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神眠术
    “万家灯火诀,”

    一身灰衣袈裟的梵空冥,身周出现了无数盏金灯的形像,而后金灯化作莲花,越变越大,朵朵浮出,漂浮半空,绽放万千光明。

    金色光明,似乎带著一股镇压一切的力量,四周所有的赤焰妖蛾,还沒有靠近,便纷纷化作飞灰,似在烈焰中超脱。

    “飞雪六月一字枪,”

    ‘破锋’邪无殇也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学,身后的黑色长枪如蛟龙一般弹起,而后点出。

    半空中,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枪芒。

    枪芒带著阴森的寒气,携带无数密密麻麻的雪花,一点寒芒飞出,便是一片飞蛾落地。

    短短片刻间,围绕在他周身的赤焰妖蛾,便被清扫一空,枪芒随之更盛,甚至把其他人也包裹在了里面,他们周边的飞蛾一片片朝下掉。

    “飞雪枪法,果然名不虚传,”

    见状,其他人也很快反应了过來,除了惊叹,也是各施手段。

    他们先前不过是见到这么多的赤焰妖蛾沒有反应过來,有些头皮发麻而已。

    现在一想,其实论单只妖蛾,这些妖蛾的实力并不可怕,其中连一只气穴境的都沒有,大多只是混元境中后期,少数才达到混元境巅峰而已。

    而他们,可全是各大宗门挑出來的天骄弟子,每一个修为都臻于气穴境,甚至很多是气穴境中后期,也有少数巅峰的存在。

    这样的阵营,只要破了这些妖蛾的联手,十八人同心协力,还是能很快将其解决。

    果然,随著众人的一齐出手,众多围攻众人的赤色妖蛾纷纷陨落。

    ‘风车侯’卓超群的‘风舞神功’刮动一阵青色的大风,所过之处,众妖蛾纷纷身形不稳,朝后倒退,然后被青色旋风刮成碎片。

    另一旁,‘魔龙子’司青蛇的‘青龙魔相’,凝聚出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大青魔虚相。

    虚相只是张口一吸,便是一大股的赤红色妖蛾被吞了进去,身不由已,纷纷涅灭。

    ‘丹武王’司徒尚季的‘天丹阴阳卷’,一剑出,万千剑光,如同万千神丹飞落。

    每一颗丹药都呈黑白二色,一落下之后,立即爆开,瞬间,周围便被清空一片,一时间,洞穴间到处都是这种黑白色的剑光。

    另外几人,‘一叶之秋’荆枯叶,‘玉刀公子’阎邪川,名花楼首席大弟子‘淡花徐來’除小小等,也不落人后。

    剑光,刀光,如梦幻掌,将四周赤焰妖蛾打得纷纷坠落。

    厉寒,应雪情,风清绝,蓝潭等伦音海阁弟子,见状亦是扬掌攻上,虽然及不上前面几人轰轰烈烈,但也自保有余。

    他们见到这些赤焰妖蛾的攻势已被止住,看來众人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当即,也就留了一份力,只是缠斗,而目光,却朝四周其余众人身上落去。

    说起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同行,众人之间了解不少,从当初的生疏,变得有些熟络。

    但说起來,众人之间,并沒有经过真正的交手,对于各人的手段,以及能力,其实还是相当陌生。

    就算有些了解,也大多只是从别人的口耳相传,以及之前已经在人前显露出來的手段而已。

    而现在,面临危险,正是让他们看看,他们与那些八大宗门中,真正的顶级弟子,差距到底在哪里。

    反正他们几人,实力低微,在众人中,并不能起到决定性因素,所以略微偷懒,别人也不会说他们什么。

    这一看,便让他们看到了差距。

    果然,十八人,大约一共分成五个梯队左右,每个梯队,大约三人。

    而厉寒,风清绝,应雪情,蓝潭,风追寒,养雁风,万璇纱这七人,自然而然属于最后面一个梯队,第五梯队。

    第五梯队,人数最多,实力最差。

    而第四梯队,则只有三人,如‘青衣侯’武君然,‘淡花徐來’除小小,天工山真传弟子殇璃易等。

    他们处在中等偏下的位置,比厉寒等实力稍高,但又及不上前面八人,位置不尴不尬。

    第三梯队,其实只有两人,如长仙宗真传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神王陵首席弟子,‘玉刀公子’阎邪川等。

    其实,他们和第二梯队众人相差不多,但又略差一线,说排在第三梯队也可,将他们并入第二梯队也可。

    而这第二梯队,自然是‘风车侯’卓超群,‘魔龙子’司青蛇,‘丹武王’司徒尚季这三人。

    他们的实力,略逊于第一梯队,但又比后面所有人强,是这支小队中,真正的中坚力量。

    而毫无疑问,排在最前列的,便是梵音寺首席大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葬邪山首席弟子,‘破锋’邪无殇,与天工山首席弟子,‘陌上花’玲浮屠这三人。

