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寒水真精(终)
    幻术七瞳,分别为破魔,封印,鉴万物,寻灵脉,透本源,战瞳,以及永生之瞳,这七种。

    最后几种,都比较虚幻,即使在幻灭峰之前的历史上,也属于传说,很少有人能练成。

    但前面几种,相对简单。

    厉寒目前,已经将第一层,破魔,第二层,封印,皆修炼到了大成的地步。

    但第三层,鉴万物瞳,还只是初始状态。

    估计,这一层的瞳术,要随著他幻术修为的不断提升,方能继续提升,最终达到大成的层次。

    不然,如果他现在,就学会了第五层的瞳术,透本源,估计就有可能,穿越最外面的血禁神纹,看穿里面的物品了。

    不过,很明显,他离第五层的幻瞳,还差著十万八千里遥远的距离。

    所以,他目前唯一所能凭借的,也就只有这刚刚小成,还沒有能达到熟悉运用的第三层瞳术,鉴万物瞳。

    厉寒小心翼翼地催动著它,双眼蒙上一层淡淡的蓝光,朝著前方的水晶立柱之中,某一道包裹在一枚黑木玄盒之外的血禁神纹看去。

    其实不止是他,在场中人,虽然明知道这血禁神纹非同小可,但依旧不由自主,各展所能,朝那血禁神纹窥去。

    欲要自己成为特例,天生与众不同,喜获至宝。

    然而,上首那位‘红花娘子’温冰倩,虽然看到众人的举动,却毫不担忧,微微一笑,静静站在那里,安静地观看著众人的‘表演’。

    如果这么容易窥破,换宝会也不能屹立万妖城千百年不倒,反而还持续壮大,并发展到今天这等规模了。

    血禁神纹,她之前告诉众人的说法一点不虚,这是世间最为强大的封印符阵大师所雕刻,别说气穴,就是真的法丹境强者,也难以窥查出虚实。

    因为,曾经有法丹境强者,亲身试验过,最后也不得不弑羽而归。

    当然,他可以靠精神力强力破解,直接点燃上面的血禁符纹,将其燃烧。

    符纹“烧毁”之后,他自然就能‘看得到’木盒里面的东西了。

    但是这么做,自然是违规的。

    更何况,现在在场的这些人里面,可沒有拥有那样强大神识的人。

    所以,她处之泰然,一点也不著急,一点也不担心,反而一脸笑嘻嘻地看众人表演。

    如果真有人,能破去封印大师应景荣的血禁符纹,里面的宝物被此人赚去,她也愿意。

    因为这等人才,这等奇才,不,这等天才,完全值得。

    甚至,一旦传出去,都会比他得到里面一件稀世珍宝所造成的轰动更大。

    因为那等天赋,本就是世间万金难买的一项至宝。

    ……

    不少拥有精神秘术,或破禁之法,或瞳力异术的存在,纷纷使出吃奶的力气,朝著那十二根水晶立柱之中的血禁符纹冲去。

    然而,想像中的迎刃而解并沒有出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也不再只是一道普通的血禁符纹。

    当他们的精神力一接触到黑木玄盒上面,那些扭曲弯折的血禁符纹时,就如同冲入了尸山血海,四周一片暗红。

    所有人挣扎不脱,看不到出口。

    而在外面,那些正常的弟子,就猛然看到,人群中,有那么几十个人,此刻正莫名其妙,一个个头上冒汗,面红耳赤,身躯急烈颤抖起來,似乎正遭受某种异样痛楚。

    不止别人,厉寒亦是同样。

    之前兑换那些青木玄盒时,因为只是游戏,他也抱著一份玩乐的心思,并沒把五千仙功放在眼内,所以并沒有动用这幻术七瞳。

    因此,那时他也不知道这血禁符纹会有多厉害。

    此时,当他的幻瞳之力,发出淡淡的蓝光,冲出瞳孔,落到那些血色符纹之上时。

    瞬间,“轰”的一声,他如陷入另外一重空间,四处尽是疯狂杀戮声,尸山血海。

    他如置身远古战场,浓郁的血气,将他包围,天上地下,尽是一片血色。

    鼻孔中,亦是刺鼻的血腥味,眼前除了红,还是红……看得久了,甚至不由自主就会产生昏厥。

    “这是……”

    厉寒不由震惊无比。

    他的幻术七瞳自然不能说不高阶,甚至这是世间十分奇特的一种瞳术。

    可惜,他遇上一位封印大师设置的封禁符纹,即使是他的幻术七瞳,也束手莫测。

    除非,他的修为达到一定的程度,或者可以精神碾压布制此禁制的人,或者瞳术提高到最后几层的程度。

    不然,他根本不可能是这血禁符纹的对手。

    时光在这里似乎沒有了意义,厉寒左冲右突,想找到出口,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最终,慢慢被其完整吞沒。

