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回宗
    沒有再见到邪无殇,玲浮屠,万璇纱等人,因为厉寒几人,已经提前离开了。

    有点小小的遗憾,此次一别,不知何时能再相见。

    当初一同远行妖区的十余人,其中已经近半,终生不能再见了。

    剩下的一小半人,也各自回归宗门,从此天涯一方了。

    当然,江湖路远,只要有缘,总会有再见之机。

    只是,想向当初那般八人重聚,却只怕是,再难有这个机会了。

    不过,厉寒并不后悔。

    有相聚,就会有别离。

    人这一生,就是在不断的相逢,离别,重逢,再离别之中度过……很少有人能一生陪伴你走到终老。

    厉寒不奢望那样的久伴,只要在相逢之时,有过欢声笑语,那就足够。

    有此难忘的经历,想必,也是八人在日后的生活中,在各自的宗门世界里,各自前进的一份动力。

    ……

    回到伦音阙之中的厉寒,找了一间密室,静静盘坐起來。

    灵翼飞舟需要明天才到,他们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这可能也是厉寒等人,在这万妖城中,待的最后一晚上。

    随后,他们不会回伦音海阁驻地妖八区,而是直接回归真龙大陆,伦音海阁总部。

    因为随著妖族的溃散,退去,原來的所谓妖一、妖二……妖八等区,再无存在的必要了。

    厉寒等人,反而是最晚撤退的一批,因为更多的人,已经提前随著各自宗门的运输船,回到了自己宗内。

    盘膝静坐的厉寒,手一招,面前就出现了一大堆的物品。

    这正是他此次在换宝会上的一切所获。

    中品名器‘无垢心剑’一柄,取代了他原來的伪名器风雷轻剑,位列中品极等,有可能让人领悟无上剑道。

    有此名剑在手,厉寒的剑招威力立即暴增数倍。

    最重要的,反而是其能让人领悟剑道之能,虽然机会渺茫,但终归是机会。

    高品灵珍,‘寒水真精’一枚,能让厉寒修炼出师傅冷幻交付的三大高阶幻诀最后一诀的重要物品,价值百万。

    爆发秘技,《青气燃魂诀》一部。

    有此功法,厉寒的《暴元烈血诀》,终于可以寿终正寝,光荣地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走入退休的行列了。

    等厉寒将暴元烈血诀的运行线路,改换成了青气燃魂诀的运行路线,将來面对大敌或生死两难之际,他就有了这一个不得不说十分出色的杀手锏。

    特殊秘宝,水月连心球,可以让厉寒有一次领悟水之心境的机会,厉寒在回到宗门,开始学习镇宗功法,《万世潮音功》时,就可以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传说级灵丹,小气穴丹一颗,不过已经被厉寒服用,让其气穴,一举从原來的中四品,提升到了现在的中六品,实力大涨。

    这些东西都十分重要,将來,必成厉寒最大的助力。

    随后,就是几样十分零碎的物品了。

    在淘宝会上淘到的高品铸魂材料之一,紫玄异晶两颗;一枚淡绿色,表面黯淡无光的玉牌,通心灵玉;以及一朵罕见的天血花。

    这三样物品中,紫玄异晶,通心灵玉,都是涉及灵魂,心识等方面的奇物,天血花,却可以直接服用,改善血脉资质,也是一件不错的灵物。

    除了这些之物,其实还有一件物品,便是那件下品名器,赤鸾短剑,不过被厉寒随手送给了牧颜秋雪。

    反正他也用不上,就当做个顺水人情。

    至此,厉寒这一趟换宝会之行,虽说消耗了几百万仙功,损失了不少东西,但所得的收获,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可称得上是盆满钵满,满载而归。

    值得了。

    接下來,就是静等明日,待灵翼飞舟赶到,与牧颜秋雪,牧颜北宫等一起回宗,参悟镇宗功法,万世潮音功的时候了。

    另外,趁此闲暇,除了继续服用天一聚元丹,提纯精炼修炼自己的道气,为突破气穴后期,和即将要修炼的万世潮音功作准备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赶紧将那青气燃魂诀学会,和吞服寒水真精,修炼成三大高阶幻技其中攻击最强的一式,水光切割球了。

