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出发
    而三颗烈火同心雷,十枚丹药,也分别交给了不同的人手上。

    这三颗烈火同心雷,交给了十八中,实力较低的三人,不过并不是全部都由伦音海阁保管,而是伦音海阁,隐丹门,名花楼,各一颗。

    厉寒排名倒数第一,自然得一颗;隐丹门弟子司徒尚季足以自保,有烈火同心雷区别不大,所以他得的是还命丹,而万璇纱,则得的同样是烈火同心雷。

    最后一颗,由交给了名花楼两名进入名单的弟子之一,也是厉寒认识的一人,‘追风公子’风追寒。

    对于这些安排,所有人都沒有异议,反而都有些怜悯的看著他们。

    因为他们明白,被安排给了烈火同心雷的,不是保护,反而,在最危险的关头,可能是要他们去牺牲,以引开最大的敌人,而保全其他人,完成最后的任务。

    正因为他们实力弱,级别低,重要性相对要小得多,所以,这一路上,如果一旦遇上了什么真正难以克服的难关,首先要牺牲的,自然是他们三人。

    烈火同心,同心同心,这二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大火燃烧,最后,除了面对此雷的妖兽必亡之外,扔出这枚同心雷的人,又岂能例外。

    ……

    对此,众人虽然心知肚明,但谁也沒有现在就说出來。

    不到最后关头,众人也不想走这一步,与其如此,何必现在就说出來,徒惹心乱呢。

    而厉寒,万璇纱,风追寒三人,对视了一眼,也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不过对此并沒有异议,都上前去接了下來,而且小心翼翼的收进储物道戒之中。

    虽物虽是危险,但同样的,威力也不会辱沒了它的威名,连妖宗级妖兽,都有可能炸成重伤,甚至垂死,可以想见,它的重要了。

    甚至,可以说,这三枚烈火同心雷,是众人面对三次无法解决危机的关健。

    ……

    厉寒,万璇纱,风追寒三人退下去后,就轮到了十枚丹药的分配。

    这些丹药的分配,则同样按照排名,而后又稍微关照一下宗门的比例。

    还命丹,交给了众人中,实力最强,也是地位最重要的五名弟子。

    如邪无殇,身为葬邪山首席弟子,自然得一颗;梵空冥,梵音寺首席弟子,自然也得一颗。

    另外三颗,则分别是‘风车侯’卓超群,真龙王朝的六皇子,‘魔龙子’司青蛇,以及隐丹门的首席大弟子,‘丹武王’司徒尚季。

    这些都是能直接救回一条性命的丹药,自然以他们为重,因为只有五颗,无法做到人手一颗,所以有所侧重性。

    当然也并不是说,这些丹药,一定就由他们自己服用,如果中途有其他人先受重伤,而众人商议,觉得需要服用,自然会拿出一粒來,优先分配。

    其余,也是依次类推,总之,就是五次活命机会。

    而生血丹略有不同,只能治疗一些重要的伤势,自然比不上还命丹,交给了剩下的五人。

    长仙宗首席大弟子荆枯叶,神王陵首席大弟子阎邪川,名花楼首席大弟子除小小,天工山真传弟子,殇璃易,以及另外一人,‘青衣侯’武君然。

    至于最后四人,伦音海阁应雪情,蓝潭,风清绝,以及长仙宗养雁风,则一无所得,只有一颗感应魂珠,一副粗略地图了。

    ……

    所有东西分发完成,众人退回原位,站在众人前方的天离大长老,见状,沉默了半晌,方才道:“好了,能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你们了。”

    说到这里,他的语音陡然一沉,面寒如水。

    “此次任务之重要,不劳我多说,对于人族而言,这是最后的机会,所以不容有失。”

    “这次,我给予五位为首的弟子,以生杀之权。若有任何弟子,在执行任务当中,贪生怕死,临阵逃脱,借故推塘,甚至通妖叛敌,只要超过三名为首弟子同意,可以当场执行死刑,”

    说完,目光冷冰的一扫在场众人,所有人顿时感受到一阵刻骨的寒意,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这次任务的残酷。

