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倾家荡产(下)
    厉寒身上原本的仙功,一共是八十多万。

    但在购买天一聚元丹,兑换名器无垢心剑,以及参与水晶竞宝,又花去十万之后,其实已经所剩不多,只有四十來万。

    这四十來万,加上他中间休息时间,出售的那一部份物品,如镇魔石,玄魔玉竹,血翼镇魂箭,两界花,三尾雷鳗材料,等等等等……一共又收获了两百多万仙功。

    总数就是三百零五万。

    不过,这三百零五万,厉寒又连续购买了两件物品。

    这两件物品,分别就是上半场的特殊秘宝,水月连心球,以及上古秘法,爆法灵诀《青气燃魂诀》,分别又花去了三十七万和七十七万。

    因为他拥有七星宝卡的原因,这两件物品,他可以以拍卖价九折的条件购买下來。

    所以最终花去的,只有一百零二万六千。

    厉寒最终剩下的,也不过就是两百零二万四千,已经快到头了。

    哪怕他等下竞拍下这粒小气穴丹时,亦只需要以九折的条件支付,但他身上剩余的仙功,亦不过相当于能报价两百二十五万左右。

    再超过,就沒有办法了。

    可厉寒明白,连第一件压轴拍品流度玄梭,都拍到了两百二十万,而且还是以压价的形式拍下,这件小气穴丹,绝对不是两百二三十万就可以同样拍下來的。

    厉寒身上的仙功,还远远达不到购买这粒小气穴丹的条件。

    ……

    所以,为了确保万一,厉寒又叫过身边的那名紫衣少女,低声对她耳语了几句。

    紫衣少女闻言,目露喜色,点了点头,恭敬离去。

    不片刻,她即返回,不止自己,身后还跟了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

    “听紫绮说,这位公子,有物品要抵押给我换宝会,”

    白须白发老者一进來,就微笑说道,似是预料到厉寒会兑换出去什么物品。

    果然。

    厉寒一挥手,面前玉桌之上,就再次多了一大堆的漆黑圆石和十來株晶莹紫竹。

    “这是镇魔石和玄魔玉竹,之前我已经上交贵宝会竞拍了一部份,这最后一部份,我想请贵宝会给我一次开个价。”

    因为临时竞拍会已经结可,厉寒虽然还遗留下了一半的镇魔石和玄魔玉竹,可并无法再开一次拍卖会,所以价格肯定到不了那么高。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看到这些东西的价值,相信换宝会也不会给出一个太坑爹的价格。

    果然。

    白须白发老者只是笑眯眯地摸了下那些东西数下,便放下手,重新站起身,点头道:“的确是蕴含有浓厚天地玄魔之气的镇魔石和玄魔玉竹,品级和先面公子拿出來竞拍的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公子真要将这些全部直接售出给我换宝会,”

    白须白发老者面露异色,客气地指点道:“如果公子愿再等上一段时间,等我们回到真龙大陆,举行下一场换宝大会,也许公子的这批东西,价格将要上浮一两成。”

    “我等不及了,开始吧。”

    厉寒挥了挥手,神色不见丝毫犹豫地道。

    “好吧。”

    白须白发老者见状,也就不再多劝,仔细数了一下,这才斟酌著开口道:“公子这次拿出的上品镇魔石,一共一百二十颗,也就是合之前拍卖时的两批次。”

    见厉寒点了点头,他这才又继续说道:“之前的临时竞拍会上,公子的镇魔石,每一批拍出的价格,以二十五万,到三十二万不等,但是,我们取个中间价,二十八万。”

    “扣除掉一成的佣金,公子可得二十五万左右。”

    厉寒继续点头。

    白须白发老者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作个主,二十四万一批,给公子收下,不知公子可有异议,”

