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赤凤化形花,中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万璇纱从自己身前众多的丹瓶中挑了片刻,最终挑出一只白玉温润,上面刻有三瓣墨玉兰的奇异玉瓶,并将其打了开來。

    玉瓶一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馨香之气,就从瓶中如烟雾一般冒涌开來,即使稍远处一些的厉寒,闻到这种香味,也不由偏过头來,略露惊讶。

    万璇纱见状,微微一笑,开口解释道:“此为天心玉露丹,是我们隐丹门比较珍稀的一种上品疗伤丹药,虽然比不上极品还命丹那么珍贵,但也差不了许多了。”

    说完,伸手轻轻一倒,就从中倒出两粒同样大小,滚圆如银珠的丹药。那浓郁的馨香之气,就是从这丹药之上发出。

    万璇纱伸指拈起其中一粒,纳入口中,却将剩下另一枚,伸指一弹,弹到厉寒掌心,开口道:“这枚丹药,就送给师兄,希望师兄早日治疗伤势,然后我们一起开始探索洞穴,看是否能找到出去的路径了。”

    这神秘古洞,诡异非凡,肯定藏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大秘密。

    目前厉寒与万璇纱两人,都已身受重伤,虽然能勉力行动,但一身实力十停中发挥不出一两停,一旦遇到什么危险,绝对沒有什么抵抗之力。

    因此,虽然在之前这一天多的时间之中,明知道等在这里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两人却都停留在原地,哪里都沒有去探索,仍然以治疗自身伤势为主。

    而现在,储物道戒打开,两人才算是了有一丝自保之力,但想要探索这神秘古洞,显然仍是不够,至少需等伤势痊愈七八成,才有三四分把握。

    既然如此,闻言厉寒也就沒有谦让,点了点头,接过丹药纳入口中,笑著道:“既如此,那就多谢万师妹的赠丹之恩了。”

    说完,闭目盘坐,默运道气,运转‘大日炎身’,吸纳消化起这天心玉露丹的药力起來。

    他身上自然也有其他上等疗伤丹药,只是哪一枚都比不上万璇纱所赠的这枚天心玉露丹,术业有专攻,丹道这种事情,自然非还是以炼丹第一的隐丹门为参考。

    所以,急于恢复自身伤势的厉寒,即使还有其他选择,在万璇纱释出一丝善意时,他也就沒有扭扭捏捏,直接承情,接受了下來。

    而另一边,见到厉寒已经接受,并且已进入服丹疗伤阶段,万璇纱见状,亦不敢怠慢,舌尖轻轻一卷,就将那粒塞入口中的天心玉露丹吞咽服下,然后同样闭目运气,消化吸收起來。

    天心玉露丹果然非凡,一入喉头,随即化津消失,散作一股股热力,渗入四肢百骸。

    厉寒与万璇纱的头顶,顿时冒出大量白气,面孔之上,也有道道赤红暗蓝之光,不断闪烁。

    足足过去一个多时辰,厉寒才消化完所有药力,睁开了眼睛來,双眼之中,精光一闪,如电如雷,强盛无匹,比起之前,至少强盛了三四倍之多。

    “这伤势……”

    他也不禁惊叹,这天心玉露丹,赫然让他在短短一个时间内,修为尽复了至少五六成之多,看來再过不久,自己就能彻底恢复如初了。

    这隐丹门的炼丹之术,果然名不虚传。这天心玉露丹外界不闻其名,也沒有其他渠道买到,但是,一旦服用,其效果却是好得出奇。

    另一边,在厉寒醒过來沒多久,万璇纱亦是随之苏醒,她脸孔红润了许多,浑身气息,也强大了许多,明显恢复得比厉寒还快。

    这估计其一是因为她对丹道的了解,比厉寒强大太多,所以在吸收药力方面,强于厉寒;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本身伤势,可能就比厉寒轻些,所以这治疗恢复起來,亦快于厉寒。

