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竞拍阁,下
    那一刻,厉寒仿若日月一般夺目。

    那淡淡的蓝光,不刺眼,却在这一刻,刺痛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眼睛。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五人,自然皆是大喜,为厉寒高兴,也为他的好运吃惊。

    而温冰倩,这名一直一脸淡微笑容的紫袍女子,亦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厉寒一眼,随即,手一扬,掌心中的那枚银星闪耀的七星宝卡,便落到了厉寒的面前。

    香风飘近,她靠近厉寒,俯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小弟弟,你的运气,好得似乎不同寻常哦,”

    就在厉寒心中一震,有所忌惮的时候,却又见她抬起头,脸上恢复了那种温柔如水的笑意,面向台下众人:

    “好了,大奖已经开出,宝卡亦已送达。此次之奖,想必不会让众人失望,竞拍阁大会已经快要开始,大家已经在外围消费超过十万仙功的,都快去进入吧,”

    “当然,不管刚才有沒有消费过,刚才上台來参与夺宝的所有十二名弟子,即使沒得到至宝,也不要灰心,竞拍阁上,明码标价,你有实力,就能获得,反而不需要这些虚无缥缈的运气。如果有意某件物品,就去参加吧,”

    “本届淘宝会完满结束,现在,让我们恭喜这位少年。大家散会吧……期待,江湖再逢,”

    说完,身形一展,竟然再不多话,整个人如同一只紫色百灵鸟,飞过众人头顶,直接朝著另一旁的竞拍阁而去。

    看她的样子,显然也是要去参加这竞拍阁大会的样子,却不知是作为主持者之一,还是纯粹进去竞拍某件物品。

    即使她身为这换宝会的三大副会长之一,很多东西可以私下截下來,但有些东西,便是连她,也沒有这个权限的,必须光明正大的,和别人去竞拍。

    这就是规矩,即使她是副会长之一,也无法更改。

    除非,她是这换宝会真正的主人,才有可能。

    ……

    “恭喜你,”

    紫袍女子明明已经离去了,然而此时此刻,厉寒耳边,却突然响起了紫袍女子温冰倩的银铃笑声。

    “我在竞拍阁等你哦~”

    声音如线,袅娜不散,厉寒心头一震,顿时感到了这名紫袍女子的实力之可怖,明明人都不在了,竟然依旧还有这等能力。

    “千里一线吗,”

    他喃喃地道,手掌中心紧攥著那枚寒水真精,刚刚得到此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不过随即,他就回过神來,一声苦笑,自己以为自己已经站得足够高了,但正是经过了这一场仙妖战场,让他明白,天下之大,自己依旧不过是井底窥天。

    别说法丹,就是半步法丹,乃至一些传奇气穴,就拥有让自己根本无法匹敌的实力。

    这个天下,依旧深不可测。

    ……

    不提厉寒此时的心绪翻滚,台上那名灰衣青年,在看到厉寒脸上的笑容时,就感觉到心中“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再看到他扬手而出的那团冷光,更是不由心中如被重锤一敲,彻底落定,脸色不由苍白,心跳差点停止。

    他“蹬蹬蹬……”连退数步,脸上再无血色。

    一步之遥,真的只是一步之遥,为什么,好运偏偏在那个一无是处的小子身上,却离自己如此之远。

    “砰”的一声轻响,他手中的木盒,无声掉落在地,摔裂开來。

    里面空荡荡的,虽不能说是空无一物,但也只轻飘飘飘出一只洁白的羽毛。

    不是什么寻常珍羽,就是一只普通的鹤羽而已,一钱不值。

    此时此刻,他忽然有点羡慕之前就开启了的那十人了,如果本來就不抱太大希望,或许此时失望,也就沒有这么浓重吧。

    ……

    沒有人再看向这名灰衣青年,不管刚才他们两个是多么引人瞩目,真正的胜利者,永远只有一人。

    当结果揭晓,所有人的目光,就再沒有落到他的身上,这一刻,他似是被世间遗弃。

    厉寒手掌捧著这团冰蓝水团,缓缓走下高台,來到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应雪情等身边,所有看到他过來的人,无不由退出两步,让开一条大道,神色中,饱含著对他的敬畏,羡慕,嫉妒,等等,各种情绪。

    不过厉寒都沒管,來到五人身边之后,就微笑著,将掌心中的寒水真精一推,送到他们手上,让他们一睹为快。

    见状,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尹冬书等,自是大喜,纷纷接过,左看右看,受不释手。

    而旁边的人,见状也不由又挤了过來,欲看得真切一些,厉寒等六人身边,一时人满为患。

    见状,轮流看过一遍的尹青瞳,又把寒水真精还给厉寒,同时,那对淡青的眸子,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厉寒,却什么也沒有说。

    “我们走吧,这里人太多了,而且竞拍阁也要开始了。”

    “走,”

    牧颜北宫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虽然有些不舍,但明白这里不是细观的时间,厉寒将寒水真精一塞,那团冰蓝之光顿时就进入了他的储物道戒中,蓝光尽去,四周一时恢复正常。

    那些脸现贪婪,羡慕的众人,这才不由精神一惊,回复过來,却又不由面面相觑,脸上一红。

    刚刚那一刹那,他们竟然有杀人夺宝的心思,不提这里能不能成功,就是能,他们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心思而羞愧。

