的时间算。

    如果按洞府之中的时间算,留给他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就算按外面的时间算,留给他们的时间,也不足一天,最多十个时辰左右。

    所以,面对这样的机缘,如何左看右看,浪费时间,才是最大的罪孽。

    想到此,厉寒也就不再计较这周围的环境,学著应雪情的样子,身形一动,整个人就从白木浮舟之上飘身而起,落于应雪情对面的一座石台之上,盘膝坐下,同样伸出一只手去,按在面前的水月玲珑石之上,一动不动,闭目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