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凶战
    这一夜,很快过去。

    不管众人怀著怎样的心思,或是何等的心情,总之,一夜过去,时间來临,众人都沒有犹豫,直接朝著黑红山峰之上掠去。

    不片刻后,几人就來到一个十分恐怖的漆黑深洞前。

    洞口光滑如境,显然常有蛇类妖兽出沒,四壁,矮生著一些碧绿,蜷曲的异草,散发著一股奇特的腥气。

    厉寒等人都认出,此名‘疯蛇草’,也是一种不错的二品中等灵草,虽然名字怪了点,价值不扉。

    几人都沒有放过,直接全部采摘下來,对半一分,各人也分得了三四株,至少价值近万仙功。

    几人相视一笑,然后,‘赤刀’裂红裳意气风发,朝洞中一挥手道:“大家前进,”

    也就这等地方,如果其他地方,有这种灵药,早就被人搜刮得一株不剩了。

    此处实在太危险了,等闲沒有人來,自然留下了这许多,才便宜了厉寒等人。

    “进入,”

    厉寒等人,也沒有犹豫,在‘赤刀’裂红裳的带领下,朝著洞内缓缓行去。

    一进入其中,首先便感到一阵阴冷,冰寒的气息,不断袭來,而且十分诡异。

    所幸几人都不是普通人,运起护身罡气,将其挡在外,这才能继续坚持前行。

    “大家要小心,此蛇窟中满是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一条,千万不能懈怠。”

    ‘一剑朱光’颜万千话声方落,厉寒等人,就猛然感到肌骨一寒,随即,黑暗深处,“嗖嗖嗖……”传來无数折翼风声,振翼之声大作。

    厉寒等人,只觉得一道道利箭一样的劲风传來,奇异的腥寒之气,刺人耳鼻。

    在厉寒的双目中,奇异的淡蓝视格下,更是看到了一道道绿色的蛇影,扭曲著,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朝他们涌來。

    这些蛇影,一个个背生双翅,头顶长著一个小巧的银色肉瘤,眼睛晶红,闪烁著幽幽的寒芒,明显是毒得不能再毒的毒蛇,厉寒不由得大叫一声:“乌鸦嘴,”

    而其他人,也全部发现了这一事实,虽然知道这跟‘一剑朱光’颜万千其实沒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进入洞穴,早晚会遇到。

    但是,颜万千喊的时机太巧合了,让众人不由得不迁怒,俱皆对他怒目而视。

    见状,‘一剑朱光’颜万千尴尬地笑了笑,随即,一拔剑,带头冲了上去。

    他并沒有直接使用自己的北斗紫宵剑,因为那柄上品名剑太引人注目了。

    如果只有自己五人,还沒事,五人都知道,而且各有秘密在对方手中。

    而现在,又多了应雪情,林元思两个外人,如果泄漏出去,自然麻烦不断。

    所以,他使用的是自己惯常使用的那柄下品名器级宝剑。

    但饶是如此,经过这半年潜修,他的实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

    只见一道道三棱形的剑气飞出,隐泛红光,迎面扑來的毒蛇,顿时一个个被切成两断,摔落在地,空气中响起一道道令人牙酸的骨骼断裂声。

    “上,”

    虽然责怪颜万千,但众人也明白,这跟他沒关系,再说,几人现在是队友,是伙伴,不管遇到什么事,自然都要一同面对。

    所以,不可能放任他一个人解决这些蛇类。

    因此,当‘赤刀’裂红裳一声大喝之后,几人也纷纷拔刀抽剑,冲了上去,各展手段。

    ‘赤刀’裂红裳腰间的勾陈红刀,仿佛幻化成了一弯日轮,信手一拈,挥过之处,空气纷纷蒸发。

    那些蛇类,还沒有靠近,便被烧成了焦炭,坠落在地。

    这便是地品残缺刀法,日虹刀法,不过,他并沒有直接使用招式,以免被另外两人看出來,所以使用的还是自己的半地品攻击勾陈刀法,只是加入了一些日虹刀意,便已变得威力无匹。

    而‘玄心无悔’张雪梅,身如影动,难辩踪迹,如游龙一般,在蛇群中一晃,便是一大群碧绿毒蛇纷纷掉落,死于非命。

    她同样沒有使用自己已经小成的地品下阶身法,九龙影身,但也融合了一丝影身真义,在自己原來的半地品身法绝技中。

    而‘千机鸟’有琴诗霜足踏千鸟水波步,打出一道道紫色星线般的奇异光线,辅助紫冥血蝶,收获的蛇类尸体,一点不比颜万千,张雪梅少,甚至犹有过之,隐追几人之中,最强的一人,‘赤刀’裂红裳。

    毕竟,她是相当于有两名气穴境的存在一同出手,自然不同凡响。

    而看到这一幕,厉寒,应雪情,林元思,自然也不能在旁干看著,也一起出手。

    厉寒的涅磐寂静剑,每一剑挥出,都能带起一道道血光。

    应雪情根本连剑都沒拔,只是信手连弹,一道道剑气便仿佛弹丸一般飞出,落在蛇群中,瞬间发生爆炸,一炸就是死伤一大片。

    至于‘孔雀蝶翎刀’林元思,修为最弱,也最是低调,拔出他身后那柄犹如孔雀长翎的奇异短刀,处于众人最后,随手解决一些漏网之鱼,根本沒人注意到他。

    即使是一直关注著他的厉寒,也看不出什么异常,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气穴境初期弟子而已。

    但他相信,不可能这么简单,不过对方不愿显露,眼下也的确不是探索这些秘密的时机。

    所以,他沒有再多看,回过头去,继续帮助众人,奋力地击杀起毒蛇來。

    几人一边杀,其实也在一边互相比拼,打量旁人,因为这是了解别人真正实力的一个最佳时机。

    不提各人对其他几人的惊叹,赞讶,单说就以厉寒的感官而言,他就发现,除了自己隐藏的九天刑印,即使自己表面实力全出,只怕也不是此时的‘赤刀’裂红裳,‘一剑千丝’应雪情的对手了。

    两人实力实在是强,一个即使只加入了一丝日虹刀意,但地品刀法就是地品刀法,远不是厉寒现在所能企及。

    而另一个,连剑都沒拔,所发挥出的剑气,凝成弹丸,又能在落入蛇群后,瞬间爆炸,一炸一大片,这该是何等的剑道修为。

    至少,厉寒就自承远远不及,更不要说,她根本还沒动剑,以及招式。

    名剑飞雪,向來只闻其名,从來不曾有人见过它出鞘。

    而天剑峰的不传绝学,太虚逸剑诀,又岂是等闲,据说,那可是一门可以媲美地品下阶剑法的极品半地品绝技。

    论它的真正威力,一旦修炼到极至,未必比‘赤刀’裂红裳目前这残缺的地品下阶刀法,日虹刀法要差多远。

    反正,几人的实力,都挺强,除了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孔雀蝶翎刀’林元思,厉寒对这次捕头紫翼王蛇的任务,又多了不少信心。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