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不能置信的悲痛
    伦音海阁最后一人,‘灰狐王’风清绝,看著深幽蓝光朝他飞來的那一瞬间,也是不由脸色大变。

    “不好。”

    知道自己的手段,绝对无法与这深幽蓝光抗衡,他急中生智,只能

    身形一动,以自己的速度取胜。

    灰狐王灰狐王……当此生死危机之时,‘灰狐王’终于展露了自己作为伦音海阁第一顶峰弟子的峥嵘。

    只见他的身形,如同一道灰色风流,一闪而过,速度之快,竟然能比蓝光还要略略快上一线。

    就这样,维持著危险的平衡,他不断左冲右突,才勉强保持住一线生机。

    不过,暂时的安全,并不代表著他已彻底脱险,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到來。

    ……

    十八人表现各异,有人反应及时,或挡或逃了开來,但也有数人,或是反应稍迟,或是实力较低,在措不及防,根本拿不出抵挡法丹一击的实力,被蓝光罩体时,瞬间就是被击成重伤。

    见状,排名为首的几人,虽然各自使用手段逃脱了出去,可是回头一看,却又不得不脸色一变,立即朝回飞了回來。

    作为领队,他们拥有各种特权的同时,肩负的任务,也比其他人要沉重得多。

    梵空冥一声大喝道:“大家一齐出手,挡住此龟一瞬。其他人,立即救援除小小,风追寒,养雁风,蓝潭等昏迷之人,绝对不能让他们落入到水中去。”

    知道情况危机,如今这情况,众人只有反守为攻,尽量拖延它一刻,如此,其他人,才有一条生路。

    见状,玲浮屠,邪无殇,司青蛇,卓超群,司徒尚季等,都知道情况危急,谁也沒有多说什么。

    “圣魂五灵珠,缠字诀。”

    ‘陌上花’玲浮屠身形一转,原本保护自己的神秘紫珠陡然浮空而起,光芒大放。

    五彩毫光,一道一道,千丝万缕,如同蚕茧一样朝著半空中的那只巨大玄龟笼罩而去,似乎想要把它困住那么一瞬。

    而邪无殇这一次,赫然沒有动用自己背后的破锋名枪,反而双目紧闭,一脸凝重,双手盘绕,缓缓打出一道奇异的印诀。

    这印诀,带动漫空黑色气流,气流如龙飞出,雄浑浩大,里面隐隐传來佛音绕耳:

    “一罪,六根不净,性灵有污,诸业难受。”

    “二罪,生死难破,身体发肤,诸界难受。”

    “三罪,解脱忧苦,天外魔道,终不皈依,此罪难受。”

    “四罪……五罪……六罪……七罪……十罪……”

    “凡此十罪,以此向天,诚心忏悔,诸业愿受,诸罪愿罚,此生來生,百世千世,世世受此十大罪苦,不脱轮回。”

    此功法,赫然是之前在魔骨空间之中,对付邪魔千花树之时,邪无殇所运使的那门诡异功法。

    只是此时此刻,这门功法,明显比上一次他运使出來时,强大许多。

    漆黑的魔气,冲天而起,一时间,一身黑衣的邪无殇背后,赫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转轮。

    这座转轮,如同一座六芒星阵,还在不断缓缓旋转,而每一个星阵阵眼之上,都封印著一尊看不清面目的佛陀。

    浩浩佛音,荡荡魔气,一时间交相辉映,蔚为壮观,竟不逊色于那炼狱玄龟发出的攻击多少,甚至犹有过之。

    “轰隆。”

    所有魔气在半空中合而为一,直冲那头炼狱玄龟龟甲之上最深的一道裂缝。

    而与此同时,梵空冥,司青蛇,司徒尚季,卓超群等人的攻击,也纷纷攻至。

    六人一齐出手,又皆是气穴巅峰之境的可怕存在,这六人合击之力,何等可怕,只怕绝不逊色于一般的半步法丹。

    甚至,隐隐有接近法丹境的威力了。

    然而,看到这一幕,那头炼狱玄龟,眼中竟然沒有露出丝毫惧色,依旧一脸漠然。

    而当所有攻击落到它身上的一瞬间,不但是厉寒,应雪情等人,就是见多识广,向來对自己的攻击极度自信的邪无殇,梵空冥,玲浮屠等人,全都愣住了。

    六道攻击,无论是梵空冥的万家灯火诀,还是玲浮屠用圣魂五灵珠发出的缠字诀,抑或邪无殇使用出來的这门诡异魔功,攻击到这头炼狱玄龟身上,除了使它身上那些隐约的蓝光稍微晃动了几下,竟然很快就烟消云散,沒有在它那坚若重山的坚硬甲壳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

    不担六人脸色难看,心头如激起千层大浪,其余人,也全部这被炼狱玄龟这可怕的防御力镇住,这才知道,一头妖宗级上古玄龟,其防御力,到底有何等惊人。

    只怕,沒有超越法丹境,甚至引雷境的攻击,绝对难以在它的身上留下一点伤痕,更不要说它身躯之上,最为坚硬的甲壳了。

    “咚,咚……”

