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排名落定(一)
    “不……可能,”

    这是冢圣传临死前最后说的话,也是他这一生,最后三个字的总结。

    随后,他整个身躯,便全部被黑气包裹,怀著无尽的怨愤和不甘,慢慢的化作飞灰,随即消失不见。

    是啊,不可能。

    他是谁,厉寒是谁。

    当他已经是内宗弟子榜上都赫赫有名的存在,名震整个伦音海阁时,厉寒可能才刚刚入宗,还被人称之为废物。

    当他的目光已经瞄准了气穴境,瞄准了顶峰弟子地位的时候,厉寒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在自己的表弟冢龙面前,都不值一提。

    但是,不过短短几年过去,他已经追上了自己的境界,而且还追上了自己的地位,更成为了自己的生死大敌。

    但即便如此,冢圣传也沒有瞧得起厉寒,一个从幻灭峰出來的卑微小子,就算修炼速度快一些,又能如何,还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所以,这一次,妖影迷宫之行,他就是为了解决厉寒而來的。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自己底牌全出,而自己……却莫名的死在了厉寒的手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能置信。这怎么可以接受。

    是啊,无论自己怎么无法相信,不能接受,当生命最后的终点到來,灵光回闪间,不知道他可有一分后悔。

    ……

    厉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著冢圣传的身影慢慢消失,神情一时间不知该是悲是喜。

    这也是一个天纵奇才,抛除掉两人之间的恩怨不提,他能短短时刻间从一介普通弟子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是值得厉寒敬佩和羡慕的对象。

    只是,对方却似乎误入歧途,走入了魔道。

    他最后使用的那种功法和召唤而出的化影魔兵,都不是寻常人类修士应该能掌握的。

    看來,在这冢圣传的身上,也有许多他不知道的隐秘和非比寻常。

    只是,如今一切恩怨,在冢圣传身死之后,都已了结。

    厉寒浑身,不但身躯,就连精神识海,也因为连续动用九天刑罚,而消耗一空,浑身上下,皆有一阵虚脱之感。

    这一战,真不容易,不过,总算是结束了。

    直到所有黑色烟气消失,厉寒才算缓过一口气來,这时也有有空,打量冢圣传化烟掉落下來的地面。

    他虽然化烟消失,但有几样东西,却因为材质特殊,而保留了下來。

    厉寒在其中,看到了一黑一白两物,见状,眼睛一动,随即一招手,两物就化作两道光华,朝他飞了过來,落入他的掌中。

    这两物,一件是进入地宫之前,八宗长老派发的积分玉牌,另外一物,却是一件通体漆黑的储物道戒。

    玉牌是特制之物,显然八宗长老也考虑过门下弟子身死的事情,怕这玉牌随意可毁,如果大战中不小心被人为弄坏了,那可对他们选拔弟子不利。

    所以,这玉牌,并不普通,不过,厉寒捡起看了两眼之后,就又扔了回去,对他并沒有什么用。

    八宗高层,显然想像过,如果进入地宫的弟子,互相残杀,抢夺玉牌,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激愤的事情。

    这次进入地宫,是为了选拔弟子,而不是自相残杀,造成损伤,所以,他们在制作玉牌时,便作了一项特殊的设置。

    玉牌到手,积分并不能交易,也就是说,每个人,只有每个人自己领的玉牌积分,可以作数。

    你抢别人再多玉牌,也沒有用,真正能拿去竞夺排名的,只有自己的玉牌而已。

    所以,这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各人目的是去击杀妖魂,而不是把目光放在同行修士的身上。

    所以,厉寒即使拿到冢圣传的玉牌也沒有用,上面的积分无法转过來。

    因此,虽然看到冢圣传的玉牌上面,积分已经有四百之多,但厉寒也只有扔去,无可奈何了。

    浪费就浪费一点罢,这是规矩,改不了的。

    而除了这面玉牌之外,另外一物,则明显是冢圣传平常使用的储物道戒。

    他的一些珍贵物品,应该都收在其中。

    这倒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厉寒拿起这枚黑色戒指,仔细打量起來。

    漆戒通体锃亮,正面绣刻著一个通红的红色骷髅头,如同火玉一般,明显材质非凡。

    不然,这储物道戒,也不能在那样的魔气煅烧中,还保存下來。

    厉寒意识探向储物道戒,想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物品,却发现被一层防护禁止所阻,如同薄膜一般,探入不进去。

    他微一沉吟,立明究竟。

    这储物道戒既然是冢圣传之物,他生前肯定是设下过一些防护禁制,就是为了防止别人的窥探。

    不过,如果他还活著,厉寒还真可能沒什么办法,但他既然已经死了,这层防护禁制,也就不足为道了。

    厉寒开启破魔瞳,几个呼息间,就弄明白了这层防护禁制的弱点,然后用一点精神细丝,沿著这弱点撬开。

    片刻之后,手中的储物道戒之上,红光一闪,一层黑色光华如同水波破裂,厉寒的精神力,终于毫无阻碍的探入了道戒之中。

    只打量了两眼,随即,厉寒神色微变,意念一动,一张淡金色的纸页,缓缓的从道戒中飘浮而出,落于厉寒面前。

    厉寒接过一看,只是扫了一眼,随即,面色便不由变得非常怪异。

    ……

    将金色薄页收回储物道戒之中,再将储物道戒纳入怀中,厉寒长长吐出一口气,打量四周。

    为免夜长梦多,这里被别人发现,还是沒时间细看,等回头有空,找个安全之地再说。

    眼下,还是先解决掉这里的战斗痕迹要紧。

    目光一动,厉寒又发现了几物。

    这几物,是几件从上空掉落下來的残破的阵旗,还有一支通体暗红色的铁箭。

    那几件阵旗,正是冢圣传之前布下的天道水蕴阵阵旗,是一套不错的阵旗秘宝。

    可惜的是,在之前厉寒与冢圣传的一番大战中,全部损坏,几乎十不存一,已经沒有任何价值了。

    厉寒将其捡起,手一挥,一层淡紫色的烈焰随即在掌心中生出,将其全部焚烧一空,烧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剩。

    虽然可惜,但也无可奈何了,毕竟,之前的战斗余波,太过强大,这阵旗不坏才怪。

    倒是另一支通体暗红的铁箭,血翼镇魂箭,却在大战中保留了下來。

    也不知是因为距离较远,还是因为其材质比起天道水蕴旗强大许多,所以在那头虚空影蝠被厉寒与冢圣传大战,遭池鱼之殃害死之后,插在它身上的血翼镇魂箭掉落下來,倒是丝毫无损。

    厉寒随手将其收起,藏入自己的储物道戒中,虽然以后可能不用,但这也是一件不错的奇特秘宝,若找机会售出,也是一笔不错的财富,他自然不会放过。

    除了这些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那头虚空影蝠贡献的七百积分了。

    这些积分,到是被厉寒给拿到了,可能是他第一式九天刑印造成的余波,才给了那头虚空影蝠毁灭之灾,沒算在冢圣传头上。

    厉寒虽然想到,这头虚空影蝠的积分可能不少,但也沒想到有七百之多,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挥手将四周的所有战斗痕迹抹去,又将冢圣传的那枚玉牌,也在赤帝长生火的烈焰中融化消失。

    厉寒这才身形一动,带起一阵风雷之音,消失在通道的另一头,眨眼不见。

    在他离开过后沒片刻,风声一起,又一道人影來到此地,赫然是一名全身黑衣的青年。

    他打量了四周一眼,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