    闻言,厉寒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

    二十四万虽然比之前拍卖略低了些,但其实也沒低多少,一批次最多也就亏个一两万仙功。

    但这不是竞拍,而是直接售卖给换宝会,价格肯定到不了之前拍卖的价格,低上一两万也是应有之义。

    见厉寒同意,白须白发老者也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即满面笑容。

    这批东西一收下,他这个鉴定师,自然也有不少好处,之前他还担心厉寒嫌价格低了,现在看來,他多想了。

    而且,换宝会给的价格,的确也比较公道。

    沒有意外,最后的玄魔玉竹,亦是以这样的方式,卖了出去,厉寒一共拿出十八棵玄魔玉竹,同样是作为两批次,一批二十二万仙功,一共就是四十四万。

    加上镇魔石,厉寒身上的仙功达到了两百九十四万左右。

    至此,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挥手斥退了那名换宝会的鉴定老者。

    如果沒出什么意外,这颗小气穴丹,将再也难以从他的怀中飞走了。

    之后的竞拍,小气穴丹的价格还在不断上涨,但出价的人,始终只维持在厉寒,那名小家族老祖,紫衣年轻人,以及那名银裳老妇四人之间。

    沒有出乎厉寒的所料。

    第一个退出竞拍的,果然是那名小家族之主,在这颗小气穴丹的价格,突破两百四十五万之后,他就放弃了竞拍,一股懊丧地叹了一口气,躺回座位之中。

    只是短短片刻,他额头上,居然多出了一大片的冷汗,如珠帘细密分布,直到此时不甘不愿放弃,终于有空擦一下额头。

    显示著刚才的竞拍,到底是如何紧张,和触目惊心。

    直到不支退出,对他或许反是一种解脱。

    第二个退出,是那名银裳老妇。

    替别人买东西,总不如替自己买东西下大气力。

    也许这颗小气穴丹她也可以服用,但是她如今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年纪,就算她地位再高,身份再尊贵,也不值得了。

    而替别人,到了两百五十多万,已经到了她的底限,也由此足可见她对她那位后人的宠爱。

    不过再宠爱也有极限,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只是放弃之前,她还是有些不甘,恨恨地瞪了紫衣青年和厉寒所在地天字兰花号雅阁一眼,最终沉默了。

    最后一个放弃的,就是那名紫衣青年。

    厉寒不知道这名紫衣青年的身份,以为他会是第二位放弃的,沒想到,他坚持的居然比那名看起來就身份不俗的银裳老妇还久。

    最终,就是被他追击到了两百七十万,厉寒才拿下來。

    而看那紫衣青年的样子,似乎依旧不到他的极限,只是不愿意再跟厉寒拗下去了,这才停止。

    而厉寒,看到价格上升到两百七十多万,也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额头冒汗,直到那名紫衣青年宣布退出,他才不由松了一口气,紧握的手松驰了下來。

    说起來,两百七十万,这个价格,已经略有些超过小气穴丹的极限价格了,如果紫衣青年再追下去,厉寒不知道,三百万打不打得住。

    如果实在打不住,厉寒或许可以再售卖镇魔石和玄魔玉竹,但真为了一颗小气穴丹,那就太不值了。

    所幸,他终于在自己的极限心理价位之前,停住了脚步。

    不管这名紫衣青年是什么身份,反正最终,在一番激烈的竞夺之后,厉寒终于成功拍卖到了这枚小气穴丹的所有权。

    在那名蓝袍少女将他拍卖到的气穴丹送到他所在的雅阁,他划过去两百四十三万仙功之后,也不由得终于身心一轻。

    沒有犹豫,直接打玉木盒,将里面一颗龙眼大小,暗红色,散发香气的方形大丹,直接一口纳入腹中,然后闭目打坐起來。

    迟则生变。

    为了竞拍下这颗小气穴丹,厉寒也几乎是倾家荡产了,身上不用的物品,甚至这一次收获的大批镇魔石玄魔玉竹,除了留下小部份,几乎售卖一空。

    第三件压轴物品,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沒有兴趣去竞拍了,就算有兴趣,也沒有这个财力。

    所以与其烦恼,不知干脆就不知晓。

    而且小气穴丹这等东西,终究太过珍贵,留在身上,不如直接服下,断了别人的念想的好。

    果然,小气穴丹一入口,瞬间化为一团火红的热流,然后顺著津液,瞬间流入厉寒丹田气海部位。

    最终,这团火流,包裹住了厉寒的白龙气穴,不断融合,扩散了进去。

    在四周的紫袍少女,应雪情,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紧张的注视之下,厉寒面色忽青忽红,如受火烧一般,身躯也摇摇晃晃,如同坐立不稳。

    大约一盏茶时分后。

    身躯颤抖不停的厉寒,终于静止住了,但脸色却苍白如金纸,睁开眼睛,忽然忍耐不住,“哇”的一声,仰面吐出一口鲜血來。

    但吐出口中的鲜血之后,厉寒身上的气息,却陡然一扩即收,仿佛大海晕开的涟漪。

    那一瞬,整个竞拍会所有人,全都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势。

    厉寒脸上,露出了喜色。

    气穴六品,终于成功了。

    小气穴丹,果然名不虚传,而且一次就是提升两阶,达到了这颗小气穴丹药力的极限。

    只是,现在这个气穴应该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

    因为此时,他的丹田气海之内,自吞服了这颗小气穴丹之后,赫然已经大变样,成为了一片暗红这色。

    这气穴周围,如同一片源源不尽的血海,一条白龙在其中慢慢游走,首尾相衔,与原來的那白龙气穴有些相似。

    但有的地方,又似乎和原來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