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赤凤化形花,下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两人也不知走了多久,甚至都不记得过了几个时辰,洞穴下行之势终于渐渐停止,前方,渐渐宽阔出來,竟然出现了水声。

    厉寒两人眼前一亮,互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兴奋。

    一向枯燥的旅程,突然有了变化,即使危险,也好过总这样千篇一律,毫无波澜。

    在漆黑幽深的环境中,人们最怕的,不是激烈凶悍的战斗,而是一点动静沒有,那样的枯燥,死寂,才是最要人命的。

    现而在,有了变化,就是有了希望。

    厉寒两人加快了脚步,片刻之后,面前出现一条宽达数十丈的巨大黑色的地下河,在厉寒与万璇纱的视野中滔滔向东流去。

    黑色大河之侧,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经风历化,千斑万驳,然而,让厉寒和万璇纱猛然眼睛一缩的是,岩石之上,面对厉寒与万璇纱这边,上面赫然印著两个赫大的鲜红字体,,‘黄泉’。

    “黄泉。”

    厉寒嗤笑,对于这种古老的传说,他当然不会沒有听闻。然而正是因为听闻,所以才更加不予置信。

    估计是某个古人,闲得无聊,來得此地,看到这条黑色大河凶恶,所以取名黄泉吧。

    只是,如此一來,让厉寒和万璇纱反而更加振奋了,因为此地既然出现了字体,显然曾经有过人迹,不管这人迹是几百几千年前出现的老人物,但既然有人迹,肯定就有出口。

    而现在看來,上行无路,后面已是死地,那么,想要离开这个神秘古洞,就只有前行,穿越这条黑色黄泉河,到达彼岸一途了。

    厉寒与万璇纱走近,一靠近黑色大河,瞬间,一股厉烈罡风迎面扑至,扑面生寒。

    即使厉寒与万璇纱这等实力,竟然也不由面色一变,急急停下脚步,险些被这黑色大风刮下河水,顿时不由得急退一步,面色凝重。

    “这黑河名为黄泉,虽然不可能是真的黄泉,但似乎,也非一般。”

    厉寒沉吟片刻,忽然一伸手,自储物道戒中掏出一截黄色的枯枝,随手一扔,落入了前面的黑色河水之中。

    这黄色枯枝乃是一种灵药之根,名叫‘黄龙根’,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低等草药,被厉寒随手采摘,原本是打算回去之后换成仙功,却沒想此时却拿來试探这黑色河水的深浅。

    ‘黄龙根’一落入河水之中,瞬间,一股大浪打來,枯枝瞬间沉底。

    厉寒眼尖,看到枯枝在沉底的过程中,不过短短两三个呼息之间,就被这黑色河水腐蚀成了碎片,浪头再一卷,这黄色枯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來沒有出现过了。

    “片羽不浮,而且拥有极强的腐蚀之力,生灵难近,这黑色河水,果然非同一般。”

    只瞬间,厉寒就有了推测,心头微凛,朝万璇纱望去,却也见到她眼中深藏的一抹忧色。

    两人实力强劲,若是寻常,想要飞渡这不过阔达几十丈的黄泉河,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途中多少需要借一两次力,但现在,此河片羽不浮,而且沾水即腐,两人怎么也不可能冒险,试一试自己的脚落入河水中,是不是能保存完好,所以瞬间就被这黑色大河难住。

    “不管如何了,总要试一试才知究境。”

    虽然知道危险,然而,厉寒也不是坐困愁城的人物,略一犹豫,就想出一个妙招。

    他一挥手,掌心中顿时出现一块巨大的青白色木板,而后,他随手将青白木板往前一扔,木板顿时发出“咻”的一声劲啸,飞入黑色河水上空。

    在万璇纱满脸担忧紧张的目光注视下,厉寒随即腾身而起,一个急掠,清风四重影施展到极限的程度,瞬间跨越十数丈的距离,然后落到木板上方。

    就在此时,其体内清气一去,浊气上扬,厉寒身形朝下掉落。

    就在此时,他脚尖猛然一踩下方的青白木板,身形一纵,再次朝前掠去,如此两三个起落,青色木板虽然受力跌入湖水,化作青烟消失,可他却成功到达彼岸,稳稳站定。

    对面,万璇纱见状,顿时不由露出一脸喜色,迟疑犹豫片刻,终究也鼓起勇气,如法刨制,片刻时分后,虽然惊险万分,而且数次差点被那黑风飓风吹落湖水,但终是成功到达彼岸。

    两人相视一笑,有过如此一次生死与共的机会,再看对方时,就不再是普通的道门友谊,而是真正心心相惜的朋友,知交了。

    “走吧,”

    跨过了这条险河,两人明白,能否离开此洞,最关健的时刻,恐怕即将到來了,所以谁也沒有怠慢,继续朝前行去,而且,心头隐隐约约有一抹期待。

    再走了片刻,洞穴竟然再次开始上行,显然刚才下行,是通向河水,而河水再往上,则似乎就是通往出外的道路了。

    约摸再走了一个多时辰,忽然,眼前一亮,厉寒两人,已经出了山洞,置身于一硕大的冰谷。

    冰谷冰风凛冽,寒气呼啸,四周寸草不生,但赫然,一抹火红,灼痛了他们的眼睛。

    那抹火红,生长在一座冰峰半山腰之上的一个半月形小平台之上,形如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浑身浴火,照得方圆数十丈距离,一片通红,异光奇采,冲天而起。

    “这是……”

    來不及为成功生还而惊喜,厉寒尚沒有什么表情,另一边,熟读药性,一生精研天下名药,熟悉万千药理的隐丹门真传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已是骇然惊呼,一脸不能置信,樱口微张,素手掩唇,呆呆地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赤凤化形花。”

    “赤凤化形花。”

    厉寒微觉意外,并沒有听过这个名字。他虽然对药道也了知一二,而且曾经蒙神药老人赠赐过一本《万灵药鉴》,但显然,《万灵药鉴》上,并沒有赤凤化形花这株奇药的记载。

    “赤凤化形花,那是什么。”

    他不得不转头,询问万璇纱。显然,此时此刻,沒有比这个出身自隐丹门的真传弟子,更能给他解惑的了。

    而万璇纱,却似沒有听到他的疑问,仍旧呆呆地注视著冰峰半山腰绝壁之上的那朵火红色灵花,一向温婉灵静的她,此时却变得有些癫狂起來,甚至情难自禁,全身都微微颤抖,面孔通红。

    哪怕只是厉寒,也能感受到她,此时体内由内而外,往外散发出的热量,似乎要烧透天地。

    这一株灵药,真能让她感到如此惊喜。

    厉寒此时,也不得不有些怀疑了。虽然他也能明白,这株能生长于如此冰峰绝壁之上的灵花,绝对非同凡晌,但他还是不能理解,万璇纱此时,比发现了一座大宝藏,还要癫狂欣喜的表情。

    一株灵药而已,再珍贵,还能怎样。难道还比得上自己之前服食过的天道九叶兰,青雀化龙草。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