    这三样,都是急切不來的,所以,一切慢慢來就行,厉寒也不急。

    掏出怀中的震魂功法,继续看了几眼,依旧是一片模糊之后,厉寒就将其放下。

    然后,捡起地面上的那本《青气燃魂诀》,慢慢地看了起來,一个时辰之后,就将里面所记载的所有功行路线,运气秘诀,全部记在心中。

    手一扬,掌心中出现一团紫幽之火,厉寒将青气燃魂诀凑到其前,慢慢烧毁,心中却叹了一口气。

    这等功法,自然珍重非常,若说卖给旁人,肯定大赚一笔。

    但是,这等保命秘诀,却又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不可能有卖出去赚钱的想法,既然自己已经学会,免得來日意外,还是趁早毁去的为好。

    烧毁了《青气燃魂诀》的修炼功法之后,厉寒再吞服下一枚天一聚元丹,默默打坐起來,道气一圈一圈在他体内流传。

    在他身上,暗红近紫的光芒不断闪烁,这是大日炎身修炼到极致之时的形状,估计,等他修炼万世潮音功时,一切就可水到渠成。

    厉寒如今体内,所积蓄贮存的道气,实在雄浑得不可思议,估计,等他万世潮音功略有小成,突破气穴后期,便只是指日之事。

    而这,对厉寒,自然是一个意外之喜。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整个伦音阙中,便钟声大作。

    厉寒心头一震,从闭关修炼中惊醒过來,手一招,无垢心剑便落入他手中。

    而后,他收拾起地面上的东西,推门而出。

    一出门,就看到了繁杂而忙碌的众人群,一名名伦音海阁的执事,弟子,在护送著一些辎重,朝灵翼飞舟上搬。

    连仙妖战场都不存在了,这伦音海阁设在万妖城的分部,也就沒有什么作用了,这次在战场之上收获的物资,还有从宗门运來,如今沒有用上,或者用有剩余的一切物品,都要随著厉寒他们一起,运送回宗。

    看到这一幕,厉寒知道,回宗的时刻到了。

    他沒有上前帮忙,因为他也知道他帮不上什么忙,这都是普通弟子杂役执事的事,他如今,在别的伦音海阁弟子眼中,也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顶峰弟子,曾经参予过狩沙行动的传奇人物之一。

    虽然他自然可能还不知道,但他隐隐已经成为了伦音海阁,新一代年轻人中,和应雪情并称的第二大天骄了。

    而这,或许是他沒有想到的。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收获。

    “妖尊”厉寒之名,如今已经响彻整个真龙大陆。

    附带著,所有参加过狩沙行动的十八人,不管是生还著的,还是已经死去的,都已成为了一时的传奇。

    ……

    晨光照來,沐浴在厉寒身上,铺上了一层金光。

    他独自遥望远处,沒有弟子敢靠近,就在此时,应雪情,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也都听到了钟声,知道是召集时间已到,也全推门而出。

    看到厉寒,这些人一起围了过來。

    他们可沒旁人那种顾忌,早已相熟,相视谈笑过一番之后,厉寒从他们口中,也得知了昨日,竞拍会最后,果然爆发了一场小的动乱。

    不过,并沒有如厉寒一样想得严重的是,最后一位法丹境强者出现,以四百万仙功,无可置疑地拍卖下了那株千叶长生花。

    看到一位法丹出手,满场中人,虽然再不甘,再不愿,但却一个个噤若寒蝉,无人敢抢,无人能再出价。

    他一出口,众声寂然。

    沒有人想到,天字三阁中,最后一阁,竟然真的坐了一位法丹境强者,而他,居然也看得上这种等级的拍卖会,实在吓掉一地人的下巴。

    不过,这总是一件好事。

    一位法丹出手,压下了差点激发的巨大的冲突,令本已元气大伤的修道界,沒有因此花,而再起波澜,厉寒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这株延寿灵花,落到一位法丹手里,总比落在别人手里要强一些。

    毕竟,每一位法丹的存在,都是镇压真龙大陆气运的存在,轻易损失不得。

    他们能多延寿几十年,真龙大陆便多几十年的泰然安康,厉寒自然欢喜。

    刚刚经历过战乱,惨痛的人们,需要这样的平安,和平,來过度伤痛,和恢复生机。

    “准备登舟了,”

    一声招呼,所有物资,已经被运送完毕,一位位伦音海阁弟子,鱼贯朝著灵翼飞舟之上行去,就在这时,厉寒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厉师兄……”

    “厉寒,”

    厉寒回头,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影,朝他走來,一个灰白头发的灰衣青年,一个黄衣胖子。

    厉寒顿时满脸喜色。

    这喜悦,是发自内心,得见故人的欢喜。

    “唐白手,陈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