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夜摩河
    足足近半个时辰之后,所有飞出的赤焰妖蛾才终于被众人消灭一空,地面之上铺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赤红妖蛾尸体。

    不过,就在众人稍松了一口气时,洞穴之顶,一块颜色十分瑰丽,闪耀著七彩虹光,足有面盆大小的巨大赤火石,无声裂开。

    随著这块赤火石的裂开,从中顿时飞出一只体型巨大,足有普通妖蛾数十倍,甚至近百倍大小的巨大妖蛾王,浑身色彩艳丽,如同用赤火晶石雕铸而成。

    “扑嗤,”

    只见它一扇翅膀,瞬间,一大片星星点点的红色星芒就纷纷洒落,朝著下面铺了下來。

    这些赤色星芒,接触到众人的护身罡气,那平时坚不可摧的护身罡气,竟然就在这些妖蛾翅粉落下接触的一瞬间,就被腐蚀,龟裂,吓得众人心胆俱寒。

    “该死,这里还有一只,”

    “而且是它们的王,”

    “只怕至少有气穴境中期,甚至气穴境后期,”

    在此之前,众人一只都沒有看到达到气穴境的妖蛾,所以心中都有些放松,但此时,才知道它刚才一直在沉睡,直到所有妖蛾被毁灭,它这才终于苏醒。

    “杀,”

    “赶紧干掉它,不然让它掉下的翅粉沾到我们身上,那就不好了。”

    所有人都知道赤焰妖蛾王的不好惹。

    虽然众人中,实力超过它的不少,但是,赤焰妖蛾的可怕,并不以为它的实力來论雌雄,所以众人自然不敢怠慢。

    一时间,十八人绝招频出,刀枪剑芒再次大盛。

    数个呼息过后,那头刚刚苏醒,还沒有反应过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赤焰妖蛾王,就在众人层出不穷,如同雨点般密集的攻击中,稀里糊涂的化为了一团赤色焰光,“噗”的一声凭空炸裂,飞灰烟灭。

    至此,整个地底洞穴,总算安静了下來。

    但众人依旧不敢放轻戒备,继续等待了半晌,见再沒有其他妖蛾飞出,这才不由长长呼出一口气,轻松了下來。

    “哈哈,妖蛾既除,这些赤火石和千层玺,我们就可以全部将它采摘下來,分了,”

    惊险过后,众人终于反应了过來,随即眼睛火热地打量著四周洞壁。

    洞壁之上,那么多的赤火石,虽然破裂了一半,但仍有一小半,保持完好,显然沒有被赤焰妖蛾所据,艰难幸存了下來。

    而这,就是众人的战利品了,更何况,还有那些伴生的千层玺,更是一颗也沒有损坏。

    “嗯,大家分了吧,”

    为首的几人,见到危险也已经过去,这洞穴中,应该不可能再有其他妖兽生存,所以也沒有阻止众人收拾他们的战利品。

    同时,即使是他们,身为八大宗门中的首席天骄,每一个皆身家不菲,但面对这满洞满壁的赤火石,也不可能保持淡定从容。

    当即,一个个也自行动手,挖掘起來。

    见状,原本站在中心偏后部位一点的厉寒,应雪情,蓝潭,风清绝等人,自然也不可能例外,也各找了一块人少的地方,动手采挖起來。

    “叮,”

    一声轻响,就是一块赤火石入手,挖了数块,忽然,厉寒眼色一异,手一招,一块有些特殊的赤火石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低头一看,只是这块通体晶红的赤火石中,一只只指甲盖般大小的赤色妖蛾,在里面静静沉睡,蜷缩著,竟然是还沒有苏醒。

    只是其颜色与周围的火焰太像,又被包含在散发著赤红火光的赤火石之中,所以众人先前才沒有发觉。

    “传闻赤焰妖蛾吸收完足够的火能量之后,就会陷入沉睡,一般十数天或半个月才醒一次。”

    “看來,这一部份,是饶幸还活著的了。”

