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妖影迷宫,上
    风车青年厉寒不认识,不过可以感觉得出来,他的身份一定非同凡晌,绝对不是一般人。     ,

    只是,名花楼的大师姐是淡花徐来除小小,却不知他是谁?跟名花楼又有什么关系?

    而另外三人,真龙王朝阵营中,那名站在最前面,满脸冷酷,一身黑衣的青年,必定就是真龙王朝六皇子,魔龙之躯的传人,魔龙子司青蛇了。

    他身上的气息强绝到可怕,难怪可以名列仙功万秀榜第七,扣除掉没来的的几名,他至少可以排在前五之列。

    这已经是非常可怕的排名了,到时候,十几个名额中,必定有他的一席之地。

    至于在他身后的那对青年男女,厉寒虽然见过,却并不认识,不知道他们的姓甚名谁。

    不过想必,也都是真龙王朝内,屈指可数的青年才俊。

    到时候,一旦进行到任务当中,对于他们的名姓,来历,自然不难了解。

    ……

    除了这些“熟人”之外,最让厉寒注意到的,就是此次八宗,加真龙王朝前来的,那几名最出类拔萃,而且声名显赫的人物。

    他们,基本都是和荒天君秦天白一个时代,修为之精湛,名声之恐怖,绝对不是厉寒这些新晋弟子可以比的。

    他们才是这次行动中,真正的天之骄子,而且几乎也都是必进的名单。

    谁都可以刷下去,而他们,却几乎一定能进入其中。

    这就是他们的强大,和底蕴。

    这些人,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梵音寺首席大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

    只见他一袭灰色袈裟,年约三十余许,但初看却似乎比二十青年更加年轻,和当初厉寒在荒山古寺初见他时,一模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僧衣飘拂间,那股出尘的气质却更加重了,整个身影如虚似幻,站在那里竟然有如一尊佛陀,脸上满是悲天悯人的表情,一脸慈悲。

    但和他的气质十分不相同的是,他手中提著的那个巨大的铁笼,铁笼之上标志著佛门的字标记,依旧不曾解下。

    铁笼中,青衣侯武君然满脸憋屈之色,显然对他将他提到这么多人面前,而且皆是八宗天骄,大失颜面,而愤恨不解。

    经过这么多年,他居然依旧未曾屈服,而灭轮空渡梵空冥,却也是一脸淡然,并不放在心上,显然也是习惯了。

    灭轮空渡梵空冥,五君七侯之一排名第七的青衣侯武君然,加上那名梵音寺俗家弟子萧继扬,这就是梵音寺此次派出的最强大的三人了。

    虽然武君然明显不属于梵音寺之列,但是,既然他出现在梵空冥这一边,肯定要算他们那一边的人。

    而除了灭轮空渡梵空冥,第二个让厉寒注意到的,就是葬邪山阵营中,那名一身黑衣,面容冰冷的背枪男子。

    他身后的那柄长枪,漆黑幽深如同一个看不见底的漩涡,冰凉的色泽,斑驳的枪身,似乎经过了无穷岁月的洗礼,而给人一种苍古之感。

    但更多的,是洗不去的血腥气。

    也不知道,这柄枪下,曾经添过多少亡动,洞穿过多少人族妖兽的头颅,才让它博得一个破锋之名。

    名枪破锋,六月飞雪一字枪,只这十一个字,已经说明一切。

    这也是一个和梵空冥一样,必定进入小组名单,而且绝对不是厉寒能力敌的几人之一。

    在他身后,那名修炼有半地品身法道技,残影诀的血衣年轻人,血无涯,静静站立,一动不动,似乎是一具雕塑。

    在破锋邪无殇面前,他神色紧张,似乎连呼息都不敢重了半分,脸上全是冷汗。

    而在他身后,还另有一名面容稍有些稚嫩的青年,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年纪,名叫尚寂风,当初也参加过前往伦音海阁的潮音大会。

    只是没想到这段时间不见,他们居然也都突破了气穴,进入了这一次危险任务的初选名单了。

    第三个让厉寒注意到的宗门,自然是天工山。

    天工山,葬邪山,长仙宗,一直是修道界三大顶级宗门,比名花楼,伦音海阁,隐丹门这些,要强大得多。

    而天工山,却是排名第一。

    上次,在万妖城中,厉寒把天工山得罪得狠了,如果不是荒天君秦天白突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对于这个宗门,厉寒自然不能不注意。

    一眼,他就注意到了站在天工山阵营中,一名有些奇怪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面容秀白,身穿五彩奇衣,双目有神,秀眉斜飞,粗看就如一位尚未脱稚气的千金大小姐,尤在顽皮的年纪。

    但如果看到她身后,那名颤颤兢兢,曾经让厉寒都感觉有些危险,一阵发冷的黑衣年轻人,六焰血魔指殇璃易,此刻的表情,就一定都知道,这名神秘小女孩,不简单了。

    她身上,总是藏著一阵迷雾,站在那里,微微而笑,眼睛弯起,却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不用问,厉寒也猜到,对方,就是那名天工山首席大弟子,一名现在犹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女孩,陌上花,玲浮屠。

    她一直甚少露面,甚至很少有人听过她的行踪。

    但是,在上一届的仙功万秀榜上,她却高排第二,而在这一届的仙功万秀榜上,即使天才辈出,她以一个小女孩之身,也足排在了前五之列。

    第五,而且不输上面几人多少。

    仙功万秀榜前五的可怕存在,现在,地君和风车侯不出,她更是至少排名前三,这让这名小女孩玲浮屠的危险性,在厉寒心中急剧攀升。

    甚至不亚于面对梵音寺的首席大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以及那名葬邪山的首席大师兄,一看就不好惹的黑衣背枪青年,破锋邪无殇时。

    不过,虽然担心,厉寒并不畏惧,连自己宗门都时时有人想对自己下手,一个敌对宗门的弟子,即使有些手段,总好过无亦可寻。

    除此之外,在场之人,第四强的,但是之前提过的真龙王朝六皇子,魔龙之躯的传人,魔龙子司青蛇了。

    而在他身后,那两名青年男女,经过旁边的老牌顶峰弟子介绍,厉寒也终于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紫甲青年为真龙王朝四大名公子之一,人称赤霞公子,排在四大名公子首位。

    而且他的父亲是割地侯方成坤,半步法丹境的强者。

    而他,真名方龙首,修为在气穴境中期,到后期之间,天赋也极为杰出,拜在一位真龙王朝半步法丹境的老供奉手下,极得宠爱。

    而那名把玩马鞭,一身青衣,秋水为神玉为骨的绝美少女,则是真龙王朝最出名的三大郡主之一,青玉郡主。

    她的修为,赫名比那名紫甲青年还高,达到气穴境后期中段,是真龙王朝阵营中,除魔龙子司青蛇,修为最强之人。

    ……

    ps:抱歉,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