    他们是真正的天骄,超越了正常天才的范围,属于天才中的天才,曾经与现在伦音海阁的法丹境大长老秦天白相提并列,现在,亦是当之无愧的顶峰人物。

    如果要说众人中,将來谁最有可能成就法丹,他们三人,毫无例外,都是榜上有名的人物。

    而他们的表现,也沒有让众人失望,全都眼前一亮,跟著心中震撼。

    不论是‘梵音寺’梵空冥的万家灯火诀,还是‘葬邪山’邪无殇的飞雪六月一字枪,都强大的可怕。

    众人自问,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恐怕连反枚的念头都做不了,他们的境界,已经达到了一个众人所无法理解的层次。

    甚至,隐隐有一丝和天地大道所共鸣的感觉。

    成就气穴境时,需要领悟一些天地奥义,不过那些,只是最浅显的天地奥义。

    能将其运用出來,甚至融入招式中,在招式中发挥出來,那就太难了。

    只有气穴巅峰大圆满,或者半步法丹,这些已经略微触及到一丝法丹之限的人,才能做得出來。

    而很明显,虽然梵空冥,邪无殇二人,现在也才气穴巅峰,应该还沒达到气穴巅峰大圆满的层次,但是,他们却已经提前一步,感知到了这种天地法则之力,并能将其沮浅的应用到招式中。

    而不管是厉寒,蓝潭,风清绝,还是更在他们之上的殇璃易,武君然,阎邪川等,都做不到这一点。

    也许就第二梯队的人,还有几人,也能做到这一点。

    而这,就是众人与他们的差别。

    不过,梵空冥与邪无殇的出手,厉寒好歹曾经见过,所以并不惊讶,略略的看过几眼后,就收回了目光。

    随即,目光则落到了此行众人中,一直隐隐为众人之首,却并不曾让人心服的天工山第一真传大弟子,‘陌上花’玲浮屠的身上。

    这个身著五彩衣服的小女孩十分神秘,明明境界应该不到梵空冥,邪无殇的层次,却在之前的试练中,排名第一,积分最多,明显不应该小看。

    而后,她又执掌了众人之中,可称是最为强大的一件秘宝,大罗紫伞,堪称是如虎添翼。

    显然,在八宗高层眼中,她的地位,举足轻重。

    而这,是厉寒第一次见到她真正出手,所以自然不能不重视。

    只见她与众人之间,都似乎隔离开了一段距离,眼见这些漫天遍野,密密麻麻的赤色飞蛾飞來,她白白嫩嫩的脸上,却全无惧意,反而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似乎感觉十分有趣,笑嘻嘻地。

    就在所有人以为,她马上要被所有赤焰妖蛾吞沒的一瞬间,全都心中大急,只有几人却不以为然。

    果然。

    就在所有赤色飞蛾飞临她的一瞬间,她踮起脚尖,轻轻一旋,仿佛刚得到一件新衣服,正尝试穿戴照镜子时的模样。

    随即,她停下,朝著那漫天朝她飞來的一大群飞蛾,笑嘻嘻地拍了拍手,轻轻念道:“倒呀,倒,”

    随著她这话声,天地间,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降临,而后,厉寒就惊奇地看到,那所有朝她飞去的赤色妖蛾,身上瞬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而后,这些白光就消融进它们的身躯里,片刻间,这些赤色妖蛾就像喝醉了酒一般,纷纷听话地朝下坠落了下去,双眼迷茫,仿佛空洞,如同雨点一样坠落。

    转眼,地面之上,就铺了密密麻麻一层,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红芒,如众人脚底,瞬间点燃了成千上万朵火焰。

    “神眠术,”

    有人惊讶地轻喝道,亦难掩自己声音中的震惊。

    听到声音,厉寒抬头朝声音发出去望了过去,却见到这发声之人,竟然是自己的熟人之一,名花楼核心弟子,‘追风公子’风追寒。

    “名花楼博览天下群书,楼内弟子见识皆非常人所及。难道,这风追寒,竟然认识刚才玲浮屠玲姑娘所使用的秘术,”

    厉寒暗暗猜测道。

    远处,风追寒声音虽轻,却仍似被其听在耳中的五彩衣服小女孩,忽然回头,朝风追寒微微一笑,那一笑,却似乎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风追寒脑袋一晕,刚刚出口的话,竟然似乎瞬间忘掉,忘得一干二净,有些目瞪口呆起來。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