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黑蛇腾空,第一道考验
    蓝潭,应雪情,周京,冢圣传等,率先跳下密林。

    随即,有琴诗霜,颜万千,张雪梅,左神京等,也一个个相继跳下。

    终于,第三批,轮到了厉寒等人。

    与他一同的,还有‘清风吹雪’灵离歌,‘谁人不识’唐飞仙,‘孔雀蝶翎刀’林元思,‘赤刀’裂红裳等,一共四人。

    而厉寒与其中熟悉的一个,就是这一届伦音峰的首席大弟子,‘赤刀’裂红裳了。

    两人毕竟是共患难过生死的同伴,相视微笑了一下,而后相携跳下。

    对于伦音海阁而言,这一批选拔出來的弟子,不管出身,來历,还是在之前的行动中有亏,吃了大亏,但都是他们最值得信赖的弟子。

    所以,哪怕之前,真丹峰,伦音峰二峰,在银妖鹤的假传密信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并不妨碍二人也参加这次的行动。

    而且不止他们,还有伦音峰,真丹峰二峰的其他两位顶尖弟子。

    对于真丹峰,伦音峰二峰的主事而言,几人的这次参与行动,更像是一种宣告,一种负罪。

    是一种重新确立他们存在感的十分重要的行动,不容有失。

    所以,他们比其他人,更看重这场战事的胜负,所以,‘赤刀’裂红裳,‘玄心无悔’张雪梅几名两峰的弟子,这一次肩头的任务,比厉寒等人更重,更沉。

    ……

    不过这一切,都沒有任何太大的区别,总是要面对生死,谁也不能说谁与谁有所不同。

    所以,跳下去之后,厉寒等人都沒有多想,直接就朝著密林中跳去。

    但是,飞行在半空中,就在脚尖堪堪要接触到下面密林的一瞬间,厉寒猛然之间心头一阵寒意泛过,手掌心中的通天彻地铃,发出震天铃响。

    一瞬间,厉寒就知道不对:“不好,”

    他急忙一拉身旁的‘赤刀’裂红裳,两人身形一荡,仿佛在半空中荡秋千一般,有一条绳索带著他们偏离了原來的轨迹。

    而灵离歌,唐飞仙,林元思三人,却沒有这么好运,也沒有这么警觉,厉寒也來不及提醒他们,三人就直直的落了下去。

    就在三人落下去的一瞬间,从密林中,瞬间冲天而起几十条粗大的绳索,朝著三人全身绑缚而去。

    而原本,这几十条粗大绳索,至少有一半,是要朝著厉寒,裂红裳两人缠去的,却因为两人提前醒觉,避让开來,让这十几条绳索,沒有了目标,只能缠向灵离歌,唐飞仙三人。

    三人一时间,面临的压力,陡增一倍不止。

    不过,三人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在厉寒那一声“不好”出口的瞬间,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感觉到有些不对。

    不过,因为心下迟疑,所以沒有避让开來,但不代表三人,完全沒有一点防备。

    就在那几十条绳索冲天而起的瞬间,三人已经一同出手。

    “轰,轰,”

    灵离歌身形一晃,整个人如同银凤,身形瞬闪之间,掌心中,出现了一道细细的银色弯刃。

    细密的银光爆炸而开,弯刃一挥,就朝著一条朝他绑缚而來的巨索砍去。

    而唐飞仙,林元思也不例外,各使手段,绝招频出,攻击向这些恐怖长索。

    唐飞仙掌心中,出现了无数碧绿色的光芒,而后陡然在空中一化为三,最后又在瞬间合为一股,如同作为一朵青碧色的花形,朝著空中一条离她最近的绳索斩去。

    林元思则是直接拔出了他身后那柄长长如孔雀翎的奇异怪刀,绿光一闪,三条绳索,应声而断。

    他这把形似孔雀翎的奇刀,明明不过是一柄凡器,在他尚是外宗弟子时就在使用,但直到了如今,竟然仍不显过时,在他手中,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似乎非比凡晌。

    就连不远处的厉寒,也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三人各种手段,靠近自己的绳索自然应声而断,不过,他们也小瞧了这些绳索。

    既然这些绳索出现了,而且是刚巧在他们落下的瞬间出现,显然是早有预谋,不是等闲的绳索。

    不然,那些人,也不可能用它们,來对付厉寒五人。

    现在五剩三,压力更轻,所能发挥出來的威势,自然更重。

    就在三人心头一喜,以为不过如此,解决了这道大难題的瞬间,那些破空而出,却被三人一斩数断的绳索,猛然间,却竟似活了过來,竟然又于空中,瞬间连接为一体。

    而后,所有绳索,昂头甩尾,齐齐发出射箭似的“咻、咻……”声,仿佛从天而降的黑色巨蛇,朝灵离歌,唐飞仙,林元思三人疾咬而來。

    “轰,”

    天地之间,陡然幻像丛生。

    明明不过是些普通的绳索,连普通凡器刀剑都能一斩二断,但在这一刻,灵离歌,唐飞仙,林元思三人,却只觉得,眼中的绳索,真正的化身成了巨大的黑蛇,遮天蔽日,朝他们涌來。

    “这算是考验吗,”

    远处,退到一边的厉寒,裂红裳两人,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色。

    他们自然明白,这处小谷,既然是八宗高层选取的,八宗天才汇聚之处,自然不可能沒有提前察探过。

    既然察探过,而且四周肯定密布有他们的人,那么,这些绳索,就不可能是本來存在,而是八大宗门高层,故意放出來,测试他们是否有资格加入这支小队的第一道考验。

    只是沒有想到,这道考验,如此诡异,如此凶险,來的如此突而其來,毫无征兆而已。

    其实,厉寒他们,早该想到,这片密林,不是那么好下的。

    这次狩沙行动,也沒有那么好参加。

    其实自动他们走出伦音海阁,坐上孤月飞舟的那一刻起,考验就已经开始。

    “算了,既然是一起來的,还是帮帮他们吧。”

    “不然如此直接就此淘汰,我们面上也不好看。”

    总归都是伦音海阁弟子,虽然最后肯定要刷下去一批人,但是,如果刚來就被刷新下去,显然三人脸面上都不好看。

    所以,对视了一眼,两人还是决定,出手相救。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