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三界万象珠,上
    “战吧……”

    看了一眼万璇纱,厉寒开口说道。

    既然不可能放弃那株赤凤化形花,两人一兽这一战就势无可免,总归要进行一番争夺,最后只有一方才能得到那株赤凤化形花。

    万璇纱也只是刚开始见到这头巨大灰蛇游出来时吓了一跳,并不是她的心性真就如此脆弱。

    既然这一路走来,都经过了不知多少危险,连真正的妖宗级妖兽都战斗过了,又岂会惧怕这区区一只不过半步妖宗级的魔蟒。

    点了点头,她也开口说道:“那就战。”

    对于赤凤化形花这等天地灵药,厉寒看重的,只是它炼成丹药后的价值。对于它是不是赤凤化形花,或是其他一株什么灵花,灵草,都没有什么分别。

    可对于万璇纱不同。

    对于她这等酷爱钻研丹道的人来说,没有比发现一两株绝迹灵药更能让她们欣喜兴奋的事情了。

    更别说,这株绝迹灵药,品阶还挺高,绝对有研究价值。

    至于赤凤化形花能炼制成天人造化丹,对于她来说,除非最后真能寻找到另外两大主药,炼制成功,否则其药用效果就没有什么意义,只是附带。

    所以,对于这种赤凤化形花,她比厉寒更加痴迷,更加非要得到手不可。

    ……

    看了一眼前方冰壁上盘旋游梭的冰晶魔蟒,见它似是有一丝忌惮,迟迟不发动攻击,厉寒也懒得跟它再继续僵持下去了。

    对视了一眼,他与万璇纱两人一左一右飞出,厉寒身形一动,整个人化作五道残影,一实四虚,五道人影同时发动攻击,直向那冰晶魔

    蟒全身攻去。

    而万璇纱却方向一改,直接投投向冰壁之上,去取那赤凤化形花。

    冰晶魔蟒陡然怒了,眼前这两个渺小的人类,它还没有发动攻击,他们竟然敢自己上来找死。

    “咝!”

    猛然一吐蛇信,一卷如分叉火焰般的红光,顿时朝著厉寒其一道分身疾卷而去。

    而它,身子却猛然朝上一扬,蛇尾弹起,欲要上前阻止万璇纱夺花。

    然而,它那赤红蛇信,虽然成功卷住一道人影,想拖延厉寒片刻,却发现蛇信卷住之人,竟然在下一刻,如梦幻泡沫般,烟消云散。

    赫然不过是一道幻影。

    “嗯?”

    这头冰晶魔蟒,虽然达到了半步妖宗级别,有了微弱的灵智,但是灵智并不强,对于此等它不能理解的现像,顿时就是一怔。

    而这一怔,就让它的身躯,出现了一丝破绽。

    “疾!”

    见此,厉寒大喜,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双手一扬,左臂瞬间变红,变赤,上面生出赤红紫鳞,赤洞蛇牙爪第一式,无间长情顿时仿佛怒潮倾泻,澎湃而出,狠狠地击打在冰晶魔蟒的七寸之上。

    一声沉重而单调的闷响,就仿佛滚石坠落地面,整个冰壁都是瞬间震了一震。

    厉寒的手臂仿佛幻影般收回,而再看时,却见冰晶魔蟒那硕大的头颅扬起,淡金色眼瞳之,仿佛充满了火焰,朝自己看来。

    “喝!”

    厉寒岂会怕这一头魔蟒的盯视,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即使自己这一拳,用到了大概六七分力,而且还是趁其不备,一击直击七寸这种关健部位。

    但这头冰晶魔蟒,果然不愧是一头半步妖宗级的强大妖兽,身躯防御力强大的不可思议。

    厉寒这一拳,竟然只让其身躯动了动,蛇身在冰壁上后移了几尺,连一丝鲜血都没有溅出来,更不要说一击必杀了。

    看来,半步妖宗级妖兽,果然没那么容易战胜,如果自己的修为,此时能达到气穴境后期,甚至气穴境巅峰,想来应该不至于被其如此轻易就接下吧。

    不过厉寒也不气馁,他也没打算一招就所能这头冰晶魔蟒解决,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呢。

