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三界万象珠,终
    整整三天,三天三夜的时间,厉寒与万璇纱不眠不休,在冰雪山谷中寻找了偌久,但却沒有发现任何一处可以通往外界的通道。

    两人不是沒有想过退回地洞,沿著原路回去,可惜,回途亦是死路,根本行不通。

    其后,两人又想直接翻越这茫茫高山。

    然而,高山万丈,四周全是陡若刀削,兼且滑不溜手,别说道技根本飞不上去,就算能,只怕山后面,仍然是山,飞雪之外,依旧是雪。

    到时候,两人不冻死,也要累死。

    最后,实在无奈之下,两人重新回到地下黑河,准备沿著黄泉河两岸,走出去。

    然而,行走许多,到最后却发现,两侧亦是无路。

    黄泉河水,浩浩汤汤,东西而流,东面是自一方石壁中穿出,除非两人敢冒死,钻入河底往上潜行,否则根本找不到出口。

    但黄泉河水片羽不浮,遇物即腐,两人实在沒有这个能耐,沿著这河水穿越出去,而且谁知道那通道出口到底在哪里,如果在山壁中穿行数百里,上千里,就算两人沒被河水腐蚀成枯骨,光维持周身的道气护罩,也要精力耗尽而死,根本不可行。

    而往下潜行,亦沒有通道出路,黄泉河水最后直接流入地下,估计在地底再次形成一条地下河。这让厉寒两人不由完全绝望,在通道中待了整整一天。

    直到第四天傍晚时分,厉寒呆坐在地道出口,面对山谷,目光无意识,无焦点地四处乱扫,其实完全不抱希望。

    只是,当最后一缕斜阳打下一缕橘黄色的暖光,落在之前他们发现赤凤化形花的所在,那块巨大的突出风化岩,那块高高凸起的半月形石台之上,猛然之间,厉寒眼睛一亮。

    “对啊,怎么忘了那里,”

    他猛然记起,当初,那条被他们击杀,修为高达半步妖宗级的冰晶魔蟒,就是从那块风化岩后游出。

    既然风化岩后无处藏身,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石岩之后,应有一个隐蔽的蛇洞。

    既然有蛇洞,说不定,那里,就是出去的通道呢。

    一想到此,厉寒顿时掩饰不住惊喜,即使日已夕斜,一天已经过去,他仍是按捺不住,立即叫醒万璇纱,两人沿著冰壁攀援上去,來到那块巨大风化岩之后,果然看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就藏在风化岩之后,只露出一半。

    另外一半,则深藏岩石之下,而且往里一望去,漆黑不见底,黑幽幽的,明显深不知几千里。

    掏出一块月光石,以作照明之用,厉寒两人技高人胆大,再加上知道这洞中的妖兽,冰晶魔蟒已经被他们击杀,自然全无所惧,直接走了进去。

    不过虽然不担心,但万防万一,两人还是开启了一层防御道技,厉寒周身,闪耀著淡淡的淡金光芒,万璇纱身周,则是蓝纱浮动,有若烟云,赫然正是两人各自所学的最强防御道技,五行十方诀,以及烟笼蓝纱。

    有了月光石的照明,洞壁四处清晰可见,这冰洞虽然四壁皆冰雪,然而竟然越走越是温暖,经过一天一夜,两人终于走出石洞,赫然发现,他们真的走出了冰谷,出现在一处奇异的地界。

    这处地界,浅蓝透明,有如一层光幕,将他们罩住,他们就像困在光幕中,难以出行。

    朝四周望去,厉寒与万璇纱骇然发现,四面八方,除了他们出來的地方,尽是这种浅蓝光幕,有如水波涟漪,光影变幻,幻化出无穷无尽的异景。

    “这是,”

    厉寒与万璇纱面面相觑,都有些作声不得。

    眼前的这一幕,出乎了他们的想像,即使穷尽他们一生的智力,也想不出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如此一处奇异的存在。

    “这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我们好像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进不得,出不能。”

    环顾四周,只见这些水蓝光幕,隐约形成一个环形,如果把他们來时的那片空间也包括其中的话……厉寒突然有了一个骇然的想法:“莫非,我们被困在了一个圆球之中,”

    “圆球,”

    刚开始沒有注意,随后,沿著光幕朝周围走去,却发现,确是如此。两人惊骇欲绝的发现,自己两人,居然是真的被困在一个巨大的光球中。

    这个光球,通体淡蓝色,就像是一层海水将他们包围,而这里面的空间,却又大的不可思议,蔓延无际。

    配合他们之前在地洞中的见识,他们觉得,自己等人,现在似乎是莫名被吸引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而这处空间,包罗万象,有海水,有岩石,有山谷,有通道,有地下泉河,亦似乎还有其他某些,他们未曾探知之处。

    “嗯。”

    闭上眼睛,知道妄自猜测也猜测不出什么,厉寒干脆盘膝坐下,伸出一只手去,仔细地感应面前的这层水蓝光幕。

    当他的手掌按上这层水蓝光幕之时,只觉触手温润,果然如同一层水气抚摸在手掌之上,用力一压,光幕就会微微往内凹出,而手掌缩回,又变回原样。

    然而无论厉寒想尽什么办法,用指敲,用掌劈,用刀砍,用剑削,甚至引动全身道气,催动赤洞蛇牙爪,都无论如何,也穿不破这水蓝光幕,似乎它别有一层禁制,蕴含了某种天道规则,穿不出,打不破。

