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竞拍阁,中
    失望,沮丧,颓唐,郁闷……说的,就是这几人此时的表情和心态。

    这些人的木盒里面,有的,只放著几枚道钱。

    有的,则放著一件半全身式软甲,这软甲,品阶大约在凡品六七阶,最贵不超过五千仙功。

    有些,则放著一颗蔚蓝冰冷的雪寒石,或者一株有些枯死的魔花,‘漆黑生死花’。

    这两样东西稍微贵一些,约摸值个七八千仙功,但也不可能破万……

    如此一來,此七八人花费十万道钱所换得的东西,要么一钱不值,要么虽然值几个道钱,但显然,别说五十万,百万级的稀世珍宝,连个破万,破十万的都沒有。

    本是回不來,而且亏得满嘴吐血。

    所幸,早在打开这木盒之前,他们就有所预料。

    十二个木盒,只有一个,将获得那个幸运的名额。

    是他们,自然皆大欢喜。

    不是他们,也在他们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只是打开之前,终究抱著一丝饶幸。

    但打开之后,这点饶幸,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

    不过,有人郁闷,自然有人开心。

    看到这几个急躁的,谁也沒开出好东西來,剩下的几人,顿时就兴奋了。

    十二个黑木玄盒之中,必有一件,是稀世珍宝。

    原本,众人手中的木盒中,只有十二分之一的几率,能开得出此件稀世珍宝。

    但现在,因为有几个人已经尘埃落定,注定出局。

    所以,他们得到这件稀世珍宝的几率,因此就大增。

    至少是四五分之一。

    这可比之前的十几分之一,要强大得多了。

    虽然剩下的几人中,注定还要有几人,必定要失望而归。

    但总有一人,会收获满满的幸运,盆满钵满,成为这一届竞宝大会的宠儿。

    会是他们吗。

    谁也不知道。

    ……

    除了他们自己,台下的人,也尽皆在望著他们,满眼期待。

    他们好奇谁将得到那件稀世奇宝,同样,也好奇,这一届竞宝大会中,最后压轴那件稀世珍宝,到底是何物。

    对于未知的东西,人们总是有探知欲望的。

    所以随著前面七八人纷纷开完退场,剩下的人,就更加吸引人注目和眼球。

    而在这些剩下的人中,厉寒赫然是其中之一。

    他站在人群稍后的位置,表情平静,双手紧紧握著自己得到的黑木玄盒,却一点也沒有要立即打开的心思。

    这看得台下几人,也不由替他暗急。

    而这些人中,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尹冬书等人,则又不同,更多的是期待,还有些有些隐隐地兴奋……

    在之前,厉寒刚上场时,他们还奇怪,认为他不智。

    十二分之一的几率,花十万仙功去博一个未知的结果,不合算。

    不过现在,十万仙功去赌四五分之一的几率,如果是他们,肯定也是乐意的。

    毕竟,失败在承受能力范围之内,可以接受。

    而一旦成功,那收获的,可将就是一生都会随之受益的稀世之宝了。

    ……

    “好了,已经有七人运气稍欠,开完下台,对此,我们不得不对他们表示遗憾。”

    “不过毕竟,珍宝只有一件,不在他们七人手中,肯定就在剩下五人手中,让我们拭目以待。”

    紫袍女子温冰倩微微笑著,面向台下众人说道。而后,又转回头來,看著台上五人。

    “时间已经不多了,请五位抓紧时间,大家都在等待著你们呢。”

    “幸运就是你们之中,何必犹豫呢,请打开手中木盒,将里面之物亮出,让大家一睹为快吧。”

    “是啊,快打开吧,大家都等不及了。”

    底下众人闻言,顿时亦是一个个纷纷催促,鼓噪起來,满脸焦急,比台上五人心中还热切。

    见此,五人掌心,都不由稍稍冒出一点热汗,握著手中木盒的手,重若万钧。

    开,迟早要开。

    只是,在最终结果揭晓之前,所有人却又不得不犹豫,不得不迟疑。

    因为,成功就在咫尺之遥,而若是之前失败,众人也就罢了。

    此时失败,距离最后得到宝物只差那么一丁点点的距离,却失之交臂,只怕他们反而难以接受了。

    这也是先打开的人的明智之举。

    反正要开,盒子不可能变,所以,早开晚开都是一样的结果。

    如果是自己,自然皆大欢喜。

    如果不是,也不用承担像台上这五人此时一样的担忧和困扰。

    ……

    不管众人心中如何想,在台下无数人的鼓噪和紫袍女子的催促中,终于,又有三人,一咬牙,伸手重重地拍向手中的木盒。

    “砰。”

