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阔别的山水,下
    厉寒在此。与冢圣传惊天一战。盅毒发作。跌下幽谷。差点死亡。

    正是因为遇上了牧颜北宫兄妹。救他一命。他才活了下來。

    不过。对厉寒而言。牧颜北宫兄妹。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对于牧颜北宫兄妹。厉寒却也是带领他们走出幽谷。开眼见世界的领路者。

    可以说。两方都受惠良多。

    也正因如此。这个地方。对两方人。都是意义重大。一个是故乡。一个是重生之地。

    最重要的是。厉寒他们还有一个约定。

    “三年之限。老身寿元将近。你们若能赶在那之前回來。并带回那个人的人头。就是母亲最大的安慰。

    “人头……”

    想到此。厉寒默默无语地站在牧颜北宫与牧颜秋雪身后。沒有打扰他们。

    显然。方出幽谷。就遇上仙妖战场这件事。对他们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就是。他们在其中成长,并且成长为如今的一方英才,两人都达到了气穴境,堪堪有行走这个世间之力。

    坏处却是,这仙妖战场,却耽误了他们太多的时间,如今三年时间已过近半,留给他们查探那件惨案真相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要在这个时间之内,搜寻到昔年那个曾被称之为江左第一公子,英才无双的年轻人的消息,更是困难。

    而凭厉寒,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三人的实力,虽然现在皆是实力大涨,但要说正面面对上“那个人”,他们的胜算还是非常渺茫。

    因为,“那个人”,曾经是与现在的伦音海阁大长老,法丹境的‘荒天君’秦天白并列其名的天才强者。

    一君一侯。

    君首,侯魁。

    ……

    灵翼飞舟不停,继续朝著东南方向伦音海阁所在的地方飞去,眨眼就掠过了浮屠镇,浮屠山峰的景色也在他们的眼前慢慢消失不见。

    直到此时,厉寒才不由叹息一声,走上前,向他们二人说道:“好了,勿使伤怀。我们先回宗,略作休息之后,气穴境弟子,都有下山行走的权利,到时,我们就行使这个权利,向宗门要一点职业,齐下江左,探探那个曾经的七侯之首的消息。”

    “啊,厉大哥……”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听到厉寒的声音,这才一惊回过头來,看到是厉寒,两人急忙低下头,悄悄地擦了擦眼角。

    “一年多未见,不知母亲她一个人在幽谷中,过得可好,吃得饱空得暖否。沒有我们的照料,她行动不便,我担心……”

    牧颜秋雪梨花带雨,眼带哀色。

    显然,虽然当初选择了外出,也并不后悔这个决定,但此时,再经过浮屠峰上空时,却不能回谷看看,让她们心中也一阵不好受。

    “放弃吧,牧颜老夫人是大智慧之人,她一定有所准备,肯定能自己解决的,你们不要忧心……”

    厉寒拍了拍牧颜秋雪的肩膀,劝慰道:“而且,只要我们早一日查出那个人的消息,查明你们家族那件惨案真的是他所为,那不管如何,我们绝不会放过他,即使借用宗门之力,也要他身败名裂。”

    “到时候,我们就提著他的人头,到你们母亲面前,让她得以宽怀,说不定,心结一清之下,还能恢复过來,有重生之机呢。”

    “谢谢厉大哥。”

    虽然之前从來沒出过幽谷,不清楚“那个人”昔年的身份地位,所以无忧无惧。

    但是,当他们來到这仙妖战场,渐渐接触了很多的人事之后,自然知道昔年的七侯之首是何等的可怕。

    那等人物,已经隐隐成为传奇,成为故事了。

    像秦天白,赤无烟,卓超群等人,很多人,的确已经像神龙隐凤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成为传说中的存在了。

    新一代的青年弟子榜,都即将揭晚,到时候,又是一个新的时代到临。

    但在新的一页还沒有翻开之时,不管是五君之首,还是七侯之首,都是青年一辈弟子中,最需要敬畏的人物。

    想要查明这样一个人的行踪,甚至他昔年做过的恶事,并将其公布,使其身败名裂,并顺利将其除去,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更不要说,据说,他的身后,还站著昔年的江左第一世家,衣家。

    衣家富甲天下,传承至少有千百年,一直以來在江左屹立不倒,根深蒂固。

    他们的势力,在江左一地,甚至超过了八宗对那片地域的管辖力,可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土霸王,土皇帝。

    就是八宗高层到了那等地方,也要看他们一个薄面,更不要说,只是厉寒等,这样的三位小小三代弟子了。

    所以,想要做成这件事,并不容易。

    不过,厉寒目光艰定。

    他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也许,“那个人”,与自己的师傅还有点关系,所以,这桩埋藏了数十年的隐秘,自己一定要亲手翻手,不使师傅蒙在鼓里。

    而且,真到了迫不得已的当口,那也只有……

    想到此,厉寒双目中,厉寒一闪即逝。

    ……

    “好了,多说无益,我们先回宗,略作休整,并特我学得万世潮音功第一卷之后,两个月后,我们就申请外调,行走江左,暗中调查那件事情。”

    “嗯。”

    知道此时也是多想无益,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自然是唯厉寒马首是瞻,急忙点头。

    “回舱吧,努力修炼,再过不久,我们就能回到伦音海阁的总部了。那里,可是你们都未曾去过的仙山秀水呢,到时候,我一定要带你们好好看一看。”

    “好,谢谢厉大哥。”

    点了点头,厉寒,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三人分别回到各自舱室中,沒有浪费时间,争风夺秒,修炼起來。

    不止是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厉寒也明白,只有努力修炼,甚至至少要自己提升到气穴后期之境,否则,根本沒有与那个人抗衡一下的实力,哪怕他现在已有诸多底牌。

    那那等人物,早已超越了普通气穴,虽然依旧未能突破法丹,但说他略具有了一点法丹的雏形,厉寒一点也不意外。

    如果是现在这个修为,就去与那等境界的人交手,哪怕三人联手,只怕走不出十招,绝对是三人身死的局面。

    所以,他们仍不能放松,感觉时间十分紧迫,即使仙妖战场之事已经结局,可是,这桩事情,却可能比仙妖战场,更考验他们的能力。

    江左,望族,衣家,第一公子。

    ‘烈日侯’,衣南裘。

    据说,那曾经是一个如同太阳一般,光芒万丈,让人睁不开眼睛的人物。

    其幼年时,甚至比现在的秦天白,还要让人瞩目,只一出世,就有龙飞凤舞,紫气升腾,而且正逢红日东升之时,所以,到他后來成名,成就五君七侯之一,甚至是七侯之首的威名时,才被人冠之为‘烈日侯’。

    烈日侯。

    ……

    随后的时间,厉寒等很少出舱,再经过近半个月时间的飞驰之后,终于,这一日,灵翼飞舟,飞到了一片熟悉的山水。

    那里,有一座高入云天的巨峰,山峰之上,无穷云雾,云卷云舒,仿佛一片片飞絮。

    山峰之下,自山顶一路延伸,直到山足,有一道整体由云雾组成的莹白阶梯,仿佛实质。

    然而越往上,这白雾阶梯却越是虚淡,仿佛似乎随时有可能崩毁断裂。

    天道山峰。

    伦音海阁。

    我们终于回來了。

    这一刻,整个灵翼飞舟上,响起了久违的欢呼,所有人一起走出舱门,來到船头,遥望底下这般熟悉的山水,热泪盈眶。

    离别经年,有些人已经永远无法再看到这片山水,而他们,却有幸,回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