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幻神典》
    紫红色的烈焰,形如火墙,气势炽烈,势可焚天。

    就在冷幻露出一丝意外的瞬间,厉寒双手一拉,场景再变。

    又一道火墙,自左而右,从地面升起,向两边张开,然后汇聚于第一道的左侧,形如一道火网。

    随即,就是第三道,第四道。

    四面火墙,呈东西南北,如同一个牢笼,置身其间,即使被厉寒刻意控制,冷幻也能感觉到那股恐怖的灼热。

    显然,如果任由它发展,此时,两人就不是置身一片火网之间,而是直接被其吞噬,变成灰烬了。

    “神火罗网,三大高阶幻技最后一式,威力巨大。不错,沒想到你居然将其学会,看來真是不亏是我看重了你。”

    冷幻微微一笑,不掩饰地赞扬道。

    显然,虽然将三大高阶幻技交给了厉寒,但其实她并沒有指望在这短短一两年之内,厉寒将其学会,最多作个参考,提前认识认识而已。

    沒想到,等他回來,居然真的将其中一式学会。

    这已经大出冷幻意料之外了,所以她也不由赞叹,并不吝啬褒赏。

    “只是如此么……”

    厉寒微微一笑,却猛然一招手,撤回火墙,随即,在他脚下,出现一层土黄色的泥流。

    这泥流不断变化,最后,化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囚笼,将两人罩在其中。

    随著厉寒手一挥,这个土黄囚笼又不住急剧缩小,最后缩小为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呈四四方方的正方形,如同一个小孩的玩具,被厉寒托在掌心,不断旋转。

    “这是,土神囚笼,你居然将这第一式也学会了。短短一两年,就学会其中两式高阶幻技,看來我还是小看你了,这速度,便连我当初也是略有不如……”

    “师傅,莫急,还有呢,”

    “还有,”

    冷幻诧异地瞪大了眸子,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著厉寒道:“你不会是说……你连……你连三大高阶幻技中,最难学,攻击力最巨大的那一招,水光切割球,也学会了吧。”

    “正是如此,师傅请看,,”

    厉寒得意一笑,说完手一张,掌心中的土黄色囚笼就猛然化为一团黄烟消散。

    随即,他左指间,猛然一旋。

    一股淡蓝冰冷的气流,倏然出现,然后猛然凝聚成形,成后凭空冷凝,化为一个滴小水滴。

    淡蓝色的小水滴出现之后,四周的空气倏然下降起來,温度一时剧变。

    即使是冷幻这等修为的人,眉间眼上,也不由结上了一层细细的白霜。

    不过她都修为惊人,表面上的这点气侯变化,自然不被她放在眼内,目光仍是紧紧地盯著厉寒的手掌指尖。

    只见厉寒的指尖,随著四周的空气下降,无数细薄水雾,随即凝附在厉寒的指尖水滴之上,并迅速涨大。

    而后,在千分之一个瞬间,厉寒的指间已经完全被一层寒雾笼罩。

    “起。”

    随著厉寒一声轻喝,瞬间所有寒雾凝水,化为一团巨大的晶蓝色水球,在厉寒的指尖,不断旋转,散发出可怖的罡风之力。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水球,却被厉寒利用道力凝束在一起,形成了高速旋转的一个巨大水球。

    “去。”

    一声轻响,厉寒轻轻一推,在他面前早就抛开的一块铁板上一冲而过。

    无声无息。

    那块巨大的铁板,直接被切割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孔洞,而后,未免伤及到师傅居处之中的物品,厉寒这才急忙将其散开,而后一脸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师傅。

    冷幻怔了一怔,这次是真的怔了。

    其实之前,在厉寒使用第一式神火罗网的时候,她虽然惊讶,但其实并不觉得有多难得。

    因为,高阶幻技虽然难学,但厉寒如今已经是气穴中期弟子,而且在仙妖战场上又收获颇丰,要说这样的一人,一招都学不会,那也太沒用了。

    但她还是称赞了,因为,她认为,到此为止。

    可是厉寒给了她两次惊喜。

    第二次,是土神囚笼的出现;而最大的惊喜,则是厉寒居然也练成了三大高阶幻技中的最强一式,水光切割球。

    早在厉寒走之前,冷幻对他有过期望,也就是能学成一式归來的样子,就算不错。

    两式,就算超标;而三式,这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意外了。当初,她还怕他贪多嚼不烂,所以沒把剩下的给他,只给他摘抄了这三招呢。

