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和平乐土
    “准备吧。”

    最后,人群中,一名身穿黄衣,浑身有著丝丝大道气息流转,有若天上仙人的中年男子,神色严峻,缓缓开口说道。

    他目如朗星,面目俊朗威逸,身周环绕著一片片紫色星空。这紫色星空不断旋转,升起又沉落,如同含著某种大道奥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厉寒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这一届神王陵的陵主,赫赫有名的‘风林剑主’秋龙上,法丹境中期的修为。

    而另外几人见状,亦是点了点头,左侧一名黄衣神僧,闻言之后,左手一招,掌心中顿时平平飞出一只锦盒。

    这锦盒颜呈赤红,烂烂生光,里面传出阵阵梵音,不用看就知道其物非凡。

    锦盒之外,还贴著一张黄色封条,隐现血色‘’字符,蕴含神辉,似乎亦极是不凡。

    黄衣神僧沒有用什么钥匙或者蛮力直接去开启此盒,而是张嘴轻吐了一字道:“唵。”

    其声隆隆,有如雷震,本來紧紧贴合锦盒的封条顿时如受感应,自动燃起,化为一道橙光,遁空而去,消失不见。

    赤红锦盒自动打开。

    锦盒之中,不见别物,只有半张金书,这就是梵音寺的镇宗之宝,上古年间,曾经名闻天下之物,下品宝具,渡世金书。

    可惜的是,这渡世金书不全,只有下半张,上半张被用在了封禁魔祖肉躯之上,是不能轻易动用的。

    这次为了以策万全,梵音寺代主持,‘地叶大师’才将其请了出來,作为这次对抗妖祖逻天的另一手段。

    而看到此幕,人群之中,另一名身材窈窕,身穿一袭水湖蓝色衣裙的蒙纱斗笠女子,亦是一声不吭,翻手从背后取出一道黄绸布包,打开。

    布包之中,是一具五色斑澜,如同经历了时空万古的奇异古琴。

    她就地盘膝坐起,将古琴横于膝头,神色严肃,一言不发,但双手十指之下,却如同自动搅起了空间波动,在她双手十指下的空间,如同水波泛起阵阵涟漪。

    在她膝头的那具五色斑澜古琴,“铮”的一声,无风自鸣,不弹而响,天空之上,云块都被震碎了七八朵。

    “渡世金书,风弄沧海琴,有此两大宝具在,我们此战,必胜。”

    见状,另外几人,一齐眼光炙热地盯著半空中悬浮的那半页金书,以及水湖蓝蒙面女子膝上横放的五色古琴,都对其羡慕嫉妒得很。

    众所周知,天下武器,一共五等,共分为凡,名,宝,神,圣五级……

    凡器一至九品,是天下大多数人使用的武器。

    凡器之上,就是名器。

    名器已经极为稀少,只有混元境以上弟子,才有较少机会得到。

    到了气穴境以上,名器就已经比较多见了,但往往也只是中、下二等的名器,到了上品名器依旧是可遇不可求之物。

    不过名器还只是可遇不可求,依旧有机会得到。

    像一些宗门长老,各大宗主,都拥有上品名器,甚至极品名器这等的宝物。

    但像宝具级,那就真不是这个世间的人能掌握的神兵利器了,每一件,都拥有著毁天灭地,莫大的威能。

    在上古时代还好,还有几件。

    但到了千年之前,八宗的镇宗宝具都拿去镇压魔祖肉躯之后,宝具就已经几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了,极品名器,伪宝具就是极限。

    当然,这并不是说,八宗就真的完全沒有宝具了,像梵音寺,他们的‘渡世金书’,当时就只拿去了一半。

    还有一半,被他们留在宗内,依旧可以随时取用,作为镇压宗门,底蕴之物。

    而除了梵音寺,还有一宗门的宝具,平时虽然也在镇压著真龙王朝的地底。

    但是,这次为了彻底解决妖祖这个大患,增加胜算,特意取了出來,作为此次大阵的杀手锏之一。

    这就是此刻,水湖蓝女子取出來的古琴,风弄沧海琴,伦音海阁的唯一宝具级物品。

    和渡世金书一样,风弄沧海琴亦是下品宝具。

    当然,真龙皇宫地底的封印大阵,必会因为缺少了这一件宝具,而变得残缺了几分。不过有真龙王朝的圣皇在,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再说还有另外八大宝具依旧在镇压著魔祖肉躯,只要中心封禁未解,魔祖永远都难以从中逃脱。

