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三界万象珠,下
    那头冰晶魔蟒虽强,但是,终究只是一头灵智尚在婴儿期的畜生,又岂能比得过厉寒与万璇纱这等万物灵长的智慧。

    不断用身法消耗冰晶魔蟒的气力,诱使它发出无效攻击,而另一边,两人却一者吸引,一者则找准机会,在后狂轰。

    虽然一下可能击不破这冰晶魔蟒的防御,但两下,三下,四下……总有一次,能成功将其打成重伤。

    就这样,这头冰晶魔蟒,虽然倚仗狂化之术,短暂的将自己进阶到妖宗初期的层次,不过它毕竟不能完全掌握这样的力量,一旦屡次攻击失效之后,它浑身的气息,开始如潮水般退缩。

    慢慢地,身躯再次缩小,身上的鳞甲,头顶的双角,亦慢慢消失,它再次恢复了那一条冰晶透明,半步妖宗级的模样。

    不过此时,恢复了原状之后,它的形状,就狼狈多了,头部还好,尾部,七寸等处,都是鲜血横流,染红冰壁,到处是坑坑尘尘的血坑。

    显然被厉寒与万璇纱多次击中,已是身受重伤。

    不过这头冰晶魔蟒也是顽强,即使如此,依然沒有退缩之态,反而依旧疯狂如旧,不断的扭转著身躯,追逐著厉寒与万璇纱的身影,发出一道道攻击。

    厉寒与万璇纱在消耗著它的气力,它又何尝不在消耗厉寒与万璇纱的道气。

    气穴境强者虽然体内道气可以源源而生,层出不穷,但是,那是指在不保持巨大的消耗的情况下。

    一旦消耗大于恢复,那么,道气最终还是衰竭。

    像厉寒与万璇纱这样大战,又是防御道技,又是高强度施展身法,还要不断发出一道道攻击,吸引这冰晶魔蟒注意,这样的消耗速度,再怎么恢复也恢复不过來的。

    即使两人中途不断服用一些恢复道气的丹药,此时亦渐渐感到有点乏力,难以为继。

    这也让两人明白,如果再不解决这头冰晶魔蟒,最后,其肉躯恢复力惊人,最后要倒霉的,只怕反而是自己两人了。

    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一定,知道能把这头魔蟒折磨到如此程度,已是不易,再拖延下去,只怕反而容易生出其他变故。

    所以,眼神一个交会之后,两人就明白了对方心中是什么意思。

    “不惜代价,速战速决,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轰,”

    两人瞬间加大了攻击力度,这一下,那头本就已身受重伤,体力不支的冰晶魔蟒,更是支撑不住了,眼睛中终于现出了一丝慌乱之意。

    “枯荣血手,”

    陡然之间,厉寒一只手完全的变成了血红之色,里面的血气似乎被全部抽干,整只手掌枯萎,只剩皮包骨头。

    但一股凶悍,凌厉,极其可怖的气势,却陡然生出。

    他一扬掌,一爪朝著那头冰晶魔蟒的腹部探去,却是打算一击必杀。

    枯荣血手,赤洞蛇牙爪中,最后两式之一,亦是一记极其凶狠凌厉的杀招,只因为攻击之时,威力太大,而手掌的变化太过恐怖,所以厉寒少有在人前使用。

    但在此时此地,如此冰谷之中,身边又只有万璇纱一人,面对这头修为远高于自己和万璇纱两人的冰晶魔蟒,厉寒终于用出了这一记杀招。

    滚滚血浪,如同潮水,朝那头冰晶魔蟒涌去,恐怖的劲风嘶啸声,响彻冰谷,飞雪四溅,一只巨大而赤红的手掌,仿佛探天巨勾,直欲将那头冰晶魔蟒一下破腹。

    冰晶魔蟒发出一声惊嘶,浑身急剧一滚,勉强避过重心部份,不过它身躯何其之大,厉寒见状,冷冷一笑,只是手掌一个翻转,就再次一探而出。

    这一次,它终于避无可避,身躯之上,顿时多出五道恐怖的指痕。

    厉寒这一爪,差点将它开膛破腹,不过饶是如此,鲜血亦如流泉,不断地朝外流來。

    “轰,”

    冰晶魔蟒终于畏惧了,有些不舍地看了上首的赤凤化形花一眼后,忽然身躯一动,竟然朝后退去,想向它刚才游出之时出现的那座风化岩后的隐秘蛇洞中钻去。

    然而此时此刻,厉寒怎么可能放任它逃走,到时候恢复伤势重新出來,又是一番大战,死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脸色一厉,厉寒掌势一变,恐怖的绿色气流,如同一团风暴,陡然响起。

