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青气燃魂诀,中
    一身紫色长袍,气质优雅迷人的‘红花娘子’温冰倩,再一次满脸笑容地走上台。

    “好了,经过一段时间的鉴定,各位贵宾所需要拍卖的物品已经全部排出,现在马上就要对大家进行公开拍开。”

    “需要说明的几点是。一,因为涉及拍卖者的身份保密需求,所以所有物品,都只说名字,不提拍卖者是谁。”

    “这也是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反正大家只要知道,这些物品,全部是在座中人,贡献出來的即可。而且保正货真价实,经过我们换宝会高级鉴定师的一一鉴定,真实可靠,一旦出问題,我换宝会愿意承担责任,所以大家放心竞拍。”

    “另,二,本次拍卖会,会以最后拍卖成交价的十分之一作为酬金,这一点大家早有共识,相信就不用再多说。”

    “所以等下各位卖家拿到的金额,不是拍卖全额,而是去掉了十分之一的九成,希望大家明了,等下不要对拿到的仙功数字感到吃惊或怀疑。”

    “三,若物品出现流拍,则由客人自已决定,是按原估价出售给我换宝会,还是拿出同等的仙功或其他物品赎回。”

    “我们收下这些物品,都已经按预估底价支付过定金,这一点,也希望大家明了。”

    “好了,时间不多,废话不多说,下面,竞拍开始,”

    拍了拍手,她微笑开口道:“第一件物品,这是某位贵宾从遥远的天南之地带來,乃绝世奇珍,为一块血寄魂木,据说可以寄魂在其中。”

    “如果有某位精神力强大一些的强者,不幸身死,甚至能凭此血寄魂木,再保留残魂存在几十多年,说不定,说能遇到重生的希望,也说不定。”

    “所以此物,绝对可堪称稀世异宝,起拍价,二十五万仙功,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

    “血寄魂木,居然是这等东西。”

    拍卖大厅中,一名浑身包裹在一层血红色布袍中的奇异中年,蓦然坐了起來,双眼一下子变得幽深异常。

    “嗯,居然是可以寄魂的珍材,这等东西,可是不多见的。”

    天字兰花阁中,厉寒也不由双眼微眯,感觉到了此木的珍罕。

    不止是他,显然,此木的出现,让整个拍卖会场,都瞬间轰动了那么一瞬,而后,直接沸腾起來。

    这种东西,对于那些年轻气盛,或者无依无靠的人來说,作用不大。因为即使意外身死,残魂寄木,也是被人消灭,或取走的份。

    但对于某些有家族牵挂,或者宗门支持,身份重要的人來说,如果身死之时,能保留一份残魂,有可能得到家族或宗门支持重生。

    就算不能如此,能透露出一些消息,将因自己一死而大梁顿断的家族撑起,等待新一代的接班人出现,不会出现青黄不接,这亦是莫大的诱惑。

    同时,此木不止这点功用,在某些方面,这亦是修炼了某些血系,或鬼系功法的人,的最佳灵媒。

    拥有了此物,对他们的修炼,有极大助益。

    所以不管如何,这块血寄魂木,肯定会被拍出天价。

    果然,不出厉寒所料,台下只是寂静了片刻后,随即就喧哗起來,一个个出价之声此起彼伏。

    “二十五万五,”

    “二十六万,”

    “二十六万五,”

    “二十七万,”

    ……

    “三十万,”

    场下喧嚣沸腾,但厉寒,应雪情等都用不上此物,所以即使它再珍贵,也不会心动。

    拍卖大厅中,那位神秘血袍中年人喊出三十万的天价后,目光却沒有落在拍卖台上,因为他知道区区三十万,肯定不可能拍买得下这块珍稀灵木。

    他想找寻的是,那块寄拍此灵木的人,如果能找到,他能拿得出一块,是不是也能拿得出第二块……

    他一双血影幽深的眼睛中,仿佛毒蛇一般在人群中穿梭,然而,那名拿出此木的人,显然也知道此木的珍贵,整个人藏得极好。

    左看右看,四处之人都无异样,意识到此人肯定有所隐藏,说不定就在下面现在这些竞价的人中,也有可能,在上面的地,天二层雅阁之中。

    这名血袍中年人也只有无奈的放弃,等待机会。

    但这块血寄魂木,他却绝不能放弃,因为这对他,将有大用。

    随著拍卖价格的水涨船高,终于不少人放弃,而血袍中年人一路追击,终于,以四十五万的天价,拿下了这块整体不过一指长,模样看起來暗红似血块,上面有一只凤凰炽亮图案的奇异灵木。

    其他人见状,虽然有些不舍,但竞价竞不过别人,也只有无奈放弃,不少人,还打起了那血袍中年人的主意,但血袍中年人,却只是冷冷一笑,翻手将魂木收入储物道戒中,反身坐好,继续盯视著上首的拍卖台。