    冰晶魔蟒被厉寒击了一拳,浑身的火气都被激发了出来,头颅扬起的瞬间,露出一对森森獠牙,头一低,就朝厉寒迅咬来。

    一股浓重到直接可以将人熏臭的腥气,扑面而来。

    见状,厉寒身形一转,整个人扶摇直上,避过这一击,同时,弹尖连弹,赤洞蛇牙爪第二式,烟花易冷已是璀璨攻出。

    然而,厉寒没有想到,这头冰晶魔蟒,此时一招竟然也是虚招,它竟然也懂得避实就虚的道理,厉寒在这里纠缠住它没事,可万璇纱此时的身影,却已经到了冰壁三分之二的部位,眼看就要够到那朵赤凤化形花了。

    它虽然灵智尚低,可并不笨,自然知道头等大事,是要护住灵花周全,而不是与这个可恶的人类青年纠缠不休。

    于是,在厉寒闪避开去的第一瞬间,它却不进反退,不但没有追击,反而整个身形犹如一道灰色幻影,朝著上空攀爬而上的万璇纱飞追去。

    同时,生恐被万璇纱取巧夺走它赤凤化形花的它,再次大口一张,这一次,却是仰首喷出了一道道恐怖的黑色水箭。

    这些黑色水箭,漆黑如墨,凝若实质,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乌光,一看就可穿金裂石,而且明显是剧毒之物。

    万璇纱正在全力往上爬,如果没有注意到,或是一不小心,被这些黑色水箭溅上,肯定不死也要重伤。

    然而,这头冰晶魔蟒却没有料到,万璇纱其实一直都在防著它。

    而她作势要往上爬,其实也不是为了要让厉寒缠住这头冰晶魔蟒,而她自己直接去取那朵赤凤化形花,而是就是一个计策。

    她也明白,这片冰谷,宽阔无垠,一时间之内,根本找不到出路,除非退回洞穴,不然,他们与这头冰晶魔蟒迟早都有一战,与其如此,何不一次解决。

    而她之所以要往上爬,就是让这头冰晶魔蟒顾此失彼,惊慌无措之下,露出破绽,这样就更适合她两人上下夹击。

    所以,在这头冰晶魔蟒向她喷出一大片水箭的时候,她迅地注意到了,同时早有所备,身躯直接一个横移,仿佛一片青云,在冰壁上瞬间横跨出去四五丈距离。

    那头冰晶魔蟒喷射出的所有水箭,顿时全部落空,击打在冰壁之上,发出“啪,啪,啪……”一连串的闷响,声势惊人。

    而让下面的厉寒和右侧的万璇纱微微一惊的是,那坚若金铁,万年不化的冰壁之上,随著这些水箭的落下,瞬间被腐蚀出了一个个人头大的孔洞,并且还在“嗤嗤……”不断的往外冒著黑气。

    这让万璇纱不仅庆幸不已,还好,早有防备,闪过去了,如果这些水箭真的落在身上,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过,这也让两人试出这头冰晶魔蟒的底牌之一,以后有了防备,再面对这些水箭时,就不会措手不及,轻松许多了。

    所以,厉寒从下杀上,而万璇纱,则一改初衷,从上击下。

    两人一上一下,配合无间,万璇纱的万丹飞花,和厉寒的赤洞蛇牙爪,在空猛然交击,同时落在了那头冰晶魔蟒的身躯之上。

    这头冰晶魔蟒,身躯庞大,整个身子延展开来,足有数十丈长,避得了上面,避不了下面,避得了左面,避不过右面。

    这让它颇为被动,总是首尾不复兼顾。

    再加上它最强的手段,喷吐水箭,已经被厉寒与万璇纱熟悉,数次喷吐之下,总是无功而返,反而平白浪费了几次机会,更是愤怒得身躯扭动不已。

    蛇尾连连拍击之下,平常坚不可摧的冰壁,都发出无声巨颤,一块块冰块,如碎石般落下,烟尘滚滚。

    两人一蛇,在半空激烈交战,厉寒与万璇纱抓住它身躯扭转不灵这一弱点,老是往它防御不及时之处攻击。

    不过片刻之后,即使这头冰晶魔蟒修为高达半步妖宗级,却是被厉寒与万璇纱这两个不过区区气穴初期的人类耍得团团转,这让它更是愤怒。

    “咝……”

