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幽兰渡前
    五天之后。

    血雾连岛,妖兽荒原之外,广阔无边的兵戎海境内,一府蓝色的断桥前。

    此处,名叫幽兰渡,是兵戎海境内的四大渡头之一。

    厉寒一身白衣,随风猎猎飞舞,扎在头发后面的飘带,随风荡向远方。

    杨晚,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人,都沒有跟在他身后,随各自的领队去了其他不同的地方。

    本次,是七峰各自出击,互有范围,所以小队都被拆散,此处,只余他一人。

    夕阳西下。

    漫天灿烂的金黄,在天空上烧成各种五颜六色的火烧云,橘红色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神情,却略带一丝疑惑,还有不解。

    “來到这兵戎海境内,已经两天时间了,然而,这里的妖潮,却似乎比自己想像的,要弱了一倍不止。”

    从那头银妖鹤口中得到的消息,他自然也不陌生。

    自然也知道,若是所谓的消息为真,那么此刻的兵戎海,理应兵祸处处,战火连绵才对。

    然而,來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妖潮,虽然也有,但都只是小股的。

    真正的大部队,还有那些强大至极的妖将,妖宗,却皆沒有出现。

    “不对。”

    回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两天之内的收获,幽兰渡后,是一片连绵不绝草原,草原上,布满了前來围杀他但被他反杀的妖兵尸体,但厉寒的神色,却不但沒有得意,反而更显冷俊。

    “这里面,一定有问題。”

    忽然,厉寒想到了一个可能,心中不由猛地剧烈一震,喃喃道:“不好,聚星湖危险,”

    不怪他此时才想到,实在是所有人都沒有预料到,那头从妖宗身边逃脱的妖将,银妖鹤,带來的消息,竟然是假的。

    妖军之内,也有智囊。

    它们知道人类此时实力集结,不容易对付,所以故意调虎离山,使出了一招南辕北辙之计,将伦音海阁的大部队,调往兵戎海方向。

    那头妖鹤之所以逃离,并被人类正好抓住,不过是它们的计谋。

    它们真正要攻击的,不是消息中直指伦音海阁分部驻地的兵戎海,而是真正的要地,,聚星湖。

    一虚一实,虚实互换,示敌以弱,出人意表。

    心念动处,厉寒脸色大变,知道伦音峰和真丹峰的人此时恐怕危险了,当下毫不犹豫,袖子一扬,一支传信火箭冲霄而上,在半空中炸开一个巨大的“危”字。

    而后,他毫不在此地停留,直接转身,朝著身后的草原方向奔去,整个人快如一道轻烟,直指聚星湖。

    聚星湖,与兵戎海之间相隔至少数百里,约近千里之遥,即使以他此时的速度,沒有三五天时间,也绝对赶不过去。

    而这个时候,已经足够妖兵做到足够的事情了。

    所以,他才不由得心急如火。

    ……

    奔,奔,奔。

    一路之上,小股妖兵不断出现,阻挠他的前进,然而厉寒不敢丝毫停留,遇弱击弱,遇强杀强。

    鲜血在身后一路铺展,而他距离聚星湖的方向,也越來越近。

    但是,妖兵似乎也料到了,可能有人类强者察觉到不到赶來驰援,所以一路上都布置了重兵。

    越是靠近聚星湖,布置的兵力越强,厉寒遇到的阻击越大。

    所幸他也不是常人,此时清风四重影和五行十方诀都修炼到了大成的地步,修为又恰巧突破气穴境中期,此时正是实力大涨,意气风发的时候。

    或是涅磐寂静剑,或是赤洞蛇牙爪,或是无影指,破穴钢手,总之,一切能对付敌人的手段,都被他使用了出來。

    实在不行,遇上难以对付的敌手,就驱动九天刑印的瞳罚之力,将其灭杀,终于,三天之后,厉寒赶到了聚星湖附近。

    一到附近,厉寒就闻到了无比惨烈的味道。

    聚星湖是一面方圆足有数百里的巨大蔚蓝色湖泊,每一到晚上,湖中似乎就有万千星光在跳跃,美不胜收,所以名叫聚星湖。

    然而此刻,原本的美景消失不见,此地到处是尸体,有人类的,也有妖兽的,不过明显是人类更多。

    这些人类,都身穿伦音峰的赤色或真丹峰的黄色服饰,赤衣稍多,黄衣稍少,但也远大于妖兽,显然是这两峰在此,遭遇到了伏击,打得十分惨烈。

    血,血,无尽的血腥味道,直钻入厉寒的鼻孔之中,让他不由得脸色一变。

    远处,一座座山峰被打穿,露出满目疮痍的迹像,这是两峰长老,和一些高级妖将,甚至顶级妖将产生的大战。

    甚至,厉寒闻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那股气息,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竟然是属于伪妖宗的存在。

    妖军妖将,就相当于人类气穴境的弟子。

    妖宗,那更是法丹境的存在。

    这股气息,虽然不到妖宗,但也十分接近了,肯定是一头即将达到妖宗的可怕存在,难怪伦音海阁这边,两峰败得如此之惨。

    厉寒心急如焚,也不知道自己发出的信迅火箭,其他四峰的高手察觉到了沒有,察觉到了是不是能立即支援过來,但他知道,时间已经等不及了。

    不知道两峰剩下弟子,都去了哪里,到底折损了多少人马,唐白手有沒有事。

    厉寒一路沿著大战的痕迹,不断往前搜索,慢慢地,在一座山峰之后,看到了一道闪烁著七彩光芒的阵法。

    阵法周围,无数妖兵,形如浪潮,前赴后继的朝其攻去。

    七彩光芒不断闪烁,越來越黯淡,显然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厉寒隐伏在一座小山之后,朝光芒之中看去,就见到大约四五十多位,身穿赤色,或黄色不同衣饰的两宗长老,或弟子,聚在其中。

    这些人,个个脸色灰败,浑身血色,狼狈不堪,齐齐不断耗使道气,注入到护持的阵法中。

    而最其中,是一位黄脸老者,手持一阵盘,就是他,激发出了这道防御阵法,才能让众人坚持到现在。

    不过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危在旦夕。

    “杀。”

    沒有犹豫,厉寒找准妖军薄弱之处,身形一纵,整个人就如闪电飆射而出,朝著妖军大潮中杀去。

    眼睛一动,一道赤红色的火光,就如雷电腾空,轰隆隆击出。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