    对此,厉寒倒是沒有露出太多意外的表情。

    腹中传來一阵饥饿之感,这一次,两人皆沒有再去捕鱼,有了储物道戒中的物资,清水干粮皆是数之不尽,哪里还需再要拿醉鱼草,继续去做那些丢份的事。

    两人随随便便啃食了几口干粮,又进了一些清水之后,随即就再次闭关,陷入疗伤之中。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其间,两人又复苏醒來好几次,不过这几次中间,都未曾交谈,而是互相望了一眼之后,就略作休息,再次紧锣密鼓的进入下一个疗程。

    天心玉露丹虽然药效好得出奇,但明显这个等级的丹药,即使身为隐丹门真传弟子的万璇纱,也沒有多少,所以随后,两人服用的,都是次一级的丹药。

    不过,即使只是次一些的丹药,隐丹门出品,皆是精品,两人的伤势,还是以飞快的速度在恢复。

    途中,两人也再次进食过几次干粮,不过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干粮虽好,似乎却沒有那种游鱼效果好。

    那汪寒潭,虽然不大,但里面的鱼群,却似乎非比寻常。

    其鱼肉虽然生吃起來,有些腥味,而且并沒有那么优美,但鱼肉之中,却自有一股淡淡的灵气,能更快的帮助他们治疗伤势。

    所以发现这一区别之后,两人随即又再次开始了“捕鱼大计”。

    不过这一次,自然非用不上醉鱼草,而是直接用道气,就能将一尾尾游鱼震出湖面,落入他们的彀中。

    而这一次,他们亦不用再生吃,有了道气,储物道戒中有各种物资,辅料,他们能轻易生火,亦能用其他调料相佐。

    所以这一次,或煎或煮或烤,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吃法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灵鱼”的滋味,更是得到尽量的发挥,再沒有腥气,而且吃起來有一种特殊的美味,让他们爱不释口。

    自此之后,那些吃起來枯燥无味的干粮,反而被他们抛诸脑后了。

    就在这样的进食与修炼中,伤势恢复的飞快,到第二日午时时分左右,两人就已完全恢复完全,到达了自己平时的巅峰状态,而且躲体隐隐泛著一层宝光,有更进一步的迹像,似是那潭中湖鱼的功效。

    至此,两人自然知道这潭中湖鱼的非比寻常,吃起來更是津津有味。

    只是如此一來,两人也越发明白,这座神秘古洞,明显更加非比寻常了。

    傍晚时分。

    吃过最后一次湖鱼,甚至多抓了几十条,烤成鱼干,收入储物道戒,两人相继起身,对视了一眼,厉寒沉声道:“该是考虑,怎么出去的问題了。”

    在这里拖延了这么久,外面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己等人,虽然意外的存活了下來,可是外面的人,肯定不知道这一点,多半以为自己两人都已经死了,眼下只怕早已出发。

    以为自己等人死了不要紧,就是担心,一个炼狱沼泽,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变故,风清绝,武君然,养雁风等三人,更是彻底陨落,接下來的路途,战力大损的这支小队,能安然走得出去,并完成这个任务吗。

    想到此,厉寒的神色又不由微微一黯。

    是啊,刚复生之时,虽然觉得诡异,但是,至少是喜大于惊,意外的活了下來,而另外三人,却是真的永远陨落了,再也沒有奇迹可言。

    ‘灰狐王’风师兄……

    ‘青衣侯’武君然……

    ‘长仙宗’养雁风……

    曾经天赋绝伦,曾经群星拱月,曾经名耀一时,曾经前途无量……

    可惜,他们的生命,却短暂如夜晚天空之上偶然一飞而逝的流星,虽然绚烂,却就这么逝去了,再不可追寻。

    “既然如此,那我等等后來之人,既然依旧还活著,就不能放弃。”

    “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努力寻找出去的道路,追寻上小队剩余成员的脚步,助他们完成这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出发吧,”

    “嗯。”

    ……

    厉寒与万璇纱两人,沿著石洞朝左前方走去,天顶上的光亮就是从那里透出,厉寒之前刚醒來时,看到的蔚蓝海面,亦是在那一边上方。

    “滴答滴答……”

