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魔骨通道
    “魔骨通道,”

    十八中中,有不少人,可能从前并沒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并不妨碍他们对其的理解。

    魔骨,看其形状,明显是以兽骨铺路,筑成通道,通往那个未知神秘的境域。

    “真的要进吗。”

    有人迟疑,望著那个阴气森森,如同一口古井,漆黑幽深,深入恶魔湖心之下的通道,满面犹豫。

    不用说,所有人也知道,进入这湖底通道之中,肯定将面临九死一生,不知什么诡异危险的局面,众人虽然技高人胆大,但对于未知,特别是传说中的恐怖东西,仍是存了一份犹疑。

    “这样吧。”

    突然,梵音寺首席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淡淡开口,目光扫视了一眼众人,道:“此通道到底通向何处,将面临什么危险,谁都不知,所以危险程度无法预测。”

    “但既然來到了这里,我们也沒法不顾直接离开。如果全部进入,又容易落入圈套,延误时间,全军覆沒,耽误任务。”

    “所以,我提议,,”

    “由我们十八人中,选出一支小队,进去。”

    “这支小队,人数不用太多,太多容易分散战力;但也不能太少,太少遇到了一些危险无法应付。我看就四个人好了。”

    “我和厉施主,必须进去。另外,再选两个人,这两个人,全凭自愿,其他人留在外面,以策万全,如果我们不能出來,你们就带著我们的遗志,继续前往妖祖老巢,执行任务,有沒有愿意的。”

    “啊。”

    “这……”

    众人沒有想到,梵空冥突然提出如此一个提议,顿时有些犹豫起來,面面相觑。

    谁都知道,进去将面临莫大的危险,谁愿意第一个跳出來。

    但如果不进,又白白浪费了他们的发现,岂能甘心。

    所以,这的确是个好的办法,分兵。

    虽然这样做,容易损失一部份战力,但是,也好过什么事也不干。如果梵空冥他们能有所发现,自然最好,如果沒有,探到危险,也可以向外求援,众人还來得及支援。

    但如果里面的危险,是众人根本无法抗衡,那么,只损失四人,剩下的人,依旧可以带著众人的遗志,继续去完成任务,影响不会太大。

    所以如此一说,这倒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我去吧,”

    忽然,人群中,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站了出來,一身黑衣,身背长枪,赫然是葬邪山的首席弟子,‘破锋’邪无殇。

    所有人都一阵愕然。

    谁也沒有想到,当初率先反对,而且是反对得最激烈的几人之一,‘破锋’邪无殇,在此时此刻,发现这魔骨通道之后,却又突然倒戈,自告奋勇,甘愿干冒大险,随厉寒,梵空冥进入其中了。

    “厉师弟……”

    伦音海阁弟子阵营中,‘灰狐王’风清绝担忧的看著厉寒,有心想阻止他冒险,却又无法开口,一时心念翻涌,踌蹰不绝。

    “我也去。”

    忽然,在他旁边,另外一名身背剑匣,面容清冷的少女,缓缓走出,赫然竟然是伦音海阁另一名弟子,应雪情。

    “应师妹,你……”

    风清绝大急,去了一个厉寒还不够,你也要去凑什么热闹,如果你们两人都在这次任务中出事,我回去怎么跟宗门长老交待。

    他正要上前拉住应雪情,却见她身形一动,赫然不知怎么,已经站到了厉寒,梵空冥身边,面朝那漆黑湖水,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风清绝,明明实力高强,而且以速度见长,但刚才伸手一抓之下,居然抓了一个空。

    他完全沒有发现,应雪情是怎么从他身后离开的,而且,自己那无所不中的一爪,居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一下。

    “这……”

    一下之间,他不由怔在了原地,完全沒有反应过來,面色阵青阵白。

    “应师妹的实力,看來应该比我们所有人想像中的,更高啊。”

    在他身后,另外一名一身蓝衣,年纪轻轻,神情却略带沧桑,身背一柄无鞘怪剑的最后一名伦音海阁弟子,‘破剑’蓝潭眼神闪动,略有所思地说道。

    “好吧。”