    现在看來,后续的部份,也可以全部交给他了,既然他机缘如此厚重,不趁这等机会,多学几式,以后只怕反而难了。

    机缘这种东西,摸也摸不著,说也说不准。

    不过反正,今天,她对厉寒的考验,厉寒是通过了,而且是以绝对的高分,完美通过。

    在冷幻心中,厉寒真正不再是一个孩子,不是一个需要她包庇的对象,而是渐渐成长起來,甚至,慢慢朝她平齐。

    也许,真的有一天,他能够超越自己,站在巅峰,然后回过头來,自己反而需要在下方,仰望他的存在吧……

    人生就如此,充满意外,但也正因如此,才让人觉得精彩无限。

    沒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

    重新坐下,冷幻伸手从自己的储物道界中一阵摸索,最终珍而重之的,捧出一本有些古黄色的古籍。

    “幻神典。”

    看著书籍之上那三个如同刀剑一般的奇特大字,厉寒一阵错愕,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冷幻将书递给他,开口说道:“此为我幻灭峰真正的幻术本源,《幻神典》。”

    “也就是说,此本书记载了我幻灭峰从诞生开始,所有出现过的初阶幻技,中阶幻技,高阶幻技,再到顶阶幻技等等,一切技能,可称我幻灭峰的传承之宝。”

    “你曾经学过的那些幻术基础,三大高阶幻技,都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份,不值一提。”

    “今日,我正式将此部秘笈传授于你,希望你能好好待它,将幻神典之中的众多高阶幻技,甚至几种已经只属于传说的顶阶幻技,全部学会,发扬光大。将來,继承我幻灭峰,让其重归昔日的辉煌。”

    “师傅累了,有些东西,虽然承担著,却不想去做,所以才导致我幻灭峰如此败落,这是师傅的不是,希望在你的身上,能得改观。”

    “如此,也不枉我们师徒一场,你也算替我完成一个积年的心愿。或许,我便能从此卸下这身重责,去四下走一走,了结昔年的一件旧事了。”

    “旧事,”

    厉寒一听,瞬间脑海中一紧,立即想到了墙上的那柄铁剑。

    不过,看冷幻的表情,他不敢多问,只是更加下定了决心,要早日学会万世潮音功,然后与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一起下江左,查一查当年那个人的秘密。

    再看向冷幻手中那本古朴陈旧的典籍时,厉寒的心,顿时沉重起來,急忙推辞:

    “这怎么可以,这是我幻灭峰的传承之典,理应由师傅保管,如果要教我哪项秘术,只需口耳相传即可,为何要将我们的传承之典,交给弟子。”

    “如果一个不慎失落,那弟子可是万死莫孰之罪。”

    冷幻脸色一沉:“交给你你就拿著。反正我就你这一个弟子,不管现在还是将來,终归都是要交给你的,既然你能提前将三大高阶幻诀一一学会,这幻神典交你包管,想必你也不会令我失望。”

    “好了,你师回來,知道你事忙,就先退下去吧,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再上來找我。为师最近正在参悟另外一式顶阶幻技,可能会很少出门,你自行敲门进入即可。”

    “是,师傅。”

    见冷幻发怒,厉寒不敢再辞,只得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本古黄之书,然而,托在手中时,却只觉如万斤之重,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來。

    他自然明白这本书的珍贵,但正因知道,所以他才更加拘束,总觉得师傅现在就将这等重要的东西传给自己,是有些不祥之兆。

    不过不管如何,他还是将其接了过來,小心翼翼收入储物道戒中,正要转身离开,猛然一顿,想起了什么,又一转身抽出一只细长的银盒,递给上首的冷幻:“师傅,这是弟子一次偶然所得之物,送给你,作为弟子教敬师傅的礼物。”

    “这是什么,”

    冷幻本來板著个脸,正要驱遂厉寒出去,却陡然见到他拿出一个银盒递过來,顿时便不由一怔,呵斥的话回到了嘴中。

    她本待不接,不过鬼使神差,看著银盒之上,精致的缕空花纹,有若雪兰,顿时心下一动,取了过來,看了厉寒一眼,方才将其打开。

    银盒之中,一枚细长,凤形银钗,静静躺著,闪耀著万千星光。

    凤钗之顶,垂下三道银链,每道银链之端,都是一枚枚细小的梅花,看起來,美伦美奂,精致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