    厉寒见状,也沒有顺手将其除去的想法,随手将其一扔,丢在角落中,继续挖掘起來。

    反正他们马上就要走了,这一部份赤焰妖蛾对他们也造不成危害,也沒有必要如此赶尽杀绝。

    十八人一齐动手,速度何其之快。

    片刻之后,洞穴表壁之上所有剩下的赤火石,甚至内壁里层的一些深藏未露的赤火石,都被众人深挖出來。

    驱除掉沒用的,每人手中都分到了近百块,加上千层玺,一人就是将数百块的收入。

    这些赤火石和千层玺,众人将來如果有机会炼制名器,说不定就能用得上。

    就算不用,拿出去售卖,也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

    洞穴中的赤火石和千层玺都被挖完之后,众人眼中的光芒顿时黯淡了许多。

    所幸还有地上一些被众人扔弃,或之前碎裂,沒有被众人看上的赤火石,依旧悬挂在四壁之上,散发出一些星星点点的光芒,照亮四周。

    “走吧,”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为首的几人,忽然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谁知还有沒有其他危险,而众人时间有限,抓紧通过这曲奇迷洞才是正理,所以也不准备久待,就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走在人群最前方的黑衣邪无殇,忽然回过头來,朝先前那名私自动手,未经众人允许,就擅自动墙壁上的赤火石,引出这一群赤火妖蛾,差点酿成大难的那名弟子,冷哼一声说道:

    “以后,但凡未经众人同意,发现什么奇特物品,就敢私自动手,引出大难者,严惩不贷,”

    “如果让众人中,出现死伤,这名弟子,直接驱遂出队,生死自负,”

    闻言,众人身子不由不顿,那名引出赤火妖蛾的弟子,更是身子一抖,面色难看了许多,低下头去,不敢作声。

    其他人见状,虽然觉得这样也未免太严厉了一点,不过,想到自己此行的任务,还有现在所处之地,最终,却是谁也沒有开口再说什么。

    洞穴中的气氛,一时有些死寂,除了众人微微的呼息声,就只有淡淡的风声,从石壁的缝隙中吹进。

    忽然,邪无殇身边,另一名带头弟子,一身青衣的‘风车侯’卓超群,“呵呵”一笑,打破了沉寂,开口说道:

    “邪道友说的话虽然严厉了一点,但是,大家也要记住,我们此行,困难重重,本就是在生死线上跳舞。”

    “后面的路,只怕越來越难走,一点小变故,就有可能引发我们全军覆沒。”

    “所以,他的话,虽然严厉,却未必沒有道理,还请大家以后注意一点。”

    “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共同渡过这次难关,以后回去,要什么沒有,所以,大家之后,若是有什么发现,想要前往的,还请和我们通告一声。”

    “当然,如果沒有危险,我们不会阻止大家发财,但是,该有的谨慎,还是必须的,这点,请大家明记,都知道了沒有。”

    “是。”

    众人闻言,面色一肃,都立即恭敬的回答道。

    虽然这样做,少了许多自由,对于这群素來喜欢独來独行的众人,是一重束缚。

    但这次任务,的确非比寻常,遵守纪律,也是应当之举。

    更何况,这样做,不但是保证别人的生死,自己的生死,也在其中,众人更沒有理由拒绝。

    而他们也同样明白,一旦在这种环境下,被驱遂除队,那该是何等可怕的处罚。

    在这妖区大后方,沒有众人支援,独自一人,想行走其中,只怕难上加难,就算想要临时退出,都不可能了。

    众人只有一条路走到底,或者完成任务,功成身退;或者永远死在其中,埋骨他乡,后人都不知道会不会记起姓名。

    有些沉默著,众人鱼贯前行,小队中的气氛一时变得沉寂了许多。

    就这样,途中,又遇上几次小型的妖兽攻击,但众人,终于慢慢走出了这曲奇迷洞,到來了一方巨大的悬壁中央。

    悬壁下方,一道黑色的滔滔大河,朝远方流去,正是众人地图上,所知的夜摩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