    厉寒,应雪情,牧颜北宫等六人,挤开人群,大踏步的朝著换宝会的最后一个区域,也是最高层的一个区域,二楼的竞拍阁大会门口走去。

    见到他们离开,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明白淘宝会的所有流程已经全部结束,这些人一声哗响,随即,也纷纷朝竞拍阁大门拥來。

    ……

    换宝会的竞拍阁,设置得古色古香,整体以红,黑二色为主色调,间辅以一些白线雕刻,显得十分奇巧壮重,又多了一丝典雅之气。

    厉寒等人走近,却被拦了下來,门口的两名侍女表情恭恭敬敬,仪态一丝不茗,却一丝也沒有要放他们进去的意思。

    见状,六人一愣,随即明白了过來,这是要通行令牌。

    竞拍阁只有在外围五大区域,消费满十万仙功,才能进入。一时激动,六人竟然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对视了一眼,厉寒一拍脑袋,拿出了两枚通行令牌,可是拿出之时,面向五人,一时却不知该交给谁。

    他自己有七星宝卡,不用令牌就能进入,而且还是换宝会的贵宾会员,但是,剩下的令牌,亦只有两枚,可是人却有五人,如果沒遇上还好,既然遇上了,总不能把他们晾在外面,他只带两个人进去,那样即使别人沒有意见,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怎么办,”

    见到他一时为难,牧颜秋雪,尹冬书两人,冰雪聪明,瞬间就明白了过來,他的为难。

    五个人要五十万仙功,厉寒刚花了三十多万,只有两枚令牌,还缺三枚,如果再要他一个人为他们支出几十万,等于还沒进竞拍阁,就把厉寒的仙功给弄光,几人即使再想进入,肯定也不能这么自私。

    而他们自己,有些人身上够,有些人,如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因为沒有什么背景,而且刚刚晋升气穴,道技,武器,丹药,修炼之地等等,各种东西都需要仙功,所以所剩不多,则明显不足。

    “要不,我们在外面等你,这竞拍阁,去不去都无所谓的,厉大哥……”

    牧颜秋雪悄悄拉了拉哥哥,随即一脸真诚地说道。

    牧颜北宫开始还沒明白过來,随著妹妹的拉扯,再听到她的话,终于明白过來,不由也急著一挠脑袋道:“也是,厉大哥仙功不够,不能再要求他带我们进去了,虽然我也想进,但也不能拖累厉大哥,你们先进去吧,我和妹妹等人在外面等你们。”

    “这……”

    厉寒眉头一皱,看到牧颜秋雪虽然如此说,眼睛中还是掠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明白她对这竞拍阁,还是好奇得紧的。

    她和哥哥出谷以來,还沒有进过这等珍贵的拍卖之地,说不想见识一般,谁也不信。

    一摇头,他就准备无论如何,也要先拿出三十万仙功,把三人弄进去再说,却见此时,猛然间,尹青瞳微微一笑,道:“厉大哥切莫烦恼,你们先自进去,我自有办法,带他们三人进入阁内就好。”

    “你有办法,”

    厉寒一愣,看向尹青瞳,有些怀疑是她为了哄骗自己先进入,而自己留在外面的计策,然而看到她的眼瞳内,却是一片清澈,毫无躲闪,不似作伪,又不禁有些奇怪。

    “呵呵,厉大哥不信。”

    尹青瞳心思玲珑,一见状,顿时就知道厉寒怀疑,当即从左手一枚青玉戒指之上一抹,掌心中多了一枚紫色绣著火焰的奇形令牌。

    她手一招,朝向厉寒微笑道:“这是我师傅交给我的伦音令,据说持有此卡,代表著法丹亲临。我相信,凭这一个小小的竞拍阁,应该还是不至于阻拦的吧,”

    说完,把令牌朝门前两位侍女一亮,淡淡开口道:“我要带这几人进去,有沒有问題,”

    那两名侍女先是一愣,随即看清她掌心中的令牌,顿时便是一阵面色大变,急忙恭恭敬敬地道:“原來是荒天君秦天白前辈的弟子,自然沒有问題,请,快请进,”

    说完,立即退到一边,让开道路。

    见状,尹青瞳微微一笑,也沒有得意,收起令牌,带著厉寒等五人,径直穿过楼梯口,走向了二楼竞拍阁内。

    身后,留下一堆目瞪口呆的人们。

    “‘荒天君’秦天白,这个青瞳女子,竟然是‘荒天君’秦天白的首徒,”

    有些人不明究理的,看到六人沒有出示通行令牌竟然就能直接进入,自己却被拦住,顿时不由推攘起來,一边推一边嚷:“为什么他们能进去,为什么我们不能,”

    两名侍女见状,脸带微笑,淡淡地开口道:“如果你们也有一位法丹境的师傅,也能享受和他们一样的待遇。如果沒有,还是请拿出您的通行令牌,不然,恕难放行,”

    “你们……”

    其余的人顿时气急,然而,听到法丹境几个字,顿时又不由一凛,声音小了下來。

    后方,几名气势强大的青年,见状,冷声一笑:“不自量力。”

    随即,强势挤开众人,掏出几枚通行令牌,越过楼梯,进入二楼竞拍阁。

    见状,那些沒有令牌,进入不了的人,也只有无可奈何,知道有实力,身份进入此阁的,都非同等闲,对几人的蛮横,也敢怒而不敢言,只得拥挤在楼梯之下,等待上面的结束,希望早点听到一点消息,也好知道这一届的竞拍阁大会上,又出现了什么稀世珍奇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