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星辰剑海(下)
    暗红通道狭窄漫长,途中也有许多险关,但在玲浮屠,邪无殇等的攻击下,终究有惊无险地穿越过去。最终,他们来到一处十分巨大的洞窟之中。洞窟之顶,是一幅花纹繁复的鬼脸,栩栩如生。鬼脸之下,就是次弟繁复,仿佛一朵巨大莲花状分布的血池与火焰。月悬中天。明月一如鲜血的颜色,妖异而恐怖,而魔罗祖窟中,更是莫名阴森,显得有些非比寻常。那些密布近百的血池中,随著明月的升起,一缕缕血之精气仿佛丝线一般朝著上空冲起,仿佛地面上突然长满了红毛。当然,如果从上往下看,却又似是天地之间突然持起了一串串珠帘,如同下雨一般,只是这雨,是红色的。而那些分布四周的妖火盆之中,紫火亦随之冲起,一道道扭曲诡异如笑脸,仿佛也突然拥有了生命,阴森森似魔鬼。而溶洞的正中,那只形状像是皮球,显得有些胖态可鞠的怪异妖兽,浑身之下,忽然多了许多漆黑的花纹。这些花纹,一道道扭曲像像是蛇一样,看一眼就会觉得眼花,而且在不断蠕动,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它肋下的那对肉翅壮大了许多,而且赫然变成了暗紫之色,上面的花纹最是密集,一根根青筋凸出,彻底贴合在那些花纹之上。 ge已更新在它的下腹部位置,那枚妖丹,几乎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只差最后一丝,上面有道道雷电火花在闪烁,缠绕。只是望一眼,就觉得那枚妖丹有毁天灭地,甚至于打破苍天的能力。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不是那不断注入鲜血精气到它的身躯之中的血池,亦不是那些似乎在燃烧起来的天材地宝。而是来自于它前方,那枚通体晶莹,散发出浩浩晶辉的奇异碎片。这块奇异的晶莹碎片,早在七日之前,就已光芒黯淡,华彩尽敛。然而此时此刻,它竟然重新恢复了它昔日的光华,而且似乎经由了什么秘法催动,比七日之前的光彩更盛了一分。整枚白玉圆盘碎片,晶莹蕴洁,纤尘不染,皓皓乎如同一块天上掉下来的明月,悬在半空中,尽展洁白,神秘璀璨。随著头顶圆月洒下万千光辉,白玉圆盘碎片被月光照射,亦蒙上了一层妖红,上面的土黄巨山虚影,再一次出现,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壮大雄伟得多。简直似欲撑破天地。在所有人肉眼不能及的天地高处,神秘无穷的法则罗网,再次悄然撑开一丝。虽然它在以更快的速度不断恢复,但是就是这一丝之差,对于下面突破妖侯期的妖祖逻天来说,就弥足珍贵。而今,量变引起质变,终于,到了它这一生最重要的一刻,妖侯之境,就在此时。“轰隆!”头顶的天空,阴云密布,猛然无数雷蛇,从阴云之中探出头来,一齐劈下,遮蔽了天空上的明月。与此同时,白玉圆盘碎片亦再一次耗尽神能,光华尽散,叮当一声,掉落在地面上来,滚了几滚,落入一道狭窄的缝隙中。这一次,妖祖逻天没空去管它了,因为,它正神情紧张地,注视著头顶天空的雷电。那对小小的绿色眼睛,里面露出了兴奋,期待,还有紧张等色。挨过这头雷电,将这丝雷电引入自己体内,将整枚妖丹完全淬炼成能抗得住雷劫之力的妖丹,甚至升华,进阶等。它就能突破整个妖族,不,亦是人,魔等各族,都共同敬仰瞻望的一个至高境界,早已成为了传说的存在引雷期。也就是妖族之中俗称的妖侯期。侯之上就是王,只要再进一步,它就能成为妖族之中,近万年来都没有妖能成为的,唯一的王。……今夜,是月圆之时。