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黑凤仙子
    “一百五十万!”

    所有人哗然,然而只是略怔片刻,随即又安寂下来,反而满脸平淡。

    显然,这才是次极品名器应有的价格,而且这个价格,还略微偏低了,只是起拍价。

    到最后成交,肯定不是一百五十万这个数字可以打住。

    破两百万,甚至更高,都有可能。

    台上,一身紫袍的红花娘子温冰倩,显然也知道此物的珍贵,所以即使经过了前面那么长时间的举持竞拍,有些疲惫,到了此时,也不由精神一振,所有疲劳一扫而光,浑身似散出光。

    她举起左手,左手心中,有一枚黑色,不过一指长短,两头尖尖的,仿佛一只梭子的奇异武器,朝众人展示。

    “流度玄梭,炼器宗师日曦一生巅峰之作,无限接近于极品,据说它炼制此梭之时,就是以极品名器的要求来炼制的,可惜时机未至,略差一步,最终只能成为一件次极品名器,引为一生之憾。”

    和炼丹师一样,炼器师,也分为略干个等级,先就是炼器短工,再是炼器长工,最后是炼器火工。

    炼器火工之上,才略有一点可能,被一位真正的炼器师收为弟子,成为炼器学徒。

    炼器学徒之上,才是真正的炼器师,初级炼器师,已经可以开始炼制一些低级的凡器了。

    炼器师,一生最多炼制凡级九品的武器,到炼器大师,则开始从下品名器到中品名器。

    炼器宗师,可以炼制上品名器。

    而极品名器,唯有炼器神师可以炼制而出。

    可惜这世间,炼器神师这个等级的存在早已不存,所以极品名器,用一件少一件。

    而日曦,就是这千年时光中,曾经一位惊才绝艳,极有可能晋阶炼器神师的存在。

    可惜他这一生,最巅峰的一次创作,也就是炼制流度玄梭失败,只成为了次极品名器,最终还是抱憾而亡,只留下了这件遗为绝唱的作品。

    不过,即使是次极品名器,此梭的威名也极大,几乎是这个世间除了极品名器之外,最强大的几件武器之一,只是随著日曦的死亡,其弟子死的死,散的散,这件曾经名传一时的次极品名器,也渐渐随之消失无踪了。

    没有人想到,竟然在这一次的竞拍会上出现。

    看来这换宝会,背后的大人物,果然非同凡晌,连这种等级的武器,都能弄来,虽然流度玄梭不是真正的极品名器,但从某些方面讲,已经拥有一部份极品名器的威能了。

    “流度玄梭,可破一切护身罡气,防护秘甲,秘宝。只要修为不过你三重,就有可能破去,哪怕是法丹境强者,也不例外。”

    “此梭最特异之处,是度奇快,可以导引气流,随风而动,倏忽若灵蛇,所以又有风蛇灵梭之称。”

    “此梭在修道界,以破甲,轻风,坚锐三个特性最为突出,是危急关头,或者正式大战中,奠定胜负手的真正杀器。”

    “好了,话不多说,下面,我让大家看一看此梭的普通威力。”

    随手一招,顿时,两名黑甲武士,合力抬起一面巨大的玄乌铁盾牌,颤巍巍地走上竞拍台。

    这玄乌铁,是修道界有名的防御奇铁,等闲就是上品名器,都难以斩破,顶多在上面留下一点白痕。.

    然而……

    温冰倩见状,却只是微微一笑,连道气都没运,手掌中心的流度玄梭,划过一道漆黑的幽光,只是一闪,随著一声急剧而长的尖鸣,呜声过后,下一刻,所有人眼睛一花,玄乌铁盾牌之上,就传来一阵轻若破革的闷响。

    黑光飞出,众人再看时,上雕玄武图腾,坚不可摧,就连上品名器都斩不破的玄乌铁盾牌,上面已经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孔。

    小孔中心,流风吹过,形状尖锐,再一看,另一边,温冰倩抬掌而笑,不知何时,那流度玄梭,居然又划了一个弧形,自行飞回了她的掌中。

    “这……”

    这一刻,台下所有人都不由站起来了身子来,一片哗然。

    ……

    好可怕的破甲能力,不愧是次极品名器,而且其形如风,快得连影子都看不见,等你看到时,它已经刺穿了你的防御,哪怕你穿上再名贵的宝甲,周身布上多少层的防御罡罩,都没用。