    炼狱玄龟在水中慢慢转过身來,激得整个炼狱沼泽一阵晃动,泥水四溅,赤浪翻滚,这才终于面对厉寒等人,眼睛中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显然,虽然这几只小蚂蚁似乎不像它想像中那么好处理,但是,仍然不曾放在它的心中。

    “呼,呼……”

    这一次,它连续吐出三十六道光团,一人两道,而且光团中,隐带红色,蓝红交织,明显比先前那道可怕得多。

    “不好,是玄龟炎息。”

    “快退。”

    见状,梵空冥,邪无殇,玲浮屠等人,都是面色大变,刚刚耗尽道气,发出那一击,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此时再想抗衡这明显强大了不知几倍的玄龟炎息,即使他们,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只得各展身法,身形连闪,朝著外面避去。

    所幸,其他人虽然愣神,但毕竟趁著他们攻击炼狱玄龟的这一间隙,将被蓝光击中,昏迷过去的除小小,风追寒,养雁风,蓝潭等四人,救了过來,抱起飞离开了一段距离。

    不过,众人來不及庆幸,因为这点距离,对于一头已经达到妖宗境,甚至半步妖侯境的可怕玄龟來说,也不过是咫尺之间而已。

    “啪、啪、啪、啪、啪。”

    可怖的炎息,追著厉寒等人而來,即使排名为首的几人,这一次都闪得颇为狼狈,更不要说,厉寒等几人,尤其是,还抱著一人的刚救援的那几人了。

    “砰,砰,砰,砰,砰。”

    一些蓝红光团,落到炼狱沼泽中,瞬间激起一片的浪花。

    浊浪翻滚间,那些巨大的浪花,却又在瞬间蒸发,凝固,最后变成一块块人头大的黑块,跌落地面。

    而更多的蓝红光团,却是落到了厉寒等人的人群之中,一刹那之间,除了梵空冥,邪无殇,玲浮屠等少数几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时间身子一震,防御道技仿佛泥制的陶瓷,根本不堪一击就被击成了碎片。

    “噗嗤。”

    随著第一人喷血飞退,第二人,第三人,第四人,第五人……

    一时之间,众人再次身受重伤,而最严重的是,那受伤的几人中,有两人,还抱著一人。

    当蓝红光团飞來,瞬间将两人冲散,那受伤昏迷的两人,再次高高飞起,然后继续朝著炼狱沼泽中坠落。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惊得魂飞魄散,但是再想救援,却是已经來不及,离得最近的人,因为被那炼狱玄龟的玄龟炎息给打散,距离也距离至少数十丈的距离。

    “不。”

    在他们惊骇欲绝,而又难以置信,继而目眦尽裂的目光中,炼狱玄龟施施然探出一只黑忽忽的肉爪,朝下一按。

    “咔嚓。”

    离它最近的那名昏迷中的弟子,还沒有反应过來,就被这炼狱玄龟一掌,拍成了肉饼。

    鲜血四溅之中,它的身体,成为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瞬间燃烧,而后化为一堆灰烟,朝下掉落,涓滴也不剩,却是已经彻底陨落。

    ,,是养雁风。

    那个曾经在伦音海阁之中,代表长仙宗而來,气质温文尔雅,总是一脸和善笑容的白衣年轻人,长仙宗这一代的天之骄子之一。

    虽然他也只是刚刚晋升气穴境沒多久,但既然能成为八宗这次代表众人进入这妖区后方的十八人小队之一,就代表其绝对不凡。

    然而,再高的天赋,再光明的未來,再灿烂的曾经和昔日微笑的声音,都在这一爪之下,烟消云散。

    众人进入这妖区后方,第一次真正的人员陨落,终于开始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是这样残忍,这样惨烈。

    “养师弟,啊,不。”

    一声惊呼,还带著难以形容的悲痛,长仙宗首席大弟子,那个一直冷峻若仙,不似凡世中人的白衣年轻人‘一叶知秋’荆枯叶,这一刻,心若死灰,发出了一声状若野兽临死前的凄惨嚎叫。

    不止是荆枯叶,其他人,包括厉寒,应雪情,玲浮屠,梵空冥,卓超群,司青蛇等……这些之前或认识,或不认识,只在这场任务中结识的众人,一个个呆怔原地,作声不得,双眼都是一瞬间被仇恨充满。

    “死了。”

    “真的死了。”

    “这,怎么可能,”

    一片静谧之中,忽然,人群之中还剩下的最后一名长仙宗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忽然,冲天而起,仿佛一只特大号的陀螺,旋转著朝那头炼狱玄龟最柔软有腹部位置冲去,同时身上不断冒出强烈的白光。

    这白光是如此可怕,如此炽盛,仿佛一轮太阳,瞬间点燃。

    “是蚀魂天诀,他,不好,快阻止他。”

    梵空冥等人都是看得大惊失色,急忙想要上前阻止,却已來不及了。

    一声“铮”然长鸣,荆枯叶背后,一柄长剑翩然飞出,在半空中化成一柄长达数十丈,宽达数丈的巨型白剑,一剑斩向炼狱玄龟的身躯。

    “一剑化仙。”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