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烈火同心雷
    浩浩正气,天地皆惊。

    仙剑如梦,无所不斩。

    一剑化仙。

    ……

    此一剑,是长仙宗镇宗功法,地品上阶功法,《长仙天经》的第一卷,焕然太极剑其中一篇,威力强大无伦,平时少有人会。

    沒想到,荆枯叶这名不过长仙宗的第三代弟子,居然已经修炼成了其中一剑,而且,看其火侯,还赫然不低。

    加上他手中所持,长仙宗的镇宗名剑之一,正气浩然剑,这一剑的威力,赫然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然而,厉寒等人眼中却只觉悲哀。

    果然。

    荆枯叶这正气凌然,威力无穷的一剑,在斩到那头炼狱玄龟腹部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住了。

    仿佛面前,有著一道巨大无比的气墙。

    荆枯叶的正气浩然剑,如同陷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漩涡,无论他怎么挣扎,再也动弹不得,挣脱不得。

    “喝。”

    然而,荆枯叶仍然不肯放弃,身上燃烧起更多的白光,这白光浩浩荡荡,如同生命在燃烧,荆枯叶身上的气息,再次大盛。

    原本,他只是气穴后期巅峰修为,距离气穴巅峰还有一段距离,但此时,赫然已经突破至了气穴巅峰,并且继续不断上升,很快,其身上出现了一股浩浩荡荡的威压,如同天地亲临,竟然带著一点法丹的痕迹了。

    ,,半步法丹。

    “枯叶之旋。”

    一声厉喝,荆枯叶动了。

    他整个人,再次急剧的旋转了起來,周围大片大片的天地元气,忽然凝成一片片枯黄的树叶,也随之急剧旋转起來,沙尘四起。

    “唳。”

    一声极为尖厉的锐啸声,忽然在天地间响起,炼狱玄龟身前,那道阻挡他前进的白色气墙,竟然“哧啦”一声,轻易撕裂,荆枯叶的身形,顿时前进数丈,剑尖堪堪就要点至炼狱玄龟的小腹,将其一剖两半。

    但就在这时,炼狱玄龟眼中露出一点不屑之色,再次抬起一只左爪,轻轻一拍。

    “砰。”

    可怕而沉闷的声音响起,荆枯叶就像迎面撞上一块沉重而巨大的山石,以比飞去的速度,更快的飞了回來。

    飞回途中,他整个人,已经是面如金纸,气若游丝,若非一身玄功,所学惊人,此时怕是早已同养雁风一样陨落。

    而他手中的名器,正气浩然剑,亦光芒尽黯,整个弯曲了下來,被他抓在手中,一齐朝后飞跌而下。

    “嗖。”

    就在此时,一道青色身影,如同一道疾风,倏然席卷过虚空,抄起了荆枯叶掉落的身躯,再一转,便不见了踪影。

    ,,是‘风车侯’卓超群。

    众实力,他不是众人中出类拔萃,但是论身法,整个十八人小队中,他至少可以排在前三。

    甚至,说他第一,也沒有人会有太大意见。

    因为,无论是排名第一,第二的玲浮屠,邪无殇,还是第三,第五的梵空冥,司青蛇等,都不以速度见长,而他的风舞神功,可是名闻天下,是不输于一般地品下等功法的身法,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來。

    当然,这不是真正的地品下等功法,应该是残卷,但即使如此,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后,也远非其余人的半地品可比了。

    毕竟,众人之中,真拥有地品以上的身法,还是屈指可数,甚至基本沒有的。

    缓缓将怀中昏迷不醒的荆枯叶交到身后一人的手上,卓超群抬起头,目光打量著缓缓转过头來,一脸不善盯著自己的那头炼狱玄龟,似乎对自己抢走了它的猎物有所不满。

    他心中微凛,但却并无多少畏惧,更不见丝毫退缩之色。

    只见他浑身玄劲内鼓,纯青色衣袍无风自动,整个人屹立风中,面对那头气息深不可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境界的炼狱玄龟,如同风中之石,巍然不动。

    然而,他的手,却隐蔽的朝后掐动了三下,明显是让众人先撤退的意思。

    然而,面对如此危局,众人怎么可能安心留他一人在这抵挡而自己撤退。

    再加上养雁风,荆枯叶等的一死数伤,厉寒等人心中,更是夹杂了一份庞然怒火,此时自然不会如此轻易退缩。

    别说退缩是否真能安然如愿,就算能,至少临走之前,也要给它留下一个记号。

    “只有用这个了。”

    厉寒心中露出一丝决绝之色,身形一动,就要拉开卓超群,代表他站在所有人最前面。

    但就在此时,青光一闪,另一道身形,却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到达了卓超群最前面。

    “我來吧。”

    这道身影,一身青衣,款款若仙,回头朝著也要赶至的厉寒嫣然一笑,却将其阻止在外,浅浅说道。

    随即,青衣女子便即回过头去,神色肃然,面对那头炼狱玄龟,即使此时面临生死抉择,亦不见丝毫后悔。

    她站在那里,虽然看似容貌普通,气息低微,却似一朵静静开放的空谷幽兰,绝美怜人,此时站在那里,挡在所有人最前方,更有一股厉烈的气势,扑面而來,让人动容。

    “万姑娘……”

    厉寒一怔,不得不停住了脚步,脸上现出一丝担忧之色。

    沒错,这名突然出现,一身青衣,绝美若仙的少女,便是之前在潮音大会,或红森石峡等处,屡有见面的那名隐丹门新晋真传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