    除非,你也有次极品以上的名甲,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那等名甲,又何必还需要这件次极品武器……

    就连天字兰花号阁中,厉寒,应雪情等,眼睛都不由亮了起来,心动不已。

    不过随即,就暗淡下来。

    他们明白,这等东西,根本就不是仙功能拍下来的,就算能拍下,肯定也要被别人拿走。

    如此极品武器,实属禁忌之物,全场之中,可以竞拍它的人数不胜数,但是能够拍下并拥有它的,绝对寥寥无几。

    或许,另外两个天字阁中的人物,有这个能力。

    没有出乎厉寒等的意料之外,虽然流度玄梭的出现,一度让整个竞拍阁的热情出现了井喷,但是,当拍卖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最终到达两人百多万时,一个声音的出现,却让所有人噤若寒蝉,全部闭嘴。

    “两百二十万!”

    声音来自三楼,是三楼除兰花,水仙二个雅阁之外,另一个雅阁,凤尾竹中传出的声音。

    这声音,竟然也是一个女子,和底下的拍卖台上,红花娘子温冰倩的声音一样动听,悦耳。

    但却不知为何,无端让人觉得有一股生冷,孤僻之意。

    “是那位神秘的天工山副山主,半步法丹境的高人,黑凤仙子。”

    “传闻天工山山主楼应熊早已不闻世事,只执著于炼器,力争早一日突破炼器神师之境,所以天工山大小事宜,都是由这位神秘冷卓著称的黑凤仙子在打理,掌管,权势地位非同小可。”

    “连她这等人物也惊动了,看来流度玄梭果然非同小可,既然天工山副宗主都看上了,我们肯定是没份了。”

    “哎,也是。不过天工山肯定是早就得到消息,不然这黑凤仙子平常从不下天工之峰,即使这次仙妖大战,也一直在山上。”

    “反而是平常不问世事的天工山宗主出面参与了这一战,但她,现在却来到了这里,真是反常。”

    “流度玄梭也是一位炼器大师冲击炼器神师之时的遗留之作,也许,天工山是想拿此物回去,作为其宗主楼应熊的借鉴之物吧……”

    “毕竟,如果能参悟透别人的失败,也许他有更大的可能,突破炼器神师,成为这真龙大6上,近千年以来,第一个成功晋级神师之境的炼器宗师。”

    “希望吧……如果如此,以后我们再买武器,也许就能更方便,买到更珍贵的武器了。”

    知道天工山是这世间最大的炼器之宗,不管在座之人身份,地位如何,日后必有求到他们的地方,所以所有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在三楼黑凤仙子报出那个价格之后,再也没有人敢竞价。

    最终,这第一件压轴拍品,就被她以无可争议的价格,直接买走。哪怕就是换宝会,因此吃了一个小亏,却也不但没有抗议沮丧之色,反而一脸兴奋,显然,能让黑凤仙子看上的东西,这换宝会日后的名头,势必更大了。

    而且如果因此交接上这隐世八宗之一,一直隐隐以来,排名第一的大宗,好处不言而喻,又岂是今天这小小的损失所能企及的。

    窗扉半开,从楼顶上,斜露出一名一身黑衣的清冷丽人,她头戴斗笠,脸蒙面纱,根本看不清真容,但光只站在那里,就仿佛一座高山,压在所有人心头。

    “仙功在此,此梭自行送至我天工山在此的分部。若有所失,你换宝会将在大6再无立足之地。”

    话声方落,一只白皙玉手,随手抛下一块碧玉令牌,随即,身形一闪,所有人还没有看清那人是如何动作,风声微渺,天工山副宗主黑凤仙子的身影,已经从凤尾竹雅间之中消失。

    所有人不由默然,心中充满了遗憾之意。

    不是遗憾流度玄梭已被此人拍走,而是大名鼎鼎的天工山副宗主就在他们面前出现,但他们,居然谁也没有看清此人的真容,甚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没有看清,只看到那一幅黑纱,就可想见,必是绝世姿容。

    这些人不由叹息,但却谁也没有胆子,却一闯天工山分部,面见一下这位以冷面,严厉著称的黑凤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