    当身躯上下,多出了数十道大小不一的伤痕,这头冰晶魔蟒,终于学乖了。

    它不再妄图闪避,反正两人的攻击对它,也就挠痒痒的级别,只要不能一击必杀,它就有反击的机会。

    于是,它干脆直接把整个身子盘在一起,整个蛇身如同一座肉山,而后,它的眼睛,开始迅泛红,发黑,仿佛有一层红潮,在酝酿。

    而它的身躯,亦随之迅涨大起来,似乎要堆满整个山壁。

    “不好,它要出杀招了。”

    厉寒与万璇纱见状,也不敢怠慢,急忙飞得远处,看出不对,神色都变得凝重了许多。

    虽然仗著身法的优势,两人把这头冰晶魔蟒耍得团团转,但离要将它击杀得远得很。

    而现在,眼见这头冰晶魔蟒发狂,要做出恐怖一击,两人都不敢大意,防御道技瞬间提升到极限。

    厉寒身周,瞬间闪耀起一方透明的金晶护罩,这便是半地品防御道技,五行十方诀的金晶护壁。

    而万璇纱,也在周身笼罩起一层淡蓝色的薄纱,这是隐丹门的不传之密之一,人品顶阶防御道技,烟笼蓝纱。

    不过,犹是如此,厉寒仍觉不保险,咬一咬牙,他猛然一挥手,打出一连串的手印。

    手印飞入虚空,瞬间,一个土黄色的囚笼蓦然生出,而后越变越大,将自己与万璇纱罩在了其。

    厉寒这才觉得安全了一些,神色笃定,想等等看这头冰晶魔蟒,到底还有什么恐怖的手段没有使用出来,以免不慎之下,吃了大亏。

    万璇纱看了看自己身前的淡蓝轻纱,又看了看厉寒身前的金晶护壁,暗暗摇了摇头,知道在防御道技这方面,自然肯定是及不上厉寒了。

    只是,后来又见厉寒又施展出一道奇异的土系囚笼,将自己和他都困在其,仿佛是“自困愁城”一般,顿时觉得有些惊奇。

    她目光左闪右闪,打量著四周那看似粗糙不堪,但却有一道道玄黄晶光流转,明显十分不凡的土黄囚笼,神情惊异。

    不过她倒是也知道这多半是厉寒的秘技之一,所以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开口动问,而是看过之后,又目光前移,落到那头身躯正在发生急剧异变的冰晶魔蟒身上,想看看它到底有什么手段,要对付自己两人。

    “咕嗵,咕嗵……”

    奇异的血液流动声,在那头冰晶魔蟒的身躯之上传来,肉眼可见,其身躯之上的所有蛇血,仿佛在异化一般,变成了一层妖红之色,隐隐泛著一股黑气。

    “狂化,莫非这是妖族传说的狂化?”

    狂化,和魔族的魔化手段类同,一些天生血脉高贵的妖兽,实力弱小时,若遇到无可匹敌的敌人,能以燃烧自己潜能生命值为代价,进行狂化。

    狂化后,能瞬间提升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战力,进行战斗,堪称可怕之极。

    不过,后遗症也非常严重,轻则虚弱数日,或数个月,重则境界狂跌,甚至死于非命。

    想来,若非情绪激动,极度愤恨厉寒与万璇纱两人,这头冰晶魔蟒,绝对不会轻易启动狂化,毕竟,后遗症不是小事。

    但是,因为厉寒与万璇纱两人的声东击西计策,让这头冰晶魔蟒彻底暴怒,对厉寒与万璇纱两人极度愤恨。

    同时,它对赤凤化形花,亦是太过珍视,根本不舍得让出,所以才不惜代价,启动狂化,要对付厉寒万璇纱两人,将两人击杀,守护自己的灵花。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