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水月连心球
    本届竞拍阁大会,共有五十六件稀世之宝,一个时辰左右,堪堪竞拍到第十六件,还有十二件,才到中场休息时间。

    这十六中,当然不乏上人眼前为之一亮的精品,甚至别说眼前一亮,件件都是让人引红,若不是囊中羞涩,所有人只怕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收入囊中。

    其中,当然也有几件,是特别让厉寒等心动,可惜摸摸身上仅有的四十几万仙功,厉寒不由苦笑不已。

    竞拍其中一件,便是一件极不容易之事;更不要说,十六件全收了,这点仙功,在此时看來,的确是不值一提。

    不过,虽然郁闷,但是,并沒有太过担忧,毕竟,他身上,除了仙功,还有其他一些极其珍贵的物品,暂时用不上,等下可以兑换成仙功,再换取对自己急需之物。

    于是,他决定前半场,只看不买,后半场,再看中一件物品,下定决心把它竞买到手中,不枉來此竞拍阁一场。

    不过,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虽然前面的那些东西,厉寒都忍了忍,强压住了购买的欲望。

    但当竞拍会继续进行,到了第十八件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眼睛一亮,再也无法忽视地坐直身子起來。

    “水月连心球。上古时期,一位水系法丹境强者,感悟水之法则,临死之前,将自己的一份水系心境感悟,化入一枚水晶球中,赐名之曰:水月连心球。”

    “后來得之者,能凭此物,在月圆之夜,感悟一次水月心境。”

    “此心境对水系玄功拥有极大辅助作用,即使不是那门秘笈的专用心境,但一法通万法通,只要是水系功法,就有一定的辅助加成作用。”

    “而且可以说,拥有此水连心球,大家完全有更大的可能,领悟那门水系玄功所需要的初置心境,比旁人更快一步。”

    “这份水月连心球,一共可以感悟十次。但历经千百年岁月,这份水月连心球,也碾转经过数十人之手,其中九人,已经使用过一次这水月连心球的感悟之能,只剩最后一次机会。”

    “水月连心球,特殊秘宝,起拍价,二十万仙功,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

    水月连心球,因为只是水系心境,所以价格稍低,但是放在平常,亦依旧是一份天价了。

    毕竟,此球只能感悟一次,虽说有极大几率感悟水系心境,但并不是一定,如果万一,感悟不成,此球,也只能废珠一颗了,毫无任何价值。

    到时候花费几十万代价拍的,就是一件垃圾了。

    当然,如果感悟成功,收获自然又不是仙功可以相提并论。要知道这世间,地品秘笈稀少,能获得水系地品秘笈的,自然更为稀少。

    而如果有机会得到这样一本秘笈,却因为自己沒有水系心境,无法修炼,那肯定遗憾终生,而且难以接收。

    此时,有这样一件,可以辅助帮助人感悟水系心境的机会,虽然只有一次,但肯定也有无数人眼红,一定要拍卖到手。

    不过也正因如此,有水系地品功法的人,自然非争不可;但这世间,拥有地品功法的就是凤毛鳞角,刚好拥有水系地品功法的,自然更是稀少之极,而又恰好就在这里的,自然更少。

    所以此球,虽然珍贵,但是能拍卖出去的价格,又不可能太高。

    毕竟,有这个需求的人,并不多,人不多,就拍卖不出太高的价。

    这自然不由又让厉寒松了一口气。

    别人沒有这个需求,但他,却恰好马上就要回宗,感悟一次《万世潮音功》的第一卷,而《万世潮音功》,十分不巧,刚好就是一门水系功法。

    这门功法,让他对水系心境,原本之前这个根本不需要,也虚无缥缈莫名其妙的东西,现在却有了极大的渴求。

    偏偏,心境是自然而來,只能凭感悟得來的东西,谁也无法凭空灌输,而且要妙手偶得,天机一线,才能获得。

    所以,这世间,但凡对心境有一点增幅感悟的机会,哪怕只是机会,有很大可能失败,都受无数人追捧,奉为至宝。

    因此,这枚只剩一次,而且只对水系心境有效,能不能感悟还是两说的东西,都能叫出底价二十万起拍,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

    但偏偏……沒有人能够拒绝。

    即使是一直准备强忍著,直到下半场才出手的厉寒,也不例外。

    “二十一万,”

    他沒有直接开口叫价,现在叫价的是别人,是一名白胡子老头,身上有道道深海波涛汹涌一样气息的老人。

    赫然是一名半步法丹境的强者。

    “二十二万,”