今夜,也是血月之夜。今夜,是一个妖族之中,注定与众不同的契机,称之为妖魔夜诞。妖祖逻天选择在了在今夜突破妖侯境,也未尝没有名留后世,让众多妖魔保持敬畏,以及成为传说中的原因。而且今夜,的确是一个好时机,血月之力最是浓厚,也远比普通时候突破妖侯境的机会大。“呼、呼……”它的皮肤鼓著气,浑身的黑纹都更加快速地蠕动起来,仿佛里面的东西已经要鼓涨生出。溶洞上空,滚滚黑云,如同山峰一下压下,沉重得令人窒息。仿佛下一刻,整座晦暗生死峰就要被压垮。但这当然不过是一个比喻,这晦暗生死峰不可能被压垮,但是,那隆隆的乌云,的确十分可怕。无数紫色,红色的雷电,仿佛一片树林,齐齐劈下,蔚为壮观,声势惊人。估计很多人一生,都没有见过。当初厉寒等人遇到的,那头半步妖宗级的三尾雷鳗,突破妖宗境时,遇到的雷劫,与此时相比,不过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厉寒等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它的洞穴的。看到它此时的情景,即使厉寒等九人再愚笨,也不可能不知道它在干什么。九人没有想到这么巧,竟然刚好让他们遇上。如果早一步,他们也许就会轻松许多,妖祖逻天不会到达今时之境界,差点算是半只脚踏入妖侯境了。而如果迟一步……这个结果众人根本不敢细想,只是想一下,就会不寒而栗,感觉到难言的惊恐。如果迟一步,真正让妖祖逻天突破妖侯,那到时等待他们的,无非也是死路一条。而等待整个真龙人族的,亦是全军覆没一途。就算八宗高层在绝命原设下了星辰剑海大阵又有何用?再强大的剑阵,没有把它引到其中,就发挥不了作用。甚至就算把它引到其中,凭几名法丹境的低阶者,布下的剑阵,又岂能真的对付得了一头境界达到通天彻地境界的恐怖大妖。到时候,估计也只有阵毁人绝,灰飞烟灭的结果了吧。“还好,还好……虽然没有早上许多,但并没有晚上一步,就算赶上,万幸,万幸!”“不能再等了,趁它正在经受雷劫的时机,为了不使外面的众位同道牺牲白费,这一战,不容有失。”“上,全力一博!”这一刻,不用更多的言语,厉寒,万璇纱,应雪情,玲浮屠,邪无殇等,一个个纵身而起,越过地下的百千火盆,血池,仿佛九道悬空而飞的大鸟,直扑向溶洞中央位置的妖祖逻天。“找死!”溶洞中央,那头状如皮球的恐怖妖兽,见到它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忽然扑过来几个人族,心下开始也是微吃了一惊。它正奇怪怎么可能有人族能跨越茫茫无尽的妖族大地,到达了它修炼突破的腹地中心,难道外面那些守护妖族都是吃干饭的吗,一点没预警?但就在此时,瞥见厉寒等不过是几个修为不过气穴境的小娃儿时,它的那张脸上,顿时露出不屑之色,甚至还有一丝冷嘲。“莫非,是人族那边,得知了我要突破妖侯的消息?看来,上次重伤了那个人族小子,还是让消息泄露了一点出去,不过这也没什么。”妖祖逻天心中暗哼。“就你们几个废柴,如果是来几名法丹,或许还真能对我突破造成一些不小的干扰,影响到我的成败。就你们么……”“几只跳梁小丑,正好缺进阶的血气,原本还想拿那几个属下开刀,既然你们跳出来了,人类的血肉精气更是适合我们妖族,那是再好不过。”“呼!”它一张口,喷出一大团深紫近黑的奇怪唾沫,这唾沫飞到半空中,竟然自行燃烧起来,变成一团团脸盆大的紫火,虚空都为之焦黑。一共九团唾沫,燃烧成九团焰火,分别朝著厉寒,万璇纱,应雪情,玲浮屠等九人飞来。呼!那一刻,明明黑色火焰相距还有近百丈距离远近,但厉寒,万璇纱等,一个个面色,感觉到了那火焰的可怕。