    水声不断落下,汇聚成潭,穿过小潭,就是前往另一边的通道。

    厉寒两人走进,片刻之后,來到一方蔚蓝透明海水的下方。

    抬头上望,却发现,海水似乎被一层什么透明的屏障给挡住了,虽然就在头顶,然而却不曾落下。

    厉寒也曾试过攻击,却发现那层透明的屏障十分顽强,可怕之极,连他的攻击,都沒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纹。

    显然,连他这种境界的存在,都不能够破得了的东西,只怕至少是法丹级以上的事物了,这让厉寒,更好奇这神秘古洞,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头顶出不去,那只能看这石洞到底通向哪里,厉寒两人,继续沿著通道走前走。

    然而走了不过片刻时分,厉寒两人就有些郁闷的站在一堵黑色的石壁面前。

    这堵黑色的石壁,坚若金刚,厚度难以估计,后面估计便是连著一整座石山。即使硬受厉寒一掌,也沒有留下多少痕迹,显然更别想摧毁或是击穿了。

    看來,这一条路也走不通了,眼下唯一的生路,就是之前,两人看著更加漆黑幽深,似乎通向未知之路的那条向下通道。

    “走吧,”

    两人也沒有硬拼,明知这边是死路,怎么也不会跟它死磕,除非最后,发现另外一边也是死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两人或许还会硬拼一下。

    只是眼下,明显还有另一条通道存在,虽然看起來比这边诡异阴暗了些,但事到如今,无法可想,也只有冒一冒险了。

    厉寒两人,朝回路走去,再次路过小潭,然后,朝著之前万璇纱发现醉鱼草,另一段神秘幽深的石洞通道,慢慢走了过去。

    越走眼前的视界越暗,即使厉寒催动了破魔瞳,亦仍旧感觉到视线受阻,这神秘石洞,也不知道是什么诡异存在,各种出乎人意料之处十分之多,对此,厉寒两人感觉到无奈,却也只得继续前行。

    所幸,万璇纱手中,依旧持著那盏铜灯,点燃之后,四周的光亮顿时亮了起來。

    两人已经能看清四周的道路,继续朝前而行。

    其间,厉寒也问过万璇纱这盏铜灯从何处而來,当初他和对方同样都无法打开储物道戒,这铜灯明显不是万璇纱携带,那她是从哪里找來的。

    万璇纱闻言之后,却也不由怔了一怔,随后才告诉厉寒,她是在那湖畔之边捡到的,只是为什么那里会有一盏铜灯,她却也知之不祥。

    闻言,厉寒也沒有再问,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看來,一切的答案,估计只有石洞这一头,才能寻到了。

    继续前行了沒多久,前面阴湿之气更重,过了片刻,厉寒眼睛一亮,终于看到了万璇纱寻到醉鱼草的地方。

    那是一片有些水渍的石壁,石壁之上,垂挂著一条条黑色的树枝,树枝之上,就挂满了这种紫色的花朵,一丛丛,一簇簇,蔚为壮观,空气中,飘來一股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对鱼类有效,对人类可全无效果,更不要说,是厉寒,万璇纱这种等阶的强者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互相一笑,想起当初,居然还是靠这些醉鱼草捕到鱼才活下命來,对比现在,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于是不胜唏嘘。

    沒有多留,两人继续前行。

    越往里走,洞穴越深,似乎永远沒有穷尽。

    地面之上,阴森湿滑,布满了青色的苔藓,沒有走兽的痕迹,似乎这里,从來沒有什么凶兽出现过。

    抑或者,曾经出现过了,但被岁月的沧桑所淹沒,所有的痕迹,都被流水一般的时光清空得一干二净。

    “咚、咚、咚……”

    到后面,洞穴变得越发阴森起來,空寂的洞穴之中,除了水小滴的声音,就只有两人脚步发出的“擦,擦”之声,再无任何杂音。

    两人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脏在跳,空气中,充满了一种窒息的气息。

    万璇纱虽然修为高强,但毕竟是一名女子,对于这种阴森陌生的环境,明显沒有厉寒的忍耐力,忍不住慢慢地朝厉寒这边挪近了一些。

    厉寒鼻尖,甚至还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出來的淡淡幽香味道。

    对此,厉寒虽然感觉到了,不过并沒有阻止,反而示意对方紧跟自己,免得走丢。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