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师徒相见
    一门之隔,一脚似在红尘里,一脚已在红尘外。

    走进其中,厉寒发现,似乎自从自己不在之后,这所广寒殿中,已经久未清理,到处都沾上了不少积尘。

    “难道师傅不在吗,以她平时爱洁的性子,这里即使只她一人,理应也不该如此邋遢才对。”

    厉寒心中焦急,沒有直接回到自己小屋,而是沿著台阶向上行走,脚步匆匆地朝著冷幻平时闭关休息的石室走去。

    杂沓而沉重的脚步音,惊醒了这所广寒殿中久违的沉寂,尘土都随之飞卷起來,仿佛黄蝶飞舞。

    一缕阳光从天头落下,打在这些黄沙之上,一片璀璨迷蒙。

    來到石室近前,厉寒的脚步却不由反而一缓。

    近乡情更怯,刚开始时,是担忧,是急切,是迫不及待……

    但真到了这石室面前,反而有些犹豫,有些担心,有些迟疑……

    不过最终,厉寒还是抬起手,不轻不重地敲响了几下石门。

    “硿硿……”

    空旷而单调的声音,在这广寒殿中升起,不过,却无人应答。

    师傅冷幻的石门,亦未曾自内打开。

    “这……”

    厉寒一低头,这才发现,不止别处,自己师傅冷幻的石门前,也是一堆灰尘,久未清理过的样子,这让他不由陡然心中一沉。

    “怎么回事,是师傅出了什么变故,还是,她在闭关,无暇他顾,”

    怀著不好的猜测,厉寒心头陡然变得沉重了许多,但担忧之下,他敲门之声,反而更急。

    “硿硿……”

    一声声,敲门之声响彻石殿,然而里面却久无回声,就当厉寒心中急切,就欲破门而入的时候,陡然间,他脸色一喜。

    通天彻地铃中,传來一阵久违的波动。

    甚至这丝波动,还有一丝亲切。

    “是师傅……”

    厉寒大喜,急忙退后一步,垂手而立,毕恭毕敬。

    就在此时,在他刚敲完第十二下的时候,终于,“嘎”的一声,久违的石门缓缓开启。

    一袭白衣清尘,飘缈若仙的身影,缓缓从中走出。

    这道白衣人影,看到站在门口的厉寒,先是一怔,随即,身躯不由陡然一颤:“你是,寒儿,你,变了很多,师傅都有点认不出來了,”

    “师傅……”

    厉寒心中,同样是激动而难言。

    一别经年,虽然他与师傅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眼前这人,却是改变了自己一生命运的人。

    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最终无法宁立修道宗门,更不会有今日之成就。

    如果不是她冒著生死大险,去炼龙窟中为自己寻來束气环,当今修道界,也不会有如今一身辉煌,载誉归來的“妖尊”厉寒。

    当年的那个年轻人,已经长大了。

    可是师傅,不管经历多少生死艰熬,时间流逝,却似一点沒变。

    两人相凝良久,却是一时之间,谁都不知道开口说话。

    直到一阵风來,吹动了门口的那道白衣身影,她这才不由一惊,随即微笑道:“看,师傅看呆了,都忘了时间,來,快进來,”

    厉寒“嗯”了一声,随即,跟随师傅身后,走进这间小石屋。

    石屋不大,厉寒以前早就有來过数次,自然十分熟悉,所以一回到这故地,他就忍不住四处一打量。

    打量之后却发现,这里似乎也和他离去之时,沒有什么两样,一切照旧。

    窗台之上,兰花绽放,石壁之上,铁剑横陈。

    正中央的地面,似旧是黑白棋子,摆成古朴图形,天圆地方,雅拙玄妙,似乎内蕴机密。

    一切都沒变。

    变的,只是再回來时人的心境。

    “师傅……”

    一走进其中,厉寒扑通一声给冷幻跪倒,恭恭敬敬,向她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在冷幻的搀伏下站起。

    “你这是做什么,”

    冷幻表情佯怒,却又看不出真切,似真似幻。

    厉寒表情郑重,回答道:“此三头,一为叩谢师傅收留寻宝之恩;二为叩谢师傅传技培养之情;三,则是叩请上苍,保偌师傅一生平安喜乐,不生忧患。”

    “你这小子……”

    冷幻闻言,一向清冷的表情,也不由“嗤”然一笑:“出去了一圈,人变了不少,但想不到你这性子,也随这转变,哪里学來外人的一些油嘴滑舌。”

    厉寒“嘻嘻”一笑道:“我可沒有油嘴滑舌,在别人面前,寒儿自然是不会的。只有在师傅面前,我才依旧是一个孩子。”

    “好了好了,说不过你。为师这些时日,偶有所悟,正在闭关,倒是沒有想到,你正好回來,倒是赶巧。”

    冷幻似解释般地说道。

    随即,又是一喜:“你这一回來,是不是就不用再走了,那仙妖战场,结果如何,我人类大阵,牺牲几分,妖族如今的局面,又是怎样……”

    厉寒一愣,想不到师傅,也会有如此之多的问題。

    不过想到师傅可能是久不跟人接触,所以连这等大事都沒人跟她传迅,这让他心中不由有些黯然,暗自自责,急忙挑重点,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冷幻听完,不由低头,良久方才点头道:“很好,寒儿,沒想到你这些年,你居然经历了这许多事,而且居然曾前往妖族后方担任狩沙行动的一员,并顺利成功,铲除妖祖,这倒是辛苦你了。”

    “仙妖战场既已结束,修道界,总算能迎來一个久违的和平,想必也可以太平几十年了吧。”

    冷幻感叹地说道,随即转头望向厉寒,一脸郑重:“你既已突破气穴,而且回來之后便有机会修炼那镇宗之法,万世潮音功,便努力修炼,不要辜负这番机会。”

    “等将來,你突破气穴后期,巅峰,说不定,甚至有机会,一望你师傅此生都达不到的至高境界,法丹境呢,到时候,说不定师傅也要沾你荣光,为你高兴,与有荣焉……”

    “师傅……”

    听师傅说得郑重,厉寒神色一凛,不敢怠慢,急忙答道:“是,必不负师傅所望。”

    “好了好了,不用如此严肃。”

    冷幻摆了一摆手道:“对了,你如今既然回來,修为又突破了气穴中期,那想必,你的三大高阶幻诀,都修炼的不错了。”

    她神色微笑地望著厉寒,一脸笑意地道:“怎么样,在仙妖战场,你一共学会了几式,施展出來,给为师看看……”

    厉寒闻言,神色顿时一怔,随即,不由莞尔一笑。

    他明白,师傅这是考校他的幻道修为來了。

    只是,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心有忐忑,但现在嘛……

    “那就请师傅看好了,”

    说完,他一脸不怵,猛然一抬手,“呼”,瞬间,在他身畔,就烧起了浓浓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