这绝对不是普通凡火,甚至,超过了厉寒曾经吸收过的中品灵珍,赤帝长生火的级别,绝对是高品火焰,甚至有可能是顶级火焰。这等火焰,别说气穴境,就是法丹境强者来了,估计也要重伤。而像厉寒,万璇纱,应雪情这等气穴境弟子,估计一旦沾上,就是化成焦炭,飞灰烟灭的下场,绝没有任何饶幸。这,就是半步妖侯境的可怕吗?这一时刻,妖祖逻天根本连威势都没有露,只随便吐了一口唾沫,都瞬间令厉寒,万璇纱等,体会到了生死危机。而在外界。梵空冥,卓超群,司徒尚季,除小小,蓝潭等五人,共抗那头妖宗虎鲨,战斗也到了最后的时刻。除小小第一个身死,被妖宗虎鲨顶上了半空之中,一口鲜血吐出,顿时花容玉陨,死于非命。但她回头,望了一眼,这一生,荣华过,快乐过,有人追求过,也有过喜欢的人过,那就足够。至于其他,那就让后续能活著的人,继续她的精彩吧。此生,有憾,唯独无悔!而第二个,就是蓝潭。此刻,他那柄无鞘怪剑之上,早已坑坑洼洼,布满了裂痕,看似一碰就要碎。他这柄剑,也是一件下品名器。以前他是外门弟子时,就拥有下品名器,曾经让不知多少外门弟子惊艳羡慕。后来,到了内门,甚至顶峰,他的这柄宝剑,依旧不曾更换,还是下品。再落到一些拥有中品名器,甚至上品名器的弟子眼里,自然不够看了。但是,他还是用得很顺手。破剑蓝潭,破剑蓝潭,今日,他这柄随身了不知多少年的破剑,亦近乎完全损毁了。但他脸上没有任何痛惜的神色,脸上依旧一片决然。感觉到道气的严重消耗,知道时不我怠,只怕陨命就在倾刻之间。 瞬间,蓝潭深吸一口气,身躯之中,响起了“噼哩啪啦”的清脆爆裂声。“咔,咔……”一道道道气贯注到他手中的宝剑之上,宝剑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吟。如果换以前,蓝潭肯定心痛得眉头都皱起来,可此时,他完全顾不上这许多。无鞘怪剑之上,一道蓝光,瞬间以剑柄为起点,朝著剑尖蔓延而去,扭曲弯折,如同龙形。地皇剑诀之极星夜斩!“唰!”半空中,出现了无穷的蓝光。这蓝光,星星点点,如同最美丽的星辰,那一刻,不断放大,竟然遮盖了头顶上的明月。连远处溶洞上空落下来的雷霆,都短暂的失了三分颜色。一道恐怖的剑光,凭空出现,“唰”的一下斩出,无鞘怪剑直接断裂。但蓝光不断,依旧重重地斩在了妖宗虎鲨的身上。“轰!”一声恐怖的巨响传出,饶是妖宗虎鲨这样厚实的皮毛,寻常凡器难伤,亦在此刻,身上多出了一道恐怖的血痕,背脊几乎被斩断。“吼!”它喷出一口五色光波,五色光池瞬间击中体内道气耗尽,早已摇摇欲坠的蓝潭身上。瞬间,用尽毕生道力,使出这一剑的蓝潭,整个人如被重击,在千分之一个瞬间,就炸裂为无数血色碎片,四散纷飞。他手掌心中的那柄无鞘怪剑,亦随之“咔嚓”一声,彻底碎裂,再也不复存在于这个世间。“蓝道友!”半空中,响起了梵空冥,卓超群,司徒尚季三人的惊呼,还有悲痛。他们三人实力最强,因此承担的压力也强,但终究,比除小小,蓝潭要厉害些。不过连续看到两名队友身陨,一刹那之间,即使佛也有火,哪怕是梵空冥这等不问世事的佛道修者,此时亦眼眶都红了。明王怒目!。梵空冥身周,经此一番大战,早已破破烂烂的袈裟,在这一刻,却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辉。一尊巨大的佛陀,眉如刀竖,眼似剑生,矗立在他身后,双掌合十,威势凛凛。“轰!”蓦然,明王睁开了它的眼睛,里面两道红光,一下射出,笼罩了那头妖宗虎鲨。……ps:大章,二合一章节,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