    所以,这也是众人这次放心,愿意让舒雪蒲取出风弄沧海琴,作为此次星辰剑阵大阵的阵眼的一大原因。

    ……

    两大宝具现世,六大法丹,两大伪法丹并列虚空,盯著绝命原的上空。

    那里,一道巨大的青色风旋,莫名出现,然后越变越大,并急剧旋转著朝下空降落。

    四周的地面,飞沙走石,便连浓厚得看不见人影的黑雾,亦消散了几分。

    绝命原中,四周埋设在地底的灵石,剑碑,顿时如受激发,纷纷亮起。

    整个绝命原,在这一刻,浓雾渐去,四周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如同无数颗星辰。

    星辰之光纵横交梭,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剑阵。

    剑阵之光直冲云霄,可怕的风雷之气,将四周的虚空都激得一阵发颤,如同湖面起了气泡,不断破裂。

    终于,风旋落下,其中甩出数个昏迷不醒的身影,还有一道气息霸世,身躯浑圆,浑身布满了漆黑纹路的巨大恐怖妖兽。

    ,,半步妖侯级,只差一步,就彻底踏入了妖侯期境界的,妖祖逻天。

    “终于來了。”

    见状,虚空中,另外两边,操控剑阵的两人,亦随之走出,融合到了人类的队伍中,与他们前后包抄,将那头皮球样的妖祖逻天困在了其中。

    “这是,”

    妖祖逻天甫出來时,摇了摇头,仍有些脑袋不清醒。

    厉寒等人都被虚空传送之力,弄得直接晕迷了过去,它却仍然无事,只是依旧有些发懵。

    待它看清四周迷蒙璀璨,仿佛一道道星辰一样密布四周的剑阵,神情终于也不由一变。

    随即,目光落到前后十道气息同样恐怖的身影上,更是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该死,这怎么可能。”

    “动手。”

    不待它反应过來,人群中,梵音寺代理主持,半步法丹境的‘地叶大师’催动渡世金书,瞬间散发出一团刺目金光,无数血色‘’字符凭空出现,将它团团困住。

    随后,另外九人,天工山掌门,法丹境后期的‘天工百妙’唐元礼,神王陵陵主,法丹境中期的‘风林剑主’秋龙上……

    同为法丹境中期的,长仙宗现任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等等,各自运转玄功,手持武器,朝它围了过去。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而另一边,伦音海阁现任阁主,身穿水湖蓝长裙的蒙纱女子‘舒雪蒲’,却待在原地沒有动。

    她十指按在膝上的五色古琴之上,目光却朝旁边的另一名灰衣青年扫了一眼,轻轻道:“天白,将我们的弟子带走吧。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一切就交给我们吧。”

    “好。”

    旁边,一身灰衣,气息苍老的伦音海阁大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从人群中飞出,沒有立即出手攻击。

    反而是手一招,大袖一挥,将地面上晕迷的八人齐齐包裹了起來,并平平送出了星辰剑海大阵包围的范围之内。

    随即,他这才回來,想到刚才所见,不由低低一叹。

    去时满满一小队八宗精英,足足近二十人,回來不到一半,只有八人幸存,这个减员比率,还真是惊人。

    不过这就是代价,正因如此代价,所以他们才更不能让牺牲白费,这一战,妖祖必灭。

    想到此,秦天白的眼神坚定了下來,俯身冲进了战圈。

    恐怖的星光亮起,冲上云霄,整个绝命原,一刹那完全被剧烈的白光掩盖,再也不见他物。

    剑吟声,琴鸣声,哀嚎声,地裂声,各种声音交错入耳,整个修道界,近千年來,最激烈,惨烈的一战,终于爆发。

    八大#法丹,两名半步半步法丹境强者,手持两大宝具,又借助星辰剑阵大海的力量,历尽各辛万难的情况下,终于,将妖祖逻天击杀,解除了人类的一大危机。

    不过,这一战,人类方面,也不是沒有损伤。

    相反,损失十分惨重。

    首等,就是进入妖区后方担当引诱任务的十八名精英弟子,只回來八人,而且至今还晕迷不醒。

    而与妖祖逻天一战中,八#大法丹,两大半步法丹,亦损失两人,分别是葬邪山山主,‘七星龙尺’风千里,法丹境后期强者,以及梵音寺代理住持,手掌‘渡世金书’的地叶大师。

    而另外在外围参战,参与包围的近百名气穴境强者,半步法丹境强者,亦死伤数十,堪称惨烈至极。

    不过,修道界的和平曙光,终于到來。因为随著这一天,妖祖逻天的死去,人族大军开展了大反攻。

    沒有了妖祖逻天统一统筹,妖族大军各自为战,互有心思,终于,在第十五之后,妖潮开始退去。

    人族除了留下一部份人,继续留在此地,清理妖族之后,剩余的人,开始撤军,朝著真龙王朝腹地撤回,各自回归宗门。

    ……

    ps:本卷终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