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无垢心剑
    剑是凶器。

    但剑却被称之为君子。

    ,,百兵之君。

    自古。行侠仗义者。多佩剑而行。

    文雅高尚者佩剑。将军统帅佩剑。帝王刺客佩剑。甚至凡夫俗子、读书之人。亦佩剑。

    所以。剑代表著降妖除魔的神物。亦代表着读书人的正气和决心。

    自古以來。有关于剑的传说数不胜数。而剑的种类。也分成许多类。

    重剑。轻剑。宽剑。窄剑。短剑。长剑。子母剑。鸳鸯剑。袖里剑。口中剑……

    甚至。有些人。以自己作剑。以草木竹石为剑。以一片树叶一朵落花为剑。那当然已经脱离了正常剑的范畴。达到了道的境界。

    厉寒明显还沒到道的境界。无法以天地万物为剑。

    所以。他还是必须购买一柄不错的剑器。來匹配他日益提高的剑术修为。

    一柄合适的剑,就是必要之举。

    哪柄合适。

    厉寒眼前的剑器柜台,当是中品名器级宝剑,就不下三十柄,而其中最吸引厉寒的,一共有六柄。

    这六柄,其中之一,如飘带柔软,如丝绸艳丽,色彩缤纷,轻若无物,据说出剑之疾,可盖过风声,名叫丝罗轻裳剑。

    这是一柄中品中等名器,要价八万,不高,但也不低,对于追求出剑速度的人,肯定是首选之举。

    不过,此剑重阴不重阳,重柔不重刚,虽说剑术到了极致,刚柔并济,可刚可柔,可厉寒明显还沒到那样的境界。

    这样的剑,女子倒是适合使用,但明显并不太符合厉寒自己的选择,所以放弃。

    第二柄剑,雪白反射寒光,刚柔并济,似是一面镜子,可鉴出世间万物。

    此剑名叫‘冰清玄剑’,是一柄中品上等名器,要价十二万。

    尚可,但不是很适合,再看看。

    厉寒看向第三柄剑。

    第三柄剑十分特异,狭窄细长,如梦如幻,只看一眼,整个人就如坠雾中,意识沉入万千深海。

    即使以厉寒的意识之强,精神力之强大,居然一个沒察觉之下,也差点中招,晃了一晃神,才回过神來,不由大骇。

    这居然是一柄可以影响人精神力的剑。

    ,,幻道之剑,一梦剑,可微略操控,影响对战人的精神,意识,从而更快决定胜局。

    此剑为一柄中品极等名器,要价赫然高达十八万。而以厉寒的幻技造诣,如果这柄剑在他手上,显然能发挥出更高的作用。

    这让他不由心中大动,差点一个冲动,就将其买了下來。

    不过他毕竟心性坚定,只是动了一下念,就强迫自己将其压了下來,继续把第四,第五,第六柄剑看完。

    第四柄剑,名叫‘铁山剑’,铁山二字,说明一切,其厚,其重,皆让人乍舌。

    这同样是一柄中品极等名器,宽过手掌,重若千钧,据说一剑下去,能劈断山岳,截断河流,适合用重剑之人。

    厉寒并不是炼体型修者,对这种剑,只看了一眼,便无甚么兴趣,将其略过。

    第五柄剑,看一眼就有一种心碎的感觉,仿佛有所残缺。

    剑身之上,一道巨大的伤痕,一看就觉得让人落泪,不明白是谁,炼制出了这样一柄奇特之剑。

    整柄剑呈绿色,模样古朴斑澜,沧桑意味甚重,剑柄之处,有一轮弯月的痕迹,也缺了半截。

    如此一柄剑,也能拿上展台,作为物品拍卖。这明显是受过重创的一柄剑啊……

    厉寒与应雪情皆大讶,同时转头朝旁边的介绍铜牌之上看去,越看却越是惊讶。

    “‘碎心缺月剑’,曾是一柄上品名器,因炼制失败,中途炸炉,炼器师亦因此而陨。”

    “但此剑却沒有毁去,只是中间多了一道狭长而难看的伤痕,故品阶亦掉至中品极等。”

    “剑出无心,天地皆伤。这是一柄伤心之剑,非意志坚定者不能驾驭,威力巨大,堪比上品名器。要价,二十三万,”

    “中品极等,原來竟然是一柄上品名器,要价高达二十三万。”

    厉寒与应雪情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还有惊讶以及怦然心动。

    上品名器,即便是最便宜的上品名器,至少也要三十万以上,更不要说,只是区区二十來万。

    这样一柄剑,难怪摆在了这里最显眼的位置。

    即使其因为炼制失败,变成了一柄中品极等名器,但也截不是其他普通中等极品名器可比的。

    毕竟中品极等名器里面,也有高低之分,像之前的幻道之剑,一梦剑,也不过十八万;重剑之祖,铁山剑,亦不过二十万。

    而这柄剑,几乎到达了中品极等名器的极限了,高达二十三万。

    如果不是看过最后一柄剑,厉寒铁定就选择了这柄碎心缺月剑,因为其等阶摆在那里,此剑一出,威力更是无与伦比。

    可只是看过最后一柄剑第一眼,厉寒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移动,直接选定了它。

    因为这柄剑,有一种纯粹的感觉。

    它沒有任何附加,无冰寒之感,无丝罗艳丽,无速度加成,无幻道影响,也沒有重剑无锋,更加不会给人伤心绝望的感觉……

    这就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一把剑,就好像,是这天地间,本就应该有的一物,就静静躺在那里,沒有沾上一点凡尘。

    如果要用两个字來形容它,就是无垢。

    干净,它就是一把剑,不用任何其他属性來装饰它的华丽,如果粗一看,这柄剑在其他五柄剑面前,不值一提,根本沒有一丝价值。

    说它是小孩手中的玩具都不为过。

    可正因如此,它才得到了一柄剑的剑心。

    剑心纯粹,才能如一。无垢无净,不惹凡尘。

    这柄剑,是最接近剑道的一柄剑,其他剑,威力大则大矣,却是因为带上了太多的附加,反而落在了下乘。

    厉寒看了一眼旁边的介绍,更是瞬间就下了决定,毫不犹豫,掏出身份令牌,将仙功刷了,将这柄剑取到了手。

    二十三万一下用出去,厉寒八十万仙功,一下子用去了四分之一,只剩五十來万。

    顺带,也拿到了两枚通行令牌,将应雪情的也一下补足了。

    在这换宝会上,某一个人,花费超过一定额度,是可以按照消耗仙功数额,额外奖赏通行令牌的。

    这令牌,可以带人,也就是说,这是土豪才有的权利。

    毕竟,有些人就会带些什么小弟,婢女,妻妾,子弟之类的,虽然这些人可能沒有资格,但驾不住带他进去的人财力大,愿意为他们花这个钱。

    所以,花费二十三万,就能拿到两枚,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这表示著,应雪情就不用在这外面花费冤枉铁了,可以留待稍后的机会,进行竞拍阁,换取更好的东西。

    随后,厉寒看向这柄剑的介绍。

    “无垢心剑,此剑原是一位剑道大师遗传下來的作品,据说其晚年,弃剑归隐,生前名剑,尽皆送人,唯独留下这柄无垢心剑,日日相对,久观其剑,或许能参悟至高无上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