    万璇纱自然不甘心,也试验过各种办法,然而最终,折腾得筋皮力尽,足足几个时辰之后,她也只有无奈收手,坐在地上,双眼望著面前这层水蓝光幕,两眼无神。

    眼前所遇所见,一生之奇,可称是从所未有的际遇。因为未知,所以神秘,因为神秘,所以恐惧,因为恐惧,所以心乱。

    即使是一向坚定的两人,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束手无策了。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间,厉寒再一次站起了身來,却忽然再次靠近光幕,然后坐下,伸出双掌,抵在面前的水蓝之幕之上。

    旁边,万璇纱看著他的动作,双目木然,全无神采,刚刚就是这样,各种手段都试过了,再试,还有何用,不是嫌白费工夫么。

    也许,两人只有在这里等死,等到自己储物道戒中所有的食物全部消耗怠尽,谷中还遗留的蛇肉和地道后方的那潭小鱼全部吃光之后,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亡了。

    可是……怎么甘心,怎能甘心。

    只是,再不甘心也只得认命。莫名來到这处莫名其妙的空间,一切遭遇,都超出了万璇纱此生所能想像的极限,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所以,只能呆呆地,无神地看著厉寒,在那忙碌,却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些什么。

    ……

    厉寒并沒有管万璇纱的发呆,他此时,正好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十分激动的,立即站起了身來,再次到水蓝光幕前试试。

    他将手掌按在面前的水蓝光幕之上,闭上眼睛,放空心神,任思绪缥缈,东游西荡,什么也不管,只是故意将一部份神识,渐渐地朝著双手掌心之上引,使其更靠近这层神秘不知到底是何物的水蓝光幕。

    随著神识的慢慢靠近,以往无论用各种蛮力,皆无法破除的水蓝光莫非,蓦然有了奇异的变化。

    先是光幕之中,浮现出了一圈一圈,如同大树年轮一般的圆形涟漪,接著,这些圆形涟漪连成光圈,散发出奇异的金光。

    金光之中,闭目盘坐在光幕之前的厉寒,面容神圣庄严,如同佛陀。其一双手掌,亦与此同时,放射出了淡淡的金辉,身躯之上,也慢慢变得金黄,似乎与周围的光幕融为了一体。

    “这是,”

    本來不甚在意的万璇纱,见到厉寒此幕,不由得大惊,先是惊奇于他居然能引动这光幕的变化,随即,却见他久久沒有醒來,又担心他深陷其中,不得醒來,是不是遭遇了什么无法预知的变故。

    不过她又不敢妄图叫醒他,谁知道他是不是在什么关健的时刻,如果因为自己,功亏一篑,或是造成某种难以想像的影响,对他有什么后遗症,她更是难以原谅自己。

    所以虽然满心担心,然而万璇纱此时也只能站在厉寒身后,紧张而期待地望著他的背影,等待他自己醒來。

    除非……厉寒身上出现什么不好的变化,或是这光幕,又有了其他的变化,她才能考虑,是不是要强行将其拉开,结束这种怪异的局面。

    只是现在,明显还不到时候。

    ……

    光幕一如万璇纱所料,果然出现了变化,不过这变化,却让万璇纱一阵迟疑,不知到底该不该让厉寒中止他的探索。

    却见四周的光幕之上,从水蓝变为金黄之后,又慢慢地变为了土黄,仿佛大地一般厚重,而厉寒的身影,却仿佛是陡然倒映在了其上,开始还只有一尊,随后便慢慢变多,再变多……

    一尊,两尊,三尊,四尊……十尊……百尊,千尊……

    这些身影,全是同样一个模样,双目紧闭,神情庄严,身上散发出令人难以逼视的金光,似乎诸神降世,四周的光幕,一下全部这种光影充满。

    “这是,”

    万璇纱正迟疑间,猛然间,光幕再生变化。

    所有身影慢慢朝中间聚合,然后再陡然汇聚成一尊巨大的巨人,依旧是厉寒的面容,这尊巨大的巨人身影,身形一动,陡然化为一道金光,一个俯冲,沿著光幕落入了厉寒的眉心。

    厉寒浑身一震,立即醒了过來。

    “厉寒,你……”

    万璇纱难掩惊讶,正待细问。

    却见厉寒脸上,露出了奇异的笑容,忽然一拉她的手腕,道:“跟我來吧,我能带你出去了。”

    说完,直接闭上双目,猛然一踏,“噗嗤”,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戮破,下一刻,万璇纱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片有些幽暗的山谷,山谷之中,虽然看似阴森,但四周树木泥石,却俱都真实无比,显然,不再是那方莫名其妙的“幻影”,而是回到了“真实界”。

    “这是……你……”

    她望向厉寒,满脸讶异,不能置信。

    而厉寒,此时却正一脸沉吟,打量著左掌。

    他手掌一翻,掌心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拳头般大小,本体透明,里面却不断闪现水蓝,暗金,土黄这三种颜色,里面浮现出万千山川,飞雪飘飘场景的奇异圆球。

    “这是三界万象珠。”

    他有些梦呓般地说道,似乎即使连他自己,到了此时,仍有些难以置信。

    而万璇纱,听到此言,更是一头雾水,什么也沒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