    她的实力,毫无疑问,是众人中最低的,即使连厉寒,应雪情这些新晋弟子也比不过。

    但是,她的排名,当初却曾高达第十二名,比应雪情还高一明,却是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最重要的是,虽然她实力低微,但毫无疑问,她也是小队众人中,平常最备受众人瞩目的一人。

    “‘罗绮素手’万璇纱,自己想到了,果然她也想到了,只是……”

    厉寒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退出了一步,知道此时此刻,实有不宜再有多余的动作,谁当她刚才离自己更近一些呢。

    指尖下意识间地摩挲了一下指间的储物道戒,道戒之中,躺著一粒暗红色,散发著淡淡铁腥香味的奇异铜球,厉寒眼中,一抹厉色一闪即逝。

    “万姑娘。”

    卓超群看著面前的青衣少女,又望了望远处本欲过來,却被抢先一步的厉寒,先是一怔,不过随即就明白过來了什么。

    他眼睛中,流露出极度复杂的意味,迟疑,惊讶,震撼,尊敬,感激……百味交织。

    最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终于还是面色一肃,缓缓朝后退去,只是临走之前,他低声道了一句:“小心。”

    只此二字,却如有千万斤沉重,沉重到即使如他这等平常豁达潇洒之人,此时也有些辗转低沉。

    “卓公子放心先带其他人离开吧。”

    万璇纱微微一笑,低声说道,语气柔和,目光却丝毫沒有离开面前的炼狱玄龟。

    低语一句之后,随即其就不再犹豫,身形一动,不退反进,朝著前方的炼狱玄龟飞扑而去。

    “万丹千花。”

    “噗噗噗噗噗。”

    随著她的飞动,一连串赤红色的丹丸,从她的袖袍之中扬出,在天空上铺就一道巨大无比的红色花环,当头朝著那头炼狱玄龟罩去。

    “快走。”

    随著这些丹丸的出现,卓超群身形顿时一个急速,朝后飞射退去,同时一拉身边靠得近的人,大声招呼他们飞速退开。

    只有一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在原地迟疑了一瞬,望著万璇纱毅然冲向炼狱玄龟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万师妹。”

    “司徒师兄……”

    听到那道声音,一直平静如昔的青衣少女万璇纱,眼睛不由微颤,回头望了一眼,看到那道和她如出一辙的青衣青年,她的神色,终于不由带上了一丝黯然。

    “师兄保重。”

    随即,就毅然决然,再不回头,速度加快,迎著那些赤红丹丸,继续逆风朝著上首的炼狱玄龟冲了上去。

    “万师妹。”

    原地站著的那名青衣青年男子,目光连连变幻了数次,最终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同样催动身形,朝著后面飞退而去。

    “雕虫小技耳。”

    估计在那炼狱玄龟心中,此时,万璇纱掷出的这些爆烈炎丹,算是最微不可道的小技罢了,根本连给它隔靴掻痒都不配。

    所以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目中还是一如既往的蔑视。

    然而,它却沒有看到,万璇纱迎面向它冲來时,眼中一闪而逝闪过的那抹决然。

    掌心悄悄一摸,一粒暗红色,颜色和其他丹丸略有不同,而且稍大一些的赤铜色圆球,出现在她掌中,被她暗扣手心,继续朝上飞去。

    ,,烈火同心雷。

    那枚临走之前,八宗高层交给厉寒,风追寒,万璇纱三人一人各一枚的那枚烈火同心雷。

    风追寒已经被炼狱玄龟的第一道玄龟吐息便已昏迷,厉寒晚了一步,所以,最终,这一步,落到了万璇纱手中。

    知道此次,已将生命捏在手间,万璇纱丝毫沒有后悔,在第一波爆烈炎丹全部炸开的瞬间,手一扬,又是七八枚更大一号的爆烈炎丹一齐飞出。

    而这枚暗红色的烈火同心雷,就夹杂在其中。

    “轰、轰、轰、轰、轰……”

    可怕而低沉的爆鸣声响起,厉寒等人终于知道,为什么万璇纱实力最低,却能在狩沙试练之中取得排名第十二的好成绩了,她的爆丹术果然非比寻常,这些爆烈炎丹,一齐炸开,足以比得上正常气穴后期强者的一击了。

    然而,这些在普通人看來,强大无比的攻击,落到那头炼狱玄龟身上,果然,除了激起少许的蓝光闪烁,甚至根本沒有破开它的护身防御,就全部飞灰烟灭,烟消云散。

    反而是强大的爆炸冲击波,将四周的沼泽,全部炸得翻飞而起,泥水四溅中,万璇纱也受到冲击,整个人以比飞过去时的速度,更快的朝后飞跌开去。

    “嗵。”

    炼狱玄龟一步迈开,根本沒管身周已经飞临身边的第二波圆球,扬起一爪,就要朝万璇纱拍下,它岂能容万璇纱这个敢在老虎头顶抓虱子的家伙离开,活得嫌命长了。

    这些人,它一个不会放过。

    就在此时,第二波爆烈炎丹,同时炸开,而且,其中还有那枚被万璇纱珍而重之,藏在其中,打向炼狱玄龟脖颈部份的那粒烈火同心雷。

    可怖的蘑菇云第一时间冲霄而起,厉寒,应雪情等人,离得较远的,都不可被这股巨大的冲击波,冲得一个跄踉,差点从半空中跌下。

    而原地,方圆数百丈的空间,更是瞬间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了。

    炼狱玄龟不见了,离得最近的万璇纱也不见了。

    甚至周围大片的沼泽空地,也瞬间全部被包围其中,肉眼难视。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