    木盒之上的血禁符纹自动烧起,木盒弹开,露出里面之物。

    台上众人,也不由急忙抬眼望去,随即,又不由“啐”的一声,更有甚之“呸”地道:“垃圾,又是废物。”

    因为台上三人掌心中的木盒,赫然分别躺著一块银白玉石,一只月牙小铲,一枚血红残佩。

    可惜,沒有传说中的稀世之物。

    这三件物品,都不过是平常之物,分别是二阶矿石,月银石,仿造的一件下等秘宝,灵牙铲,以及一块普通玉佩,血神佩。

    其中,也就那件仿造的下等秘宝,灵牙铲值钱一些,但也不过一两万仙功,绝不超过三万。

    显然,那件稀世珍宝,在剩下的两人手中。

    台上,最后留下的,分别就是厉寒,以及一名灰衣青年。

    青年紧张兮兮地看了一眼厉寒,手中紧紧抱著自己掌心中的木盒,一时在犹豫开,还是不开。

    先前看到另外三人打开时,他心中一跳,赶紧闭上眼睛,差点不敢再看。

    直到听到台下的嘘声,他这才心中大喜,睁开眼睛,再看时,差点大喜若狂。

    另外三人都失败,那件压轴之宝,就只会在自己与旁边那名白衣青年二者之一了。

    二比一的几率,这已经很高了。

    此刻,他感觉掌心中的这具黑木玄盒,都发出光,里面似乎有无尽珍奇,在等待著他的临幸。

    “不开。”

    最终,他打定主意,打死不开,等那名白衣青年先开。

    只要看到他盒中开出了什么物品,自己就知道自己的运气了。

    因此,他恶狠狠地转过头,盯著厉寒,眼神中满带杀气,似乎是在说他,快开,你快开,让我看一下,而且,一定不要开出东西,千万不要。

    见状,厉寒一笑,也沒有计较他的心思。

    原本,在跃上半空,抢夺灵花,准备参与这次竞宝大赛时,他心中还忐忑,认为自己刚才多半是错觉,可能是误导。

    但此时,随著先前十人的一一失败,他明白,或许,自己真的压对宝了,所以,再等一等,拖延一时,也沒有什么结局改变,无非是让人觉得讨打而已。

    看那灰衣青年,抱紧木盒,死活不愿意打开的样子,那就自己,先來吧。

    想到此,他深吸一口气,伸手缓缓拍向面前的木盒,台下所有人见状,知道答案揭晓的一刻來临,无不纷纷踮起脚根,伸长脖子,如同一只只鸭子,朝厉寒掌心中的木盒望來。

    “开出东西,开出东西……”

    这是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人心中的期待,甚至比厉寒自己还激动,一个个挥舞手臂,恨不得仰天狂呼,告诉别人,高台上此时正在打开木盒的厉寒,是他们认识的人。

    而另一旁的灰衣青年,则不断暗暗祈祷:“失败,快失败,别开出來,别开出來……”

    不管台下众人是怎样的心思,当厉寒的手掌,落到黑木玄盒之上时,封禁符纹迎风而毁,一声脆响,木盒弹开,厉寒的手掌伸了进去。

    众人的眼睛,不由紧紧地盯著他的手掌,恨他盖住了盒子上方,让众人看不真切。

    而此时此刻的厉寒,却不由心头一跳,随即,故作平静的脸上,缓缓绽放出了一个夺目的笑容,五张下探,握住了一团似水柔软,似冰清凉,还略带有一丝寒意的物品。

    无穷蓝光,从他的掌指缝间,朝著外界溢出,遮挡都遮不住。

    “寒水真精,真的是你。”

    抓住此物,他猛然一抽手,随即,将掌心摊开,顿时,一团仿佛柔软水团似的奇异怪物,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绽放万千蓝光。

    整个高台,一时尽被一层如水波荡漾般的蓝光笼罩,靠得近的众人,甚至感觉到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