    冰晶魔蟒只觉脑海中猛然一炸,精神力竟然受到控制,而后猛然爆开,面对厉寒这突然的一掌,再也无法闪避。

    厉寒的手掌,顿时重重地印在了冰晶魔蟒的下腹部,七寸部位。

    随著一番竹筒倒豆子般的清脆声响,这头冰晶魔蟒哀鸣一声,终于不甘的倒了下去。

    庞大的身躯砸落雪地,溅起漫天飞雪,整个山峰都似震了震。

    它眼睛中,露出极度不甘之色,甚至还有两滴眼泪,晶莹滚落,落到雪地上,瞬间冰化,凝成两颗细小的圆形晶珠。

    而上首,眼见到这头难缠的冰晶魔蟒终于伏诛,气力也几乎耗尽的厉寒,万璇纱两人,也终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飞身落了下來,靠在一旁休息,连马上去取上首的那朵赤凤化形花的力气都沒有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感饶幸,幸亏这头冰晶魔蟒沒有彻底突破妖宗境,不然,此时再沒有烈火同心雷的他们,估计只有等死一途。

    而也庆幸的是,厉寒与万璇纱此一战,配合默契,再加上厉寒的清风四重影身法,又隐有进步,缠住了它。

    再加上半地品攻击道技,赤洞蛇牙爪最后几式杀招的凌厉,才终于将其解决,也可称真是不易。

    足足休息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厉寒与万璇纱两人,才恢复了一点气力,站起身來,相视一笑。

    目光落到那头仿佛一座大山,堆聚在那里的冰晶魔蟒尸体上,两人脸上,随即又露出了喜色。

    “这头冰晶魔蟒既已伏诛,那么,那株四品低等灵花,赤凤化形花,就是自己两人的囊中之物了。”

    对视了一眼,厉寒沒有动,示意万璇纱去采摘。

    他对这灵花并无多大兴趣,全在于它日后能否炼制出天人造化丹,如果不能,也只是一株珍稀灵药而已。

    如果能,到时也要求助万璇纱帮忙,再加上这赤凤化形花是两人共同发现,理应属两人共同所有,所以,他才大方的让万璇纱去取。

    不管如何,这株灵花,暂时保存在万璇纱身上,的确比自己身上有价值。

    等日后自己寻找炼制天人造化丹的另外两株主药,再去找她就是,想來她也不会昧了自己的收获。

    经此一战,两人原本虽然见过两面,却也只算陌生。

    但如今共经生死,对各自的性子都有了三分了解,自然明白对方的为人,不至于携宝潜逃,或事后翻脸不认人。

    万璇纱见状,自然是满脸喜色,对厉寒感激的看了一眼,知道这是极度的信任才会如此,而她,自然也不会辜负这份信任。

    只是四品灵药的诱惑,实在让她难以忍住,所以她只是向厉寒点了点头,然后也沒有犹豫,推辞,直接身形一纵,朝著上首的冰壁之上爬去。

    很快,达到赤凤化形花所生长的那处半圆形冰壁之上,伸手取出一只玉制小铲,慢慢地将其连根带底下一小块厚冰,全部取了下來。

    最后收入一只硕大的寒冰玉盒中,为防灵气流失,还迅速的打出数道法诀,将玉盒封印了起來。

    如此一來,除非时间实在太久,或者经受某些难以想像的刺激,影响到了寒冰玉盒,否则,这赤凤化形花,至少可以在这寒冰玉盒中,保存数百年之久,而且药效丝毫不会散失。

    这就是隐丹门弟子的好处,她们对如此采摘一株灵药,以及保存灵药的灵性,新鲜度上,显然不是厉寒这样一个外行弟子可比。

    这也是厉寒宁愿让万璇纱去采摘,而自已乐得悠闲的另一原因之一。

    而当万璇纱下來时,却赫然发现,厉寒也沒有闲著,正蹲在那陀比小山还大的冰晶魔蟒尸身面前,手持一柄淡金小刀,不断忙碌起來。

    片刻之后,这头修为高达半步妖宗级的冰晶魔蟒,一身极品材料,如蛇筋,蛇骨,蛇皮,蛇牙,蛇目,甚至其临死之前,意外流下的那两滴蛇泪化晶,都被厉寒一一收起,一点沒有浪费。

    就是其心头血,厉寒也收集了四五瓶,以留待后用。

    倒是其血肉,实在太大,而且根本带不走,厉寒只能将其留在原地,不过还是切割了一大块最宝贵之处的蛇肉,放在储物道戒中。

    反正短时间内也不会坏,正好给两人当食物,弥补受损的元气。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