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墓碑
    “厉师弟,”

    两道身影急飞而至,在所有烟雾还沒有彻底散尽的时候,然而,冲进茫茫烟雾中的两人,只闻到了满目的血腥味,山河破散。

    方圆数百丈之内的炼狱沼泽,整个蒸干,就连其余地方,亦尽数龟裂,露出了一块块干涸的泥土。

    巨大而恐怖的裂缝,四处蔓延,如同在大地上烙印上的无数伤痕,而厉寒的身影,亦如之前的万璇纱,彻底消失不见。

    “厉师弟……”

    应雪情,蓝潭一时不知悲喜,站在那里,怔然良久,久久不动一下。

    天地同哀,连吹过的风,都带著一种悲凉的气息。

    ……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烈火同心雷爆炸聚來的云雾才终于开始渐渐消散,玲浮屠,邪无殇等,也冲入了爆炸之地。

    但是,眼前看到的场景,让他们也是不由瞬间一呆,然后集体沉默。

    这里,哪里还是曾经的炼狱沼泽,已经彻底被两枚烈火同心雷炸得面目全非,几乎看不出原來的痕迹。

    裂痕处处,沟壑万道,几十道庞大的黑甲玄龟碎肉,四散呈列,散发出一股股浓重的血腥气。

    忽然,远处,传來“悉悉索索”奇怪的声响,有人眼尖,看到一条条面目狰狞,足有人头大小的赤红蜈蚣,浑身上下,闪烁著淡淡的红光,正在飞速的朝这边靠近,看其模样,只怕不至少得有成千上百条。

    这名弟子一怔,随即顿时反应过來,一张脸顿时毫无血色,急叫道:“不好,这里的动静,吸引來大量的妖兽蜈蚣了,大家快走,”

    其他人亦是同时一震,而后随即同样听到了那恐怖的动静,如雨点般密集。

    再近一点,看到那一道道闪烁著红光的黑影,所有人一瞬间,面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不止是两粒烈火同心雷造成的动静,这头炼狱玄龟的血肉,亦是吸引它们到來的重大原因之一。”

    “现在时间还短,來的只会是百里之内的妖兽,再过一会,只怕三百里,五百里,甚至近千里之内的所有妖兽,都会闻到气息赶來,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走,”

    一声大喝,所有人再不犹豫,厉寒等人的牺牲,才换來他们如今的幸存,如果他们不把握这个机会,即使在九泉之下,厉寒等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所有人也不蠢,知道这头炼狱玄龟身上血肉的珍贵,在那些赤红蜈蚣到來之前,还是一个个飞身而起,将那些四散在各种的炼狱玄龟身上的甲壳,血肉,都尽量收集起來,除了实在找不到的,或者直接炸成血雾消散的,不得不放弃之外,几乎所有人散碎血肉,都被他们捡拾了起來。

    來不及分配,那群赤红蜈蚣的身影已经越來越近,众人不敢怠慢,这才拉起依旧怔怔站原地的蓝潭和应雪情两人,飞身而退。

    片刻之后,大群的蜈蚣,就淹沒了原地,再过片刻,更多的妖兽群群集而來,即使炼狱玄龟身上最重要的一些部份全部被玲浮屠等人带动,浮动在空气中的血腥气,还有一些混入泥土中的血肉,总是沒法全部弄干清的。

    所以,这群妖兽到达之后,为了争抢地盘,或许是闻到那种血腥气因此发狂,也或许是那炼狱玄龟的血中带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让它们沉迷,所有妖兽顿时大战起來,疯狂的互相攻击。

    一场大战顿时爆开,而随著后续不断有新的妖兽群加入,更远的妖兽闻到气味赶來,这里的大战愈深愈烈。

    堆集如山的尸骨,和其他妖兽被撕扯出來的血腥气,又吸引來更多妖兽,如此循环。

    最后,几乎整个炼狱沼泽,所有的妖兽,几乎到了此地,整整三天三夜,战斗才停止,原地,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这里,几乎成为了一片死地,后面几十年,再也沒有凶兽敢随意踏入。

    而这一幕,反而便宜了玲浮屠等人,他们绕路而行,因为所有妖兽都被炼狱玄龟死亡时的血气所吸引,反而让他们一路平安通行,五天之后,终于到达了炼狱沼泽之外,來到了一片白雾茫茫的巨大湖泊前。

    百鸟雾湖。

    穿越百鸟雾湖,就能找到他们最后的目的地,晦暗生死峰,而魔罗祖窟,就座落在那座晦暗生死峰中。

    不过,这最后一步,却并沒有那么好走,因为百鸟雾湖,据说进去的人,从來沒有人出來过,里面迷雾重重,如果不辩方向,只会永远迷失,最终饥饿而死。

    不过出來之后的众人,第一举动,却不是商议如此穿越这座神秘诡异的湖泊,而是來到湖边一个小小的山谷,沉默下來。

    这处山谷,地处炼狱沼泽和百鸟雾湖中间,属于这妖区后方少有的山明水净之地。

    而且不知道是被炼狱沼泽的地热之气影响,还是这百鸟雾湖之中的水汽滋润,这片小谷,绿草生长得十分繁盛,红花绿树,相应成彰。

    到了此处后,所有人迅速行动起來,片刻后,几座墓碑立了起來。

    这些墓碑并不豪华,甚至可称得上是简陋,只是一块普通的山石,随便削成一个碑形,上面也沒有留下名字。

    一共五座,摆在一起。

    风吹过,荒草摆动,也吹起众人的衣角,所有人沉默著,最后,恭敬地向著这五座新坟行了一礼。

    一天之后,他们这些人才离去。

    而原地,那五座新坟,也随著他们的离地,渐渐沉寂下來,终于,岁月流逝,这里,被荒草淹沒,成为孤坟。

    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人再來,这五座荒坟,从此成为传说。

    千百年后,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但是,那些死亡在地下的人们,却不知,他们是否后悔。

    应该是无悔的吧,如果有悔,当初就不会那么决绝。

    但如果要说真的无悔,又有谁,真的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风吹过,天地皆默,荒草飘摇,何其悲戚。

    他们的主人,不知是否知道这一幕,如果看到,又是何感。

    只是,那些剩下的人,却沒有停留,他们饱含著尊敬,怀缅,感伤,还有勇气,站在前人的鲜血上,继续前行。

    所有人心中,只有共同一个信念:“我们,不退,”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