    死刑,为首的五名弟子,居然有执行如此重刑的权利,这……

    其他十几名弟子,不由得面面相觑,面色都有些难看。

    然而,他们也知道,这必是八宗高层一起做下的决定,谁也推翻不了,所以,虽然心中有些难以接受,可还是低下头,默认了下來。

    毕竟,谁也不想做亡族之人,这次任务,非同小可,有所约束,也是必然。虽然严厉了些,可只要不心存叛变或逃跑之心,想必,这些刑罚,也不过是虚设。

    “行了,你们都还有什么问題沒有。如果沒有,休整三日,三日后的晚间,我会护送你们,悄悄出发,抵达妖区最外围。”

    “沒有,”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同时摇了摇头,天离大长老随即一挥手,道:“如此,那便散了吧,好好休息。诸位,拜托了,”

    说完,偕同另外两位长老一起,竟然同时转身,面朝厉寒等十八人,神情肃然,语带恭敬,齐齐鞠了一躬。

    见状,厉寒等自然大惊,急忙闪避开來,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

    半夜。

    烛火熹微,星灯摇曳。

    厉寒坐在灯下,盘膝打坐,一丝丝火系道元在其身躯之中游走,而后又快速回到他丹田部位。

    如此每过一圈,他浑身的气息,便大上一圈,渐渐朝著气穴境中期中段挺进。

    良久,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身体中,发出一阵龙吟虎啸之音,而后慢慢止住,睁开了眼睛。

    “哎,看來,越到后面,晋阶越难了。”

    “以前,从纳气六层,到七层八层,都不过举手之劳。但现在,即使只是气穴境中期的一个小瓶颈,也异常艰难,比以常困难了不止百倍千倍。”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任务境界,到了后期,都是越來越困难。气穴这还不算什么,像法丹境,有些人,一生就只能困于法丹初期,整个真龙大陆,能晋阶法丹中期的,都寥寥无几。法丹后期,更是只有一人。”

    “一个境界,天壤之别,这就是修道界的残酷。”

    “更不知,法丹之后,那传说中的引雷之境,又到了何等艰难的地步。引雷之上,又该如何呢。”

    厉寒遥想沉思,思绪飘飞,久久不语。

    忽然,一阵风來,吹醒了沉思中的他。

    厉寒顿时不由苦笑。

    “哎,还想这么多。法丹境估计就是我一生的门槛,能不能踏过,都是两说。更不要说,整个真龙大陆都无一人的引雷祖境,甚至传说中的化芒之境。”

    引雷,化芒……这是两个传说中的境界。

    引雷期,真龙大陆上,现在虽然沒有,以前还是有人诞生过。但自从天地大变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现过了。

    而化芒境,真的就是连上古时期,也几乎不曾有过的境界,是传说中的传说,整个天地,真正的大限。

    像引雷境,如果机缘足够,洪福齐天,得到一场旷世未遇的机缘,如那头妖族老祖,未必沒有机会踏过。

    但化芒,那就真的是完全不可能了,除非……有朝一日,能飞出这一域界,达到更高,更远的其他无穷域界,才有可能。

    “继续努力,争取在这三天内,突破至气穴中期中段的瓶颈,然后向后段进军。”

    “实力越强,这次妖区大后方之行,我才有一线微弱的活命希望。”

    目光下意识间的扫过自己指间的储物道戒,想到里面的那粒火红色的烈火同心雷,厉寒的心便是微微一沉,随即,更加不敢怠慢起來,又再一次在烛火之下,努力修炼起來。

    大日炎身的修炼之法,在六品灵火赤帝长生火的帮助之下,一圈一圈运转,厉寒体表,再次泛起淡淡的红芒。

    眨眼,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夜晚,月黑风高,四野无声,十数道人影,却悄然离开石屋,來到一片平地。

    那里,已经有三道身影,一直站在那里,静静地等著他们到來。

    所有人都知道,出发的时候到了。

    而真正的危难旅程,将才真正开始。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