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阔别的山水,中
    震魂功法,如同一片深海,一下子就吸引了厉寒。

    这门功法,十分特殊,讲求以特有的精神震荡之术,來磨练神魂,洗涤神识,最终达到修为提升,境界突破的效果。

    可以说,这门功法,十分强大,作用显著。

    只是相对应的是,其修炼过程之痛苦,修炼方法之艰难,亦是天下功法之最之一。

    不过,只有有用,厉寒就不的艰苦。

    他的资质本已极差,如果沒有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坚持,又岂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所以,整整半个多月左右的时间,厉寒除了修炼青气燃魂诀,大部份的时间,就是一心扑在这本震魂秘法之上。

    青气燃魂诀一共分为:普通燃魂,极限燃魂,和生命燃魂三重大的境界。

    普通燃魂,就是以燃烧自己精神识海中,三分之一精神力为代价,短时间内提升战力。

    大致情况下,普通燃魂约可以提升自己三分之一左右的战力,让你面对同境界,或者稍高一线的对手时,可以从容取胜,或者短暂时间内的以一敌二。

    而极限燃魂,则是一瞬间将自己精神识海中,所有精神力全问燃烧,这样爆发出的战力,将极为强大,有可能是正常情况下的一倍之巨。

    不过,如此做,后遗症也很大,精神识海中,精神空虚,一个不好,就会落下永远难以痊愈的病症。

    至于最后的生命燃魂,那是不到万不得已,生死两难之际,最好不用的禁忌之招。

    因为,生命燃魂,那是比极限燃魂更可怕,后遗症更惨重百倍的死招。

    一旦宿主启动生命燃魂,那将直接燃烧自己的生命,五十年寿命,才能发动一次,所以,这种招式,在青气燃魂诀中,又被称之为禁招。

    前面两重境界,也是禁招,但后遗症还要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只要不常用妄用,还是能恢复过來的。

    而这生命燃魂,就真的是直接燃烧生命。想想一个普通人一生,也就百几十年寿命,估计最多就用一次这种极招。

    就算是修道之人,气穴境界,约有一百五十年左右寿命,但那也挥奢不了几次。

    就像厉寒,即使他现在寿元还很年轻,但他一生,最多也就使用两到三次这种极限禁术,就将寿命燃尽,死于非命。

    不过,禁招自然有禁招的好处,那就是,这种级别,将直接将宿主的战力一瞬间提升到三倍之巨。

    那时,别说越阶对敌,就是厉寒现在面对上一位半步法丹,都能正面抗衡,甚至击退了。

    只是,这样做,代价太大。

    想想一株只能延寿十几二十年的千叶长生花,都能被拍出四五百万仙功,一次禁招,就直接燃烧了五十年的寿命,那岂不是相当于百,甚至上千万仙功。

    如斯代价,沒有几个人承担得起。

    毕竟,生命,是每个人,最可贵的东西。

    别人都能为了一年,几年的生命而发狂。

    又有多少人,愿意一下子舍去自己近半生的岁月,去发动这一禁招。

    不过,如果真到了那种关头,估计也顾不得了。

    这也是厉寒,愿意花如此偌大代价,拍下这部青气燃魂诀的原因。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即使直接身死,他也心甘情愿。

    ……

    当然,青气燃魂诀共分三大境界,却也并不表明,厉寒直接就能将三大境界用出來的。

    他目前,最多只是接触到第一重境界的门槛,想要彻底掌握,至少还需要三五天左右的时间。

    而想要接触,甚至到熟悉地使用极限燃魂,生命燃魂,沒有一两月,甚至三五月,那是休想。

    不过厉寒也不著急,即使只是第一重境界的普通燃魂,也能让他在对敌时,有一重很大的自保手段了。

    以他如今的修为,气穴中期巅峰,气穴后期之下,几乎是无敌手了。

    即使是气穴后期,也只有寥寥数人,可堪与他一比。

    若再使用了这青气燃魂诀的第一重境界,普通燃魂,他应该可以跟一般的气穴巅峰强者抗衡一段时间了。

    如果时机巧妙,战术运用得当,将其击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极限燃魂,那就等他突破了气穴后期,或者先回了宗再说吧……

    ……

    除了青气燃魂诀,震魂功法也有数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是水纹震荡级,第二重,是波浪震荡级,第三重,则是江潮震荡级,至于最后一重,那是海啸震荡级。

    四重境界,一重比一重可怕,也更加难以修炼。

    厉寒目前,试验了那么多次,也只勉强,可以将精神力,按照湖水的波纹模样,震荡两到三次,就会力竭。

    而一旦修炼过后,他就会发现,精神疲惫不堪,脑海如针扎刺痛,浑身难受,感觉要死去活來一样。

    不过,一旦恢复过來,厉寒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的确变得纯粹了许多,似乎经过这样一震荡,小幅度的去除了杂质,提升了纯净,而且,也变得强大,坚韧了许多。

    相信,随著厉寒的不断修炼,进步,这种提升,还会更加显著,更加有效。

    这让厉寒,不禁对这两门功法,更为期待起來。

    如今尚只是初入门阶段,一旦达到小成,大成,那时的厉寒,想必,就是对上法丹,纵使不敌,但是过上一两招,保持不败,应该还是可以的。

    当然,这只是指初晋升的法丹。

    如果是那些老牌的法丹强者,不管厉寒有多少绝招,底牌,估计还是一招而灭,这,就是质的差距。

    毕竟,气穴和法丹之间,就是天壤之别,很难用外物或某种功法,來追平差距。

    除非,有朝一日,厉寒也晋阶法丹才行。

    不过,对于这种妄想,厉寒也只当是奢望,目前还是一步一步,先提升到气穴巅峰,半步法丹,有一丝接触法丹瓶颈的机会再说。

    不然,以他现在的境界,就想仰望法丹,那只是一个笑话。

    ……

    这一天,厉寒修炼到瓶颈,忽有所感,走出船舱,來到船头。

    却发现,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也站在船首,迎著烈烈罡风,目光痴痴地望著下方的山谷,久久不言,即使厉寒到了他们身后,也一无所觉。

    按正常情况,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别说一个人走近身后数丈,就是十丈百丈,都应该早有警觉。

    然而,厉寒却沒怪他们。

    因为,目光下瞥,厉寒猛然一震,眼睛也不由变得有些迷乱起來。

    是浮屠山。

    原來,竟是飞舟经过此地。

    浮屠山,浮屠幽谷,想到此,厉寒的心中,一瞬间掠过千回百影,脑海中也不由复杂起來。

    沒有错,经过近半个月时间左右的长途飞行之后,这艘载满伦音海阁弟子的灵翼飞舟,终于飞回到了真龙王朝与紫魂王朝边境,第一重镇,浮屠镇。

    而厉寒他们望到的,脚下那一座十分雄浑巨大的血红色山峰,正是厉寒与牧颜北宫他们相遇,对三人都是意义重大,甚至堪称一生之转折处的浮屠幽峰。

    而峰峦之下,漆黑一片,迷雾漫漫,赫然正是浮屠幽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