    不待风清绝反应过來,出言反对,另一面,梵音寺首席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见到邪无殇,应雪情两人相继走出,凑足了四人之数,当即脸色一喜,微微一笑道:“感谢两位施主慷慨相助,既然如此,我们就走吧,”

    说完,也不犹豫,当先身形一纵,化为一团淡灰光团,就朝著那漆黑湖水中央,那白骨围成的魔井之中投了进去。

    而厉寒,邪无殇,应雪情三人见状,微微一笑,也是随即身形一拔,就在所有人或惊或喜或气或怒的目光下,纷纷投入了魔井之中。

    倒是原來被梵空冥提于手中的那只铁笼,仍被他放置在了原地,交给众人看管。

    铁笼之上,设下了诸多禁制,所以虽然笼中关押的是七侯之一的‘青衣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是绝对从中轻易逃脱的。

    当然,关健时刻,众人肯定会将其打开,毕竟这次危险任务的行动,就是让他來戴罪立功,不然,梵空冥也不可能直到这个时候,还将其带在身边。

    一除了就近看管的心思之外,二,也是因为其实力,的确可堪重任。

    ……

    不管外面的众人,是怀著各等复杂的心态,看著厉寒等四人,纵身离去,跳入魔井之中。

    但此时此刻,厉寒等四人,都皆是心弦绷紧,即使是最为慎定,冷静的‘灭轮空渡’梵空冥,‘破锋’邪无殇等……初次进入这等诡异的地界,也沒有一个敢于大意。

    “我们就在这里等著吧,不管如何,一个时辰之后,如果他们还沒有任何动静传來,我们就离开。”

    湖崖之边,五彩玄衣,面色奇特的天工山小女孩,‘陌上花’玲浮屠,手中把玩著那把大罗紫伞,缓缓说道。

    “一个时辰,会不会太紧了些。”

    有人闻言,顿时不由得有些迟疑,担忧地问道。

    “呵呵。”

    玲浮屠顿时回答:“以梵空冥与邪无殇二人的实力,即使不算伦音海阁那两位弟子,亦至少占了我们小队至少三分之一的实力。”

    “这等实力,进去一个时辰,如果还沒有任何动静传來,肯定就是身遭不测,无法抵抗,那即使我们也全部进去,也于事无补。”

    “如非如此,那么,以他们的能量,这一个时辰之间,肯定会传出动静,或发出求救的信号。”

    “那就代表,我们可以参与,到时,自然非又是另一番局面。”

    听完玲浮屠的解答,这名弟子顿时反应过來,面色讪然,道:“多谢玲姑娘解惑,我明白了。”

    说完,就朝后退了一步,众人站在那里,静静地旁观,等待著里面的结果。

    是战还是退,就看这一个时辰之内,厉寒等人,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

    魔骨通道之中。

    一进入其中,立即,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立即传入厉寒等人身躯,赫然是这通道之中,最为精纯,以及可怖的阴森魔气。

    魔气见缝即钻,无孔不入,即使以四人实力之强大,居然都有些抵抗不住,立即有一种不寒而栗,身躯发抖的感觉,更不要说普通人。

    若來到这里,只怕只不过千分之一个毫秒的瞬间,就会被冻成阴人。

    “御,”

    “启,”

    见到如此情况,四人中为首的梵音寺圣僧,‘灭轮空渡’梵空冥,葬邪山首席弟子,‘破锋’邪无殇,立即催动了护身秘法。

    随著一道白色的光莲凭空而生,将自己与厉寒笼罩其中,另一边,‘破锋’邪无殇亦召唤出了身后的破锋名枪的枪魂,一道黑色玄光瞬间弹出,化为一个护罩,将自己与应雪情也都笼罩其中。

    四人这才觉得,身周一暖,冰冷的血液,也恢复了一些正常。

    “继续进入,”

    几人沒有犹豫,继续朝著魔骨通道之中飞奔而入,这点危难,对于他们來说,自然不算什么,无法阻止他们的探索之心。

    一路之上,但见累累白骨,全部筑成骨墙,阴森可怖,不知积累了几千几万年。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