    又一人叫价,叫价者是一名身穿青蓝色长袍,模样古拙的背剑青年。

    “二十三万,二十四万,”

    然而,这些叫价,并沒有吓住后來者,虽然有此需求的人不多,但是,自己不用,也可以交易给别人。

    有时候,仙功有价,异宝难求。

    如果家族或宗门中,有人急需此物,而自己,又有求于对方,那么,送此物,远比送同等价值的仙功,要有意义,要能达成目的得多。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很快,这枚水月连心球,亦突破了三十万的高价,达到了三十二万。

    到了这里,才不由终于缓和了一点。

    原本叫价的,总共大约是七八人,现在,只剩那名白胡子老头,以及那名青蓝长袍的背剑青年了。

    “三十三万,,”

    到达此处,白胡子老头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喊出三十三万这个数字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望著另一边阁楼上雅阁中的青蓝青年,满脸怒色,赤红隐隐。

    不过,这换宝阁中的规矩,向來很大,并不因为他是半步法丹,就能强压别人一筹。

    而且那青蓝青年,能拿得出几十万仙功,來买一份心境感悟的机会,必然也是有机会接触到地品秘笈,这让白老子老头又不由有些忌惮。

    毕竟,拥有这等财富,和机会的,不可能是普通凡人,背后必也有某种大背景,或大势力。

    哪怕只是水系地品残卷,那也不是平常人能获得和感悟的东西,拥有这等东西的,又岂是凡人。

    “三十四万,”

    当青蓝长袍的青年喊出三十四万这个价格时,白胡子老头“砰”的一声,终于不由颓然坐倒在地。

    他虽然修为不俗,然而也只是机缘巧合达到此境界,门中一门祖传和地品残页只有一式,却需要水系入门心境‘秋水长天’。

    而他,终其一生,不知辗转多少湖泊,或闭坐苦修,或强感水法,却或许是天资所限,亦或许是机缘不到,终其到老,一生都无法领悟这‘秋水长天’的心境,对那门地品残页,无处入门。

    这让他自然极是不甘心。

    这次仙妖大战,他前來助拳,故然是奉诏而來,但是,却也未尝沒有一寻机缘的想法,不想,机缘到前來,他身为一个小世家的老祖,拥有的仙功却亦有限,在外面花费十万,到此,三十四万已是他的极限,虽然再不甘愿,亦只有无奈放弃了。

    心中对那青蓝长袍的青年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可惜,在沒有查出对方的身份背景之前,他绝对不敢胡乱对青年下手。

    而且,虽然他是半步法丹,但这万妖城中,卧虎藏龙,光法丹就有八位,他若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估计多半活不过一时三刻,更不要提得到这枚水系连心球了,因此只有把心思熄了下來。

    然而,当青年正自兴奋,以为就要拿下此球,可以作为贺礼,送给自己的太爷爷时,却听一个淡然纯和的声音,从三楼天字楼阁之中的一间传來:“三十五万,”

    “什么人,”

    青年初一开始大怒,然而当他听清楚声音是传自三楼贵宾阁,一瞬间心就凉透了。

    他能进入这地字雅阁,就是借了自家祖辈的光,尤是如此,亦知地字雅阁之进入之不易,更不要提,更加尊贵,总共只有十间的天字雅阁了。

    “你……”

    “三十六万,”

    心有所惮的情况下,他只有小心翼翼报了一个数字,然而,楼上那个声音毫不犹豫地继续接道:“三十七万,”

    终于,青蓝青年和著那白胡子老头一样,颓然坐了下去。

    他是实力不错,也有些背景,但和天字雅阁中的人肯定无法相比,虽然他还能再多出三四万,但估计亦全无意义,反而平白得罪了此人。

    如此一來,就划不來了。

    反正不是自己用,而且卖给“那人”一个面子,未必日后不能好相见。想到此,他心中又舒坦了一些。

    “三十七万,还有人吗,三十七万第一次,三十七万第二次,三十七万第三次,恭喜楼上这位天字雅阁的公子,您成功竞拍到我们这件特殊秘宝,稍后就有侍女送到您的雅阁中,供您鉴收。”

    一锤定音,温冰倩笑容婉转,她自然知道楼上这位青年是谁,只是她自然非也不会开口说破。

    “下面开始第十九件物品的拍卖,此物名为‘血圆弯刀’,是一柄自上古传來的隐秘玄器,名列中阶极等,”

    “起拍价,二十三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