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诡异暗夜
    一天一夜之后,厉寒等人已经深入万妖密林近千里之地。

    四周的空间,越來越压抑,充满著一种可怕的死寂之感。

    除了他们十八人,似乎就只有呼呼风声,和著他们十八人微弱的呼息声,在微微响起,再无其他。

    如果一个人在其中行走,只怕过不了两天就疯了。

    所幸,他们足有十八个人,成群结队,虽然每个人心中都十分担忧,面面相觑,越走越是心虚。

    但至少,有同伴,就有蔚藉,有依靠,不会那么孤单,心慌。

    越向里走,四周的血腥之味越浓,最后甚至直接冲鼻而入,即使他们服下了驱魔丸也难以缓解。

    驱魔丸只能抵御它们的副作用,对它们的气味,却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种血腥味,似乎不是生灵死后流下來的那种鲜血的味道,反而似是从四周的那些树木之上散发出來,连成一片,更有威胁性,更加恐怖,让人胆寒,难怪名叫红血林。

    忽然,走在人群左方担当今天警戒的一人,口中发出一声轻咦,叫道:“那是什么,”

    随即,其身形一动,便即朝著刚才他目光所望方向飞奔而去,不片刻后,便即來到一座三人合抱粗细的枯死树桩之前。

    这树桩,通体漆黑暗黄,体积虽大,但中间已经完全被蛀空,露出苍老斑驳的树皮。

    而且枯死的身躯,早已沒有了任何生命力存在的痕迹,但其中,赫然却有一点鲜红,生意盎然,耀人眼目。

    那名弟子也是眼尖,如果别人,因为这四周都压抑在一片红色雾气之中,那点闪烁的红光,虽然亮眼,却也微弱,只怕也不会发现。

    但他奔到树桩之后,却赫然发现,树桩正中央,居然生长著一株寸许长的七叶晶红小草。

    枯中有荣,荣中带枯,还真是一幕奇景。

    这株七叶晶红小草,边缘呈锯齿状,如同刀剑一般锋利,通体却闪烁著淡淡的红芒,散发出强烈的灵气。

    “七叶朱兰,”

    远处,围观的众人,一人立即认出了这枚小草的名字,忍不住又惊又羡,有些嫉妒的喊道。

    七叶朱兰是一种火属性的极品灵草,至少达到了三品中等之列,是修炼火系功法,甚至炼制一些火属性丹药的不二材料。

    这种灵草,自然价值不菲,若是拿到外面去卖,去少也值四五万仙功,甚至更多。

    毕竟,像当初厉寒在天换阁兑换到的那株九死换生草,也不过是三品低等,就价值四十万贡献点,换算成仙功,也是四万。

    这株七叶朱兰,明显比九死换生草更加高级,四五万,那是底价,最终有可能卖出六七万,也未可知。

    很明显,这青年人,一下一瞬间就发了。

    对此,众人自然是又羡又慕,却又只能后悔不迭了,却也沒有什么其他办法。

    在來此之前,众人早就有过明言,如果是单人独自发现的,归属发现者自己所有。

    如果是众人合力发现的,则自然由众人按照功劳共同分配。

    对此,众人都沒有什么意见,现在这株灵草是青年一个人发现,自然归他自己所有。

    所以,那名青年人见状之后,顿时开心的咧嘴一笑,随即手一招,掌心中出现一个晶莹的绿色玉盒。

    他再用一把小铲,将那株火红色小草小心翼翼铲了出來,收入盒中,盖好之后,塞入自己的储物道戒中收好。

    “走吧。”

    他奔了回來,满面喜色,开口说道。

    其他人闻言,也沒有什么其他想法,当即纷纷动身,继续朝著万妖林深处疾驰。

    一边疾驰,这一次,众人也不由分出一些心力,关注四周的一些奇特之物,偶尔也有不少发现,收获颇丰。

    毕竟,这红血林,固然是险地,九死一生。

    但正因为是险地,常年沒有人來,其中也有一些外界所罕见的奇珍异草,都还依旧保存得十分完好。

    譬如刚刚青年发现的那株七叶朱兰植,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可难得有机会进入,这一生只怕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只要不是太过拖累行军进度,影响到任务成败即可。