    一点蓝光,彻底消失无踪。

    身躯一阵晃动,厉寒苏醒过來,发现自己脸色苍白得吓人,瞳孔中尽是血丝,蓝光尽数退去。

    这幻瞳之力,看來短时间内,是再也使不了了。

    而这,并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最大的打击是,如果尹青瞳能看穿这血禁符纹,自己却不行,那岂不是说,她的青瞳,比自己的幻瞳之力,还要强大得多,神秘得多。

    她那对青瞳,真的有如此神奇,如此强大吗。

    厉寒不知道。

    他不由偏过头去,看向尹青瞳,却见此时,她神情凝重,似乎还有一层迷茫,却也沒有如他所料般,看穿一切。

    “原來,她也不行。”

    现在厉寒彻底明白了,虽说同为血禁符纹,但雕刻在青木玄盒之上,和雕刻在黑木玄盒之上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只听上首那位紫袍女子温冰倩所说的话,便知道,这些黑木玄盒之上,是出自一位封印符阵大师之手。

    但大师终究只有一人,刚才那么多青木玄盒,如果全部由他一人雕刻,估计累也要累死了。

    每年來这么一回,他也吃不消,也不可能这么做。

    所以,很有可能,黑木玄盒之外的血禁符纹,是大师亲手所刻,所以才那么强大。

    而青木玄盒,则是由他的弟子,或者由他教授人方法,别人雕刻,总之,不是大师亲手手笔。

    那些东西虽然依旧强大,但却挡不住尹青瞳的奇异青瞳。

    或许,也挡不住自己的幻术七瞳。

    只是可惜的是,刚才自己沒有一试。

    摇了摇头,把最后一丝饶幸掐灭,厉寒转身,招呼应雪情,牧颜北宫等五人,准备等这里看完,就直接离去了。

    这水晶竞猜,他是不打算参与的了。

    然而,就在此时……

    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蓦然,他体内,已经修炼有成的高阶幻技,竟然蓦然一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变得无比活跃,激动起來。

    不用他催发,就自然转动。

    “这是……”

    厉寒神思陡然一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幻道之心,直指十二根水晶柱其中一根,变得越來越急切,越來越活跃。

    “莫非……”

    他忽然想起,临走之前,师傅冷幻交待他的话。

    “高阶幻技沒有那么容易修炼,每一种都十分艰难,而且往往需要机缘……”

    “而所谓的机缘,便是支撑这一门高阶幻技的核心之物,也就是俗称的灵珍。”

    “灵珍……”

    厉寒的目光望向自己幻道之心直指的那一道水晶柱,蓦然眼光炽热,瞬间改变了主意。

    “抢,必须抢。”

    ……

    虽然不知道自己幻道之心此时的波动,到底是指点还是一时意外,但厉寒,不想错过此等机会。

    因为他明白,灵珍有多么难得。

    在他离开之前,师傅冷幻交给他一本册子,里面只有三种高阶幻技的修炼之法,那时他还十分不屑,有些不明白。

    后來弄清楚之后,才知道,师傅不是看不起他,也不是不想把后续的教给他,而是……

    这些幻技,真特么难练。

    幻技之术不能练,难的是,支撑幻技的核心之物,灵珍。

    第一道灵珍,厉寒是意外自浮屠幽谷之中获得,那灵珍,救了他的命,便是六品灵火,赤帝长生火。

    第二道灵珍,是厉寒花了四十万仙功购买,只是最普通的中品灵珍,名叫昊天厚土,但花费不菲。

    而现在,出现的这一道灵珍,可能比那两道,都要珍贵,都要重要,都要奇特……

    他明白,那是他最缺少的一样灵珍,也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一样灵珍,稀世奇宝,,寒水真精。

    ……

    “真的是寒水真精吗。”

    “会是吗。还是自己的一时错觉。”

    ……

    “好了。”

    当高台上,紫袍女子温冰倩,微微一笑,摇手打断众人的沉思和犹豫,开口说道:“时间到,夺花开始。”

    “唰。”

    她猛然一松手,掌心中,那朵赤红大花,顿时一瞬间自动分裂,然后碎裂为十二瓣同样大小,鲜嫩的殷红残瓣,朝著人群中,纷纷扬扬地洒落而下。

    一时间,见状,场中瞬间有数百人人影,同时冲起,朝著那十二瓣灵花花瓣冲去。

    不管是之前犹豫不决,还是早有选定的,都一时间,纷纷大打出手,场面一时蔚为壮观。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