    显然,交易出四十五万出去,并不是他的全部身家,他还有余力,竞拍第二,第三件物品。

    这样的人,理应在上面的雅阁之中,就算不能到天字号,至少也是地,人二字号的客人,却沒想到,他一直不显山不露水,隐藏在这拍卖大厅中。

    但此时一出手,却是震惊世人,让人诧目,纷纷猜测他的身份來历。

    不过,这些人也只关注了一会,因为随著拍卖会的继续进行,接连不断的奇珍异宝不断出现,所有人的注意又纷纷转移,被其他的一件件稀世灵物晃花了眼睛,即使是如斯珍贵稀有的血寄魂木,在此之中,也沒有多显眼了。

    ……

    “第二十三件寄售物品,三物合一,一条修为达到顶阶妖将,正准备突破妖宗的伪妖宗级五尾雷鳗的雷骨,鳗筋,以及其一身精血。”

    “三样合并起拍,底价,十五万仙功,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

    随著拍卖拍品的流水价一样拍出,一样一样稀世珍宝被拍卖大厅,或楼上雅阁之中的人拍走,终于,又一样物品出现,引起下面一阵轰动。

    而楼上,天字兰花号中,厉寒更是不由双目一亮:“终于出现了一件我的物品么。”

    他换售的物品,有些,沒有达到竞拍要求,所以是直接以估价出售给了换宝会,但有几样物品,却是超过了十万仙功的底限,所以能被拿到这拍卖会上來临时竞拍。

    这件出自百鸟雾湖的稀有雷鳗之精血,雷骨,鳗筋,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单件未必能超过十万仙功,但是,这拍卖会,如果是同一个系列的物品,也是可以捆绑销售的嘛。

    拿出來捆绑拍卖,总比单独出售要好些,最后价格也肯定要高出许多,即使被换宝会抽去一成,也肯定比原价要好得多。

    而且,就是直接拿去与换宝会交换仙功,亦是有抽成,所以,厉寒自然更倾向于能拿出來拍卖。

    “不错的东西,五尾雷鳗,虽说这拍卖师明显有些夸大了,沒有突破成功,最多也就三尾,但的确出现了五条鳗筋,说明它也仅差一步了。”

    “这雷鳗可全身是宝,尤其是它体内的一颗雷珠,不知道这头三尾雷鳗诞生了沒有,如果有,那才是真正的天价啊,只可惜,那名猎杀到这雷鳗的人,只将它身上的其余一些次等材料拿了出來,那颗珍稀的雷珠,却沒有出现。”

    “不错,不过就算如此,这雷鳗之筋,亦是制作一些中下等名器的极品材料,雷骨既可药用,又可炼器,最重要的是那一小瓶精血,这可是大补之物,用來炼丹,炼出极品灵丹的概率至少有九成以上,甚至有不小的可能,炼制出次传级的灵丹,就是传说级灵丹,也有那么一成的希望,虽说渺小,但终有可能出现,不是么。”

    “有些材料,就是放再多,也绝对不可能炼制出传说级灵丹的。”

    “好东西,这雷鳗三物我要了,十五万五,”

    “嘿,十五万五也想把它拿走,我出十五万六,”

    “十六万,”

    “十七万五,”

    楼上,天字号雅阁中,厉寒看著下面竞拍得不亦乐呼的局面,心头也是不由大喜。

    楼下竞争越激烈,最后到他手的仙功越多,他能拍到的东西越珍贵,这自然让他不由大喜。

    最终,经过一轮竞逐,此物被隐丹门的一位在野长老拍走,成交价格是二十五万五千仙功,绝对算虚高了。

    这位长老买走这三物,不用多说,肯定是拿去试验,或者炼制某些珍稀丹药所用了。

    扣除两万五千五百仙功,厉寒最终能到手的,还有二十二万九千五百,这可比换宝会给它的估价,十六仙功高出了不少,足足多出接近七万仙功。

    楼下拍卖会既毕,待那名隐丹门长老上交了仙功之后,沒多久,就有一名蓝袍侍女,过來,将换宝会应该补偿给厉寒的六万九千五百仙功补齐,如此一來,厉寒身上,仙功数字又大大丰富了一番。

    不过,这还不是,因为,最后两物,才是他寄予了厚望的物品。

    那就是他自恶魔古湖中,收集而來的那些高品阶的镇魔石,以及更是稀有的后天奇物,玄魔玉竹。

    厉寒所得的镇魔石,一共有六百枚左右,玄魔玉竹,则是九十多颗,接近一百,这次,厉寒一股作气,将其全部拿了一半出來拍卖,也就是上品镇魔石三百颗,玄魔玉竹四十五株。

    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眯眼打量著下面继续快速进行的临时拍卖会,厉寒隐隐有些期待起來。

    这两件在这世间绝不可能出现的稀世至宝,最终,又能拍卖出什么天价。

    比之三尾雷鳗身上的那几样次品材料,又如何。

    厉寒不得不略有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