    其中,在通过一处峡谷时,厉寒也在一次偶然之中,通过破魔瞳,发现前方一块山岩有些奇怪,将其取下來之后,赫然发现里面藏著一块通体碧绿,碧意盈盈的巴掌大异玉。

    异玉之中,水光泛动,鳞光闪动,如同有鱼龙跳跃。

    见到这一幕,四周所有人,本來不以为意,还真欲嘲笑,见状却俱是不由眼睛一缩,随即,倒抽一口凉气,喃喃道:“水龙宝玉,”

    “水龙宝玉”,虽然只是一块中等异玉,但这种玉,可并不多见,其中的水元之精,对于修炼水系功法,或者炼制一些水系秘宝,有极大的辅助效果。

    其价值,虽然不及之前那名青年发现的那株三品中等灵材,七叶朱兰,但至少也价值三四万仙功,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对此,厉寒微微一笑,翻手一招,也沒有让众人多看的意思,直接将其收进了自己的储物道戒之中。

    众人虽然羡慕,但知道这全凭各人自己的眼力和运气,所以也沒有多想,继续朝前走。

    又是一天夜晚來临。

    呜呜寒风吹來,似是万千鬼哭,众木摇晃,如同一只只妖魔张开了森然巨爪,朝众人袭來,阴影重重。

    万妖林中的夜晚,更显恐怖了。

    众人虽然实力强大,但也劳累了一天,体内道气消耗甚剧。

    未來还有更多的旅途要走,无穷凶险要闯,所以虽然赶时间,但也不准备连夜行走,弄得现在就身心俱疲。

    所以,在征得为首几人同意之后,众人寻了一处避风靠岩之地,准备开始露营。

    所谓露营,众人自然不会真带有帐蓬,这等地方,也用不上这等东西,所以只是留下三五人守夜,其余人,则全部各寻一处安全之地,闭目打坐,抓紧时间休息起來。

    每个人只是简单的进食了一些自己携带的干粮之后,就开始休息。而所谓的休息,也只是练功而已。

    转眼,月上中弦,万妖林中红雾迷漫,从底下抬头朝上面看去,月亮也带上了一层红色,分外可怖。

    妖族称这里的月亮,为妖月,也称血月,不是沒有道理的。

    只是,厉寒等人当然不这样称谓,但也知道,这样的夜晚,不是什么好事,多少有些不祥。

    似是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忽然,头顶上空,传出了“呜呜,呜呜……”的奇异怪啸声响,连声一片,似是有什么东西,黑压压从他们头顶上空掠过。

    厉寒等人,实力何等强大,反应更是敏锐无比,而且又是在这等凶地,即使修炼,也保持著随时清醒的状态。

    所以,在啸声响起的第一瞬间,所有人便全部赫然从修炼入定中惊醒,抬头上望。

    然而,这一看,却让众人不由更吃了一惊,因为发现头顶上空,空无一物,什么也沒有,但是,众人心中的不安感,却不但沒有减弱,反而更浓。

    “那是,”

    忽然,一人惊骇欲绝的叫道,随即,众人顺著那人所指的方向,赫然见到头顶上空,出现了一道道空间的涟漪,似是有什么生物在那里掠过。

    但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到任何身影。

    “嗯,”

    当即,为首的几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随即,玲浮屠再次从怀中掏出淡紫圆珠,口中念念有辞,邪无殇重使枪灵附体术,而梵空冥身周,再次出现了光莲。

    而厉寒,也并不想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默默一念口诀,随即,化术七瞳催动,双指一抹,双眼之中,两道淡淡的绿华,当即冲天而起,朝著那诡异空间波动处“窥视”而去。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